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青石部落
    这是一座苍莽山脉,云雾缭绕,遮天蔽日,这里天地精气浓郁,精兽出没,毒蛇成群,虫蚁满窝,参天古木枝干穹苍,根须曲折。

     一座高约三百丈的山峰之上,山路崎岖,乱石嶙峋,成片的古木之间,时而可见一些残破的殿宇,干涸的古井,破碎的碗罐。

     此刻,一个极其英俊的白衣男子正悠然自得的在那殿宇中支起火堆,火堆上,是渐渐冒出香气的烤肉。

     火光轻动,照亮男子的脸庞,也照亮了周围小小方圆空地树木,高高的树林倒影晃动着,仿佛有风呼啸。

     “邪魔殿下真是好兴致,竟然还有心思在这里烤肉!就不怕巡视天下的刑天将你抓走?”

     无声无息的,男子身前,出现了一团黑气,黑气由浓转淡,渐渐单薄,慢慢散开,现出一名黑衣人。

     白衣男子轻笑,从腰间慢条斯理的拿出各种调料往烤肉上轻洒,又不知从哪里掏出一个小瓶,将里面的液体在烤肉上轻轻滴落,那液体顺着烤肉缓缓流动,受到下边火焰炙烤,慢慢渗入肉中,转眼,烤肉表面开始变成淡淡的金黄,烤肉本身渗出透明的油滴,寂静的空气中,顿时弥漫着奇异而诱人的香味。

     “自五大刑天之首的伏刑大帝百年前被百族十二位大帝围攻而死,锁神功失传,镇魔桩湮灭,其他刑天不足为惧。”

     男子眯着眼深深嗅了一口香气,陶醉道:“你失手了。”

     四下无声,只有火堆中不时发出树枝爆裂的声响。那黑衣人和白衣男子都没再说话,火焰伸缩不定,在他们之间熊熊燃烧。

     良久,那黑衣人才出声道:“虽然血蟒百年前被伏刑大帝重伤未愈,又被殿下封印血丹,实力十不存一,怎奈它碎躯搏命,实在出乎本座预料。”

     “嘿嘿,本王并没有责怪鬼老的意思,那血蟒毕竟是人界大地堪称最强的妖兽,即使被伏刑大帝重伤,又被本王封印,但实力仍不可小觑,何况.....”

     那男子舔了舔嘴唇笑道:“本王的祭祀印并未消失,说明血丹仍存,血蟒还有复生的可能,鬼老您......”

     大有深意的看了一眼黑衣人,男子一字一顿道:“还、有、机、会。”

     似乎早有预料,唤作鬼老的黑衣人并没有太多吃惊,闻言冷哼道:“本座知道该怎么做。”

     男子不再看他,目光又轻飘飘回到那烤肉上,只见那烤肉表面的色泽渐渐变成了金色,浓郁的香气中同时冒出一股微微的焦味,整个烤肉的表面都被一层淡淡的油滴所覆盖,男子最后将烤肉转了几下,抬头看向那黑衣人,嘴角有口水滑落,馋笑道:“这可是人族王者路一位大成强者肉身最精华的一部分,鬼老可有兴致与本王一同享用?”

     ......

     风青末从来不知道一个人的身体居然会受到如此的折磨,会感受到如此的剧痛,好像全身的皮肤血肉每一分每一寸都在被熊熊烈焰灼烧。

     剧痛从身体的每一个角落疯狂涌来,脸上的肌肉因为剧烈的痛苦而略显扭曲,整个躯体好像都要在这无边火海中焚烧。

     火海中似乎有人说话,那话语显得很是陌生,听起来有些苍老与沙哑.

     “族长,这个少年人死了吗?”

     风青末感觉两根手指在自己鼻端试探,随即又贴在自己脖颈上,片刻之后,一个略有磁性的声音道:“这少年浑身冰凉僵硬,毫无声息,与死人无异,但奇怪的是却又有脉动,这......”

     那声音稍作沉吟,然后道:“此人尚未死透,若是就地埋了,无异于害同族性命,若是弃在这荒山野地,无异于见死不救,也罢,且将他带回部落,若能生还最好,若是不能,将他葬在部落,也好过暴尸荒野......”

     后面的话他没有再听清,因为这时候一阵眩晕突如其来,在迷糊之间,他只感觉脑海中咆哮连连,吼声轰鸣。

     “谢谢......”

     这是风青末最后一个想法,之后,再一次昏了过去。

     这一昏过去,又不知过去了多久,期间风青末醒过数次,但都是模糊醒来片刻便又昏睡过去,只是在他模糊的印象中,似乎身旁始终有人守候。

     恍恍惚惚中,他看到了许多人,溺爱自己的父母,疼惜自己的爷爷,善良淳朴的村民,还有许多许多人都一一在自己眼前闪过,在为自己诵经祈祷,有一次,甚至他觉得自己看到了那头凶残的大蟒也露出慈悲相,向自己俯首祈祷。

     他那时感觉自己愣了一下,觉得世事无常,如梦如幻。

     既然吃了我,又何必为我祈祷呢?

     祈祷,又有什么用呢?

     在风青末片刻清醒的时候,他在脑海中这般静静想过。

     .....

     “哼.....”

     “哈.....”

     “嘿......”

     仿佛沉睡了漫长岁月,当阵阵哼哈声将风青末从无意识状态下唤醒时,他只感觉浑身酥软,提不起精神。

     “我没有死?”

     当一缕阳光印入眼帘,风青末眼中闪过一丝诧异。

     片刻的错愕之后,他便镇定下来,看向四周,这才发现自己正躺在一张木床上。木床的旁边,就是一扇窗,初生的阳光稀稀落落的洒下来,将满是瓶瓶罐罐的小屋,照的亮亮堂堂。

     “这是哪儿?”

     风青末心中闪过一丝疑问,想要起身查探之际,浑身上下一股锥心刺骨的疼痛立即升腾而起,每一寸筋骨、皮肉、骨髓都好像被千只蚂蚁叮咬,他忍不住发出一声痛哼,艰难的掌控自己的身体坐起之后,却好像失去了所有力道,再也无法做出多余的动作,隐约间,他好像出现了幻觉,看见自己皮肉之下,一缕缕散发幽光的气流在莫名流转。

     “吱呀。”

     也就在这个时候,这间房间木门被人从外面推开,一个人迈步走了进来。

     风青末向他看去,不禁怔了一下,却是一个从未谋过面的陌生少年,那少年身穿兽皮坎肩,脚踏破旧草鞋,此刻手中抓着一只死去的獐子及一把漆黑的长弓,背后箭筒里插着七八只黑色的羽箭,走进房间之后也没有向风青末这边看来,而是直接走向房间中间的桌子,将手中的长弓及獐子“哐”的一声放在桌上。

     “你是......”

     甫一开口,风青末便觉得喉咙剧痛,虽然没有上次在巨蛇腹中火烧那般严重,但也另他极为难受,声音顿时沙哑下来,一个‘谁’字硬生生咽回腹中。

     不过虽然如此,却也突然把那少年吓了一跳,立刻转身看来,险些还把那獐子打翻在地。

     “啊,你竟然醒了?”

     那少年颇为惊讶,但眼中却是藏不住的喜色,快步走到风青末身旁开心道:“这里是青石部落,我是萧武,你在外受了重伤,是族长和爷爷将你救回来的。”

     “青石部落?!”

     风青末闻言一怔,继而满心欢喜,情急之下抓着名为萧武的少年胳膊激动道:“那我是不是可以加入部落,学习部落里挣脱肉身枷锁的法门,成为部落的一名战兵?!”

     人族部落啊,风青末心中惊喜异常。

     他曾听村中一位老者提及,在这片人界大地之上,像他们拓碑村这样方圆不足五里,人口不足一千的小村落不计其数,就算是像双溪村那样拥有五千人口的村落也是数不胜数,无有例外,这些村落之中的人们最大的愿望便是有朝一日能够加入一个部落之中,学习修行之法。

     而就算最普通的人族部落,族人也有数万且至少拥有千人的护族战兵!

     护族战兵啊,那是可以与天外异族、与莽荒异兽正面搏杀的存在,如果自己真的能加入青石部落成为一名护族战兵,便有足够的力量向妖族挥刀,为家人、为全村人报仇!

     “这个......”

     萧武皱了皱眉头,面有难色道:“族长现在不会同意传你挣脱肉身枷锁的功法的,因为你不是我青石部落的族人,我们部落的功法,即便是最基本的法门也不能传给你。就算你想加入我青石部落,也要为部落猎杀足够的猎物才能接受考核。但是你现在......”

     萧武欲言又止,不过风青末已经明白他的意思,他目光微动,松开抓着萧武的手掌,不再多说什么。

     看着风青末一脸的失魂落魄,萧武心中不忍,安慰道:“看的出来你是从小村落来的,所以没有这些挣脱枷锁的功法,不过你也别灰心,当初伏刑大帝也是从微末起家,后来居上的,你......”

     “伏刑大帝?”

     风青末疑惑,忍不住出声。

     “哈,看我这脑子,我忘了你是从很偏远的小村落里来的,所以很多事情都不知道。”

     萧武拍了拍脑袋笑道:“你等我一下,我去把族中一些常用典籍拿给你看,里面有关于各大异族和我人族强者的记载,这几天你就好好养伤,顺便了解了解这些。另外我现在已经挣断十条枷锁,等你身子好了可以帮你一起进莽荒狩猎。”

     萧武小跑着到门前,正欲推门出去,忽然又好似想起了什么,又回头看向风青末,挠了挠头,尴尬道:“你识字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