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一章 诡婴
    “这解药是假的!‘暗夜霜’没有解药!”

     风青末声音沉闷,双目通红,目无焦点却仍睁大眼睛看向江林风。

     此时,“暗夜霜”的毒性已经开始逐渐深入,即使风青末的身体被众多珍贵的药浆浸泡过,依然挡不住“暗夜霜”的毒性,他的双手指甲开始慢慢变长,他不受控制的张嘴,吐舌,又强行收回,再不受控制的张嘴,吐舌,又强行收回,如此再三,在江林风看来,就像风青末在对他吐舌做鬼脸,嘲讽他的无知、无能。

     江林风眉头皱起,从风青末脸上,他分明还看到了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哀伤,这种哀伤让他略显犹豫,没有第一时间将药丸递到风青末嘴中。

     “小子你懂什么!”

     见江林风犹豫,云坤上前一步焦躁道:“你以为你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就是真实的?愚蠢!”

     云坤此时处在爆发边缘,怒气冲天,眼中简直要喷出火星愤怒道:

     “你看到的都是表象,知道的都是假象,‘暗夜霜’毒性到底有多强,解药是何样,我不说,墨染情就算来自百界修罗堂,知道的也都只是我妖族散播出来以假乱真的谎!”

     “你看到的是我们想让你看到的!你知道的是我们想让你知道的!若是你真的信以为真,那你可就真是太天真!”

     话没说完,他又看向江林风吼道:“你还等什么,这小子见识浅薄年少无知也就罢了,难道你这个活了两百年的老东西年龄都活到狗身上去了不成?解药是真是假你都分不出来?废物!我来!”

     说着,云坤走到近前,一把从犹豫不决的江林风手中夺过瓷瓶倒出数粒药丸就往风青末嘴里塞,然后伸掌在风青末胸口一拂,那些药丸便进入风青末腹中,药性化开,融入他五脏六腑、四肢百骸。【零↑九△小↓說△網】

     “老东西,我已经将药性强行化开,马上就会见效果,看见效果,你就马上给我滚出去拦住那祭魂境的强者!”

     云坤恶狠狠的盯着江林风,江林风拳头一握,目光却紧紧盯着风青末。

     片刻后,风青末身体一颤,全身绒毛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脱落,指甲也在以极快的速度恢复正常,江林风心中一喜,正觉得族人解毒有望,蓦地,风青末头颅高昂,双目无神的望向空中,嘴里一声长嚎,将江林风满是期待的心狠狠摔在地上!

     “嗷呜.......”

     噗!

     一把将手中的药丸捏碎,这片只有野兽狂嗥席卷的小小天地中,江林风脸色由红变青,又到蜡黄,嘴唇都变得发白,满身鳞片轻颤,全身都在发抖,一腔怒火从两肋直冲脑顶。

     眉毛一根根竖起,脸上暴起一道道青筋,他缓缓站起身,死死盯着目瞪口呆的云坤,声音由低到高,脸色涨红,进而发青,脖子涨的好像要爆炸一般,满头都是汗珠子,满嘴都在喷白沫,牙齿咬的咯咯直响,继而咆哮道:

     “你他妈坑我!”

     ......

     萧百山从未如此犹豫过,至少在他目前的战斗生涯中,他从未如此犹豫过。

     但是现在,看着眼前密密麻麻足有数千人的怪物军团,他犹豫了。

     因为在这些怪物军团里,他依稀认出了几张熟悉的面孔。

     里面有沉星部落见过几面的百夫长,还有沉星部落仅有的一位千夫长,虽然现在他们换了一副模样,但萧百山依然认出了他们。也正是因为认出他们,他才如此的犹豫,如此的震惊,甚至,心中充满了无尽的彷徨。

     来时他便已经看到沉星部落数万人惨死的景象,现在再认出这几人,他哪里还不明白,眼前的数千人,恐怕就是沉星部落仅有的幸存族人,但是这种状态的幸存,却更加令人绝望。

     “该死!你这妖族到底对沉星部落做了什么!”

     萧百山从未如此的怒火中烧,为了避免伤到早已不分敌我的同胞,将那百丈石人缩回体内后,他一声怒吼,速度几乎在一瞬间就提升到绝巅,身形一动,便越过张牙舞爪冲向自己的怪物军团,来到那袋鼠巨妖身边,一拳,便将那炼魂境的袋鼠巨妖狠狠击飞,尚未落地,那袋鼠便在空中鲜血狂喷,身体出现密密麻麻的裂缝,几乎被一拳打爆,凄凄惨惨,落在那大开的门户前。

     呼!

     一阵风过,萧百山一脚踏在那袋鼠巨妖前开的育儿袋上,将里面蠢蠢欲动的小袋鼠封在其中,厉喝道:“解药在哪,交出来,让你死个全尸!”

     “咳咳......”

     口中鲜血仿佛活泉水一般争先恐后向外疯狂汹涌,袋鼠巨妖咳嗽一阵儿,直将五脏六腑都咳出大片,但它却好似毫不在意般,看了眼被封住的小袋鼠,咯咯笑道:“你是青石部落的萧百山吧?无知的人族,别以为修到祭魂境就无敌了,不久之后,婴灵大人会为我报仇的,到时候,会有不计其数的人族为我陪葬,哈哈,沉星部落是第一个,你们青石部落就是第二个!”

     “不知所谓!”

     萧百山眉头一皱,脚上微一用力,便将袋鼠巨妖直接贯穿,轻轻一震,巨妖身体便四分五裂,只余下一个体型娇小的小袋鼠,虽是瑟瑟发抖,很是害怕,但盯着萧百山的目光却满是仇恨,极其凶狠。

     “告诉我,解药是什么?”

     对于小袋鼠仇恨的目光,萧百山视而不见,一把将它提到空中,言语中满是怒火。

     “吱!”

     一声厉叫,小袋鼠张开大口,露出獠牙,咬向萧百山手掌。

     “嘎嘣!”

     一声脆响,萧百山手掌毫发无伤,倒是小袋鼠的牙被崩出几颗豁口。

     “我再问你最后一遍,解药是什么?”

     萧百川怒火更甚,抓住小袋鼠的手掌愈发用力。

     “呜呜......”

     小袋鼠眼角落泪,捂着嘴茫然无措的摇头。

     而在此时.......

     “嗷呜.......”

     “你他妈坑我!”

     一声狂嗥与一声怒吼相继从大门中传来,随后两股极其强大的气势冲天而起。

     “两头炼魂境的妖族?”

     眉头皱的更紧,看了一眼犹自哭泣的小袋鼠,萧百山一声叹息,淡淡道:“人、妖不两立,两族相遇,眼泪是最无用的东西。”

     “咔嚓!”

     毫不犹豫,萧百山一把捏碎小袋鼠的喉咙,将它扔在一边后,大踏步向门户里走去。

     嗡.....

     在萧百山走进大门后的一瞬间,那小袋鼠身体突然一阵轻颤,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干瘪下去,下一刻,“啵”的一声轻响,那小袋鼠腹部破开一个小洞,一个白白胖胖的可爱婴儿先是从中挤出小脑袋,接着手脚并用从那洞中爬出来,看了看萧百山的背影,那婴儿小眼中露出一抹极深的恨意,随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般,那婴儿舔了舔嘴唇,诡异一笑,竟然露出一排染血的利齿,选定方向后,朝着青石部落方向爬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