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八章 单杀天水
    逃!

     逃念一生,没有半点犹豫,天水伍长身形一动,朝着莽荒古林深处激射而去,一步五六丈,狂风猎猎,速度达到极致。

     他这一逃,令交战双方都很意外,反倒是那三名仙族伍长首先反应过来,皆很是愤怒。

     “天水,你竟然想独吞内丹!”

     “天水,你该死!”

     “拼了,冲出去,杀了那个叛徒!”

     三大仙族伍长心中既是愤怒又是心伤,战场之上还有什么比被战友出卖被战友抛弃更让人痛苦更让人绝望?

     当下,三大仙族伍长攻多守少,招招向萧武主身进攻,欲破釜沉舟一战,不成功便成仁!

     己方少了一名伍长,对方多了一个可对自己等人造成致命威胁的人,此消彼长之下,由不得不拼命!

     “风大哥,不能让他走,内丹在他身上!”

     萧武此时也是大急,眼下对方只有三人,且有一人被风青末一箭射伤,战力大损,自己虽然也是重伤之身,但再强撑一时半刻,便有信心将对方三人战败,但之后却无力再去追赶逃走的天水,拿不回内丹,无奈下现在只能寄希望与风青末。

     在萧武看来,风青末拥有一种类似于不死不灭的特殊体质,这种体质不仅让他持久作战能力更强,血气回复更快,而且就刚才自己无意间瞥见风青末打伤天水的表现来看,好像还拥有其他种种自己目前所不知道不理解的奇异之处,若不是先天遗徒从小便觉醒天赋神通,知道自己与众不同,而风青末却对此一无所知的话,他都要怀疑风青末和自己一样也是名先天遗徒了。

     左右看了看,见萧武已经占据上风,将三大仙族伍长渐渐压制,而身怀黑熊内丹的天水已经即将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风青末再不迟疑,朝着天水追去。

     “你还真以为我怕你不成?”

     半盏茶后,风青末和那仙族伍长一追一逃奔行近五里,途中虽遇上部分异兽,但却修为都不高,对于二人没有任何威胁。

     此刻他也明白过来,风青末绝不是人族先天遗徒,若是先天遗徒绝不会那么脆弱,一击之下便被那头黑熊异兽打的昏迷过去。

     刚才自己没有击中他,多半是因为对方暗中准备充足,以有心算无心,不知使了什么障眼法,才让自己失手。

     但只要对方不是先天遗徒,仅凭他挣断十二条枷锁的修为,尽管看起来有些不同寻常之处,自己小心应付之下,不管对方有什么手段,以自己挣断四十条枷锁的修为都足以将其碾压!

     此际,见始终无法摆脱风青末之后,天水心一横,停下脚步不再逃窜,转身之后,左手一扬,朝着追来的风青末一把拍去。

     这一拍,看似随意,却将其挣断四十条枷锁的修为展露无疑,一拍之下,一身仙气血气鼓荡,一只通体蓝光的手掌幻化,连风青末周身五丈方圆都笼罩其中,明显是因为刚才的失手,怕风青末再使出什么意料之外的手段,使得他这一次认真起来,一身战法疯狂运转,甫一出手便几乎使出全力。

     然而面对天水这一掌,风青末赫然不闪不躲,他站在原地,目光紧紧的盯着天水,手心中有些潮湿,却是不知不觉间流出的冷汗。

     “让我试一试以我现在的力量,与伍长相差有多远......”

     风青末心中不由有些激动,“蹡”的一声,已然从腰间抽出一把闪着寒光的短刀,这短刀本是用来猎杀异兽之后剥皮取丹所用,此际被风青末抽出之后,他眸光凝重,眼中隐隐闪过一丝兴奋,抛却杀人法不用,抛却眉心可以看破对手破绽的逆鳞不用,神形功转动,一身战气血气汹涌,双手紧握那短刀,如劈苍天,向着天水左手迎去!

     轰!

     这一刀承载了风青末一身巨力,上面呈现出血蟒虚影,挟着一股绝决而破灭一切的气势,与天水拍来的手掌相遇!

     “啊!”

     轰隆巨响中,硝烟四溢,狂飙的劲风中夹杂着一声惨叫席卷了方圆十丈之内所有的区域。

     待硝烟散尽,风青末和天水的位置都没变,修为显弱的风青末没有被拍成肉饼,倒是修为较深的天水惨叫一声,将本握在右手中的长枪立在脚边,右手死死捂住自己的左掌,下垂的指尖上,赫然有滴滴鲜血流落,滴在了他脚下的碎石上,四溅开来,扩散成一朵小小的血花。

     而风青末,一动未动,目视短刀,看着短刀之上的鲜血,眉眼闪过一丝不满,便再无表情。

     “竟然挡住我全力一击,还伤了我......你.....你到底挣断了多少枷锁,是什么修为?难道你真是先天遗徒不成?!”

     天水伍长心惊不已,失声大叫,满面的难以置信!

     风青末不答,只是一步一步走向天水伍长,看他的眼神,就像看那些即将被斩杀的异兽一般。

     “小狗看不起我......我杀了你!”

     天水伍长咆哮,顾不得受伤的右臂,淌血的左手,一身仙族战法运转,周身无数碎石应声飞起,随着他向前一指,立刻铺天盖地向风青末压了过去,刹那间,咻咻咻声不绝,无数碎石好像流星一般坠落,大地震颤,烟尘滚滚,一波又一波碎石落下,竟然短短几个呼吸之间,便将风青末所在的位置填满,乍一看,那些碎石好像组成了一座三四丈高的小山头一般。

     “又是这样.....怎么又是这样.....那不是障眼法吗......”

     天水伍长自言自语,神经绷紧,此时内心终于有了恐惧。

     他知道风青末并没有被刚才那一下击中,因为他又看到了,在那碎石雨如流星般向着风青末飞去的时候,那个小畜生周身又飘了一道白色的雾气,随后身形便消失不见!

     这种在面对面战斗中被敌人躲在暗中窥伺的感觉让他心中恐惧万分,几乎都要使他发疯,他现在开始有些理解一些人族被鬼族盯上的感受了,他宁愿被风青末面对面一刀捅死,也不愿意继续这种仿佛被鬼族盯上一般毛骨悚然的感觉。

     “小畜生,你在哪里?出来!”

     “只会躲在暗中偷窥的东西,有本事滚出来!”

     “出来!”

     周围寂静一片,只有天水伍长恐惧的怒吼响起,回音激荡。

     “将内丹交出来。”

     就在天水伍长心神恐惧到极点之时,忽然一个声音在他右方响起,天水心神大惊,一声怒吼,不顾一切的催动一身血气仙气朝着右方攻击,霎时间毫无章法的攻击几乎将那个方向二十丈内所有能看见的东西打的粉碎,然而就在他刚攻击完毕准备收手之际,却在他左侧,忽然间一道寒光乍现!

     “啊......”

     天水大吼,拼命抵挡,却怎么也抵挡不了,只能最后关头本能侧了侧身子,虽然最后躲过被一刀捅穿身子的下场,肋间却被一刀划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

     “嗖嗖嗖......”

     风青抓住机会,仿佛幽灵一般,身形忽左忽右,手中短刀连绵不断,向着天水攻击一刻不停。

     天水心神早已大乱,怒吼连连,咆哮不已,身上盔甲不断破裂,无数伤口凭空出现,鲜血淋漓洒落,随着天水不断后退的动作,在地上渐渐汇成一条血线。

     “别杀我,我把内丹给你,别杀我!”

     被死亡的阴影笼罩,天水心中恐惧不已,被风青末突然近身,一连串无间断的攻击将他伤的凄惨无比,自己已经将一身战法催到极限,自以为防御滴水不漏,但奈何风青末不仅身形诡异无比,手中短刀更是直指自己都没发现的战法破绽,自己左支右拙下,身上不知受了多少伤,甚至有几道伤口,险些从要害而过,若不是自己征战多年,生死本能早已融入骨髓,每每与关键时刻躲开,恐怕早已经死的不能再死了。

     在这种局面下,天水终于被杀破了胆子,不顾种族仇怨,开始惜命求饶。

     “你们不该来人界的.......”

     风青末冷淡的话语响起。

     “来了就要付出自己的代价,妖如此,神如此,仙.....亦如此!”

     噗!

     一把短刀在天水眼前出现,这次他没再躲过,他瞪大了一双惊恐的眸子,眼睁睁看着那把短刀从自己颈上一划而过,随后,他看到自己的身子扑倒在地,接着,他感觉自己依然睁大了眼睛,却再也什么都看不见。

     “这杀人法真是防不胜防啊......”

     风青末身影出现在天水尸身前,看着落在不远处的天水头颅,暗自感叹。

     这套杀人法中的一道敛息术,按照上面记载,不仅可以蒙蔽大多强者的感应,参悟到极致,甚至可以蒙蔽天机,虽然如今自己仅仅只是稍加参悟,但就像天阴血蟒所说,这道法门前期真的可以速成,自己稍加参悟,便马上能运用自如,以一种自己都不能理解的手段达到气息消失、身形消失的地步。

     虽然他目前并无把握可以蒙蔽炼魂境的强者,但蒙蔽区区一个伍长,却不算难事,何况自己尚有一枚自己并不知晓是何东西的逆鳞映照天水的一切破绽,自己暗中针对,击杀天水,倒也明白在情理之中。

     “可这这并不代表我目前就真的有实力能正面和伍长级强者抗衡......”

     风青末摇摇头,虽然战斗之初自己正面和天水硬抗了一招,并且将天水砍伤,但他也明白是天水等人和萧武战斗太久,一身战力并不在巅峰且在第一次向自己进攻时候太过轻敌被自己暗中伤了右臂膀以至于无法持兵刃战斗,否则,自己能否和伍长级强者正面交锋,尚可未知。

     “不知道萧武那边怎么样了?”

     风青末心中惦记,当下不再耽搁时间,从天水伍长怀中掏出黑熊内丹后,提起他的尸身便向来处奔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