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八章 墨染情 九子伏龙匕
    青石部落以东,五十里外一处山坳处。

     此处荒草遍地,鸟兽虫稀,平日里除了偶尔经过的飞鸟蹄鸣,只有经年的野风呼啸不止。

     咚!

     一声巨响忽然从山坳处传来,这声音听起来沉闷异常,乍一听好像从地底传出来一般。

     咚!咚!咚!

     接连不断的响声传来,如众槌敲大鼓,一槌起来就发狠似得,忘情了,没命了,骤雨一样,沉重的响声碰撞在四野,引得附近仅有的一些鸟兽昆虫都好奇的朝着鼓声的方向看去,它们好似从未感受过如此鲜明的存在,活跃而旺盛,一个个心中好奇,疑惑有什么存在竟然能释放出如此奇特磅礴的能量。

     咚!

     最后一声响戛然而止,这片区域变得出奇的安静,随后,一个人影灰头土脸从一处山坳处纵跃而出,落地之后跌跌撞撞的扑倒在地。

     “终于出来了!”

     趴在地上,风青末大口喘着气,手指紧紧抓着地面上微带湿润的青青小草,脸上露出一副劫后重生的喜悦。

     三天,自从鬼丑死后,他从那石室之中未找到其他出路,只能按照来时原路回返,没有鬼丑那等分开石壁的方法,只能靠着一双拳头硬生生凿了三天才将那石壁凿穿,重见天日。

     半晌,他的心情慢慢松弛下来,坐起身看向周围,一种在无限巨大的压力之后的解脱感,让他心中的愉悦难以释放,只觉此刻天很蓝,草很美,风很柔。也许是日前下过雨的原因,整片大地泥土中夹杂着清新的香草气味,草叶在慢慢的探头,在树根、在灌木丛,安静的蔓延着不为人知的浅绿,一阵微风拂过,阵阵香气沁人心脾,让风青末不禁感叹,世间竟然处处有惊心动魄的美丽。

     “我活下来了!”

     他站起身,对着蓝天白云,对着遍地青草,高声呼喊,尽情的发泄着自己的喜悦。

     这些天来,鬼族的阴影一直压在他的心头,让他一刻不得放松,几乎时时提心吊胆,生怕不明不白就被鬼族给偷袭暗杀。尤其是离开青石部落之后,剩下他一个人在这荒无人烟的莽荒大地上行走,那份孤寂恐惧就更加时时笼罩在心头,甚至有时候,风青末感觉都快被这无形的压力给逼疯压垮,动过轻生的念头。

     后来鬼丑现身,将他给抓住,要将他炼成分身,风青末虽然嘴上强硬,其实心底真是怕的要命,他从来都不是一个不怕死的人,事实上,经历过之前的生死之后,他变得更加怕死,现在,更是。

     只是,理智告诉他,他必须沉重冷静,表现的无惧生死,就算内心再怎么兴风作浪,表面上也要表现的死水一谭。

     这样,才有一丝逃生的机会,或者,死的比较......有尊严。

     在那尊药鼎之中的十几日,风青末身心之煎熬,简直无法用言语来形容,曾经他以为自己全村被妖族屠灭的那个夜晚已经是自己一生中最难忘最悲伤的恐怖记忆了,以后都不会再有了,可是后来,他遇到了天阴血蟒,遇到了一头鬼族,又遇到了鬼丑,一个要吃他,一个要杀他,一个要炼化他。

     现在他才有种感觉,也许,难过的日子,永远也过不去。

     有时候你以为当下的遭遇就是这辈子最难过的时光,那是因为你还没有遇见下一个更难过的日子,一个又一个难过的时光,总会在前面等着你,你逃不过,躲不掉,别想跑。

     “有些事情本身我无法控制,只能用心控制好自己了。”

     风青末发泄过后,又想起身上的心魔种和脑海中的天阴血蟒,喜悦的心情稍缓,呆了呆后,略有些感悟。

     “有些事情本身我无法控制,只能用心控制好自己,哎,你这人倒挺有想法。”

     倏忽,一个懒洋洋的声音传来,风青末猛地转身,循声看去,只见一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从五丈外漫步而来,衣衫在这风中猎猎如旗,尽显潇洒风流,但莫名其妙的,他给人的感觉却显得很是懒散,漫不经心的扫视四周,嘴角更是时时轻扬,泛起一丝淡淡的嘲弄,似乎一切都不放在心上,只有看向风青末的目光,让风青末觉得他眼睛很是明亮,有如散发出神光的明镜一般明亮,让人过目难忘。

     “请问一下,沉星部落在哪个方向,距离此处有多远?”

     那少年走向前来,打了个哈欠懒洋洋道。

     “你是什么人?”

     风青末功法运转,警惕凝神,眼前这个少年无声无息就靠近自己五丈近,自己却一无所察,绝对不简单。

     “哎,你这人真有意思,我问你个路,你竟问我的来历。”

     那少年伸了伸懒腰,呼出一口浊气,眨了眨眼淡淡道:“我叫墨染情,来自百界修罗堂。”

     “百界修罗堂?!”

     风青末闻言很是惊讶,百界修罗堂的名字他曾在青石部落典籍中看到过,只不过里面记载不是很详细,只知道百界修罗堂是由人族五大刑天针对诸天百族开创,修罗堂内的百界修罗卫归五大刑天直属,协助五大刑天巡视人界大地,捕杀潜入人界大地的百界异族。

     自第一纪元人皇亲封五大刑天,开创百界修罗堂后,修罗堂内的修罗卫便名震整个人界大地,威慑所有潜入人界大地的异族。

     一百零七纪元来,也正是因为百界修罗堂的存在,各个兵部、将部等大部才能无后顾之忧,全力镇守异族通天路,而潜入人界的异族,也几乎每日都在提心吊胆中苟活,轻易不敢抛头露面,唯恐被巡视的刑天或修罗卫发现。

     而想要进入百界修罗堂的人族都必须经受重重考验,千挑万选才有一丝机会进入,至于进入之后会有什么好处上面记载就不是很清楚,只知道凡是从百界修罗堂走出来的人族,若中途不出意外,都会有一番惊人的成就,将来至少都会成为一位兵部之主。

     而兵部之主,一身修为具体有多强,风青末不清楚,他只知道,就算青石部落的萧百山突破成为祭魂境的强者,也没有半点资格去组建兵部。

     难道面前这个懒洋洋的少年年纪轻轻就已经被百界修罗堂选中,成为了一名百界修罗卫,将来至少会是一位兵部之主,比祭魂境的萧百山还要强横的存在?

     风青末有点不信。

     因为这少年看起来太懒散了,不像是修为高深的样子,自己看不透他的修为,也许是因为他和自己一样习有隐匿气息的法门而已,并不见得修为会高出自己。

     毕竟,以风青末目前的眼光看来,十五岁的百夫长,为数还是不多的。

     自己若不是经历此番险境,目前也仅仅挣断十二条枷锁,身为先天遗徒,资质非凡的萧武,日前也不过挣断二十条枷锁而已。

     难道这少年资质比身为先天遗徒的萧武还要强不成?

     风青末摇摇头,先天遗徒,那是百万人中无一的存在,资质远非常人可比。

     “你看起来不信的样子。”

     见风青末在那不知想些什么却明显一副我不信任你的意思,自称墨染情的少年也不生气,只是嘴角的嘲弄,愈发的浓了。

     “喏,你不相信我,应该相信它吧。”

     说着,墨染情手掌一翻,一把晶莹剔透的匕首自他掌心血肉中慢慢浮现,在阳光下闪耀着琉璃的虹光,宛若冰雕般莹洁可爱。

     匕首连柄不过五寸来长,宽并指,除了通体透明外,在匕首柄端部分还镂刻着传说中的龙之九子:囚牛、睚眦、嘲风、饕餮、狻猊、赑屃、狴犴、椒图、貔貅。

     这几只面貌凶恶狰狞的龙子,栩栩如生的镂刻于匕首柄端,仿佛在守护着什么,又或者在诅咒着什么,环绕在那段不足两寸的握柄处,透着一股难以言喻的神秘。

     风青末瞥及匕首,双目大睁,脸色大变的惊叫道:“九子伏龙匕?!”

     “看来但凡听说过百界修罗堂的人,都知道百界修罗卫身上随身佩带有一把九子伏龙匕啊。嘿嘿,真是认匕不认人。”

     看着手中的那把匕首,墨染情摇了摇头,很是自嘲。

     “刚才不知是修罗堂的大人,风青末多有得罪,还望大人见谅。”

     虽然眼前的少年看起来懒洋洋的没有一点传说中修罗卫的铁血煞气,但既然他有九子伏龙匕,那就可以证明他的身份。

     百界修罗堂的修罗卫,人手一把九子伏龙匕,这匕首不仅仅是他们身份的象征,据说更拥有旁人所不能理解所不知的种种威能,每一把九子伏龙匕在被赐给百界修罗卫时,都会和它们的主人心神相连,融入血肉之间,是做不得假的。

     是以虽然觉得不可思议,但风青末仍微微躬身,对于眼前这位气质懒散的少年保持足够的礼数。

     “现在能告诉我沉星部落怎么走了吧?”

     将匕首收起,墨染情又打了一个哈欠问道,让风青末不禁很是无语,对方既然是百界修罗卫,理应修为高深,气血充足,精神旺盛才对,怎么会如此的无精打采?

     当下虽然觉得奇怪,风青末却没多说什么,左右看了看,随后确认一个方向点指道:“朝着这个方向一直走,翻过一个山脉,就是沉星部落,据此大约两千里左右。”

     “多谢。”

     墨染情顺着风青末指的方向微微一撇,点了点头,转身正欲离去,忽的又回头道:“我看你比我小不了几岁,却已经有百夫长的修为,资质还算可以,若是历练一番,倒有几分机会入我百界修罗堂,成为一名百界修罗卫,现在吗.....”

     墨染情一双明亮的眸子看向风青末悠然道:“有没有胆量随我去沉星部落,杀一个妖族炼魂境强者玩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