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心魔
    心魔?

     什么是心魔?

     在这世间,孤阴不生,独阳不长,有黑就有白,有善就有恶,有正就有邪,有是就有非,有人,就有魔!

     心魔!

     它看不见、摸不着却无处不在,七情六欲是心魔,贪嗔痴执妄怨是心魔,世间万物一草一木皆可以是心魔!

     它如影随形,挥之不去,可隐匿藏形,在特殊的时间突然爆发,控制你的思想乃至行为,更有甚者可吞噬人的心神,让你的精神世界倒塌沦陷,变得面目全非!

     先贤曾言,人最大的敌人就是自己,这个自己,就是心魔。

     心魔一直存在,它是一个人进步的瓶颈,突破心魔可以使人的精神境界一日千里,可以让人的修为突飞猛进,可是心魔岂是那么容易便能突破的?

     古往今来,多少能人异士钻研心魔,欲借助心魔之力来修行,可是,心魔最无情,随着时间的流逝,一位位惊才绝艳的人杰被心魔吞噬坐化为一抔抔黄土,一个个瑰丽玄奇的神话被心魔腐蚀风化成一捧捧流沙,曾经因突破心魔而令人振奋的事迹,渐渐风霜成无关痛痒的故事,在后世轻描淡写的流传,曾经呕心沥血专研心魔的历代先贤,渐渐沧桑成清幽缥缈的模样,在少数执念深重的人梦中辗转,只有那无休无止无处不在的心魔,随着时间的哺育,一代代流传,越来越令人闻之色变。

     而此刻,风青末施展大逆行伐心经中所载四大秘术之一的‘心魔引’秘术,不仅将自己本来就要爆发的心魔引爆开来,更是火上浇油,因为‘心魔引’秘术之力,令他的心魔之力在原来基础之上一下暴增十倍!

     只在一瞬间,爆发出来的心魔便将风青末意识吞噬,使他陷入沉沦。

     而与此同时,心魔引秘术迸发,也将毫无防备的鬼丑心中那些执念、贪念、妄念、怨念、仇恨、恐惧等等阴暗面一举引爆,并因为鬼丑此刻部分精神进入风青末心神,使得它同时承受了风青末和它自己本身二者的心魔之力,仅仅一刹那,便使得它如遭雷击,精神不稳,一身力量几乎失控,鼎下鬼火忽明忽灭。

     在‘心魔引’的引诱下,鬼丑似乎被唤醒了心底埋藏得最深的东西,一道道声音一幅幅场景在它脑海之中炸响闪现,去之不尽,挥之不散,紧紧缠绕在它心头!

     “妈蛋!是心魔!小鬼,你他娘的坑我!”

     鬼丑脸色骤变,刹那间便布满了难以置信与恐慌。

     身为鬼族千夫长,征战通天路,又在人间潜藏十数年,穿过万里莽荒,见多识广,此刻如何不明白自己面临的是什么,那是心魔啊!

     别说自己了,就连那些传说中的王者大帝闻之也要变色,无数年来,死在心魔路上的王者大帝不在少数。

     那样的强者,心境早已千锤百炼,时光流转而心境不变,极难有心魔产生,甚至一旦有心魔异象都会被他们以无上意志生生斩灭,没有一丝机会兴风作浪。

     可话又说回来,如果这些心境无漏的王者大帝真的产生心魔,那这些心魔的恐怖只能用四个字来形容。

     毁天、灭地。

     就像这些王者大帝的心境堪称无懈可击一般,他们的心魔出世,也简直堪称无解。

     没有什么办法能挡得住被心魔控制而发狂的这些王者大帝们,如果有,那也只有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那就是他们死。

     死了,心魔就没了。

     可是想要杀死一个王者或大帝,付出的代价,绝对是难以想象的。

     曾经有一名人族王者在魔族通天路上接连痛失爱子爱女,所率领的王族族民死伤殆尽,最终虽然成功镇压了魔族通天路,自己却也受了重伤失去一条手臂,自通天路上回归之后便闭关养伤,可谁知那名王者在某一天不知受到什么刺激突然心境失守,心魔爆发,破关而出,不仅将自己所在王族族民屠的一干二净,更是一夜之间毁灭人族数个将部、师部,那一夜,数千万人族鲜血染红了无数人族战兵的心,这些同胞没有死在和异族的战斗中,却死在了己方王者之手。

     最后,这名王者与巡视人界大地的一名刑天遇上,不敌之下,竟然魔性大发,自爆解体,不仅自己灰飞烟灭,再无转生可能,也将为了护住一方大地同胞而硬生生承受全部自爆威力的刑天炸的身受重伤,当天尚未来得及回到百界修罗堂修养,便被几名鬼族强者盯上,暗中偷袭,重伤之下,含恨而亡。

     那一天,整个人界大地哀鸣,一夜之间,不仅死去千万族人,更是陨落一名无上王者与一名刑天大帝,对于整个人界大地来说,都是一个难以承受的痛殇。

     如此恐怖的心魔,怎么能不让鬼丑这样一个小小的鬼族千夫长恐惧心慌?

     就算它的心魔与那些王者大帝不可同日而语,但它的修为和那些王者大帝相比也只是萤火之光,对于能否扛得住心魔,它心中没有一点点把握,在发现自己的心魔被风青末以一种未知的手段引爆的时候,它就仿佛已经看到了自己悲惨的下场。

     死,或者生不如死!

     “小鬼,你他妈坑我,坑我!我恨!我恨啊!”

     鬼丑捂着大如水缸的头颅在地上来回翻滚,时而对着自己头颅猛锤,时而用自己头颅扣地,整个人变得疯癫异常,面目变得更加可憎。

     “滚出去,这些都是什么东西,什么鬼皇,什么鬼母,什么鬼族公主,本将见都没见过。”

     “哈哈,我要,我要,我都要,我要和鬼母生儿子,和公主生小崽子。”

     “哈哈,我是鬼族最有天赋的炼药师,我注定要在鬼族历史上留下不可磨灭的印记。”

     “不要逼我去人界,我不想去人界,我不想打仗,我不想打仗。”

     “鬼童大人,放我回鬼界吧,我不想再留在人界了。”

     “我们鬼族终有一天会被灭族的!”

     鬼丑疯疯癫癫,一个人在这本是开阔的石室中自言自语,又哭又笑,心中所思所想,都被‘心魔引’放大无数倍。

     “小鬼,是你,都是你害得我!”

     突然,鬼丑看到鼎中的风青末,陡然清醒了一瞬间,想起之前种种,心中大恨,竟然在心魔影响之下,依然准确的朝着风青末走去,一把将陷入沉沦中的风青末抓住,高高举起,然后狠狠掼在地面上。

     “噗!”

     这一下摔的太狠太痛,就算风青末精神陷入沉沦之中都被摔的眉头紧皱,一口鲜血喷出。

     与此同时,在风青末从高空被摔下来的空隙,一颗海蓝色珠子从他怀中掉出,落在地面上,发出“哐”的一声响,无巧不巧的被风青末那口鲜血喷上。

     “咦,这是什么东西?看起来有点眼熟.......”

     看到掉在地上的海蓝色珠子,鬼丑一怔,正欲上前捡起,忽然那珠子光芒大放,一道道神光如同一道道绚丽的喷泉从那珠子之中喷涌而出,越来越多,越来越强,渐渐将鬼丑和风青末二人笼罩,一时之间,四面八方全是绚丽的光芒,绚丽多姿,如梦如幻。

     而在被那光芒笼罩的瞬间,风青末浑身一个激灵,被心魔缠绕的精神陡然醒转过来,看着周身绚丽的光芒,微微一愣,随即脸色一变,‘心魔引’秘术逆转,将涌上心头的心魔化作心魔种种在心灵之上,保持神智清醒。

     “都说瞻前顾后,现在前后不能兼顾,只能先瞻前而后顾后了,先种下心魔种,保持清醒!”

     轰!轰!

     地底震动,整间石室忽然动荡不绝,风青末四下看去,只见在那神光笼罩之中,自己的视野好像突然被转移到闻所未闻的未知之处,触目所见,十万大山,辽阔苍茫,一座座高大伟岸的山峦沐浴在神圣无比的光芒之中,显得更加神俊非凡。

     轰!轰!

     地底再次震动,大地裂开,山石崩塌,只见一座座瑰丽的宫殿从地底冉冉升起,座座神殿大放光明。

     顷刻之间,十万大山便改头换面,脱胎换骨,变成一片富丽堂皇的神圣仙庭!

     砰砰两声响,这一片富丽堂皇的神圣仙庭出现,滚滚威压镇压一切不服,鬼丑和风青末各自一声闷哼,顿时被这滔天威严压的五体投地,脑袋磕在地面之上,鲜血横流。

     “幻觉,这都是幻觉!”

     风青末咬牙,艰难的挣扎身体,想要起身。

     噗!

     他的皮肤裂开,有鲜血狂涌。

     “好疼!”

     风青末又被压的匍匐在地,却突然明悟。

     “这不是幻觉,这是什么鬼地方?!”

     “鬼皇宫,那是鬼皇宫啊!”

     有兴奋的声音响起,风青末强扭着头看去,却见鬼丑趴在地上,目不转睛的盯着其中一片神庭,双目虔诚,好像是在敬畏着本族至高至伟的无上神灵,膜拜着它的恩赐,并以最赤诚的一片丹心,挣扎着向那片神庭蠕动,要去沐浴那至高无上的惶惶天威。

     “鬼皇宫?”

     风青末转眼看去,只见那万千神庭个个神威滔天,光彩非凡,以自己目前的见识,根本看不出任何区别。

     “这倒是一个一刀砍死它的好机会!”

     见鬼丑心无旁骛,挣扎着身子朝那神庭方向挪动,风青末直勾勾的盯着鬼丑的脑袋,心中暗暗盘算,一咬牙,忍痛挣扎,正欲朝着鬼丑爬去,突然,他身体一僵,只见一尊长着八颗脑袋八条手臂八对羽翼的伟岸存在,从天而降,一脚踩在他头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