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章 心魔引
    鬼火闪烁,无休无止的炙烤着一米多高的药鼎,淡淡的灵气从那药鼎之中溢出,散发着柔和的光辉在石室之中不停流转,使的整座石室看起来一片迷蒙,好似洞天福地一般。

     鬼丑静静盘坐在一旁,双目紧闭,偶尔双手挥动,调整那幽幽火焰。

     药鼎之中,风青末沉寂不动,不断运转天阴血蟒神形功,将药鼎之中好似无穷无尽的生命精华吸收消化,为他所用,转为自己突破的底蕴。

     在这药鼎内不知时间,风青末只能根据体内血液流转情况大约判断应该已经过去了十日,而自己,现在也已经挣断整整六十八条枷锁了,按照那鬼族所说,自己再挣断四条枷锁成为百夫长之时,就是自己被炼化成为鬼族化身之时,而四条枷锁,哪怕越往后挣断体内枷锁越难,但有这些近乎无穷无尽的生命精华在,看起来也就是一两天内的事情了。

     也就是说,自己现在只有一两天好活了。

     再算算之前离开青石部落后自己独自行走那三日,萧百山,应该已经成功突破成为祭魂境的强者出关了吧。

     不知老族长会不会让萧百山试着寻找自己......

     风青末偶尔也会这样想过。

     可就算真的找到自己,自己还会回去吗?

     风青末摇摇头,事情已经发生了,就再也不会回到原来的样子了,那些留恋的、开心的、痛心的,过去了,就让它过去吧。

     现在,自己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因为,随着风青末挣断枷锁越来越多,力量越来越强,他已经开始渐渐控制不住身体的力量了,就算药鼎内有一枚雷劫叶帮助他凝练肉身战气,稳定境界,但是他突破的太快了,雷劫叶只能帮他稳固肉身,却不能助他提升精神,他现在的精神境界,已经不足以控制身体的力量了。甚至现在他都不知道自己拥有什么样的力量,他时而感觉自己拥有足足十万斤堪比人族千夫长的肉身之力,时而感觉自己又只拥有刚刚挣断一两条枷锁的千斤之力,更有甚者,他有时还会觉得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精神恍惚,只是在凭借本能去运转神形功吸收这些生命精华。

     种种异样的感觉,让风青末在偶尔清醒的时候清楚的知道,现在的他,因为突破太快,精神境界跟不上肉身力量,已经开始产生了种种错觉,这,在修炼过程中,被先贤称之为......心魔!

     “怎么办?”

     此际,风青末稍稍清醒,开始思考对策。

     随着挣断枷锁越来越多,他现在清醒时候越来越少,大多时间都在恍惚之中,只有在挣断体内枷锁的瞬间才会恢复神智,却每每在恢复神智之时感觉体内气血沸腾,战气咆哮,身体鼓胀不绝,好像要被体内不受控制的力量撑爆一般,难过异常,风青末有种直觉,按照目前这种情况,当自己挣断七十二条枷锁成为人族百夫长之时,恐怕就是爆体之时!

     “我明白了!”

     风青末突然醒悟。

     “怪不得那丑鬼说只有百夫长的修为才能承受他的精神印记,原来他是想用这些药性精华强行提升我的修为,用雷劫叶增强我的承受极限,当药力遍布我的全身,我的生命潜能被激发到最巅峰最浓烈的时候,也就是我心魔最烈精神最崩溃的时候,他可以毫不费力的就摧毁我的精神,入主我的肉身,炼为它的化身!”

     风青末微微闭目,感受着那些药力在体内充分消融,那种可以预见的死亡,便浑身充满阴暗,如影随形,出现在他眼前。

     “若是真正一具百夫长的化身,恐怕不是那么容易,不过我就不一样了,我被强行提升到百夫长的境界,这些力量就好像是以这些药性精华换取来的一样,在真正掌握这些力量之前,根本无法控制,甚至我现在发挥出来的实力恐怕还不如我原先的样子。”

     风青末脑中各种念头纷至沓来,渐渐明白这头鬼族真正的打算。

     “不过,在我挣断第七十二条枷锁的时候,应该也是我意识最清醒,精神最浓烈、思维最顺畅、反应最快的时候,若是能出其不意偷袭那头鬼族......”

     风青末心中有了绝断,拿定主意,舔了舔嘴唇,强行收敛心神,摈弃心中开始出现的各种杂念。

     时间又一点点流逝,当风青末再次睁开双眼,只感觉周身神经一根根跳动起来,精神紧绷如拉到极限的弓弦,肉身不断膨胀,全身上下,如坐针毡,有一种如临大敌的味道,而且,他的五感此刻也变得比原先更加敏锐起来,但同时,风青末愈发刻骨的感受到死亡的临近。

     那种蒙在心头的灰暗和绝望,越来越刻入人心。

     风青末知道,自己的潜力已经被这些药性精华激发到最巅峰,

     接下来,就是那鬼族要收获的时候。

     “小鬼,你果然没让本将失望,竟然比本将预期的时间提前了三日,嘿嘿,这倒是意外之喜,给本将多了三天的时间来熟悉你的身体。”

     鬼丑起身,来到药鼎旁,正欲打开鼎盖,忽的不知想起了什么,嘴角露出一丝得意的鬼笑,身形一晃,真身消失,又化作一团诡异的黑雾,飘荡在药鼎上方。

     “砰!”

     一道鬼气闪过,鼎盖被掀翻落在地面上,发出一声巨响,露出盘坐在药鼎之中的风青末,只是此刻却只见风青末紧闭双眼,浑身颤抖,眼耳口鼻之中,都渗出血丝,似乎正在承受非人的痛苦与煎熬,对于刚才的巨响充耳不闻。

     “看来是我高看你了,也是,虽然你能运行功法,却还不能冲开本将的禁制,不能自由活动,怎么偷袭本将,嘿嘿。”

     黑雾之中传来一声冷笑,轻飘飘的飞到风青末头顶上空,正欲朝风青末头顶落去,却又顿了顿,又缓缓升起。

     “人族有句话叫小心驶得万年船,这小子身上有古怪,本将还是再观察观察,免得到阴沟里翻船,桀桀,真是老奸巨猾。”

     “咕....咕....咕.....”

     忽的,风青末的身体,如吹气球一般,慢慢鼓胀起来,随后又好像气球有缺口跑气一般又泄气瘪了下去,再接着又如被吹胀,又再度瘪下,再吹胀,又瘪下,如此再三,周而复始的循环,与此同时,随着风青末躯体鼓胀与干瘪,此刻他除了眼耳口鼻渗出血丝之外,全身毛孔也开始渐渐渗出血来,肌肤表面,不时爆出一层层血雾,几个呼吸之间,他全身便被血雾覆满,整个药鼎之中,也片刻之间便被浸染的血红鲜艳,看的黑雾中的鬼将心花怒放,渐渐放下心来。

     “看来这头鬼族是被我之前偷袭之后,虽然嘴上说不怕,心里却有阴影了,真是老奸巨猾,嘴上说不怕,身体却很诚实,鬼族,真是贱骨头!”

     此时的风青末在感觉到那鬼族的小心谨慎之后,心中暗暗焦急,他现在清醒的时间有限,而且现在离挣断第七十二条枷锁已经过去了有小半盏茶的功夫,他的意识已经开始渐渐不清醒,虽然眼睛在闭着,脑子却在自言自语,越来越多的画面出现在脑海之中,关于仇恨、关于贪婪、关于痴妄、关于执念、关于怨念......种种念头风青末萦绕心头,纠缠不休。

     “这都是心魔!”

     风青末咬牙强忍,强行收敛心神压制这些念头,感受着头顶上黑雾的位置,时刻准备最后一击。

     “它怎么还不来炼化我,我肉身都快炸了,还在等什么,妈的,快来炼我快来炼我啊!”

     风青末心中狂喊,脸上的表情狰狞至极,再配合身上一身血雾,看起来凄凄惨惨,随时都会殒命。

     又过了稍许,就在风青末渐渐压制不住心头的各种念头,要被心魔吞噬,感觉肉身要爆炸之时,那头上的黑雾依然没有任何动静。

     “难道睡着了不成。”

     风青末苦笑,感受着再次膨胀起来的身体,心中一松,再也压制不住。

     “罢了罢了,不能再伤你一次,溅你一身血,也好过被炼化的命运。”

     念及至此,风青末索性不再压制肉身中的能量,心神一松,肉身以更快的速度膨胀起来,眨眼便膨胀到之前的极限,肌体爆裂出缝隙来。

     “嘿嘿,可以确定这小鬼没什么手段了。”

     就在此时,那黑雾之中传来那鬼族一声冷笑,随后一口黑气陡然从那黑雾之中窜出,从风青末头顶进入,霎时间,风青末觉得浑身一个激灵,本来就要被心魔吞噬的心神也刹那恢复片刻清明,本欲爆裂的躯体,一下子泄气,恢复正常后竟然也不再鼓胀。

     “这是什么手段?!”

     风青末心中一沉,本来他想给那鬼族最后一击后趁那鬼族受伤来不及顾忌自己便顺势爆体而亡,逃过被炼化为化身的命运,没想到这鬼族竟然有如此手段,一口气便解除自己爆体的危机。

     “小鬼,本将来了,将身体交给本将吧,哈哈!”

     那鬼族一声得意大笑,黑雾乍动,飘到风青末面前,两道猩红光芒陡然射出,飞向风青末。

     “人人都有心魔,可以突然产生、可以隐匿潜藏、可以不断成长、可以蛊惑人心、可以吞人心神,力量越强,心魔爆发出来就越强。”

     风青末脑海之中一道光芒闪过,在那猩红光芒临身之际,他忽的睁开双目,看向面前的黑雾,陡然一声大喝。

     “心魔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