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二章 梦与字画
    从晨曦到黄昏。

     由黄昏到黑夜。

     李存勖与玉仙客在这片桃花林待了整整一天的时间。

     两人却仍未找到一棵将冬季误认为春季,提前开花的桃树。

     他年我若为青帝,报与桃花一处开。

     作出这句诗的黄巢后来是真的为了帝,对不对应五方天帝之中的那尊青帝无人知晓,他最终没能回到家乡种满桃花却成了无可争议的事实。

     玉仙客听得出,也看得出念出这句诗时的李存勖并未在游戏人间。

     他很认真。

     后来他折剑斩桃花,用琼花剑的剑气逼出了附近桃花仅剩的意气,非但让她闻到了桃花酿的味道,还嗅到了江湖的气息。

     她只是没有说。

     女子的心思细腻,担忧和牵挂的事情往往要比男子多上一些。

     在接到花泪影那份命令,离开川蜀百花宫,来到三晋世子府之前,她担心的仅仅是百花宫的兴衰与李从珂的生死,等到与李存勖接触了一段时日之后,她又隐隐关心起这个男人未来的命运。

     李从珂习惯将这种转变称作莫名其妙。

     而今她也真的觉得有些莫名其妙。

     行走江湖的人,争夺天下的人。

     除了必要的利益驱使,这两种人原本在她看来是最不该也最不能产生交集的。

     正如她觉得“侠之大者,为国为民”这八个字很有道理,却很不切实际。

     那一晚,李存勖与玉仙客没有下山,皆在桃花林入眠。

     除却李存勖将外衣解下,亲自为她披上之外,两人之间没有再发生任何亲密暧昧的行为。

     或许就连解衣,都是基于她的伤势没有尽数痊愈的考虑,而非男子对女子自然而然的怜香惜玉。

     星斗阑珊下。

     天为被,地为床。

     对闯荡江湖已久的女子而言,本没有什么不妥,之所以因为重重心事险些彻夜失眠,她身旁这位想象中应高床暖枕,锦衣玉食惯了的世子殿下占了很大一部分原因。

     他睡得很香。

     就和山野村夫经过一整天的辛勤劳作,回到家中洗了个热水澡,然后上床倒头大睡一样香甜。

     分明知道身边人处境不妙,天下局势动荡不安,却依旧能在泥土之上安眠的人,玉仙客只能想到两类,一类冷血无情,一类热血有情。

     若没有白天的折剑斩桃花,她无疑会觉得他属于前者,那样一来不管自己身上伤势还有多么严重,她都会如花泪影所说,饮下金风玉露,发动十死无生的琼花葬剑,让这位晋王世子霸业未成身先死!

     而今,倒是少了那份鱼死网破,却多了份扑朔迷离。

     因为他还是没有告诉她助李从珂脱离是非之地,悄然回归三晋的方法,也不知究竟有没有想出。

     半夜四更。

     李存勖身旁这位远道而来,一直负伤而行的玉仙子终于睡着。

     而他本人也迎来了脑海中那场梦境的最高潮。

     浩浩不见边的云海。

     深深不见底的悬崖。

     天地之间,一座高楼,下达九幽壁,上与浮云齐。

     他穿着一身黑龙服,在高楼最高处喝下了一整碗野菜粥,接着打开那坛未开封已闻其香的桃花酿,当即狠狠饮了一大口,呼了声“痛快”之后,便将酒坛递给身边那位与他同岁,白发却比他更多的蟒袍男子。

     男子接过酒坛之后,很快亦饮了一大口,却没有笑,也没有像他一样大呼痛快。

     整个人如浮云背后深深掩藏的雷霆,压抑沉闷。

     他看出来他有心事,关乎自己,也关乎天下。

     所以他很快也联系到自己的心事,神色肃穆,如化身成衣袍上所绣黑龙。

     龙蟒并肩,真真假假虚实兜转天地命数气机。

     某一刻,他终于忍不住对身侧男子言道:“这天下,当如你我囊中物,为何每每握紧时,都觉得有些棘手?”

     蟒袍男子答道:“许是江湖庙堂,太深太高,纠缠在了一起,又乱了天下。”

     他深思片刻,道:“如你所言,江湖庙堂不应靠的太近太紧,应分以治之。”

     蟒袍男子点头,“正是此理。”

     闻言,他几乎不假思索,便道:“如何分工治理,交给你来决定。”

     蟒袍男子倒也不负他的期望,将双手负于身后,白发随风飘荡,悠悠道:“你守庙堂,我镇江湖!”

     “好!”

     梦中高楼之上,笑声不绝。

     梦外世子真身,嘴角同样掀起了一丝大大的弧度。

     ......

     转眼七天之约第四日。

     燕蔷薇对于那份大篆小篆混书而成的书简的研究仍未取得多少实质进展,李从珂对《落星棋谱》却已了如指掌。

     现在他已不需要翻开书页,闭上眼睛,脑海之中就会自动浮现出《落星棋谱》里所记载的全部内容,一字一句,一笔一画,都无遗漏。

     对于这般神速进度,他自己都有些惊讶。

     李存勖是十八年来没有见过一棵将冬季误认为春季,提前开花的桃树。

     他则是十八年来没有一刻拥有过目不忘的本领。

     就连这卷分明已经了如指掌的《落星棋谱》,他都不是靠过目不忘的超强记忆力在几天内将它融会贯通,而是靠自己对于黑白之道的理解来推演印证,反复磨合之后才留下如此深刻的印象。

     之所以会对这般成果产生惊讶,是因为在他的印象之中,棋艺并非他最擅长的方面,偏偏这次研习《落星棋谱》,比他以往研习任何一本功法典籍耗费的时间都要短,取得的成效都要快。

     快到他觉得自己那原本并不熟练的星元都得到了显著提升!

     李从珂有种感觉,若让现在的自己再去对上乘马赶到小镇追杀自己的唐厌尘,即便真气已竭,单靠自己体内的星元,便是最不懂变通的硬耗,至少也能与使出黑白枪的唐厌尘周旋五十回合以上,如若用星元发出星技的话,即便不能像白马银枪那般反败为胜,趁机抽身退去想来并非难事。

     “若我达到星相师三大境界中的一个,实力又将达到什么地步?”

     看着面前棋盘,举棋不定的李从珂不禁又思考起这个问题。

     彼时,燕蔷薇推门而入,连前几日敲门的步骤都省去。

     “王兄,我又来了。”

     李从珂思绪回归,略感好笑地抬头看她一眼,接着指了指面前的空位,“我一没聋,二没瞎,当然知道你来了,坐吧。”

     燕蔷薇于是坐下,但没等继续开口,李从珂就又道:“你好像比昨天晚来了一个时辰。”

     燕蔷薇又惊又喜,“哇,这你都记得到?那你猜猜,我晚来一个时辰,是去干什么了?”

     李从珂眉梢一挑,面色突然阴晴不定,“你出了聚星阁?”

     燕蔷薇拍手赞道:“神了诶,再猜猜,我离开了聚星阁,去了哪儿?”

     李从珂眼神变幻,试探道:“昨日你跟我说的那个墨画赌坊?”

     燕蔷薇不再说话,但自她脸上流露出的惊喜神情,以及微微痴迷的目光,李从珂已能猜到八九不离十。

     一瞬之间,他声带怒意,“为何真去那种地方?!”

     似是被李从珂的突然发怒吓得呆住,燕蔷薇迟疑许久,才吞吞吐吐地言道:“那个,昨天不是已经说了么......给你挣酒钱啊!事实证明,可行的,赢了不少......”

     平常用来蓄养雁返刀的刀意仿佛尽数涌入了双眸之中,李从珂片刻不移地紧盯着她,令燕蔷薇有些发寒,突然连话也不敢再说。

     “赢了不少?呵呵,赢了固然是好啊,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一旦输了,赌坊的人会用什么手段来对付你?明明是走一步看一步的局势,以不变应万变,你突然主动扰乱局势,掺和机变,要令你我如何自处?”

     “我......”

     燕蔷薇拳头握紧,眼眶微微泛红。

     见此,李从珂那如刀锋的目光才有了些许缓和。

     “如实说,你的赌资从何而来?总不会是自己真的随手乱画,当作抵押吧。”

     燕蔷薇竭力压住自己的情绪波动,涩声道:“墨画赌坊南边五里有个拐角处,里面巷道错综复杂,进去后偶尔能遇见个年轻书生摆摊,摊子上摆放的皆是字画,难辨真伪。但他摆这些字画不是用来卖钱的,路过的人如果想要取走摊上的某卷字画,只需要在他给出的玩偶上面刻下自己的名字,再让他用红线缠一下自己的手腕,就可以挑选任何一卷字画带走,只是不能多拿,一人一卷,从无更改。我也是听别人说的,开始就是抱着玩玩的心态去看了看,没想到真遇见了。”

     “还有这等事?”李从珂心中颇惊,连忙问道:“那摆摊的年轻书生姓甚名谁,长什么模样?”

     燕蔷薇道:“姓名我不知道,样子嘛,高高瘦瘦,面容白净,五官虽不出众,却很耐看,嘴角下面貌似有一颗黑痣,两只手掌大小不一......差不多就这样。”

     李从珂又问:“两只手掌大小不一到什么程度?”

     燕蔷薇仔细思索,“左手小得像女孩的手掌,右手是正常男子的大小。”

     李从珂背后渗出汗液,“你在玩偶上刻的是什么名字?”

     “魏青蔷啊。”瞧得李从珂的异样,燕蔷薇仿佛意识到了事态的不对,声音变得微弱沙哑。

     却听李从珂暗松一口气,缓缓道:“还好,有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