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十章 以黑吃白
    言传,往往不如身教的效果来得直观强烈。

     当李从珂对徐天海说有些灯之所以亮不起来,不是因为缺少油,而是缺少一团让它短暂化身生命的本源之火的时候,徐天海尚且半信半疑。

     等到李从珂指尖涌现出火苗,并且真的将那盏多年不曾燃起的油灯点燃,徐天海的怀疑便彻底消散,转为浓浓的不可思议。

     “这怎么可能?”

     “没什么不可能。”

     分明是针锋相对的言论,李从珂的姿态却很平静。

     “一盏许久不亮的油灯,还能被聚星阁留下,还能被放在这里,看着一年年新人旧人交替,这便是最直接的道理。事实上,很多你所认为的无用之物,都很有用,只不过你还没能找到运用它们的正确方式。”

     徐天海目光闪烁,望着李从珂,“你在教我?”

     李从珂笑了笑,“别误会,我来聚星阁是虚心求教的,而不是充当先生前辈来教导别人。”

     徐天海道:“既然是虚心求教,便该有个虚心的姿态。”

     李从珂脸上笑意更重,摇曳灯火映照之下十分明显,“看来你还是误会了,虚心求教,求教的对象不说资历要多么老道,但有一点必须要符合,那便是耐心。徐兄来得早,却不够耐心,有些急功近利,分明是我这位朋友先拿到的书简,你拿过来之后便打算据为己有,以聚星阁的门风,想来不会制定出这等公然违背公允的规矩,这便只能说明是徐兄你理亏在先。”

     徐天海看了看身旁的燕蔷薇,道:“如此说来,这位兄台是打算和这位魏姑娘一样,告诉徐某你们家乡那边的某样规律咯。”

     李从珂沉声道:“规矩从来不是说出来的,是做出来的。”

     徐天海面沉如水,“如何做?”

     轰!

     空气中响起声声爆鸣。

     那一盏刚刚燃起的灯火,随着李从珂手掌的舞动,若被吸引入了不同层次的空间,等到火光再度映射到徐天海眼中时,早已不再是一点火星,而是一片火海!

     “这......”

     徐天海心中一惊,若非他还能感觉到桑知风掌心的温度,他简直以为自己已不慎陷入李从珂所造的幻术世界。

     “咦,这一幕有点意思啊,跟变戏法似的。”刚选定了一本《星火剑诀》,不待仔细翻看的素白桐瞧得周围诸多火光,心神不免也被吸引。

     陈饮墨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么心驰神往,你要不要用手去碰碰?说不定当即就擦出火花,不看内容,光凭领悟就能鼓捣你手中这本《星火剑诀》的真意了。”

     素白桐冷哼道:“少忽悠本俊哥,虽然身材变小了,好歹皮肤变白了,没跟你一样黑成炭,破罐子破摔,你这副黑不溜秋的模样去试试再好不过。”

     陈饮墨道:“我才不去,看戏就好,话说回来,有没有找到好东西,推荐给我?”

     素白桐道:“本来是找到一本比较合适你的,但被木青姝那丫头捷足先登了,没办法。”

     陈饮墨于是四下扫望,果见木青姝正低头仔细翻阅一本厚厚书籍,对李从珂与徐天海之间的争端毫不关心。

     “算了,看她这么认真,让给她吧。”

     素白桐斜视他一眼,“还挺大方,那姓徐的要是跟你一个样,也不至于闹出这茬事来。”

     陈饮墨道:“人与人总归是不一样的,没准别人本事强,有耍横的资本呢。”

     素白桐干脆席地而坐,打开星火剑诀,念道:“他强任他强,反正我不忙。”

     陈饮墨接话道:“你是不忙,别人有的忙。”

     桑知风真的很忙。

     原本她只是打算在这里安心领悟《天地纲要》,却因为徐天海气走小哑巴苏喑,乱了思绪,等到想另选一本参悟的时候,徐天海又与燕蔷薇与李从珂两人起了冲突。

     喜静的人自然不会喜欢争斗。

     所以她一度不曾松开徐天海的手掌,就是为了让他感觉到她在身旁,有所收敛,有所顾忌。

     她却还是低估了这个男人的心思。

     “你们都有自己的规矩,那你们可知道我和聚星阁的规矩?”

     李从珂还未回应,燕蔷薇已对徐天海提醒道:“分开了说,你可代表不了整个聚星阁。”

     徐天海道:“我自然是代表不了整个聚星阁,但我总归是聚星阁的一员,有些交集,聚星阁不提倡争斗,但也没有明令禁止,这很好,你们说的有些话我也很赞同,有些规矩,光说是说不清楚的,还是要手底下见真章。”

     燕蔷薇语气加重,“你想动手?”

     徐天海指向李从珂,“你的朋友,已经动了手。”

     燕蔷薇道:“但他并没有伤到你。”

     徐天海道:“所以我现在也没有伤到他。”

     燕蔷薇眼中露出冷意,“相安无事最好,如果你真的和他动了手,不管你是处于上风还是下风,但凡伤了他一根汗毛,我都不会让你有好果子吃。论言出必行,家乡那边,我认第二,没人敢认第一!”

     徐天海面无惧色,反而话里藏针,感叹道:“看来我在聚星阁待得还是久了些,连世道变了都不知道,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轮到美护英雄,而非英雄护美了?”

     李从珂道:“世道时刻在变,所以徐兄还是不要枯坐井底,多抬头看看外面的天色为好。”

     徐天海道:“说得好,我闲来无事就喜欢翻黄历,卜星相,天色风向好坏吉凶无一不看,七天之后,有个好日子,恰巧也是聚星阁约定新旧门人交流切磋的时候。以往那个日子我都是当看客的,但既然兄台如此对我的眼缘,你我不妨就在那日切磋交流一下,如何?”

     李从珂当即回应道:“切磋交流自无不可,不过在这七天之内徐兄若仍要紧握住这份书简不放手,在下绝不会答应。”

     徐天海大笑一声,眼神未有丝毫挪移,手中劲力一推,就将书简掷回原位。

     “徐某只是喜欢读书,还没有痴迷到一刻都不松懈的疯狂程度,七天之内,这位魏姑娘也好,其他人也罢,都可以随意翻看这份书简。”

     燕蔷薇眼睛虚眯,疑惑道:“早这样不就好了,你以为我会看多久?闹这么一出,你最后能得到什么?”

     “我猜这位徐师兄是对自己星相一道上的造诣十分自信,又觉得魏姑娘你不可能在七天之内从这份书简上悟出什么,故而想等到七日之后新旧交流之时挤压全场,让众位长老门人觉得他是聚星阁年轻一代中最有资格先行参悟复杂古籍和深奥功法的人。如此一来,就不存在什么先后顺序,以及破坏秩序依照规矩该受到的惩罚了。”

     侯朱颜挥舞着折扇,围绕周围灯火走了整整一圈,最后停在了李从珂的身旁,接着道:“但是我看这位王兄弟,并不像是会被他人轻易遮挡住光芒的人啊。”

     “那是,我与王兄自幼相识,他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本领,我最清楚不过。”听得侯朱颜的话,燕蔷薇颇为自豪,仿佛他夸赞的不是李从珂,而是自己,当目光再度触及徐天海时,她脸上的自豪又化作了嘲弄,“不像某些人,根本才早到几年而已,就猪鼻子插大葱装起象来,真当自己是聚星阁未来第一人了?也不照照镜子。”

     桑知风终于忍不住道:“魏姑娘,我师兄是有些错,我待他向你道歉,可你这般言语羞辱,怕是有些不妥。”

     燕蔷薇浑然不觉,“这叫言语羞辱?一没扯爹骂娘,二没殃及祖宗,三没诅咒后代,这算哪门子的言语羞辱?姑娘,你只怕是生来文静,这方面一窍不通吧,奉劝你一句,离这种人远些,对你有好处。”

     桑知风脸色涨红,说不出话。

     侯朱颜不禁笑道:“哈哈,王兄弟,你这位朋友的嘴上功夫很强势啊,你当年是怎么把她降住的?”

     李从珂道:“既然是朋友,就没有什么降与不降,只有真与不真。”

     侯朱颜赞道:“好个真与不真,说实话,我挺欣赏这位魏姑娘的性格,足够爽快,就是容易招来麻烦。”

     李从珂道:“我也这么觉得,好在,为她解决麻烦,我并不觉得多累。”

     轻描淡写的话语,侯朱颜为之折服。

     桑知风的确不善言辞,徐天海虽有话痨之号,但兴许觉得与女人吵骂非但无休无止,还没有多大意义,所以也罕见地让了一回,令燕蔷薇占了口头威风。

     但对于那份书简的执着以及先前他亲口所说的话,他不会有丝毫退步。

     所以他带桑知风离开这间暗室之前,又对李从珂说了一番话。

     “七天时间,不长不短,我会耗费精力,尽量获悉你的一切,希望你也能有相应的准备。就跟下棋一样,一边倒的局势,总会缺少许多乐趣,不如两两厮杀来得精彩。”

     而李从珂听后,很快也作出回应。

     “我善以黑吃白。”

     区区六字。

     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