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二章 星君星野
    星君沈司南。

     司南一名已是集玄妙之大成,充当前缀的“星君”二字更仿佛阐尽大道,唯神祗之称。

     在见到沈司南本尊之前,李从珂曾不止一次猜想过他的面貌,且十有八九是建立于民间奇人异士针对神灵绘出的画像的基础上。

     显然,即便李从珂明明知晓沈司南的星君之称并不能与神话传说中掌控大道命理的星君等同,因为诸多江湖人口口相传的缘故,加上此时月华星辉异象的确堪称世所罕见,他还是免不了将沈司南与平常人下意识地区分开来。

     事实证明,李从珂的区分并没有错,却也不算完全正确。

     沈司南着实是个不平常的人,但他的不平常却非体现于外在的相貌上。

     无情的岁月在这位星相宗师的身上留下了有形的痕迹,白发,皱纹,老茧......正常老者应当具备的特征他统统具备,不应当具备的他同样具备。

     当一个人的经历丰富到了一定程度,无论他本身的相貌对外人而言有多么大的吸引力,他都会因为深厚的内在不断沉淀,直到旁人根本无法凭借双眼从他的皮相上获取多少有用的消息。

     更何况,纵使沧桑褪去,青春复回,沈司南的五官依旧只能算是中等,既非玉树临风,也非俊逸出尘,连以外相惑人的境地都达不到,何来通过外相见真心?

     至于李从珂,则又是一个极端的例子了,假相示人,且不止一面,外人想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都要煞费苦心,还有几人会愿意耗费更多的精力与代价,进入他的内心世界?

     ......

     苍穹上的星图极尽璀璨。

     被其光华笼罩的山岭中却寻不见半分与之对应的繁华鼎盛。

     无雪已冷,无风已清。

     参差不齐的木柴上燃烧着的是跳动极有规律的火焰,虽无法在几颗碎石簇拥的寥落环境下增添热情,但也竭尽全力地将两人的身影映照,拉长。

     沈司南与李从珂的会面从相视一笑而始,于此展开。

     不同的是,沈司南的笑容既有布局者的沉稳,也有局外人的透彻,李从珂的笑容则除了苦涩之外别无他物。

     一种连面具都遮掩不住的苦涩背后,潜藏着多少隐秘故事?

     蓦地,沈司南嘴角的弧度拉得更长,因为他突然想做个闲散看客,慵懒地坐在木椅上,手里拿着散发着清香的茶杯,嘴里嚼着香脆可口的花生,不时呼口气降降温,轻松而又惬意地打量着眼前的“说书人”,等他耐心讲述完自己的过往后,要么拍手叫好,要么略作感叹。

     那虽有些无理,可终归比星相师这层身份要自然和安逸得多。

     只不过那般的安逸,也只能存在于想象之中,现实的规则不会允许它的存在,处在现实当中的他,经过多方考虑,更不会让它发生。

     “我该怎么称呼你?”

     初次会面,脱口而出的第一句话自然不应有关什么深刻的大道理,往往越是简洁,越是合适,沈司南这句简洁话语听上去却实在有些不得体,像极了明知故问。“晚辈李从珂,镇州平山人氏,小字二十三,家道早衰,本世代为农,后得我义父李嗣源收留,方有晋三公子之称,又兼百花宫宫主照拂,有一护花使的名声传播在外,随前辈称呼。”

     从面具中传出的声音倒还是一如既往的耐心,只是多了些青年人不该有的低沉与疲惫。

     象征性的点了点头,沈司南旋即道:“由农家子弟跻身权贵世家,不说一步登天,至少也能享半世荣华。适才听你说被李嗣源收为义子乃是一桩幸事,可在你的身上,我却看不到丝毫幸运的模样,不知是你表达有误,还是我已老眼昏花?”

     话音刚落,李从珂的呼吸就明显一顿。

     沈司南心中了然,却也继续道:“由蜀入陇,一路坎坷,在鬼门关前徘徊的次数究竟有多少,恐怕你自己都记不清。不过作为数年之内就将真气臻至五品境界的后辈英杰,记忆能力你绝对不弱,这方面记不清,不代表其他方面也记不清。那几颗来自三晋的梅花钉,如今应该还被你保留着吧。”

     “看来我与蔷薇暂别的时间里,她告诉了前辈你很多事。既然前辈习惯开门见山,那在下也就不好再拐弯抹角,梅花钉源于三晋,用者甚多,身为暗器,它自然属于不易察觉分辨的一类,但如若以内气御外物的道理去看,成千上万的梅花钉中,真气流派至多三五种,不会超过一手之数。猜疑,不甘,愤恨,报复等等都可以成为我留下它的原因,但在我看来,激励我活着回到三晋,才是它目前所剩的最大价值。”

     仿佛一下知晓了沈司南的几分用意,李从珂声音虽仍旧低沉,隐约间却多了几分从容自信。

     沈司南微微笑道:“不错,与你说话比和星官聊天有劲省力得多,聪明人果然是聪明人,不管受多重的伤,处于多么糟糕的处境,该冷静的时候还是会冷静,思考问题的方式更不会等同于朽木。难怪蜀唐门不惜冒着同时得罪李克用与花泪影的风险,也要发出血煞令,动用黑白两道的力量截杀于你。”

     李从珂略感好笑地问道:“蜀唐门追杀于我,难道不是为了他们视为无价之宝的玉观音?”

     沈司南打了打哈欠,似是觉得有些无趣,淡淡道:“玉观音,名字取得好听,但有几人见过它的真正模样,知晓它的真正用途?无非是以讹传讹,人云亦云罢了,在我眼中,还不如一尊泥菩萨来得实在。”

     李从珂道:“如此说来,前辈是相信玉观音非我所劫了?”

     沈司南道:“原本也是将信将疑的,但自从见到那朵带刺的蔷薇花后,她很快打消了我心中仅剩的疑虑。”

     “蔷薇?这与她何干?”

     “干系大着呢,从我救下她的那一刻起,她就一直在念叨你,不顾自己的伤势,直至我封了她几处穴道,往部分星元转化为真气,输入她的体内,她的眼神之中也依旧明显带着对另一人的思念与担忧。我想,能够让一个女人时时牵挂的男人,是盗匪之类的可能性总不会大,尤其以你的身份,根本无需为了一件不曾面世的玉观音铤而走险。”

     得到一位在星相师中的地位堪称江湖武林内泰山北斗的大人物的信任,不管是从哪个层面上看,都应是件能让人欣然接受的事情。

     然而听沈司南说完这些话后,李从珂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感觉并非高兴,反倒是内心有些隐隐作痛。

     沈司南却一点也不给他平复的时间,很快问道:“她对你的情谊,已全然超出主仆的范围了,你对她是否也是如此?”

     李从珂略带迟疑道;“我从未用主仆二字来界定与蔷薇之间的关系,可若要男女之爱来衡量,我暂时也难以下定论。”

     沈司南遽然笑道:“这也很正常,我年轻的时候,对于男女之爱,看得也是模模糊糊,并不透彻,后来渐行渐远,方才后知后觉。”

     李从珂道:“后知后觉,岂不可惜?”

     沈司南耸耸肩道:“是有些可惜,但天底下可惜可叹的事情可不止这一件。”

     李从珂叹声道:“总不会有多少比错过感情之事更可惜的事情。”

     沈司南意味深长道:“是啊,但感情也并不只有男女私情,宗门情,家国情。种族情,都在其中。”

     李从珂不禁冷笑道:“乱世之中,心中有家国情和种族情的人实在不多见,偶尔出现一批,也早早下了地府黄泉去见判官阎王。相对而言,宗门情保留地还完整一些,但江湖终究是江湖,少不了血雨腥风,屹立不倒时情分可见,各自尊师重道,遭逢大劫时则免不了作鸟兽散。那在数百年前由众多顶级星相师创立的星野派,不就是个极为讽刺的例子?”

     “当着星相师的面直接了当地指出如今星相一途绕不开的结,你的胆量倒是很大。不过还好,我并不会动怒,因为时过境迁如此之久,还有人记得星野派,本就难得,估计这也在你的算计之中。”

     “在前辈面前,晚辈可不敢随意算计,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好一个就事论事!”沈司南拍了拍手,忽而再度笑道:“你既然还记得星野派,说明你虽非星相师,但对星相一道从未缺乏关注,就是不知你对星野派的残存势力了解多少?”

     本欲就事而谈,但约莫是联想到了自己目前的艰难处境,李从珂缓缓落座于火堆旁,望向沈司南,低声道:“了解的多与少,对我一个将死之人而言,意义似乎都不大。”

     沈司南扯了扯嘴角,仍是含笑道:“怎么,连你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将死之人?”

     李从珂道:“没人会真正愿意承认自己是个将死之人,但照目前的情况看来,我的确有可能没办法活着回到三晋,除非,前辈愿意救人到底,送佛到西。”

     沈司南道:“我向来是不信什么佛的,更不会送佛,至于救人嘛,可,也不可,能,也不能。”

     李从珂听得似懂非懂,只好拱手道:“还望前辈明示。”

     沈司南终于道:“如你承诺帮我完成一件事,我便将尽最大努力助你摆脱困境,重回三晋。”

     李从珂心中微动,却不禁疑惑道:“普天之下,难道还有前辈做不到,我却可能做得到的事情?”

     “当然有。”

     “是何事?”

     “以星相师的身份重振星野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