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005造箭者 醉猎户
    按照星陨魔法学院以往报名的流程,进入星陨魔法学院首先需要测试实力决定就读的年级,接着会有一场理论性极强的笔试,之后还会根据等级实力以1V1的方式进行人才筛选,前10名、前50名与前100名获胜者,将会分别被安排至A、B、C三个不同的班里,而剩下落选的人便只能等一个季度后学院再次开启招生通道。

     实力测试和笔试对于但丁来说都是小菜一碟,实力测试的时候但丁稍稍给出了几分贿金,但丁的实力便进行了些细微的改变。按照但丁自己的意思他被安排进了最高级组中,负责招生的学员虽然不解但也没多问,拿人钱财那就好生办事,其他的也少管那么多。

     笔试那就更简单了,要知道在安德拉世界绝大多数百分之七八十的魔法理论知识都是但丁定下的,对但丁而言简直易如反掌。很快学院内便流传着不同版本的有关阿斯卡隆·万·灾难之刃的传闻事迹,当然最主要的讨论点还是学院有史以来第一位也是唯一一位笔试满分的学员诞生了。

     “阿斯垂德、提尔伯特,离初赛还有一段时间,我要去拜访一个人,你们赶快收拾一下,骑士团我已经安顿好了,半个时辰后便启程出发。”

     但丁摩挲着手中的一把匕首,这把匕首其实是成对的名叫痛苦之刃,是当初在浮士德世界时双生女神赠送给但丁的。当时双生女神告诉但丁,如果有一天他开启了星空之门,一定要到双子王庭找她,从那时候但丁就再也没见到过双生女神,或许从某种意义上来讲这把匕首也能算是定情信物吧。

     半个时辰后但丁一行人都骑上战马出发了,这次出行但丁做得极为隐蔽,穿着身黑色卫衣与牛仔裤,标准的平民装束。两位随从也打扮得十分简朴,为了掩人注目阿斯垂德不得不穿着一身铁质护甲,将傲人的身材藏匿在护甲中,身后还背着一把锈迹斑斑的巨剑,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佣兵。

     至于提尔伯特他最大的问题一直都是那张五官缺失的脸,只能靠面具掩盖,可是普通的面具在斗气、魔法与规则之力的波及下怕是早已碎成渣了。况且绝大部分人在和面具人战斗的时候首先想的都不是攻击要害,而是如何把对方的面具先摘下,为此尼禄也只能先给提尔伯特找了身骑士盔甲将脸藏在头盔之中。

     三人朝着西方赶了一夜的路,终于在第二天凌晨的时候来到了一个小村庄,马匹奔波了一路早已透支体力,何况但丁为了隐秘出行挑选的也是普通马匹,能连夜奔波这么长段路程还没有进食算是很了不起了。

     正当但丁准备找家旅馆休息时,却发现村西头似乎发生了什么,一大片微弱的火光映照在夜空中,还时不时地飘来几句说话声,在漆黑寂静的山村夜晚里,这种场景可不多见。

     但丁略微思索了一会儿,最终决定过去看看究竟,便嘱咐提尔伯特安顿好马匹,朝着村西口箭步走去。

     刚走到不远处但丁就看见一群村民正打着火把,将原本就很是狭隘的小路围得水泄不通,一些村民还一手遮在嘴边一手正指着前方与旁边的人窃窃私语,而那些排在后面的村民更是使劲踮起脚尖,生怕错过漏看了什么。

     但丁也生出了几分好奇心,因为他能明显得感觉到一阵强大的威压散发出,四周的空间也被两股强劲的斗气波动碰撞挤压着,其中还夹杂着法则的力量。

     但丁轻吟着一串魔法咒语,随后咒语化为一股风璇儿遁入但丁体内,身体顿时变得轻盈无比,轻轻一跃便悬飞到了空中。

     从半空中俯视下去,只见村口两名中年男子背对而立,其中一名稍为年迈些的鬓角已经有些微微泛白,不过却依旧是神采奕奕眼神中流露出凶光,只见他手中紧握着一把雕刻精美的血红色十字弩,身穿一件深蓝色武士服,而衣服的背后赫然绣着一支红羽箭矢。

     而另一名男子竟赤裸着上身,发达的肌肉在肩膀和两臂棱棱地突起,胸口处还拖着一条巨大狰狞的伤疤,值得一提的是他的腰间挂着一瓶精馏福特减与匕首碰撞得哐当作响,而本人也是散发出阵阵酒气,身子晃晃悠悠地左右偏倒俯撑一张反曲弓勉强稳住身形,只不过透过男子那深沉敏锐的眼光中,但丁可丝毫没看出他有一丝的醉意。

     只闻那蓝衣男子淡淡地说了开始吧,两人便一齐地向前方迈步,一边往前走还一边高声报出步数,当报数声轮到10时便戛然而止,却见蓝衣男子猛地回转身来,一手紧扣着弩弓的扳机另一只手则轻搭在弩架上,弩身两侧的血色魔纹忽地闪烁出一道光亮,随后以十字弩为中心形成了一股血色涡流,疯狂吞噬着四周的法则之力。

     赤身男子也一改之前的弱不禁风之态,飞快地将酒瓶扔向空中,随着瓶盖的脱落酒水四处泼洒却并未滴落到地上,这些金黄色的酒水竟在半空中朝着一点汇聚,最后竟凝聚成了一支黄金箭矢落到赤身男子的手中,男子眉头紧皱将弓弦全力展开,在弓弦的推动下黄金箭矢破空飞出,映射着道道火光向着后方射去。

     就在赤身男子蓄力发击的时候,血色涡流也转化为了饱和状态,无数的法则符文糅合成了血色泉流,朝着第一支弩箭中拼命灌注,伴随嗖的一声空响,一道血色流光顺势飞出,一金一红两股力量汇聚到了一起相互碰撞,箭矢中蕴含的法则之力更是倾泻而出,整个村庄的上空都被染成了红黄相间之色,好似初升的朝霞一般。

     面对眼前这一幕但丁的脸色明显有些难看,法则符文碰撞爆炸所迸发出的力量,以但丁现在的魔法等级根本不可能抵御得住,就算一道余波都够他受得了,若不是神孽之躯不死不灭的特性,只怕但丁早已灰飞烟灭了。

     不过最另但丁讶异的是这些手无寸铁的村民,在如此猛烈的法则风暴中竟浑然无事,更令人吐血的是他们一点防御措施都不采取就罢了吧,还在旁边拍手叫好,喝彩声都快要压过了法则符文的碰撞爆破声。

     见硝烟散去战势进入尾声,但丁也徐徐地降落到地上,略微整理了下仪容后,朝着战场中心走去,此时这场战斗的两位主角依旧站在原地,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甚至赤身男子还带着一丝笑意。

     赤身男子不知道从哪里又变出一瓶福特减,朝口中猛地灌了一口,没多久他却突然仰天长笑,直指着对面的蓝衣男子到:“哈哈,造箭者,你嘴角溢血了,你果然还是老了技不如我,从此以后全天下就只有精灵王还能与我一分高下了。”

     那位被称为造箭者的男子轻哼了一声,狠狠地抹去了嘴角的鲜血后,转身便要离开,就在这时但丁却突然翻手瞬发出一个魔法,但丁刚一出手地底立马轰隆作响,大地开始猛烈地震动,随后一堵巨大的石墙拔地而起,挡住了造箭者的去路。

     但丁法术刚一出手,四周的村民立刻便投来恶意的目光,更是不少人掏出了随身携带的武器,不远处赤身男子发出了一声轻咦,挥手示意村民们退去,而造箭者却眉头紧锁上下打量着但丁,右手还轻轻刮了一下鼻尖正思考着什么。

     “造箭者、醉猎户,还记得这面简拉萨之墙么?”但丁笑言。

     “哈,前些天还听闻但丁大师自杀的消息,不出所料您果真还是留了后手,这摇身一变又成了威名赫赫的大侯爵了。”

     “辉影兄说笑了,倒是我此番有事前往猩血门,却没想能碰巧目睹这么一场旷世大战,真是精彩万分啊!”

     但丁侃侃应答道,其实说起来但丁也算是这两人的救命恩人了,当初人类组织大军抵御精灵的侵袭,造箭者与醉猎户曾经联手对抗精灵王,怎奈精灵的箭术早已出神入,甚至能够射下日月星辰,若不是但丁及时赶到凭借着法术简拉萨之墙拦下箭雨,只怕造箭者、醉猎户早已魂飞魄散了。

     不过也正因如此但丁受到了造箭者的仇恨,在向来恃才傲物的造箭者看来,他自认技不如人即便战死也是光荣的,却绝不能容忍别人插手他的决斗,即便是这人救了他的命,不过醉猎户倒是一直对但丁十分友好,甚至每次都称呼但丁为大师。

     还有一点不得不提的是,造箭者和醉猎户其实都来自于同一个家族,就是曾声名显赫葬爱家族,造箭者是宗家一脉的也是现任家主,真名为葬爱鬼曜;而醉猎户出身于分家,虽说地位略逊与造箭者,但也是族内占第二把交椅的领袖人物,叫做葬爱辉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