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74章 评论破一千加更
    看不到正文是跳订过多,耐心等待

     和她无关的就没什么能帮忙的了,也不会去逞能。

     连亦话音一转:“把之前几天或者昨天觉得奇怪的地方说一下。”

     他沉沉地看着叶铭:“什么都不要遗漏,否则你应该知道后果。”

     严格来说,这个小案子并不是他们负责的,又没出人命什么的。

     只是由于叶铭是和姬十一同剧组的,调查起来方便些,就顺着上了。

     目前为止他们的猜测还是顺着简单的报复杀人方向查找。

     只是那边监控死角,几个大爷眼神也不好,指纹也没有,顺着人际关系也没有查到什么。

     叶铭将这几天的事情一件件说了出来,剧组的小事也不例外,包括那第一个梦,还有当初姬十一对他说的注意安全。

     “没了?”连亦看他停了下来,点点手,默不作声地看了低着头玩手指的姬十一一眼,清清嗓说:“把你那第二个梦也说一下。”

     叶铭的第二个梦和竹桥那个梦完全不同。

     他梦见自己变成了小孩子坐在一堵墙上,墙摇摇欲坠,仿佛稍微一动就会坍塌。

     墙外侧是川流不息的马路,欢声笑语,蓝天白云。

     墙内侧却是黑暗色调,墙角有一棵大树,挂着一条项链。

     而他本人就一只脚在墙外,一只脚在墙内,看到项链叶铭笑了笑,爬过去将项链戴回脖子上。

     往下一看愣住了,墙角下是一块块的碎肉。

     奇怪的是,虽然墙内侧很黑,他却能看得清楚,应当是一只乌鸦被撕成了一块块的,断头倒在另一边,嘴巴张开。

     顺着它嘴巴的方向,叶铭看到了一只巨大的怪物,长相更为可怖。

     还没等他仔细看看就被对方看到了,怪物一跳就跳到了墙下,像蝙蝠一样的翅膀长在背后。

     叶铭被它划破了脚,摔下墙外侧,刚松口气却发现上方被阴影覆盖。

     那只怪物从内侧飞了出来!

     叶铭在马路上逃跑,,小孩子的身体行动力微小,那些行人车子房屋眨眼间消失不见,天空也变成了灰色。

     狂风大作,没有了遮蔽物的叶铭如同待宰的羊羔。

     怪物直接将叶铭抓在脚下,嘴巴将他啄出无数个窟窿,鲜血直流。

     就在他以为自己要死时,怪物突然勾出了他脖子上的项链,翅膀一扇飞到了空中。

     诡异的笑声一直在叶铭耳边回荡,他躺在地上看到那只怪物把项链扯断。

     这还不算,怪物又将项链捏碎,粉末飞扬,最后从高空扔下。

     叶铭像破碎的娃娃一样躺在地上,窟窿里还在流着血,只能爬着前行,留下蜿蜒的血迹。

     最后他伸手拿到了项链,不过只剩下了绳子。

     *

     “这就是全部了。”叶铭说,他摸了摸自己的胸前,项链完好无损。

     前晚上做这个梦可把他吓死了,凌晨醒了就没睡,所以昨天精神极差。

     范阳瞪着眼睛,这梦真是够猎奇够血腥的。

     在场正常的恐怕就连亦和姬十一两人了,就跟没事人似的,连表情都不变一下。

     姬十一乍一听到这种梦,微微蹙眉。

     叶铭的梦一半光明一半黑暗,显然是他自己无意识的结果。

     这种在梦中出现的怪物极为常见,人由于恐惧从而丑化,因为潜意识里不想面对那人。

     但她现在缺少叶铭的记忆,只有朦胧感觉出梦给的意思。

     整个病房里安静异常,只有几个人的呼吸声。

     叶铭躺床上来回看着他们,搞不懂为什么气氛突然诡异起来了。

     姬十一心跳加速,就在这时,她眼前一黑,仿佛陷入了黑暗中,胸前略微传来暖意。

     突然,一双眼显现在面前,血丝遍布,满含惊惧,瞬间又消失不见。

     意识被拉远,眼前恢复大亮,姬十一微微喘气,再睁眼自己还是在病房里。

     连亦凌厉扫过来,“你哪里不舒服?”

     姬十一摇头,“眼睛……”

     这是灵力给她的提示,但是由于灵力过少,只有这几秒关于叶铭这个梦的提示!

     “眼睛?”

     “眼睛怎么了?”

     连亦压低声音问:“眼睛怎么了?你眼睛难受?”

     “不是……”姬十一低喃,低着头思考,蓦地脑海里一闪而过,脱口而出:“这项链是不是别人给你的?”

     叶铭诧异,“你怎么知道,我爸送我的,从小戴着的。”

     几个人都看向她。

     果然……姬十一说:“能不能给我看一下你父亲的照片,近照。”

     叶铭依言递过来手机,屏幕上是他和父亲的合照,笑容灿烂,看得出来感情极好。

     照片上的眼睛果然就是刚才那一双眼。

     不同的是,灵力提示的眼睛惊恐圆瞪,而照片上的眼睛有些浑浊,眼角带有细纹。

     年轻的眼睛和年老的眼睛,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她松口气,语气恢复往常:“这个梦告诉我,你不是目标。”

     连亦突然开口:“冲着他父亲来的?”

     姬十一点头。

     灵力提示的那双眼是叶铭父亲的眼,再加上梦境的内容,一切不言而喻。

     由于叶铭的恐惧或是其他原因,人被意识化当做了怪物,而他应该不是那只怪物的目的,而是脖子上的项链。

     项链是叶铭父亲从小送给的,在他心中就可以代表父亲,所以梦境里有了项链。

     怪物在得到项链后就将叶铭抛弃,很显然他是被连带的。

     至于原因,则是叶铭父亲看到了什么,才会出现眼睛。

     应当说,叶铭的运气是极好的。

     预知梦概率很小,有的人一辈子都不一定能有一个。

     而他居然连着一晚上做了两个预知梦,并且逐渐清晰。

     很明显,这第二个梦既牵涉到了很久以前的事情,又牵涉到了现在叶铭住院的原因。

     也许,还会有第三个梦。

     范阳激动地说:“所以梦里那只怪物把乌鸦弄死了,因为你戴上了项链才咬他的!项链是你父亲赠的,代表着你父亲,所以他要追杀的是你父亲!”

     说完,他转头看向姬十一:“我说的对不对?”

     连亦踢他一脚。

     姬十一点头说:“你说的是对的。”

     “难道怪物和乌鸦是为了争夺项链吗?”范阳瞠目结舌,“三角恋?看梦里叶铭还是个孩子,也是有可能的。”

     “不是,是因为叶铭父亲目睹了什么。”

     叶铭微微睁大眼睛,对这个结论不太相信:“你们是不是想多了,就一个梦而已,我爸就是一个普通人,怎么可能。”

     话是这么说,今天打电话父亲奇怪的态度却让他有点动摇。

     怪他?和他有什么关系?

     连亦看叶铭犹疑就知道他肯定有什么没有说的,不由皱眉,沉声道:“叶先生,这件事明显不简单,你有没有什么遗漏的没有说出来?”

     闻言,叶铭犹豫,沉默半晌后将这件事说了出去。

     连亦记录下来,方向出来了。

     看来对方是利用叶铭来达到震慑威胁叶铭父亲的目的,最终线索还得调查叶铭的父亲。

     连亦看向姬十一:“能知道那个怪物是谁吗?”

     姬十一摇头。

     如果她现在有足够的灵力的话,就可以入梦,近距离接触那只怪物,那么就可以知道那人是谁了。

     就算是怪物,也是和现实有联系的地方。

     不论是乌鸦还是怪物,梦里的叶铭都不知道特征,从而演化成了怪物的模样,也许是当时的情景太过恐怖给他留下了阴影。

     她轻声说:“梦境缺少描写,而且梦里的叶铭是个孩子,这事情的根本应该是在他还是个孩子的时候发生的,他的记忆还没有完全想起来,所以梦对当时的情况呈现的极为模糊。”

     只要让叶铭反复接触或者是回到当初的那个地方,记忆就可能复苏。

     也许是直接记得,也许是再次通过梦来诉说。

     这样子范围就缩小了很多,调查一下就知道了。

     连亦发现一旦涉及到解梦方面,姬十一就充满了自信,洋溢着别样的魅力。

     “按照这样说,叶铭其实也看到了那个人。”范阳突然开口。

     叶铭看到了怪物,也许可以直接从这边知道嫌疑人是谁。

     想到这里,他目光灼灼地看着叶铭。

     叶铭赶紧摇头:“我一点都不记得见过那样的事!”

     “年纪小不记事也正常。”范阳摇头晃脑。

     嘚瑟了一会儿,他又感慨,他们现在居然在听一个小女生解梦,还真信了这结果,要是说出去谁都不信。

     病房里又恢复安静。

     姬十一现在已经确定了灵力的来源之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