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章 三千神族入人间
    “咦,青末,你怎么出来了?你身子已经好了吗?”

     就在风青末感叹之迹,一道苍老的声音响起,风青末抬头看去,只见一个身材略有佝偻的老者一脸惊讶的走来,这老者虽然身形稍显佝偻,但却仍有近七尺高,行走之间,大步如流星,气势如汪洋,浑然没有年老体衰之像,正是青石部落两大炼魂强者之一的前任族长萧百川。

     当日天阴血蟒和那鬼老战斗太过激烈,尤其是血蟒最后碎躯搏命,声势之大,震惊千里,他和萧百山大受震动,以为有异族开辟通天路降临人界大地,连夜赶往千里之外查探。最后没有发现异族入侵,却意外发现昏死的风青末,看他将死未死,便将他带回部落。本以为他生存几率不大,没想到最后竟然慢慢恢复过来。这几日现任族长萧百山因另有机遇,尝试突破祭魂境,他为萧百山护法,便将风青末交给爱孙萧武照看,今日出来寻视部落,见风青末精神抖擞的出现在训练场,不由很是意外。

     “谢谢老族长关心,我现在已经好的差不多了。”

     风青末微微躬身,对于这位德高望重又是自己救命恩人的老族长,他是发自内心的敬重。

     “怪哉怪哉,难道你是特殊体质?”

     老族长纳闷,又上下打量风青末片刻,疑惑道:“可当日我与族长查看,你明明体质一般,并无出奇之处,为何你受这么重的伤会恢复如此之快?怪哉怪哉。”

     老族长连连摇头,很是不解。

     风青末无奈一笑,不仅是老族长不解,他自己也是摸不着头脑。

     醒来的这段时间里,风青末明显感觉自己的身体恢复的越来越快,每时每刻,他都感觉到体内有一缕缕清流在皮肉间奔行游走,刺激着自己的神经,虽然时时像针扎一般疼痛,但却让自己恢复的速度惊人,本是重伤垂死的身体,他花了五天的时间就勉强站起,到现在半个月过去,已然可以正常行走。

     事出反常必有妖,对此,他现在不但没有感到太多欢喜,反而心头时时像压着一块石头,一刻不得放松。

     这是这次死里逃生后才出现的变化,令他不得不细细回忆所有相关的细节。而这其中印象最深的莫过于被那那头大蟒吞入腹中那一刻。

     当风青末被那头大蟒吞入腹中那一刻,恍惚中便觉得自己如同一束无根的浮萍突然卷入深海的漩涡,四肢百骸血肉筋膜都在无尽的恐惧中颠覆沉沦,而神魂却在极度的恐惧中缓缓飘起,彷如挣脱了肉身的桎梏,直欲随心所欲,畅游天地。然四方茫茫,天地无极,即使自己使出全力,也飞不出那无边的恐惧,纵使自己声嘶力竭,依然打不破那黑暗的边际。

     我从何处来,要往何处去?

     迷茫的神魂手足无措,恐惧的念头如影随形。

     轰!

     有那么一瞬间,风青末仿佛听到了一声巨响,随后这无边黑暗中无中生有,一缕幽光涌动、炸开,那些幽光清凉又温和博大,犹如春风化雨般将自己包裹,并追本溯源,渗透自己的血肉,骨骼,筋络,再循着筋络,流入五脏六腑的每一个角落,与此同时,自己好像也化作了无数的光斑,与天地相融,不分彼此,消失在无边无际的黑暗之中。

     不知过去多久,无数的光斑忽而从沉寂中醒来,欢呼着,盘旋着,渐渐化作那熟悉的模样,曾经的恐惧慢慢消退,无边的黑暗仿佛也有了尽头,开启了一条缝隙,有黎明的曙光踏着慵懒的步伐款款迎来,无限的生机欢呼雀跃,欣欣然醒来。

     这是一种非同寻常的体验,好似在绝望中蜕变、死难中重生一般,整个人的肉身和灵魂都在那些幽光之中沉浮,即便有千般愁、万般痛,也洗刷的了无觅处。

     “是幻觉吗?”

     每次想起这些,他都只能无奈摇头,那种无法掌握自身的恐慌感,让他心中总是充满了不安。

     “看来你是因祸得福,重伤不死激发了.....”

     嗡!

     老族长话还没说完,突然之间,地面出现一丝轻微的震动。

     老族长眉头一皱,脸色忽然变得很难看,而与此同时,风青末也心生感应,短短数息之间,这丝轻微的震动就暴增了数倍,随后,部落之中,金铁铿锵,战气狂涌,一声声暴喝响彻天外。

     “神族来犯!”

     “神族来犯!”

     “神族来犯!”

     ......

     “神族?!”

     风青末一惊,现在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一无所知的村落少年,这些日子里他阅览典籍,知晓人族大敌千万,诸天百族各个虎视眈眈。其中神族便是诸天百族中排名极其靠前的一大种族,号称是诸神子嗣,肉身强横,神通天成。自人皇第一纪元开辟通天路降临人世间,嗜血杀伐,极尽凶残。虽然人族诸强极力镇压,却依旧有一些散兵游勇逃出生天,隐匿人间大地,伺机而动,造成不小的麻烦。

     “三千神族入人间,踏灭人族若等闲!”

     随着大地越来越震动,一声声大喝也是震彻四野,离青石部落越来越靠近。

     轰轰轰!

     大地震荡,这次却是来自青石部落内,护族战兵闻声而动。

     “战!”

     “战!”

     “战!”

     三千护族战兵齐齐咆哮,啸声震天,浩瀚无匹的杀气自战阵中升腾而起,席卷四方。

     哗!

     被那杀气一扫而过,短短一瞬间,风青末便全身陡然一寒,似有一盆冰水从头浇下,竟有一种不寒而栗的错觉,那冲天的杀气虽未针对他,但却仍让觉得犹如一座大山般沉甸甸的压在他心头,几乎让他无法呼吸。一颗心,在胸膛里砰砰的跳动着,风青末猛然有一种想要疯狂大叫的冲动,他不禁剧烈的喘息起来,觉得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开始变得灼热压抑而难以呼吸,这方天地,在他眼里仿佛变成了一座可怕的牢笼,而他自己就是这牢笼里一只无力挣扎的蝼蚁。

     他的手开始有些发抖,无边无际的恐惧仿佛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就要将他淹没,就要使他疯狂......

     “唉,到底是没有见过血啊.....”

     就在这时,身边一声叹息传来,那语气平静温和,浑厚深沉,随着那道声音传来,漫天的压抑眨眼消失的无影无踪,四周的天地,也在一瞬间仿佛变得异样的美好与美丽。

     风青末深深呼吸了下,猛地甩甩头,将脑海中的那些恐惧念头一并甩掉,当他稍稍定神转过头看向老者时,老族长不知何时已经消失无踪。

     “到底是没见过血啊......”

     风青末喃喃自语,不断重复老族长的这句话。

     是啊,自己来自偏远村落,十五载来与世无争,虽偶尔陪同长辈猎过野兽,但何曾见过如此场面。甚至,何曾想到过这种场面!

     与妖为敌、与魔为敌、与神斗、与仙斗、与佛斗、与诸天万界百族征战杀伐......这,已远远超出自己的想象。

     不过,现在已经不是自己再去想象的时候了,想象,早已化身为残酷的现实,在前方冷眼看着自己面对。

     他抬头望去,天穹渐暗,光阴消弭,三千神族尚未出手,但气息动荡间早已改变了天象,压抑的气氛令自己越来越难以呼吸,但风青末还是努力睁大眼睛,大口吸气。

     自己全村被妖族灭杀,青石部落能否挡下三千神族攻伐?

     他不知道!

     他要去看看!

     深深吸口气,他左右望去,随后跑向训练场中央,拔起一把黑铁长枪,下一刻,他眸光坚定,紧握长枪,随着汹涌的人潮,朝着三千神族方向,大步流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