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谁来救我的命
    若是吴老大那帮人回返,定会看到他们口中的大人此刻面无血色,冷汗涔涔,一副劫后余生的后怕模样,全然不复刚才意态自若,生杀予夺的大人姿态。

     “大人,嘿嘿,我算什么狗屁大人。”

     少年自嘲一笑,对于自己的本事最是清楚,就是一个普通人,与那吴老大相差甚远,若不是此次仗着在村里学的小把戏,佯装祭魂成灵,糊弄了吴老大,恐怕就真的在劫难逃。

     祭魂成灵,是只有祭魂境界或者更高层次的强者才能施展的无上奇术,吴老大等人见识不足,眼力不济,乍一见便惊得魂不守舍,不及分辨就吓得诚惶诚恐,倒是让少年也有些始料未及。

     休息片刻,夜深人静中,缓过气来的少年不知想起了什么,神色间略显落寞,往篝火中随意加了些柴火后,从怀里小心翼翼掏出一枚婴儿拳头大小的海蓝色珠子。

     “安息之海......每个村落里不是都有安息之海守护的吗?连我们那么小的村子里都有安息之海,双溪村怎么会没有呢?难道真的是遇到太过厉害的鬼族以至于连安息之海都来不及祭祀吗?”

     篝火燃烧,赤红的火光耀着着少年稚嫩的脸庞,映出他瞳孔中深深隐藏的不安与悲伤,他盯着那海蓝色的珠子看了半晌,涩声道:“就像我们拓碑村一样!”

     良久,少年叹了口气,将珠子又小心翼翼收回怀里,坐起身来,走到衰败的门窗前,透过破旧的窗口,抬头,看天。

     曾几何时,少年记忆中,雨夜里,也曾这样仰望苍穹,也曾这样,悲伤焚至心上,迷茫淹没衷肠。

     “走啊!”

     男人和女人各自死死抱住一只妖兵的大腿,含泪向着瘦弱少年和一名白发老人嘶吼。

     “爹!娘!”

     少年痛哭流涕,在老者的拉扯下跌跌撞撞的向远方跑去,恍惚中,他看到男人和女人被那妖兵狠狠的撕成两半,吞入口中。

     “青末,这次血洗我拓碑村的是妖族的妖兵,妖族是我人族的大敌之一,你带上安息之海快逃,将来若是能挣断身上枷锁,成为我人族的战兵,一定要多杀几个妖族,为全村人报仇!”

     白发老人将少年送到一艘简单的木筏上,顺着河水狠狠一推,随后转身又向村落中跑去,看着那年老体衰的身影,他全身发抖,他泪流满面。

     泪眼模糊中,他看到老人被一杆长矛穿胸而过,扑倒在地,再也没有站起。

     “为什么!为什么!”

     少年对着浩浩夜空大喊,声嘶力竭,直至筋疲力尽,跪倒在雨中。

     风声紧,雨声沉,有谁见夜色里那一位稚嫩少年,跪坐雨中,失魂落魄,仰望苍穹。

     “为什么,为什么.......”

     少年喃喃自语,这三个字,他已在心间念过千万遍,每念一遍,就加重一分疼痛,可他就是忍不住的去想,拼命的去想,就像心间有那么一团肆虐狂野的火焰,无休止的燃烧,燃烧,直到这火焰烧痛了他的头脑。

     “啊!”

     少年一声惊叫,猛的向一旁跳起,同时用沾了些许雨水的手不停的揉搓后脑,冰凉的寒意涌入脑海,他才发现原来是出神时干柴燃烧蹦发的火星溅落到了他的脑勺。

     此刻山林的一切,都是静悄悄,没有白日的野兽喧嚣,也没有往日的虫鸣鸟叫,只有从天而降的风声雨声,肆无忌惮的驰骋呼啸。

     少年挠着头皮,走向已快熄灭的篝火,正欲再添些干柴,忽的,他眉头一紧,紧接着身材一矮,快步转到门窗前,眯起眼睛透过破旧的门窗向外看去。

     这一看,直吓得他脸色煞白,肝胆俱裂,只见不远处吴老大率着众人在风雨中向着小庙方向狼狈狂奔,凌乱急促的脚步声即使在这暴雨之中依然清晰可闻。

     “他···他们怎么又回来了?难道···”

     想到这里,少年毛骨悚然,脸上露出一丝畏惧,急忙在屋内四处走动打量,下意识的欲寻藏身之处,只是这破庙年久失修,破破烂烂,只能勉强遮风挡雨,哪里有藏身的地方?

     “砰!”

     庙门被撞开,下一刻,狂风裹着暴雨,暴雨挟带着寒气争相涌入,本就不再旺盛的篝火顺势而灭,黑暗,就这么毫无预兆的袭击了整座小庙。

     那一瞬间,少年忽然觉得周围的一切都安静了下来,没了风声雨声,没了脚步声,只有内心深处仿佛有什么东西澎湃而沸腾,继而一声声抑制不住的呐喊,欢呼雀跃,喷薄汹涌。

     “冲出去!”

     “冲出去!”

     “冲出去!”

     风,吹在了他的脸上,一股又一股,仿佛也在为他心中莫名的呐喊兴奋悸动。

     “呼···”

     少年的身影冲出,同时一朵火苗从黑暗中顷刻升起,微亮的光芒,映出前方黑压压的人影。

     “大···”

     “砰!”

     吴老大一字刚出口,少年紧握的拳头已经落在了他的鼻梁,吴老大来不及做出任何反应,猛然觉得额头一阵刺痛,随后瞪大眼睛呆呆的看着黑暗的虚空,生命的光彩缓缓流逝,眼神渐渐变得僵硬。

     “啊!”

     数道惊骇、恐惧的声音在四野蔓延开来,马脸汉子等人只来得及一惊,少年已经趁此从人群中生生冲出,一刻不停。

     惊雷,轰轰作响,响彻天空,好似在为少年脱难擂鼓鸣钟,闪电,划破长空,刺破云层,却陡然映出少年那更加苍白与惊骇的面容。

     他怔怔停下,风,吹的他有点冷,雨,打的他有点疼。

     “嘶嘶。”

     一股浓重的腥气伴着一阵怪异莫名的蛇嘶声,传遍了昏暗的雨空。

     毫无预兆的,少年前进的方向,本是黑暗的地方,燃起了两盏巨大的碎金明灯。

     明灯之中,两道细长竖立的瞳孔深邃,闪着冰冷无情的寒光,透出凶恶与狰狞,闪电掠空,照出它离地十丈高的蛇身蛇头,巨大的身躯盘在少年眼前,直如亘古存在的妖魔一般高高耸立在云中。

     “这···这是什么东西···”

     少年何曾见过如此庞然大物,一时之间仰望着那双碎金大目,脑袋一片空白,愣在那里,一动不动。

     风,更大了,带着雨扑面而来,只是这次带来的不止是寒冷,更有直呛入鼻的血腥。

     “大人救命啊!”

     “大人救命啊。”

     “大人救命!”

     一声声恐慌的求救从身后响起,隐隐带着额首叩地声,将呆愣中的少年猛的惊醒。

     “原来你们是来求我救命的,呵呵···”

     少年忽然笑了,绝望的笑着,那笑声回荡在空荡荡的夜空,分外无助与凄凉。

     “嘶嘶”

     庞大的蛇头微摆,巨大的蛇身盘旋,散发着幽幽光芒的蛇眼略显迷茫的盯着风雨中绝望的少年。

     “锵!”

     一把青光四射的短刀从腰间拔出,刀光闪闪,隐隐映出少年那恐惧、不甘与决绝的脸庞。

     “救命、救命,谁来救我的命···”

     少年轻抚刀身,低声喃喃,一双清澈的眸子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光彩。

     “嘶嘶”

     巨大的蛇头摇晃,发出一丝不耐烦的嘶吼。

     “救命、救命···”

     少年声音越来越疾,越来越清晰、越来越高亢,眸子中的光彩越来越闪亮。

     “救命、救命···啊!”

     蓦地,他仰天长啸,啸音不绝,声动四野。

     “咔嚓!”

     闪电横空,将天地照的如同白昼,少年面色苍白,五官七窍隐隐都流出血来,清秀的面貌显得有些狰狞,但看他神色之间,此刻已经毫无畏惧,他目光炯炯,啸声落地,刀随人起,刀光凛冽,劈刀进攻!

     “轰!”

     与此同时,一声炸雷,几乎就在蛇头上炸响。

     “吼!”

     好似受了惊吓般,巨蛇仰头发出一声震天动地的狂吼,随即蛇躯一动,原来浸泡在雨水中的硕大蛇尾一扫,刹那间掀起一股飓风,夹带着无边气劲向着少年扫去。

     巨蛇发怒,威势难挡,狰狞可怕的蛇尾尚在数丈开外,狂暴凶蛮的飓风便已呼啸而来,持刀少年甚至来不及眨眼便猛然觉得一股沛不可当的恐怖压力从正面撞击而来接着更是有一股无边巨力从身上一碾而过。

     时间好像在刹那间停顿了下,或者在少年眼中,时间在那一刹那停顿了下,因为他觉得全身血液在心脏猛的跳动下之后全部倒流,以至于手足俱软,无力呼吸,只觉得那一瞬间,风停了,雨住了,世界不动了。

     然后,他感觉浑身剧痛,身不由己的向后飞去,同时,风吹了,从他耳边飞过,呜咽凄厉,雨落了,滴在他的脸上,抽噎哭泣。

     “我要死了吗?”

     他忽然觉得很害怕,下意识的想要蜷起身子,但却已经有心无力。

     “砰!”

     他在半空划过一道弧线,撞断一根残破的木椽,远远落在马脸汉子一众人身边。

     “大人!”

     “大人!”

     “大人!”

     马脸汉子等人慌忙上前,声音打颤,惊恐万分,对着少年连连呼喊。

     “咳咳···”

     少年眼前一片模糊,殷虹的鲜血几乎遮住了他的眼睛,此刻如果他能听清外界声音,肯定无言面对对自己抱着莫大希望的一众大汉。

     “我还是没能救回自己的命···”

     少年目无焦点,盯着茫茫的夜空,无声呐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