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人心难测
    青石部落,鬼族袭杀后第二日。

     经过一晚上的休息调整,风青末身体已经无恙,所幸危机来临之时,自己极限爆发,躲过一击,虽然躲过之后便已脱力无力站起,却也没有受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

     此刻,在老族长的院落中,两道身影正在激斗。

     砰砰砰!

     两道身影所在之处,好似化作一片风暴的中心,风青末和萧武仿佛两头凶兽一般剧烈的撞击在一起,两人此时速度极快,缠斗之时几乎已经快看不清身影,金青两色的血气如烟无雾,仿佛巨浪一般从两人体内迸射而出,电光石火间,两人连续碰撞数十拳,拳拳到肉,没有多余的招式,简单直接,粗暴霸道。

     砰!

     又是一次激烈的撞击之后,两团血气一触即分,显露出两人身形,萧武身躯一震,退后一两步,而风青末却是微微一晃,脚下纹丝不动。

     萧武略一皱眉,随后舒展开来,笑道:“风大哥,没想到你挣断十条枷锁后竟然有两万斤的肉身力量,比我挣断十五条枷锁后的力量还要强。那篇神形诀,真是霸道啊。”

     风青末也是心头微震,单从炼锁境来说,自己修行的天阴血蟒神形功绝对比萧武所修行的青石部落镇族功法青光破浪诀要强大许多,这从当初那头妖族千夫长凭借炼锁境的修为重创炼魂境的老族长与自己甫一修行便一举挣断十条枷锁全力之下足有四万斤力道爆发便能窥见一二。

     但萧武竟然凭借青光破浪诀修来的肉身力量与自己硬碰硬数十回合仅仅稍落下风,一身力量相比自己也不遑多让,不禁让风青末很是感叹萧武资质之强,远远超过自己,若是他能参悟天阴血蟒神形功,和自己修行同样的功法,一身战力肯定会远远超过自己。

     “风大哥,接下来我就要以战法来进攻了,你小心。”

     萧武稍作提醒后,目光一凛,全身发劲,一股青光从其体内仿佛潮水般迸发出来。

     “大江出深山!”

     萧武猛然大喝,声如惊雷,双掌一动,双手之间陡然传来哗啦呼啦的浪涛之声,宛如真的有一条看不见的大江被他从无形的深山之中牵引而出,浪涛澎湃,激流汹涌,向着风青末呼啸奔腾而去!

     吼!

     一声怒吼,只听轰的一声,空气锐啸,风青末十步之内,狂风大作,气流翻腾,无数的劲气搅动在一起,隐隐在风青末周围形成一条怒目圆睁,身躯粗大的怒蟒。

     随后,风青末不躲不闪,反而一步迈出,心念一动,那若隐如现的怒蟒便如一条游龙般迎上萧武的攻击。

     他自知自己从未经历过真正的战斗,经验不足,虽然身怀天阴血蟒神形功这等高深炼锁境功法,但毕竟修习尚短,对于招式的运用却远远不及萧武这等经历过战场杀伐,莽荒狩过猛兽凶禽久经战斗的人,因此一上来便直接以硬碰硬,以狠斗狠,这样才有一丝的胜算。

     砰!

     两人以硬碰硬,怒蟒与浪潮撞击的刹那,萧武脸色猛地涨红,身躯不由自主被推的倒退三丈,与此同时,风青末也闷哼一声,只觉一股力量刚柔到极点,渗入自己的胸腔之中后,突然爆发出无比刚猛的力量,顿时将他被震得七荤八素,一时只觉天旋地转,身躯摇摇欲坠。

     “好了,你们停手,都进来吧。”

     老族长的话音从屋内传来,风青末和萧武相视一眼,彼此一笑,并肩走向屋内。

     “青末,你觉得你所修行的神形功相比我族青光破浪诀如何?”

     待二人站定,老族长看向风青末,温和道。

     “这......”

     风青末略一迟疑,随后眼神一凝,答道:“恕晚辈直言,晚辈所修行的天阴血蟒神形功,目前来看,要比青光破浪诀强上一分。”

     “呵呵,何止一分啊。”

     老族长心情看来此时极好,开怀道:“萧武应该和你提起过,那篇神形功是我从一头妖族千夫长身上得来,而且据我现在深思,那头妖族千夫长根本不曾将这篇神形功参悟透彻,至少,没有你参悟的透彻。”

     老族长眼神此时变得极为明亮,看着风青末道:“你可知这意味着什么吗?”

     风青末闻言,略一沉吟,试探道:“若是我能将这篇功法誊写出来,留在部落,将来,部落肯定会有越来越多的强者出现,而就目前来说,若是萧武萧强修行这篇神形功,凭他们的资质,对于他们的战力提升,无疑是一次更大的飞跃。”

     “不仅仅如此。”

     老族长一脸郑重,严肃而有认真强调道:“在这方圆万里内,算上我青石部落共有九大部落,而我等九大部落之间虽然面对异族相互扶持,但其他时间内并不是特别和睦,莽荒多凶险,这万里之内,被探知的安全地域并不多,草木丰盛食物充足的地方更是稀少,只有最强大的部落,才能占据最丰盛的地域,获得最多的猎物与食物,才能最大可能的减少族人们无谓的伤亡。”

     叹了口气,老族长又道:“虽然我青石部落在九大部落中排名不是最后,但也只能勉强排在中游,占据这方圆不足三百里的安全区域,每日为了获得足够的食物,族人不得不冒险进入莽荒山林去采野果野菜,猎杀凶禽猛兽。长久以来,很多族人没有死在战场上,反而葬身在莽荒之中。每念及此,我都心如刀绞,虽然想改变这种现状,却无奈自身能力有限,有心而无力。”

     “爷爷,您别难过了,现在族人们已经变得越来越强了,而且,族长很快就能突破,成为祭魂境界的强者,到时候咱们青石部落排名肯定会靠前!”

     见老族长情绪开始变得有些低落,萧武连忙上前安慰。

     “老族长,我明白您的意思。”

     风青末开口,看向老族长和萧武笑道:“我的命是您和族长所救,这篇功法也是您嘱咐萧武暗中交给我的,既然我有幸能参悟出来,那我愿意将这篇功法誊写出来交给部落,希望以后能有更多的族人能修炼成功,有更强的力量去守护部落。”

     随后,看了看桌上摆放整齐的笔墨,风青末径直走过去坐下,抓起纸笔就要开始书写。

     嗡!

     在动笔的刹那,风青末脑中好似有黄钟大吕般的天音响起,神形功的功法口诀如涓涓细流在其心田流过,功法自行运起,让他浑身顿时有一股神清气爽的感觉。

     呼!

     风青末笔走龙蛇,在这种状态下刷刷点点,成百上千字一气呵成,快速在一张兽皮之上留下一行行字迹。

     成了!

     风青末松下一口气,拿起兽皮将其递向老族长。

     “这孩子心性不错,可入我青石部落。”

     老族长心中暗自点头,刚才风青末书写之时,老族长一丝精神一直萦绕在风青末周身,但凡风青末有一点私心杂念,妄图篡改心法,他都能感受的到。

     但他的精神感应告诉他,风青末并没有这样做。

     “不要怪我,实在是人心难测......”

     老族长心中一丝愧疚闪过,看向风青末的眼神越发的柔和,伸手就要接过他递过来的兽皮心法。

     轰!

     就在老族长伸手接过那兽皮心法之时,异变陡生!

     风青末三人分明看到在老族长触碰到那兽皮之时,那兽皮之上的一行行文字,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淡去,下一刻,一抹火苗凭空而起,将那兽皮瞬间焚烧的干干净净!

     与此同时,风青末一声闷哼,脑海中好似针扎般疼痛,关于天阴血蟒神形功的心法口诀在心间渐渐敛去,眨眼变得模糊不清。

     旁边,萧武瞠目结舌,对于眼前发生的一切难以置信,即使是见多识广的老族长此刻也是面色大变。

     “难道.....这篇功法是.....”

     老族长喃喃自语,脸色一时变得惊喜异常,一时变得愁容满面,显得很是震惊与不安。

     “太邪门了,爷爷,我看这篇功法还是不要让风大哥写下去了吧。”

     见风青末显得很是头痛难忍,萧武很是不忍,在萧百川身旁连连劝慰。

     “不不,萧武,不是这功法邪门,而是留下这篇功法的人太......你不知道这篇功法对我青石部落意味着什么,我们必须要参悟出这篇功法,如果真的如我所想,那不久的将来,我青石部落必能一举成为九部之首!”

     萧百川此时似是下定了决心,突然走到风青末面前,一脸热切道:“孩子,你现在还能再写出来那些功法口诀吗?”

     风青末摇摇头,在那篇兽皮功法焚烧成灰时,他仿佛觉得自己脑海之中关于神形诀的口诀骤然变得模糊不清,连带着他功法运行之时都受到影响,不再像原来那般顺畅。

     “不能了吗?”

     萧百川微微皱眉,突然显得很是烦躁,在屋里走来走去,随后,他似是想到了什么有用的办法,咻的转身,伸手朝风青末一探,那只手便仿佛破碎了空间,仅仅一瞬间便出现在风青末额头前,轻轻一拂,风青末便闭上双眼,一下子失去了知觉。

     “爷爷,你干什么?!”

     面对这突如其来的一幕,萧武大惊,横身拦在风青末面前。

     “让开!”

     萧百川一摆手,将萧武甩向一边,下一刻,他双眼骤然间迸射出两道宛若有生命的青光,咻的看向风青末,笑道:“孩子,你放轻松,现在,让我进入你的识海探一探,去将它找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