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天阴血蟒神形功
    灰色的天,看起来如一张破败的布,带着褶皱铺展在目光所及的尽头,这里没有太阳,没有月亮,更没有星星,只有铺天盖地的灰,散发着令人迷茫的压抑与绝望。

     当那双碎金色的蛇眸望向风青末那一刻,他再睁眼,看到的就是这片景色。

     他不知道为何会出现在这里,甚至都没来得及去思索,他只是呆呆的望着这灰色的天空,望着那空中冷漠俯视自己的大蛇,感受着笼罩在自己心头的阴影,静静沉默。

     “又要死了吗......”

     也许是因为之前“死”过一次的原因,在预见到最坏结果的这一刻,风青末突然出奇的平静,他心中不再有恐惧,他双手不再去颤抖,他身子不再去抽搐,他的心,突然平静的如一潭死水,大风吹过,波澜不惊。

     只是在这潭死水深处,种种复杂的情绪不知不觉在酝酿、在发芽、在滋生.......

     愤怒、痛恨、不甘、不屈、疯狂.....种种情绪在积累,在膨胀,要爆发!

     无缘无故你就吃了我,凭什么?

     就因为你比我强大?

     吃我一次还不够,还要吃我第二次,凭什么?

     就因为你比我强大?

     这种生死不由自己、任凭他人鱼肉的的感觉,我之前经历过,我不想再经历,可我却一而再再而三的去经历,眼睁睁看着事情发生却无能为力!为什么?

     就因为你比我强大!

     就因为我无知!

     因为我无能!

     因为我无用!

     因为我不够强大!

     盯着那无双大蛇,他不禁又想起村中那个雨夜,一列妖兵从天而降,一妖一枪残忍屠戮,拓碑村中尸横遍野,自己独自流泪、仓皇而逃;同样是一个雨夜,这条大蛇将吴老大一帮手下摧枯拉朽撞杀吞食后,又将重伤垂死的自己一口吞入腹中.......

     风青末咬紧牙关,狠狠握紧了拳头,一颗种子渐渐生根发芽,浸入他的血液,渗入他的骨头,扎进他的骨髓。

     只要我变的足够强大,就能够不被你践踏!

     不,只要我变得足够强,就不会再被任何人、任何事践踏!

     可是,还有机会吗?

     因为,这一刻,它动了,犹如大山压顶,带起滔天腥风,朝风青末扑来,

     “要吃我了吗?”

     风青末不闪不躲,不畏不惧,心中其他的情绪渐渐消失,唯有愤怒的感觉在心中越来越清晰,那是一种夹杂了绝望的愤怒,几乎怒到了骨子里,使他的意识都渐渐开始模糊,只是在这模糊里,眼睛中却有和它同样的凶残逐渐亮起,

     “你今生将我生吞活咽,若有来生,我必将你碎尸万段!”

     他抬着头,一双凶残的眸子,此刻闪着刀锋似的锋芒,带着生生世世都难以遗忘的愤怒,直射向那张开血口,朝自己扑来的巨蟒。

     此刻,那巨蟒虽然仍在朝他恶扑,但在风青末的眼中,那巨蟒已经被自己刹那间千刀万剐、支离破碎,它的牙、身、鳞、皮、肤、肉、筋、脉、血、肝、肺、肠、胃、骨、髓等全在自己眼中一一分解,深深铭刻在自己脑海之中,生生世世不能遗忘!

     轰!

     一声轰鸣,在风青末将那巨蟒完全分解深深印在脑海中时骤然响起,

     与此同时,那眼前的巨蟒开始淡化,在来到风青末身前之时化作万千流光,这些流光飞散之后渐渐形成一个个文字,一个个文字快速组合,渐渐汇集成文,融入到风青末脑海之中。

     “天阴血蟒神形功。”

     风青末心神一震,心中不由一动,只见周身渐渐浮现出道道鳞片,接着巨大的蛇身出现,缠绕在他的身体之上!

     随后,一个凶恶无比的蛇头从他背后缓缓抬起,猛地朝着那灰色的天空猛地一声怒吼!

     咔嚓!

     灰色的天空破裂,风青末又回到自己的小屋之中,只不过此时他莫名陷入一种前所未有的状态之中,就连意识也模糊封闭起来,只是在无知无觉催动那“天阴血蟒神形功”。

     而在他催动这项功法之时,眼、耳、口、鼻、舌五官感官封闭,似看非看,似听非听,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也在一刹那间完全封闭,一丝一毫气息都不再泄露。

     不知不觉间,旭日高升,有阳光洒落,而就在这时,那缠绕在他身上的巨蟒蛇头一摆,朝着那太阳望去,张开大口猛地一吸!

     呼!

     有风啸声起,随后那蛇口好似化作一个黑洞一般,阳光洒落,照射进去那光芒便消失不见,与此同时,风青末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舒张,鲸吞蛇饮,将天地之间的太阳元气狠狠吸入体内却只进不出,不让精气有一丝一毫的外泄!

     蹦、蹦、蹦、蹦!

     风青末气血越来越沸腾,体内渐渐传来一声声弓弦拉动之声,一种脱胎换骨的感觉在风青末心间浮现,如果此时他清醒,便能感觉到,虽然他尚未挣断一条枷锁,但是每一分每一秒,他的力量都在惊人的提升,他大筋如弦,绷紧弹开,一瞬间便可以爆发出如强弓劲弩般强大的力量!

     哗啦啦!

     他体内气血流动,太阳精气伴着气血如长江大河一般,向着皮肤、肌肉、大筋不断冲刷,随后又渐渐向更深处渗透,太阳精气过处,将他体内血肉骨骼中杂质污秽统统炼化,同时精气滋养骨骼,让他的全身骨骼渐渐变得如同钢筋铁骨一般,坚硬无比。

     与此同时,一缕缕清流又莫名从风青末脑海中涌出,持续渗透,融合进他身体每一个角落,隐约间,在风青末脑海中,阵阵咆哮兴奋声不绝。

     这一过程不知持续了多久,直到风青末突然间抬起双手,结成一个手印。

     “嘎嘣......”

     一道绳索崩断声响起,在这崩断声响起的刹那,风青末内心深处,似乎有种莫名的力量爆发开来,这种力量一直都在,从诞生的那一刻就在,人人体内都蕴含着,却被一道道绳索束缚,但就在这时候,风青末挣断了其中一条,却像是为那种力量稍稍解开了些封印,泄露了一丝,这一丝,就是一千斤力量。

     挣断一条枷锁之后,风青末双手不断结印,鼓荡起再度暴涨的力量,朝着冥冥之中感应到的第二道枷锁涌去。

     “嘎嘣.......”

     第二道枷锁被挣断,再之后,风青末甚至来不及去细想去感悟什么,

     只是按照冥冥之中的意识去鼓荡一身越来越强的血气与力量朝着感应到的一条又一条枷锁不断汹涌而去。

     “嘎嘣、嘎嘣、嘎嘣......”

     接连八道响声震动,风青末浑身酥麻,猛地回过心神,便看见身体之外,十道金色光环浮盈而出,彼此纠缠,最后融为一体,又隐入身体之中。

     “我竟然挣断了十条枷锁......”

     风青末心神震惊,本来运转的功法一滞,顿时,他体内刚刚衍生的战气几乎一刹那便要失控,与此同时,日上三竿,阳光中的太阳精气突然变得无比浓烈,他吸收来的太阳精气根本就来不及转化,一时之间,他气血翻腾,体内的力量不受控制,不由痛的闷哼一声,面色直接变得血红!

     砰砰砰!

     一声声轻响从他体内传来,却是因为功法运转不畅,体内的太阳精气大盛,强行冲开他全身毛孔,他一个个毛孔打开,太阳精气喷涌,一道道细小的火苗从这些毛孔中窜出,转眼之间便将风青末变成了一个火人!

     “不好!”

     风青末当机立断,猛然中断运转不畅的功法,随后就地一滚,将身上的火苗滚灭,紧接着张口连吐,体内过于膨胀的战气夹杂着旺盛的太阳精气顿时被他一口气接一口气喷出,化作一道道燃烧着的气箭,射向地面,将地面射出一个又一个小儿手臂粗细般的坑洞。

     呼....

     片刻之后,风青末长出一口气,暗道一声好险,就在刚刚那短短一瞬间,他感觉几乎就要被体内沸腾的战气和太阳精气焚化成灰!若不是他临危不乱,立即停止运行心法,又试着强行调动体内刚衍生的战气裹挟旺盛的太阳精气将其喷出,这一次他一定在劫难逃。

     待心神稍定,他凝神自悟片刻,突然便笑了起来,笑的无比畅快!

     他清晰的感受到,自己在挣脱十条枷锁之后所拥有的力量。

     两万斤!足足两万斤!

     比正常人族挣断十条枷锁后所获得的力量足足多出一倍!

     相当于挣断二十条枷锁的青石部落族人!

     单论力量,比拥有寒冰体质的萧强、比拥有分身术的萧武还要强!

     他已经从一个相对来说手无缚鸡之力的村落少年,向前迈出了一大步,普通少年需要不断打熬才能拥有的万斤巨力门槛,如今他已经轻松跨过。

     冷静片刻,风青末将那兽皮功法再次拿在手中,盯着那兽皮之上的大蛇良久,又回想起之前遭遇的一幕一幕,感受着自己现在的脱胎换骨,他展颜一笑,看着那兽皮大蛇自语道:

     “虽然是因为你我才会变强,但我不会感激你,我只会感激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