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草木奇珍异兽丹
    老族长命不久矣!

     当这个消息传出,整个青石部落都被震惊!

     萧百川四十五岁打破人体桎梏,修为突破,成为炼魂境强者,继任族长之位,指引族人修行,开发己身,带领青石部落族人在这莽荒大泽中与异兽搏杀,与来犯百界大族搏杀,与天灾地难搏杀,这一搏,就是五十年!

     所求不过是让族人能够活的更久远,活的更安稳。

     在他的带领下,青石部落从一个领地不足百里,人口不足两万的小部落一路披荆斩棘、高歌猛进,发展壮大,直到现在拥有方圆三百里领地,族人近十万。

     就算五年前他身负重创,精力锐减,将族长之位传给后起之秀萧百山,他依然会经常带领族人亲入莽荒,尽力守护族人,减少族人伤亡。

     他本可以在四十五岁修成炼魂境时有机会远走大荒,拥有更大的天地舞台,但他选择留在了部落。

     他的一生都献给了青石部落。

     部落中的孩童,甚至大多步入中年的族人几乎都是听着萧百川的故事长大的。

     他就是青石部落的传奇。

     而如今,这个传奇就要陨落。

     很多族人不明白为什么会这么突然,老族长身为炼魂境的强者,足足有两百年的寿元,就算身有暗伤,但只要不持续与人动手,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压制住伤势,就算最后不能寿终正寝,但活到一百五十岁是完全没问题的,怎么现在突然就只剩下没几天好活了呢?

     不少族人欲前去探望,被萧云、萧雷两大千夫长拦下,同时被告知老族长是因为近几日神族和鬼族侵犯,接连动手,导致伤势恶化,才一发不可收拾,一夜白头,寿元锐减,时日无多。

     当日鬼族来袭,很多族人并不知晓,但当天却也感受到两大千夫长实力爆发,血气冲霄,似是与人征战,不久风平浪静,两大千夫长便严令护族战兵要更加心神警醒,小心谨慎,提防鬼族偷袭。

     现在想来,当时老族长应该又和鬼族大打出手,才导致伤势恶化。

     毕竟,鬼族天赋太过诡异,若是族长不出手,就算两大千夫长战力不俗,却也无法和鬼族争锋。

     青石部落外,莽荒古林二十里。

     一头巨虎獠牙如刀,撕咬着已经看不出是何物种的猎物,整张虎脸上都染成血色,血腥四溢,大快朵颐。

     这是一顿好肉!

     呼!

     突兀的,一道黑影如利箭般撕裂长空,带起阵阵腥风,空气都发出呜呜的声响,巨虎刚有所反应,半边身子就落入一张巨口之中,紧接着,一条水桶粗细,全身布满鳞甲的身子刹那缠绕了上来。

     这是一条黑色巨蟒,足有十丈长,硕大的蟒首狰狞,满是黑斑,猩红的眸子中闪烁丝丝冷光,冷漠的盯着挣扎的巨虎,下一刻,它骤然发力,体内气血翻腾,好似江河流动,咔嚓一声,巨虎一声惨叫,便被拦腰绞成两断,顿时血如泉涌。

     就着温热的虎血,巨蟒猛地一吸,那头巨虎便一下被其吞入腹中。

     呜呜!

     一种巨大的满足感传来,使巨蟒不禁发出阵阵低吼,随后,紧绷的身子放松,蛇眼微闭。

     咻!

     突然,一道青色厉芒划破空气,发出呜呜的声响,那是一杆青色长枪,时机把握的恰到好处,几乎在那巨蟒反应过来的瞬间,便狠狠的扎进它的右眼,自左眼贯透而出,霎时,红的鲜血,白的脑浆溅射四方。

     吼!

     黑色巨蟒咆哮,如雷霆震动,巨大的蟒身好似一根失控的巨大长鞭连连横扫,一株株参天大树被拦腰截断,哪怕是那些需要十几人合抱的

     千年古木也被震的簌簌发抖,树身被磨开巨大的缺口。

     一直过了足有半柱香的时间,这条黑色巨蟒才不甘的倒下,方圆数十丈一片狼藉,土地都被掀开数层,有的地方甚至渗出清澈的泉水,却有很快被巨蟒流出的鲜血染红。

     又过几个呼吸之后,莽林深处,风青末和萧武缓缓走出。

     确定巨蟒再无声息,没有迟疑,风青末走上前拔出自己的长枪,萧武则从怀中掏出一把短刀,将巨蟒开膛破肚,仔细寻找着什么。

     过了片刻,萧武一声叹息,朝风青末摇了摇头。

     “还是没有内丹么,老族长的寿命,只有十天了!”

     风青末暗暗咬牙。

     自己这些天在青石部落阅览典籍,曾在一本典籍中看到一些延续寿元之物。

     在这莽荒大地,延续寿元之物有草木奇珍,也有异兽内丹。

     草木奇珍,五百年为珍宝,千年为灵药,五千年为药王,万年则为药皇。

     其中生长千年,诞生灵性后的灵药便拥有延续寿元的功效,虽然只能延寿十几载,却已经不可多得;可延寿百载的药王,已经是凤毛麟角,几不可见;至于传说中生长万载的药皇,那已经拥有了真正的生命意识,拥有夺天地造化之功,据说仅仅服食其枝叶一片,便可延续寿元千载!

     只是这莽荒古林千年古木虽多,但生长千年以上的灵药却很少,青石部落世世代代在莽荒中狩猎,却也没有人见过。

     至于异兽内丹,据典籍记载,乃是一些异兽开启朦胧灵智后,长年累月积攒,将一身精气神高度凝练而成,使用得当,不仅可以让服食之人血气、战气大增,肉身愈加凝练,更是可以补充服食之人精气神,增加部分寿元。

     只是就像草木奇珍一般,虽然莽荒之中异兽众多,但拥有内丹的异兽却也是很少,而且服食异兽内丹比服食草木奇珍更加凶险,若是没有适当的手段,不仅不会让人脱胎换骨,寿元大增,反而会将服食之人同化,失去自我,变成半人半兽的存在。

     在得知萧百川时日无多之时,青石部落众多族人心如刀绞,老族长为青石部落付出太多为青石部落做的太多了,而今他寿元将近,该是为老族长做些什么了。

     于是在几位百夫长带领下,众多护族战兵几次深入莽荒,冒着生命危险探寻以往未曾探寻过的地方,浴血搏杀异兽,寻求草木奇珍,希望在老族长大限到来之前,能寻到延续生命的内丹灵药,为老族长向上天夺回一些时间。

     这次深入莽荒太过危险,百夫长带头,进莽荒的都是挣断二十条枷锁以上的战兵,萧武现在尚未成为护族战兵且年纪尚小,并不在其中。风青末现在对于青石部落而言更是一个外人,且现在除了萧百川萧武爷孙以及两大千夫长,并无其他人知晓风青末挣脱十条枷锁,更不会让他参与。

     是以,风青末和萧武都是瞒着现在负责部落全责的两位千夫长,偷偷潜入莽荒之中,寻找草木奇珍,猎杀部分异兽以求内丹。

     而今,已过二十天,距离萧百川大限,只剩十日。

     只是很遗憾,无论是那些百夫长,还是风青末两人,至今都未曾寻到延寿之物。

     延续寿命无异于与天争命,这类奇珍异宝,实在是太少太少了。

     就算有,也不会是在莽荒外围,而是在莽荒山林更深处,只是,那里对于青石部落而言,太过危险,不要说风青末、百夫长等人,就算萧百川全盛时期也不敢贸然深入,否则,一个不小心,就要死在其中。

     “一会儿我们再往深处探一探,说不定就能寻到延寿的东西,先别丧气。”

     看了一眼明显失望的萧武,风青末拍了拍他肩头安慰道。

     萧武点点头,和风青末对视一眼,随后相互盘膝坐在蟒尸边。

     哗!

     隐约有波浪生响起,即刻,那蟒尸身上血气似受到无形吸引,朝着萧武而去。

     与此同时,风青末凝神运转天阴血蟒神形功,在他的脑海中,梦境里所见那头飞天遁地的凶蟒浮现,古老而苍茫的气息升腾,凶蟒长吼,巨大的蟒躯盘旋,头颅一摆,朝着那地上的蟒尸一吸,刹时,一股滔天血气似百川归海,顺着风青末口鼻乃至全身毛孔进入到体内。

     这条黑色大蟒拥有相当于普通人族挣断约二十条枷锁左右的修为,力量足有两万余斤,虽然力量相差不多,但是这条黑色大蟒太大了,身体之中蕴藏的血气却是同等修为的人族十倍以上。

     这二十天来,风青末和萧武两人接连不断猎杀修为在十五条以上的异兽,希望能够得到内丹,只是这种希望太过渺茫,拥有内丹的异兽开启灵智,警觉异常,而且大多修为强大,远远不是现在的风青末两人所能对付。

     只是他们显然并不知道这些。

     或者说,就算知道了,他们也会冒险一试。

     这二十天来,被猎杀的异兽都被两人运转功法将其血气吞噬一空,萃取之后用以增加自身血气,积蓄力量用以挣断肉身枷锁。借助这些血气,萧武又接连挣断五条枷锁,如今一共挣断二十条枷锁,实力之强,已经超过大多数护族战兵。

     若非他现在修为尚浅,不能将所吸收的血气完全淬炼转化,恐怕还能在此基础上更进一步。

     而风青末在这几天吸收凶兽血气时,无意中又挖掘出这篇神形工的一个奥妙。

     一般只有身在炼锁境时,才会通过吸收萃取异兽一身血气,增强自身,积蓄力量,辅助炼锁境的修行。但身在炼锁境时,若是修行的功法拙劣或者修为浅薄时,会有大部分的气血不能及时萃取而流失浪费掉,只有小部分才会真正被人体吸收,融入己身。

     这也是当初三千神族来犯被诛灭殆尽时萧百川祭祖器来炼化神族肉身血气而不让族人去战场炼化血气的原因,通过祖器,几乎可以将那些神族一身血气全部萃取转化,可直接被人族吸收而减少流失。

     但风青末却发现这几日当他运转神形功吸收异兽血气之时,一些体型稍小的异兽血气,他当下便能完全炼化,化为己身,而那些体型巨大的异兽血气,比如眼前这条巨蟒,自己修为尚浅,吸收而来不能及时萃取转化的血气竟然被自己內俯五脏储存起来,就好像野兽冬眠一样,将食物转化为脂肪,用于燃烧,度过绵延寒冬。

     若是将內俯五脏全都填满,气血滚滚,连绵不绝,可以维持极为漫长的巅峰战力,即便是比自己多挣断数条枷锁的战兵,持续战斗能力也远不如自己。

     并且,这些储蓄起来的血气在自己感应看来,也正在慢慢的被萃取净化,慢慢融入自己全身,潜移默化的增加自己肉身之力。

     现在,经过这几天的吸收转化,风青末又挣断两条枷锁,十二条枷锁挣断,纯肉身约两万五千斤巨力在身。

     这还不是他最大的收获,虽然只有短短二十天,但经过这二十天的不断杀戮,不断磨砺,风青末除了一身战法精进,对于许多招式有许多新的领悟外,精神意志也变化很大,整个人变得更加沉稳,气质变得更加沉静,任凭外界雷电交加,外表平静如水,内心坚定如山。

     半盏茶后,风青末和萧武起身,萧武身形一定,身上白芒一闪,又一个萧武从他体内走出,朝着两人点点头,整个人如一阵风,呼吸间跨越数十丈,朝莽荒山林更深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