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三章 祖宗不足法 天道不足畏
    “我是特殊体质拥有者?”

     听萧武这么一说,风青末呆了一呆,随后抬手摸了摸下巴,稍一沉吟,轻轻摇头道:“应该不是。”

     在重伤清醒后的那段时间里,虽然他明显感觉到体内有一缕缕清流在皮肉间奔行游走,刺激自己的神经,融入自己的血肉,滋润自己的骨骼,每时每刻都在修复自己的伤体,将自己从重伤垂死的状态拉回来,效果惊人。但是当自己身体恢复之后,那股清流便渐渐消失,任凭自己如何感应都再感应不到,宛若从未出现过。

     “难道只有自己重伤垂死,那股清流才会出现?这算什么特殊体质?重伤体质?不死体质?嘿嘿。”

     风青末心中自嘲一乐,双手一摊,接着道:“老族长查看过我的身体,说我根本不是什么特殊体质,而且从小到大,我也没发现自己哪里有特殊之处,嗯,除了这次要死没死成之外。”

     “也许你的太过特殊,爷爷一时没看出来呢?”

     萧武不信,摇摇头坚定道:“爷爷将你带回来的时候,都说你已经死了,只是还没死透,等你死透就把你埋了呢,结果呢,你不但醒过来了,而且短短半个多月便恢复如初了,如果不是特殊体质,怎么解释?”

     “这......”

     风青末无语,无从反驳。

     “风大哥,我修为尚低,分身时间有限,就不和你多说了,你回去好好参悟下这项功法看能否参悟出来什么,如果参悟出来,修行成功之后,一定要和我比试比试,看能否让我使出全力战斗,整天和萧强那个冷面人打,太没意思了,嘿嘿。”

     萧武说着,朝风青末咧嘴一笑,摆摆手,身形渐渐模糊,消失不见。

     “没看出来,这个萧武,还是个战斗狂人啊。”

     萧武最后一句话,让风青末一笑,对这个有着憨厚笑容的少年不禁又有了一个新的了解。

     “不过,听他的意思,难道萧强还不能让他使出全力战斗吗?那萧武到底有多强?”

     风青末又摸了摸下巴,沉思片刻,自语道:“看来所有人都小看了萧武啊,他绝对拥有不止一个分身而且绝不像表面上看起来仅仅是分身那么简单而已!”

     ......

     不知不觉间,又是三天时间过去。

     这三天里,风青末将“夜光明”炼神术反反复复又参悟了许久,只是很遗憾,想象很美好,现实很残酷,这“夜光明”的修炼难度超乎了风青末的想象,三天的时间,他根本没有参悟出一丝皮毛!

     按照上面的修炼方式他也略做过尝试,但结果不仅毫无收获,反而将自己搞的浑浑噩噩,经常魂不守舍。

     后来他想想也对,自己之前未曾接触过任何修行功法,如果这篇功法那么容易便被自己参悟出来,反倒奇怪了。

     只是明白归明白,未曾参悟出头绪,风青末心中还是多少有些失落。

     无奈之下,他只能先退而求其次,将萧武那日塞给他的那篇炼锁境的兽皮功法拿出,准备参悟一番,看能否借此相互参照,以期有所改观。

     “祖宗不足法,天道不足畏,人言不足恤!我法胜万法,我道胜天道,我理胜天理!”

     当风青末将兽皮铺开,首先印入眼帘的,便是这样一句话。

     “祖宗不足法,天道不足畏,人言不足恤,我法胜万法,我道胜天道,我理胜天理?”

     风青末浑身一震,心灵也剧震,这一刻几乎连呼吸都要忘却,只是喃喃重复这句话,一时之间忐忑、惶恐、期盼、兴奋等诸多情绪交织在他脸上,精彩莫名,恍惚间,他好像看见一个人影,脚踏虚空,年纪轻轻却狂傲无边,一手指天,一手指地,一双眸子散发奇异之光,望穿古今未来,向古往今来所有强者圣贤宣布:

     我的道,胜过你们的道!

     我的法,胜过你们的法!

     我的理,胜过你们的理!

     我将超越一切!

     终结一切!

     开天辟地!

     “疯子......这个人是个疯子......”

     看到如此堪称大逆不道的宣言,风青末心潮翻涌,回过神后下意识将兽皮收拢,想要将这篇功法摒弃,可是,不知为何,当他眼光再落到那兽皮上的时候,他好像出现了幻觉,他觉得他看到的不是一卷兽皮,而是一扇门,一扇危险而又充满诱惑的世界向他敞开的大门,他不知道门后面有什么,所以很害怕,很惶恐。

     可是在这惶恐的同时,一种名为探求的欲望渐渐滋生,化作有形有质的恶魔,站在大门口,温和的看向他,向他不停的微笑,不停的招手,并用蛊惑的口吻不断向他呼唤道:

     “来,进来。”

     “来,进来吧。。”

     “来,进来看看。”

     渐渐,挣扎变成了妥协,欲望压倒了理智,他走向那扇门,握住那只手,抬眼往里看。

     他看到了一幅画。

     画上没有人物,没有山水,只有一条.......

     蛇!

     一条翻涌在云雾之间,张开血口,直欲吞天噬地的狰狞大蛇!

     “这是......它!”

     看到这副画的瞬间,风青末整个人呆住了。

     恍惚间,他又想起前些日子,那个令自己夜夜难以入眠的梦魇,那条凶猛而可怕的巨蛇,露出尖锐冰冷的巨齿,将自己一口吞入腹中,残酷而无情。

     他的心开始不受控制的恐惧,双手不由自主的发抖,整个身子都在无意识的抽搐,他想控制住自己,可是他身不由己。因为无边无际的恐惧早已经化作潮水般从四面八方汹涌而来,化作一种种张牙舞爪的邪魔鬼怪,占据他的身心识海,要将他吞没,要使他癫狂,他的身体里似乎某个地方有座水坝轰然决堤,滔天的洪水透过全身十万八千个毛孔汹涌而出,一举淹没他的身体,滴答滴答的滴落到那蛇躯之上。

     吼!

     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风青末隐约听到一声暴戾的咆哮从那画中传来,随后他惊骇欲绝的张开大嘴,倒吸一大口凉气,一双眼睛瞪的滚圆,简直要瞪出眼眶一般,直勾勾的盯着那画中的大蛇。

     “嘶嘶......”

     那画中的大蛇好似活过来一般,吞吐蛇信,一双毫无感情的眼睛慢慢转动,碎金色的眸子闪着异样的光芒,冷冰冰的朝风青末望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