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一章 古庙少年
    入秋的深夜,巫南山山风凄凄,呜呜作响,卷着瓢泼大雨一次又一次的撞击着破败的古庙,狂傲狰狞。

     庙宇之中,熊熊篝火沸腾,十几个膀大腰圆的壮汉围在篝火四周,取暖之余,大口喝酒,大口吃肉,大声喧闹,一个个兴奋的满头大汗,对庙外的山风暴雨毫不在意。

     “哈哈哈,这次在双溪村又搞了不少好东西,足够兄弟们一阵子挥霍,有吴老大在,今后弟兄们肯定可以搞的更多,过的更快活,哈哈哈。”

     一名马脸大汉放肆大笑,借着酒劲狂吼,其他壮汉也是轰然应声,连连附和,气氛显得很是热烈,一派和谐。

     马脸大汉见状暗暗得意,接着猛的又灌了一口烈酒,同时不露痕迹的偷偷瞄向坐在上首的吴老大,却见吴老大好似没有听到自己拍的马屁般,仍旧保持一贯的常态,身披紫色长袍,膝上横放一把紫鞘宝剑,双手掐诀,双目似闭非闭,一副世外高人的模样。

     “真他妈能装。”

     马脸汉子心中暗骂,脸上却摆出一副敬仰万分的模样,小心翼翼问候道:“老大,您不再喝点?”

     听到问候,吴老大睁开双眼,他慈眉善目,仪表非凡,一举一动都充满了儒雅从容,淡淡道:“酒伤人体,过犹不及。”

     马脸大汉闻言一怔,尚未答话,吴老大又瞥了一眼马脸汉子,一本正经道:“莫要贪杯。”

     “是是是,老大说的是,过犹不及,过犹不及,呵呵......”

     马脸汉子急忙将手里的烈酒放在一旁,缩了缩头,表示对吴老大绝对服从,心里却暗骂道:“过犹不及,我呸,还不是嫌老子这次搞的酒差,以前哪次不是喝的像条狗一样,装什么清高。”

     片刻,他斜了一眼又闭目养神的吴老大,心底忍不住继续鄙视:“装清高也就算了,连杀人越货也要先装作一副老好人的恶心模样热心帮忙,然后在别人千恩万谢中翻脸杀人,真是有病,哪比得上老子二话不说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来的干净利落!”

     马脸汉子自己在那心底嘀咕,突然吴老大神情一动,猛的睁开眼睛道:“有肉来了!”

     众人闻言精神一振,马脸汉子则立刻站起走到窗前向外小心翼翼的看去,瞅了一眼回头道:“一个人,个头不高,其他的看不大清。”

     吴老大略一沉吟,皱眉道:“深山野岭,独自夜行,恐怕不简单......马头,老规矩。”

     “是,老大。”

     马脸汉子点头答应一声,又坐回原位,其他人则一副我懂得的样子自觉将杀人的家伙藏在趁手的地方,只要吴老大一声令下,便会群起攻之。

     见众人熟练的样子,吴老大满意一笑,又闭上眼睛摆出一副高深莫测的姿态,静静等待。

     没过多久,众人都听到外面传来一阵急促的脚步声,随即庙门响起,一声略显稚嫩的声音传来:“请问里面可还方便吗?”

     马脸汉子低咳一声,清了清嗓,粗声粗气道:“干嘛的!”

     “我是从拓碑村来的,打算前往双溪村置办一些东西,今夜赶路急了,遇上大雨,找个避雨的地方,还望大哥行个方便。”

     马脸汉子闻言一声长叹,其他人也变得无精打采,拓碑村不足方圆五里,人口不足一千,是出了名的穷,看来这次注定是无油可捞了。

     众汉子唉声叹气,吴老大却显得有些兴奋,朝马脸汉子略微示意,马脸汉子点点头,又朝外大喊道:“去双溪村的?那可真是巧了,进来吧。”

     外面那人道声谢,小心翼翼推开一丝庙门,往庙内扫了一眼后,略一停顿,山风则趁机借着推开的缝隙先他一步吹进庙内,直吹的庙内篝火摇摆不定。

     众人借着火光一齐朝他看去,只见来人身披蓑衣,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稚嫩中透着一副老实巴交的憨厚,许是拓碑村穷山僻壤,常年劳苦所致,少年略显驼背,见到庙内众汉子凶神恶煞的样子,神情一窒,脸上露出一抹毫不掩饰的惶恐,怔怔的站在那里,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喂,小子,快进来,你杵在那里,风都快把火吹灭了。”

     见少年呆呆的站在那里,寒风吹进,马脸汉子不耐烦的大喊道。

     少年猛的一哆嗦,不知是被寒风吹得还是被马脸汉子声音吓着,闻言下意识的走进庙内,将庙门关上后又一声不吭的站在那里,低着头一动不动。

     “小子,刚才你说要去双溪村置办东西?”

     马脸汉子一脸怪笑。

     “是的......”

     少年抹了抹额上的水珠,不知是雨水还是冷汗。

     “嘿嘿,置办东西,身上可带足了钱财?”

     “山高路远,你就不怕路上出点儿意外?”

     众人你一言我一语,夹杂着嘿嘿怪笑,甚是吵闹。

     “住口,休得胡言!”

     自少年进门,吴老大首次开口,虽然声音不大,却自有一股威严,甫一出声,便令行禁止。

     见一众大汉被吴老大一语震慑,少年眼神一亮,惶恐的神色稍减,快步走到吴老大面前,恭恭敬敬道:“见过大人。”

     吴老大'嗯“了一声,眯眼扫了一遍少年,温和道:“小兄弟要去双溪村,可实在赶得不巧啊。”

     少年脸色一白,旋即愈加恭敬道:“请大人指点。”

     见少年如此,一众汉子都露出诡异的笑容,吴老大也更加温和道:“之所以说你赶得不巧,是因为前日鬼夜时分,双溪村有孩童被恶鬼上身。”

     “恶鬼上身?”

     少年一怔,一脸骇然。

     “不错,前日鬼夜时分,有鬼族经过双溪村,附身孩童,借机破坏龙吟部落在双溪村布置抵御外族的法阵,双溪村全村上下男女老幼两千余口被一众鬼族吞吃殆尽!昨日我与众兄弟经过双溪村时只见那里尸横遍野,血流成河,残肢断臂,比比皆是,那等惨状,简直惨不忍睹,令我心中甚痛!”

     吴老大一脸痛心,好像下一刻就要落下泪来。一众汉子见此不禁各个暗自嘀咕:“老大越来越无耻了,我便做不到。”

     少年闻言,脸色愈发惨白,愣愣道:“双溪村除了护村法阵外,不是还有安息之海庇佑吗?怎么还会被鬼族灭村呢?不可能啊......”

     “安息之海?那是什么东西?大海吗?双溪村附近只有两条溪流,哪有什么大海。”

     这次吴老大一愣,看向少年的目光深处此刻除了戏谑之外,又多了一丝好奇。

     “没什么没什么。”

     少年连连摇头道:“我只是觉得奇怪,龙吟部落的大人们布置的护村法阵怎么会如此轻易被破开。”

     吴老大长叹一口气,摇头道:“我想应该是事情发生的太突然,村内很多人都没反应过来,而且昨日我经过,感受到那里还有很强的阴气残留,估计是有鬼将级别的鬼族出没,没有祭魂境的修为是对付不了它们的。”

     “鬼将?祭魂境?”

     少年挠了挠头皮一脸迷茫,随后眼巴巴的看着吴老大,疑问道:“那是什么境界?大人您就是祭魂境的修为吧?”

     吴老大闻言罕见的老脸一红,尴尬道:“祭魂境界高深莫测,大人我虽然也是个高手,但目前别说祭魂,连炼魂境界的门槛都还没摸到......”

     少年显然对于炼魂境界也是一窍不通,然而不等少年发问,吴老大已经满脸的憧憬自顾自道:“据说这第一层的炼魂境界,锤炼魂魄,炼魂有成,魂魄出窍,上天入地,遇风不散,遇光不消,雷打不动,水浇不溶,火烧不灭,神奇无比,而第二层的祭魂境界据说不但可以将魂魄寄托在物体之上发挥出超强的威力,更是可以驾驭天地之力,举手投足,风云变色,祭魂成灵,呼风唤雨,鬼神莫测......”

     “祭魂成灵?就是以自身魂魄为引,沟通天地之力,随心所欲,化为心中所想,并驭使它们,为所欲为对吧?”

     少年突然打断吴老大,歪头似笑非笑道。

     “嗯?不错,好悟性......”

     吴老大一愣,正暗自奇怪少年的反应,就看到少年伸出左手放在自己面前,淡淡道:“就像这样?”

     只见少年伸出左手,打了一个响指,下一刻,食指上,一朵火苗猛的窜出,随后,火苗快速变形放大,化作一只巴掌大的小鸟在少年修长干净的指尖上展翅翩翩起舞,如同一个红色的迷你恶魔。

     “嘶......”

     吴老大不自觉的深深倒吸了一口凉气,同时瞳孔放大,眼珠子好像都要瞪下来一般,不只是他,围着篝火的一众汉子一个个也是一样的大惊失色,目瞪口呆,一时之间,满屋子只剩下篝火燃烧和倒吸凉气声。

     火鸟,在少年手指间飞舞,少年和吴老大隔着火鸟,相对沉默。

     良久,吴老大涩声道:“祭魂成灵......”

     话一落地,篝火旁众人哗啦啦慌乱起身,齐齐向庙门前靠近,看向少年的眼神,已经敬畏到极致。

     不理会众人反应,少年瞥了一眼吴老大,讥讽道:“好眼力!”

     说完,火鸟散去,少年不再理会他,径直越过其身旁,走向首位。

     此时他腰背挺直,身材修长,早已不复开始驼背模样,且其嘴角抿起,似笑非笑,更是颠覆了他早期的憨厚形象,出现在众人眼前的,已经不再是进门时老实巴交的无知少年,而是摇身一变,成为一座压的众人喘不过气,需要众人仰望的绝命高山。

     “大......大人,小人眼拙,先前不知......不知......”

     吴老大额头冷汗如雨,却不敢擦拭一下,支支吾吾的想要解释,却觉得此刻再多言语也是苍白无力,一时脑袋空白,怔怔的愣在那里。

     吴老大尚且如此,其他人更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尤其是马脸汉子和刚才出言不逊之人,此刻更是吓脸色惨白,当真是连屁都不敢放一个。

     少年在首位坐定,目光从众人脸上扫过,忽的呵呵笑道:“长夜漫漫,甚是空闲,忍不住和各位开个玩笑,如有得罪,大家莫怪,莫怪。”

     他这一开口,众人同时松了一口气,紧接着一个个抢着开口道:

     “哪里哪里,大人说笑了。”

     “大人真是幽默......”

     “大人真是真性情......”

     少年微笑倾听,等到屋内声音渐渐减弱之后,他左手又一个响指,一条火蛇从他指尖吞吐蛇信,发出“嘶嘶”寒声,昂首爬出,在其指尖挺立,冷漠的眼神一一扫过众人,仿佛正在选择待捕的羔羊,下一刻就要择人而噬。

     “我与各位开玩笑,可各位刚才不是在和我开玩笑吧。”

     少年脸上笑容敛去,不看众人,盯着指尖上的火蛇沉声道:“今日幸是本座来此,若是旁人,只怕已经成为孤魂野鬼了吧。”

     话言至此,吴老大突然福至心灵,一步跨到少年面前,双膝一软,跪倒在地,连连叩头,哀求道:“大人明鉴,小人和众位兄弟本就是在赶路,经过双溪村,发了些死人财,除此之外再也没做过其他伤天害理的事,今夜赶路急了,遇上大雨,便在此避雨,刚才不知大人身份,才和大人开了个玩笑,小人句句属实,还请大人饶命啊......”

     众人见吴老大磕头如捣蒜,一时纷纷效仿,纷纷跪地,苦苦哀求:

     “大人明鉴哪。”

     “大人饶命啊。”

     见众人如此行径,少年眉头大皱,半响,冷冷道:“一群没出息的东西,杀你们有辱本座的威名,滚!”

     吴老大闻言一喜,第一个反应过来,当下重重磕了一个响头,随后跳起身来,打开庙门,不顾外面狂风暴雨,拔腿就跑的无影无踪。众大汉见老大真的跑掉了,心中也是一喜,反应过来之后连声道谢,随后一窝蜂似得冲入大雨之中,片刻之间也是不见踪影。

     又过片刻,似确认了那些人再不敢返回,少年左手不由自主的一阵痉挛,指尖上的火蛇彭的一声消散于空气中。随后,少年甩甩手,长出一口气,擦了擦此刻额头上不断淌下的冷汗,后怕道:“好险好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