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猪憨快退!”

     云坤看的睚呲欲裂,高声向阵中的猪妖大喊。【零↑九△小↓說△網】

     那唤作猪憨的妖族愣了愣后也反应过来,急忙向阵外疯狂逃窜,却在此时,只见那十尊怪物陡然合并,化作一尊十颗头颅的奇异存在,长着二十臂二十足,风青末的那条血气大蟒尚未近身便被这尊存在的气息压得粉碎。

     与此同时,这尊长着十颗头颅的怪物放声怒吼,身形一动,化作幻影一般在这阵势之中来回冲荡,恐怖的气势绞杀一切,风青末等人看去,只见那猪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便毫无抵抗之力,被二十条手掌分别抓住,一把撕的粉碎,眨眼被吃的一干二净,渣渣都不剩。

     吃完猪妖,那十颗头颅的怪物显得很是兴奋,仰天大吼,吼声之巨,震得近处的一些红色瘴气都消散一空,众人也被震得头昏眼花,血液翻涌,甚至阵外中了“暗夜霜”之毒变得无知无觉的一些沉星部落族人竟然露出恐惧之色,仓仓惶惶如同无头苍蝇向后疯狂退却。

     “这阵法果然好玩啊。”

     墨染情被震的嘴角流出一丝血迹,但眼中却露出很是兴奋的光芒,看着脸色黑的像墨汁一样的云坤大声道:“喂,这就是你们妖族强者留下的意志,干翻一切不服,你服不服?不服你再来啊,哈哈!”

     “可恶!”

     云坤大怒,伸手一招,退到远处的沉星部落族人中便被遥遥摄来一人,“咔嚓”一声被云坤捏断脖子,接着头颅被一掌拍进胸腔,最后整个人被云坤一脚踢进那阵法中,刹那间被阵法吞噬。

     “住手!”

     眼见云坤杀了一人之后还不解气,又欲再杀其他族人时,江林风再也忍耐不住,上前喝声制止。

     “滚!”

     云坤大吼,一拳将江林风击飞,恶狠狠道:“姓江的,你再忤逆本将一次,本将就将你干掉,别以为炼魂境的人族傀儡就你一个,想要和我妖族合作的人族多的是!你算老几!”

     “咔嚓”

     又是一人被云坤扭断脖子扔进阵法中。【零↑九△小↓說△網】

     “你!”

     眼见族人一个又一个被云坤杀掉泄气,江林风怒火狂飙,拳头握了几握,却终是没敢再上前阻止。

     “真是该死啊......”

     见云坤如此这般,风青末眼中杀机大作,心中隐隐冒出一个疯狂的念头。

     “我们继续往里走,去这阵法的核心位置。”

     风青末拿定主意,招呼一声墨染情,就往阵法深处继续走去。

     “欺负比自己弱的人算什么本事,有本事来这里和小爷单挑,不把你打出屎来算你拉的干净!”

     墨染情朝云坤撂下一句狠话,直听的风青末脚下一个趔趄,嘴角微微抽搐,对墨染情又多了一个新的认知。

     “不能让他们再继续往里走了,若是真被他们寻到我族强者内丹,我们就功亏一篑,前功尽弃了!”

     见二人又往阵法深处走,云坤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思索应对办法。

     “有了!”

     半晌后,云坤眼前一亮,盘膝坐下,双手掐出一个奇怪的手印,对袋鼠巨妖道:“帮我护法。”

     “遵命!”

     袋鼠巨妖答应一声,看了旁边的江林风一眼,略一思索,前开的育儿袋一阵哆哆嗦嗦,从里面又爬出一个袋鼠,只是体型很是娇小,落在江林风前面后,一双大眼睛紧紧盯着江林风,一动不动。

     “你干什么?”

     见那小袋鼠一直盯着自己,江林风很是不悦。

     “我对你不放心。”

     袋鼠巨妖直接了当,瞥了江林风一眼,极其冷漠。

     “如果我真有什么动作,你以为就这么一个修为不足炼魂境的小妖能拦得住我?”

     见那袋鼠巨妖如此言语,江林风说话也很是不客气。

     “你可以试试!”

     “你以为我不敢?”

     “你可以试试!”

     “哼!”

     江林风一声冷哼,看了一眼袋鼠巨妖,最后目光落在那体型娇小的袋鼠身上后,也盘膝坐下,不再说话。

     越是往阵法深处走,大阵破绽越是细微,风青末二人一路上小心翼翼,走走停停,约莫一炷香后,终于来到阵法的核心位置,眼前出现一座石台,石台上有一座门户。

     门户呈现拱形,上面血迹斑斑,印出一条条纹路,也许是因为时间太过久远的缘故,上面的纹路很多地方都已经模糊不清。

     此时,那座门户中已经开启了一条缝隙,一股股浓烈的妖气中夹杂着着一股奇异的香气从里面渗出,闻之让人精神振奋。

     风青末嗅了嗅,道:“这股香气应该就是那妖族强者遗留的内丹散发的吧。”

     “不错。”

     墨染情仔细看了看那门户,纳闷道:“按理说,那妖族强者既然布下如此强横的阵法守护自己的内丹,应该会设置的很严密才对,怎么这门会有一道缝隙,让精气泄露呢?”

     “这是江林风搞的鬼。”

     风青末淡淡道:“他之前曾说对这阵法研究了百年,虽然没有办法破开这阵势,却不知用了什么方法让这精气泄露了一分,他也是吸收了这泄露的精气才变成了如今这幅模样。”

     “不对啊,我人族是不能直接吸收妖族强者精气的,尤其是江林风那老东西,若是吸收这妖族强者精气,以他的状态恐怕会直接被撑爆才对。”

     墨染情摇摇头,很是不解。

     “那是因为他吃了一株我送他的‘绿晶草’。”

     风青末尴尬道。

     “你连那玩意儿都有?”

     墨染情很是惊讶,调侃道:“‘绿晶草’乃是吸收天地精华孕育而成,不仅有祛瘴除毒之功效,更有调和体内失控力量,清心护神的奇效,乃是修行到关键时刻用来压制心魔的一种奇草,很是少见,你竟然把他送给了江林风,你真是很有想法。”

     “当时他还没有疯,说起来还救了我一命,作为报答我才把几株药草送给他,没想到他吸收了妖族精气之后会变成如此模样。”

     风青末挠了挠头,笑道:“不过也不算亏,那时候他还有点良心,我和云坤追杀的那头鹰妖一战后受了不轻的伤,若不是他送了我一瓶‘蕴身丹’调理身体,让我身体恢复并且稳固境界的话,恐怕我早就死了。”

     “嘿,若你死了,恐怕我现在也已经死了,这样说起来,江林风倒还算是我的救命恩人啊,啧啧。”

     墨染情摸着下巴想了想,随后认真道:“若是再见到他,我要先饶他一命,也算是报答他无意中的救命之恩吧。”

     见墨染情如此认真,风青末好奇道:“你真的这么想?”

     “当然了,不管怎么说,他也算救了我一命,我若不知也就罢了,既然知道肯定就要报答,不能因为他现在变成了一只妖,我就视而不见,违背了自己的底线原则。”

     墨染情一本正经道:“人生为己,天经地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一个人在这世间若是不修为己身,只会被天地不容,更谈何参悟天地大道,修得道果。我志在大道,是以我时时刻刻都要修持己身,莫看我现在只有炼魂境界,修为不高,但提前去领悟、去修持总不会错。”

     “人生为己,天经地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人生为己,天经地义,人不为己,天诛地灭......”

     风青末嘴里反复念叨这几句话,只觉心中一些迷雾突然渐渐消散,有一种云开月明之感。

     长久以来,关于大逆行伐心经中“夜光明”秘术的领悟,他始终不得要领,强行参悟时还经常把自己搞的心烦意乱,精神萎靡,此刻在听到墨染情这句话后,风青末只觉心念通达,各种感悟纷至沓来,对于“夜光明”秘术的领悟居然开始有了一丝头绪。

     这个发现让风青末欣喜若狂,若是参悟出了“夜光明”炼神术,他就有把握压制“心魔种”,到时候不仅可以把当初无奈之下强行种在心灵上的“心魔种”隐患解决,还可以放心让“心魔种”壮大,与自己一同修炼,待“心魔种”成熟之后,再用大逆行伐心经中另一种秘术——“九魔祭祀印”将其祭祀自身后,更是可以让自己修为大增!

     “墨染情,谢谢你!你的这句话,足以让我受用终生!”

     看着一本正经的墨染情,风青末郑重其事,郑重其辞。

     “哎,你别太正经,你这样和我说话让我感觉怪怪的。”

     墨染情转眼又恢复那种凡事无所谓的模样,打了个哈欠道:“我比你长一两岁,以后你就叫我老大好了。”

     拍了拍风青末肩膀,墨染情眨眨眼,对风青末抛出一个会心的媚眼,笑眯眯道:“来,叫声老大,以后老大罩着你。”

     “咳咳......”

     风青末被墨染情一个媚眼噎住,忍不住装咳,在咳嗽中大笑道:“去你的吧,你也不看看现在是谁罩着谁。”

     风青末哈哈大笑,转头又看向那座石台和门户。

     只是笑声在这空气中飘散,一股发自内心深处的温暖,融结着两颗年少的心,尽管这里妖气浓烈滚滚,香气浓郁万分,却也无法盖过此刻两名少年之间这股浓浓的温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