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四章 诡异的老族长
    嚣张的声音传来,浓厚的青瘴分开,那只鹰妖一手一脚爬进来。

     “咦?这里是?”

     看到眼前的情形,那鹰妖先是一声轻咦,随后像是感受到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般顿时惊呆,下一刻,它就在风青末眼前做出一个让风青末瞠目结舌的动作,趴在地上昂起头大口的呼吸,拼命的呼吸,恨不得要把这里所有的气息,全都吸入到自己的肺中!甚至不只是它的口在呼吸,它全身上下每个毛孔都在颤动,身躯颤抖,就好像在水中窒息到快死的人,突然冲出水面,吸到一口新鲜的空气,一个嗜酒如命的酒鬼突然喝到一种从未喝过的美酒一般,那种疯狂的状态,让人无法想象!

     而就在它这种拼尽全力呼吸的状态下,它身上那些伤口竟然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愈合、结痂、脱落,恢复如初,甚至它断掉的手脚都在这种状态下开始有重新长出来的趋势。

     “搞什么鬼?!”

     风青末大惊失色,随后脚下一用力,全力向着鹰妖冲去。

     虽然不知道当下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但是很显然,那头鹰妖重伤的身体竟然在诡异的恢复,而且看情形,再给那鹰妖一些时间,它断掉的手脚都能重新长出来,恢复到全盛状态!

     那鹰妖全盛状态可是炼魂境的强者,恢复之后恐怕一招就能干掉自己,自己可不是那个能以百夫长修为就能追杀鹰妖五千里的百界修罗卫,虽然现在已经能自如掌控一身力量,并且肉身力量已经超过普通的人族千夫长,但是要想和全盛状态下的炼魂境强者硬碰硬,恐怕还差的远。

     可是云坤怎么能以百夫长的修为就可以追杀这畜生呢?甚至按照当时墨染情给自己说的情况,这炼魂境的畜生甚至连云坤一招都挡不住!

     同样是百夫长,差距也太大了吧。

     如果云坤是千万人中无一的先天遗徒也就罢了,可是据墨染情所说,云坤明明就是一个和自己一样的普通人族而已,根本就不是先天遗徒也没有什么特殊体质,那这中间的差距到底差在哪儿了?

     “等再见到墨染情,非得问清楚才行啊!”

     风青末心中几个念头一闪而过,脚下动作不停,呼吸间便来到那鹰妖前方,天阴血蟒神形功运转,整个人气势猛然变化,好似一头洪荒猛兽苏醒,动作迅猛如雷,一拳击出,空气都被带起,如同掀起一阵狂风,强横至极!

     风青末有种感觉,自己这一拳下去,若是打实了,绝对一拳就能将那妖族打爆!

     “哈哈,小鬼,你以为你还能伤到我吗?作死!”

     那鹰妖哈哈大笑,面对风青末那一拳,明明有余力躲闪,却偏偏不闪不避,同样一拳击出,嘭的一声巨响,两只拳头相碰的一瞬间,空气剧烈震荡,向四面八方挤压而去。【零↑九△小↓說△網】

     噗!

     石台上,沉星部落老族长江林风突然捂住小腹噗的吐出一口鲜血,却是空气震荡传递过来,相当于在他身上狠狠锤了一拳般,江林风此刻修为几乎尽失,遇到这种空气震荡传来的重击,却是无法防御。

     风青末被震得身躯晃动,那鹰妖也被震的身躯直摇,心中很是吃惊。

     “这小子力量怎么提升了这么多?!”

     那鹰妖心中吃惊,风青末却在晃动之间,天阴血蟒神形功全力运转,一条凶恶无比的大蟒从他身上游出,缠绕在他的身躯和四肢之上,蟒首自背后升起,高高昂头,凶狠的目光紧紧盯着地上的鹰妖,下一刻,风青末足下速度爆发,变得更是无比迅捷,围绕鹰妖飞速转动,几乎化作围绕它转动的虚影!与此同时,虚影之间,一只只拳头从四面八方向它打来,令人防不胜防。

     “这头人族怎么强了那么多!”

     鹰妖头上冒出冷汗,脸色渐渐凝重,一只手千变万化,抵挡从四面八方攻击来的拳头,身体也在左摇右摆,躲避虚影中的一次次重击。

     “妈蛋,这小子根本就没用什么招式,就是欺负老子身体不便,要以强横的爆发力生生打死老子!”

     鹰妖片刻间接下几百记拳头,被震的气血沸腾,风青末的攻击并不精妙,也根本没什么变化,就是以纯粹的力量一次又一次攻击,鹰妖虽然伤势比之前有所好转,但毕竟残缺了一手一脚,血气流失太过严重,一身力量并不比现在的风青末强上多少,甚至严格来说比风青末还要弱了几分。

     此刻被风青末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速度打的晕头转向,一时之间被压制的只能被动防御,根本来不及施展其他什么手段。

     “不行,现在根本没办法吸收这里我妖族强者残留的精气,再这样下去,恐怕老子真的要被这小子活活打死了!”

     鹰妖心中微沉,偷眼瞥了下四周,突然一声大吼,探手一抓,一把抓住风青末一只拳头,在风青末围绕它转动的身形陡停的瞬间,左手狠狠一转,正欲将猝不及防的风青末伦起来时,风青末却陡然一跺脚,

     “嗤”的一声,脚下的大地竟然无法承受他那一脚之力,裂开一道长达数十丈的裂痕,一口将身形不便的鹰妖身子吞入其中。

     “小鬼狡诈!”

     鹰妖又惊又怒,放开风青末手掌正待有所动作,风青末两只手已经抓住鹰妖仅有的一只胳膊,一用力,一把将鹰妖从裂缝中抓起,将它伦在空中旋转几周后,挥动双臂,向着地面狠狠砸下!

     轰!

     这一下,直将鹰妖狠狠砸进地面,直砸的它口吐鲜血,头昏脑涨。

     “咔嚓!”

     “啊!”

     那鹰妖发出一声惨叫,仅有的一条胳膊被风青末用力折断。

     “小鬼我和你拼了!”

     那鹰妖此刻又痛又惧,正欲施展神魂之力,下一刻,在它惊恐的目光中,一只拳头挤满了它的视线!

     砰砰砰!

     鹰妖躺在地面一动不动,风青末依然一拳又一拳向鹰妖身上招呼。

     “小友,它已经没气了,你可以住手了。”

     石台上,江林风喘着粗气冲着风青末喊道。

     风青末充耳不闻,依旧挥起拳头,一拳又一拳向着鹰妖身体上招呼,仿佛那鹰妖依旧未曾死去一般。

     直到将那鹰妖打成一滩烂泥,风青末这才停手,坐在一旁呼呼喘着粗气,看着早已不成形状的鹰妖,恶狠狠道:“这下你爬不起来了吧。”

     江林风:......

     坐了半晌,缓过气的风青末抬头看着江林风道:“老族长,这畜生在外面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怎么一进来伤势就开始恢复,真是太奇怪了。”

     小心翼翼将玉盒中的几株药草放进巨鼎中,随后江林风看了看四周依旧转动不休的石碑,对风青末道:“小友你仔细看看周围,可能看出些什么?”

     “嗯?”

     风青末闻言聚精会神,四下看去,只见还是之前所见,那些石碑、花草树木、江流湖河依旧运转不休,并没有看出任何异状。

     “老族长既然这么说了,肯定是有一些异常是我没看出来的。”

     风青末暗中思量,心中微动,眉心裂开,一枚逆鳞好似第三只眼一般露出,绽放豪光,四下扫去。

     “咦,这是......幻象?”

     此刻在风青末眼中,只见那枚鳞片之上显现出更为细微的情形,那些石碑和花草树木、江流湖河竟然在不断的分解组合,只是它们变化的太快太过细微,以至于用肉眼根本无法捕捉。

     风青末临时灵机一动,用这枚鳞片去照映一切,才捕捉到这些细微的变化。

     “这并不是一种幻象,而是一种阵势。”

     由于是背对江林风,江林风并没有发现风青末眉心异常,此刻这个老者将手中的药草几乎全都放进巨鼎中,只留下一株“绿晶草”在手,看了一眼愈发浓烈的滚滚浓烟,江林风满意的点点,接着道:“这是一名妖族强者死前以自己一身修为布下的阵势,保护自己的内丹精气不流失,以期被族人寻到,留给族人一场造化。你看所见的一切,除了老夫所在的这座石台之外,都是那妖族强者的一身修为所化。”

     顿了顿,江林风看了一眼手中的“绿晶草”,忽的咬了一口嚼了嚼咽下肚子后,咧嘴一笑,老脸上的皱纹都似化开了一般,继续道:“那些石碑上隐藏了各种纹路,每一面石碑上都蕴藏着一种杀阵。若是有人踏入其中,便会触动其中的杀阵,将入侵者斩杀,而且每一面石碑与周围的九面石碑相连,也就是说会有十种杀阵组合,变成一种绝杀阵法!”

     风青末催动逆鳞,边看边思索道:“也就是说,每一座石碑都是一座十杀阵?每一座十杀阵的阵势都不一样?就算有人侥幸破解了其中一座杀阵,但是再用同样的方法去破解下一座杀阵就是自寻死路对吧?”

     “不错。”

     又咬了一口“绿晶草”,感受着其中的药力,江林风愈发开心道:“除此之外,据本族多年研究,这些石台和周围的花草河流组合,又是一种新的阵势,这些阵势会在有人将石碑间的阵势破解完之后一刹那全部爆发,将破阵之人一举埋没,呵呵,这种阵势一旦爆发开来,恐怕就是祭魂境的大高手也要死无葬身之地。”

     “既然这阵势那么强,为什么还会有精气泄露被那头妖族吸收呢?”

     风青末眉心逆鳞收拢,转头看向江林风,正好看见江林风嘴角露出一抹诡异的笑容,将最后一口“绿晶草”吞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