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章 暗夜霜
    “暗夜霜!”

     风青末一声大吼,全身发力,将墨染情一把从背上甩下,捂着被咬破的脖颈,看着面前宛如换了一个人似得墨染情,心中一时又惊又怒。

     “嗷呜......”

     此刻的墨染情双手指甲长到足有半尺左右,身子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在消瘦,脸上却有密密麻麻的绒毛在快速生长,两个呼吸间便布满了手臂,继而遍布到全身,一双本是明亮至极的眼睛现在变的浑浊不堪,只余下残暴嗜血,盯着惊怒交加的风青末,一声狂嗥,张牙舞爪,又扑了上来。

     “怎么会这样?”

     风青末心中疑惑,墨染情明明说可以将“暗夜霜”的毒性压制很长一段时间,怎么会毫无预兆,突然就毒性爆发,变成无知无觉只知杀戮的怪物?

     而且这种毒传染性极强,自己背上被抓伤,脖颈被咬伤,恐怕已经也中了“暗夜霜”之毒!

     最可怕的是,据墨染情所言,这种毒根本无解,只能凭借强大的修为强行炼化,墨染情已经是炼魂境中少有的强者,连他都不能幸免,只能压制后回修罗堂让堂中强者炼化,那以自己的修为,恐怕连压制都做不到吧?

     “冷静!冷静!”

     想到这里,风青末额头冷汗涔涔,边躲墨染情的扑击,边强迫自己冷静,思考应对方法。

     “对了,安息之海!”

     风青末心中一动,从怀里掏出一颗海蓝色珠子,就往眉心印去。

     这颗珠子神秘至极,自己从中不仅获得了大逆行伐心经这等神秘莫测的修行功法,更是在不久前自己和鬼丑心魔爆发之际显现出匪夷所思的一幕,在自己被心魔吞噬沉沦的一瞬间让自己心头片刻清明,最终死里逃生,此次,希望它能对“暗夜霜”的毒也能起作用。

     可惜,事与愿违,一切如常。

     安息之海并没有显现出风青末希冀中的神异。【零↑九△小↓說△網】

     “没用?”

     风青末心中一凉,将珠子放回怀中,又开始在脑海中尝试呼唤天阴血蟒。

     虽然他一直清楚一旦天阴血蟒脱困,自己会有生死危机,但在天阴血蟒脱困前,还需要依赖自己,此刻情急之下,也是顾不得许多,开始尝试强行唤醒天阴血蟒借助血蟒之力解决眼前危机。

     否则一旦等自己的“暗夜霜”之毒发作,悔之晚矣。

     “血蟒!血蟒!”

     风青末心神大喝,一声又一声,可是,脑海之中没有一点儿动静,当初为了帮助风青末在青石部落留下神形功的意境,天阴血蟒将积攒多时的力量挥霍殆尽,要沉睡数月才能再次苏醒,此刻离它沉睡仅仅二十余天,却是任凭风青末如何呼唤,依然陷入极深的沉眠,没有任何苏醒的迹象。

     “哈哈哈,至尊之夜遮天日,此消彼长暗吞光,我妖族‘暗夜霜’之毒,可没有你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一声得意的大笑传来,风青末抽眼望去,只见云坤站在那门户边放声大笑,他身后则是袋鼠巨妖、江林风与密密麻麻的沉星部落族人。

     “怎么会这样?他们是怎么进来的?”

     风青末这一惊非同小可,此时自己本就岌岌可危,若是云坤等炼魂境的妖族来此,自己真的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战不能胜,逃无可逃了!

     说话间,云坤等人已经来到近前,看着平台上的内丹,一个个毫不掩饰眼中的贪婪。

     而随着云坤的临近,他一挥手,好像受到什么呼唤,墨染情一声低吼,不再追击风青末,转而走到云坤身后那群密密麻麻的怪物中,老老实实待在那里,随时等候云坤的调遣。

     “少年,虽然因你打开大门,走入这里,外面大阵停止运转,令我等毫不费力便走到此处,但是这内丹周围却仍有禁制存在,还需要你再帮我等一把。”

     云坤一脸笑容,好整以暇的看着风青末道:“你可以选择不同意,不过等你‘暗夜霜’毒性发作之后还是要受我控制,到时候我得到那异宝后仍然可以拿到内丹,只是本将不想浪费太多时间而已。”

     “是你暗中使坏,加速墨染情毒性爆发对吧?”

     此时听云坤言语,再想到之前他能令中毒的沉星部落族人受他控制探索阵法,风青末哪还能想不到这其中关键。

     墨染情既然说有把握压制毒性,肯定不会无的放矢,但显然,墨染情对于“暗夜霜”的了解还是太片面了,就像云坤说的,这“暗夜霜”没有他们想象中那么简单。

     “不错,这‘暗夜霜’乃是我妖族强者淬炼出来,用以给后人淬炼精气神所用,理论上是一种难得的宝药,但前提是要有资格使用,否则就会变成一种堪称致命的毒药,本将也是立了大功,才侥幸被族中强者赏赐稀释百倍后的一滴而已,本将原本想达到祭魂境后再使用,却意外发现此处有我妖族强者内丹,为了谨慎起见,才不得不忍痛释放。”

     云坤双手掐诀,阴笑道:“这种毒掌握好,可以让中毒者变成施毒者的傀儡,你现在可以感受下。”

     嗡.....

     云坤话音刚落,风青末便陡然感觉肉身力量运转迟钝,随后身体之中血气不受控制的外泄,肉身竟然开始有变得萎缩的趋势。

     风青末一声低喝,竭尽全力运转一身力量,但本应收发随心的力量却并没有在体内鼓荡,反而以更加迅捷的速度冲出体外,他的毛孔发光,可却不再给人一种晶莹之感,而是在喷薄诡异的黑光,而随着黑光喷涌,一根根绒毛开始在他身体上疯狂生长,眨眼间他手上脸上身体上便被厚厚的一层绒毛覆盖,宛如一个世外的野人一般,让人毛骨悚然。

     “咦?”

     见风青末除了身体上长出一层绒毛而并没有其他特别变化外,云坤稍显意外,随后挑眉道:“看样子你这肉身倒是被不少珍惜药草淬炼过,竟然能延缓毒性,不过这并没有什么用,你现在眼睛应该看不到了吧,嘿嘿。”

     “你这该死的畜生!”

     风青末大睁着眼睛怒骂,可是,就像云坤说的那样,虽然他睁大了眼睛,可是现在他眼前一片黑暗,他左看、右看、上看、下看,伸手在眼前挥动,可是什么也看不到,他觉得不对劲,他眨眼,再眨眼,仍然不见五指,依旧漆黑一片,他开始觉得有些心慌。

     “也罢,既然你已经看不见了,想来也无法再用那异宝了,就让本座亲自动手取出来吧!”

     云坤装模作样一声叹息,随后风青末只觉一股劲风直朝自己面门扑来!他有心抵挡,但是现在他的肉身力量不受控制,反应相比以往慢了太多太多,根本来不及抵抗。

     轰!

     忽然,众人只觉脚下一震,随后轰轰声不绝于耳,地面开始剧烈震荡起来,好像有一位无双巨人在大地上快速奔跑,一路带起的威势霸道无双。

     “什么东西?”

     云坤一惊,动作一顿,微微闭目开始仔细感应,此时已经到了最后关门,绝对不容许出现任何意外。

     “不好!是祭魂境的人族强者!”

     下一刻,云坤双目陡然一睁,露出一丝惊慌,朝袋鼠巨妖和江林风道:“你们带领这群傀儡抵挡片刻,本将取了内丹就与你们汇合!”

     “这......遵命!”

     闻言,那袋鼠巨妖稍一迟疑,看了那内丹一眼后便不再犹豫,转身走出门户。

     江林风则待在原地,双手紧握,一动不动。

     “嗯?你怎么不去?”

     云坤很是不悦,眯眼看向江林风冷漠道。

     “我可以帮你,但你要先将‘暗夜霜’的解药给我!”

     江林风上前一步,冷冷道。

     “哦?你现在是在威胁我?”

     云坤眼中一丝杀气闪过,言语间杀机翻涌。

     “随你怎么想,但现在你必须要将‘暗夜霜’的解药给我,不然,你休想动这少年分毫,取得异宝!”

     江林风又踏前一步,隐隐挡在云坤和风青末之间,语气更加淡漠。

     “好,你很好......”

     感受着越来越近的震荡,云坤心中大急,伸手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随手扔给江林风道:“这就是‘暗夜霜’的解药,你现在可以出去了!”

     “别信它!‘暗夜霜’根本就没有解药!这头妖族是骗你的!”

     虽然目不能视,但风青末却明显感受到此刻的微妙变化,自己只要稍微拖延一点点时间,等到那祭魂境的人族强者到来,便有一丝生还的机会!

     “小子多嘴!”

     云坤大怒,身形抖动,一掌向风青末抓去。

     砰!

     一声闷响,一股四溢的劲风将风青末震的一个踉跄,跌跌撞撞倒在地上。

     “姓江的,本将已经将解药给你,为何还要拦着本将杀了这小子,你难道还想着独吞那件异宝不成?!”

     “我人族有句古话,叫防人之心不可无,正如你不信任我一样,我也不信任你。”

     看着处在爆发边缘的云坤,江林风此时毫不畏惧淡淡道:“我要先试药,若解药为真,自会助你!”

     说着,江林风走到风青末身边,打开瓷瓶,倒出一颗散发着香气的药丸,递到风青末嘴边道:

     “少年,张嘴,试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