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九章 妖族内丹
    青石部落。

     一座栩栩如生的大蛇石像前,一名中年男子双手背后,立在那里,目不转睛的盯着石像,感受其中的意境。

     当初风青末曾言,青石部落族人最多在石像前参悟半柱香的时间,半柱香后,不论参悟多少,都必须中断,免得被其中的意境伤了心神,而这中年男子却已经站在那里参悟整整三个时辰,却无丝毫不适,仔细看去,那中年男子目中清明,好似沉醉其中,却又时刻清醒,这种奇异的状态让人莫可名状,甚至于这中年男子虽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给人的感觉却是无论你站在那里,都在他的注视之中,四面八方,所有的所有,一切的一切,都在他眼中。

     忽然,那中年男子眉头一皱,头顶突然浮现一个尺许长的小人,长着四条手臂,手掌张开,掌心中各有一只眼睛,闪烁着奇异的光芒,慢慢升腾到空中。

     而在这小人升腾在空中的同时,他的身躯越来越广大,气势越来越磅礴,呼吸之间就变成一个足有百丈高的石人,屹立在这中年男子身后,伟岸无比,四臂朝四面张开,手心的眼睛看向四面八方,刹那间将方圆三千里内所有的一切尽收眼底。

     “是族长,是族长的石头人。”

     “什么石头人,那是山神!”

     “对,是山神,古老传说中的山神!”

     ......

     中年男子展现的这一幕,让青石部落族人看的目瞪口呆,震撼无比,一时间七嘴八舌,议论纷纷,很是兴奋。

     “这就是祭魂境界吗?”

     兵冢处,萧武抬头看着那百丈高的石人,感受着他的气势与力量,喃喃自语,哪怕不是第一次看见这种场面,这种场面却依然未曾让他心中的震撼减少一毫一分。

     这种力量,已经远远超出萧武的想象,虽然在众多典籍中记载着更多更强的存在事迹,但却从没有近距离亲眼所见、亲身所感来的更真实,更震撼。

     “爷爷,你说的对,有族长在,才能带领青石部落走的更远。”

     收回目光,萧武又看向兵冢,看着其中一处墓碑,眼角又有泪滴下。

     嗡.....

     忽然那石人手臂一动,四只眼睛瞪圆,全都看向其中一个方向,与此同时,那四只眼睛中射出一片光幕,光幕之中,正是沉星山脉中一头十尊头颅,二十臂二十足的存在仰天怒吼,吼声震散遮天红瘴的景象,这幅景象,哪怕是隔着两千五百里的浓浓夜色,依然在光幕之中纤毫毕现,让众人看的清清楚楚。

     “那是什么妖魔,怎的如此可怕?”

     “还有那红色的雾气,我好像看见里面有什么东西?”

     “那是沉星部落方向!沉星部落发生了什么?”

     ......

     众人从未见过如此可怖的东西,此刻看见那十尊头颅的存在威势如此强横,尽皆人心惶惶。

     “族长可是方圆万里唯一的祭魂境强者,万里无敌的存在,有族长在,不用怕。”

     “我从未见过如此可怕的东西,沉星部落会不会被灭族啊?”

     众多族人议论不断,那中年男子面色却前所未有的凝重,只感觉到无边的压力临身,如今族内两大千夫长战死,炼魂境的老族长归天,族内强者尚未完全成长,他实在是不敢离开青石部落半步,只是此刻却不得不外出了,若不搞明白沉星部落发生了什么,他心中实在难安,这种不安日后恐怕也会给青石部落带来难以想象的灾难。

     “我需要去沉星部落查看一番,你们好生守护部落,若有紧急情况,可祭祀我留下的灵石。”

     那中年男子言语落下,不敢耽搁,纵身一跃,落在那石人肩上,下一刻,那石人一步迈出青石部落,随后在荒野大地之上加速奔跑,转眼便跨过几十里,消失在青石部落族人视线。

     沉星山脉深处,妖族强者大阵核心中。

     风青末眉心光芒明灭不定,仔细观察那座石台和石门。

     此时已经到了最核心的地方,大阵运转几乎毫无破绽可言,令他不得不小心再小心,谨慎再谨慎,在这里踏错一步,就真的是逃生无门,无处葬身。

     忽然,风青末觉得手背有些发痒,他下意识挠了一下,却猛地一愣,随后急忙看去,只见手背上不知何时长出了一枚鳞片,看外观,竟然和江林风身上的鳞片一模一样!

     “难道我也要化妖了不成?”

     风青末心中一阵毛骨悚然,他在这里并没有刻意去吸收妖族强者散溢的精气竟然不知不觉也有化妖的趋势了,若是再往前走,岂不是不论自己愿不愿意都肯定会变成妖族?

     风青末皱眉,看了看手背上的鳞片,下意识天阴血蟒神形功运转,这才感觉瘙痒减退,再一看,那鳞片已经渐渐缩小,片刻之间便消失不见。

     “咦?天阴血蟒神形功竟然可以炼化这妖族强者精气?”

     风青末眉头舒展开来,这个发现让他心中着实欢喜。

     这样一来自己岂不是非但没有化妖之危,反而可以通过不断炼化这妖族强者精气来提升修为?

     定了定神,风青末看向观察四周的墨染情关心道:“你有没有感觉什么异样?”

     “异样?”

     墨染情一怔,随后道:“如果你是指我中毒的事情,大可放心,虽然我现在不能将毒性解除,但压制住一段时间没任何问题。”

     “其他方面呢?”

     “其他方面一切正常,不过......”

     顿了顿,墨染情皱眉道:“我总感觉会有什么可怕的事情发生,好像附近总有一双眼睛在盯着我们。”

     “哦?”

     风青末闻言一惊,这种感觉从来到这核心位置时他便已经察觉到,本以为是自己心神紧绷造成的错觉,现在看来......

     风青末摇摇头,看着面前的石门又道:“我们进去之后,会不会被太过浓烈的妖族精气影响?”

     “这个问题简单,只要我们将全身毛孔封闭,让那些精气不渗入体内,控制好呼吸,少量的精气并不足以将我们同化。”

     “原来如此。”

     风青末点点头,自己到底还是见识浅显,经验不足,远远比不上墨染情这等身经百战,历经重重考验被百界修罗堂选中的百界修罗卫。

     再次确认所走路线后,风青末身子一矮,回头看向墨染情道:“来,我背你过去。”

     “背我过去?”

     墨染情一愣,随后摇摇头笑道:“放心,我还没有虚弱到看不清路,走不动路的地步,跟得上你的脚步。”

     “这里的阵法变化太过细微,几乎已经没有破绽,以我的观察,恐怕我前脚刚走,原先的破绽便转移到另一处地方了,所以,你必须要和我速度一致,同时落脚在同一个地方。”

     风青末微做解释,随后拍拍自己的后背道:“我背着你,你就和我的速度一样了。”

     “哦.....原来是这样,我还以为你觉得我不对劲呢?”

     “什么不对劲?”

     “没有没有。”

     墨染情打个哈哈,随后走上前,趴到风青末背上,待风青末起身后,伸手向前一指大声道:

     “驾!”

     风青末闻言身子一晃,脚下一个趔趄,差点被雷倒在地,无奈道:“你是想让咱们一起死在阵法中吗?”

     “哈哈,我这辈子还从未被人背过,以后也不想再被任何人背,所以先过过瘾,哈哈,驾!”

     风青末无奈,收敛心神,小心翼翼走在石台上,慢慢向那门户靠近。

     一路有惊无险,待走到那门户前,那香气愈发浓郁,风青末天阴血蟒神形功不停运转,不断将进入肉身中的精气炼化,转为自己的修为,免去被同化的危险。

     正欲推开那门户,风青末动作突然一顿,感觉背上的墨染情身躯竟然在不受控制的颤动,好像在忍受极大的疼痛一般,不禁转头,关切道:“你怎么了?”

     “我没事,快开门,进去!”

     墨染情咬牙吐出几个字,身子慢慢不再抖动,声音却突然显得有些冰冷。

     皱了皱眉,风青末伸手推门,那门户应声而开,一股更加浓烈的精气扑面而来,风青末不敢大意,全身毛孔陡然封闭多半,只留下少数张开令那精气进入被自己炼化提升修为。

     他迈步走进去,只见门后的空间很是广阔,前后纵横数百丈,高也足有数百丈,只是这空间虽然广阔却显得空空荡荡,只有中央竖立着一道半人来高的平台。

     走的近了,才发现那平台中间,放着一只形状古朴却半边倾斜的破碗,在那破碗完整处,浮动着一种透明的液体,而在液体之上,则有一颗明珠大放光芒,将整个空间照的亮亮堂堂。

     “这就是那妖族强者留下的内丹了吧?”

     被那明珠吸引,风青末自语一句,随后看向那破碗中的液体道:“这液体是什么东西?”

     没人应答。

     “嗯?”

     风青末觉得不对,正欲将背上的墨染情放下。却陡然只觉背上一疼,好像被野兽利爪抓破身体一样,疼痛异常,他一声闷哼,难以置信的回头看去,正好看见墨染情双眼闪着嗜血之色,一口咬在他脖颈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