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七章 北冰凝薇
    “让小家伙表演一下?”

     方剑生与安老闻言都是一愣,脸上生出诧异之色,不过尚未等他们开口,远方地平线处突然传来一声惊天动地的尖啸!

     唳!

     尖啸声滚滚荡荡,如万马奔腾,整个大地都在啸声中战栗、颤抖。

     眨眼之间,就在众人的目光之中,由远及近,一片浓烈的乌云铺天盖地,透着一股黑暗、暴虐、无法无法、毁天灭地的阴冷气息突然出现在地平线。

     唰!

     一瞬间,所有人好像都被什么东西重重砸在脸上一般齐齐变了颜色。

     没有人可以形容那种恐怖感,就像是一座深埋在地底的远古凶兽,突然间暴怒苏醒,破开地面,冲天而起,推金山倒玉柱般向着所有它看到的活物狠狠碾了过来。

     在这种绝对的碾压面前,任何人的力量都显得那么渺小,不管你是反抗还是顺从,都无法逃脱最终死亡的命运。

     太可怕了!

     风青末脸色苍白,隔着数十里仅仅是感受了下那股气息,他便觉得整个人的精神与肉身都好像被群山镇压,几乎喘不过气来,很难想象若是身在近前会是怎样的一副光景,恐怕一瞬间便会这股气息压的粉碎。

     遥看那股乌云,静听那股唳啸,安老似乎是想起来什么,忍不住倒吸一口气,一字一顿道:

     “鬼哭!”

     鬼哭!

     风青末心中震惊,对于“鬼哭”两个字他绝对不陌生,那日他初次修行,挣断十条枷锁后遭遇一名鬼族百夫长暗杀,所幸被青石部落老族长萧百川护持才逃过一劫,当日那鬼族百夫长便曾使用过这“鬼哭”秘法。

     只是相比这次的“鬼哭”,那真是小巫见大巫。

     如果说当初他感受的“鬼哭”气息算一个正常的普通人,那么现在他所感受到的“鬼哭”气息,就是一个顶天立地的无双巨人,两者威力犹如萤火与皓月之别,根本不可同日而语。

     “嗡!”

     不过只是一眨眼的时间,远处浩瀚的乌云便咻忽散去,因为一轮赤红的光芒缓缓升起,犹如朝阳初生,绽放万千豪光,刺破云层,普照世间,净化黑暗。

     原本震动的大地又恢复如常,就连那恐怖的阴暗气息也突然消散,整个天地一片寂静。

     “有我人族强者在与鬼族交战!”

     安老修为最强,此刻显然发现了什么,转头看向方剑生,稍稍犹豫道:“少主,看样子应是我人族强者占了上风,若是我们前去援手.......”

     “安老,您有把握护住我吗?”

     方剑生脸上的恐惧尚未褪去,此刻听安老有前去援手的意思,脸上的恐惧更浓。

     “少主,在龙吟兵部领地中,老夫从未感应过这股强者气息,想来应是巡视人界的百界修罗卫经过此地,发现鬼族潜伏才有此一战,少主您要参加四月之后的百界修罗卫选拔,若是能有一名修罗卫支持,恐怕会增加不少成功的机会。”

     顿了顿,见方剑生脸上恐惧依旧未褪,安老心中略有失望,接着道:“老夫不会拿少主生命冒险,若是没有护持少主的把握,老夫自然不敢谬出此言。”

     听安老如此说,方剑生犹豫片刻,偷眼瞟了下风青末,见风青末脸上除了一些惊讶并无恐惧之外,好像受到了什么侮辱一般,一咬牙,狠声道:“那我们现在过去!”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风青末和小家伙道:“带上他们!”

     “自当如此。”

     安老答应一声,未等风青末同意,便探手抓住他与方剑生,祭魂境的修为运转,几个呼吸之间便来到数十里外。

     “这是......”

     当他们来到战场之后,齐齐一愣。

     战斗的场面,让他们太过意外。

     因为场中别无他物,只有一道修长而高挑的身影。

     那是一个身着鹅黄色长裙的女子,看上去约有二八芳华,乌发如漆,肌肤如玉,面凝鹅脂,唇若点樱,眉如墨画,神若秋水,一身清冷,偶尔看过来的眼眸深邃,犹如一泓清水,泛着幽幽光华,顾盼之际,自有一种气质,清雅高贵,令人为之所摄、不敢亵渎、自惭形秽。

     尤其是此刻她在与看不见的鬼族交战,身法轻盈,风袖飘飘,发丝飞扬,霜染的容颜如冰花绽放,冷傲灵动中竟然颇有一种勾魂夺魄之态,又让人不能不魂牵梦绕,为之沉醉。

     这是一个如诗如画般的绝色女子,美艳不可方物,有一种令人窒息的绝美。

     她叫北冰凝薇。

     直到很久以后,风青末才知道眼前这个女子的名字,可他不知道,这个名字,将贯穿他一生的笑与泪。

     “哪里来的鬼族,竟敢在我龙吟兵部领地猖狂?”

     虽然被少女的美貌所摄,但到底是久经世故的老人,此时安老首先反应过来,通体散发出一股浓重的杀戮血气,仿佛尸山血海中走出来一般,鬼神辟易。

     不过虽然外表看起来凶威滔天,但安老精神扫过战场之后却很是震惊,因为在他的精神感应下,也只在那少女身边勉强捕捉到一道漆黑的影子,尽管知道鬼族天生能融入虚空,藏匿身形,但那也是相对而言,他能感应到那黑影的修为。

     初入炼魂境。

     以初入炼魂境的修为便几乎能逃过身为祭魂境强者的感知,再想到之前所见到的那股恐怖威势,令便安老目光凝重,很是重视。

     想到这里,再看向那名少女的目光,安老便多出几分心思。

     那名少女的修为在他看来,也只是初入炼魂境而已,但能以炼魂境的修为频频挡住眼前这名鬼族的暗袭,当真是不可小觑。

     “哼,人族的老东西!给本童子送菜而已!”

     一道明显稚嫩的声音随着黑影的移动从四面八方传到众人耳中。

     “找死!”

     安老大怒,一尺高的树灵透顶而出,继而树灵双手结印,一道道树藤迸发,如同游龙般飞到战场上空,纵横交织,隐隐化作一口大钟,朝着那精神感应到的黑影罩去。

     噹!

     明明是树藤交织成的钟,却在落向一处虚空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金铁交鸣声,继而万点火花迸溅,如火树银花,接着狂风席卷,若龙飞旋,将在场众人全部掀翻。

     而其中,身为祭魂境的安老被掀飞的最远,且他双臂痉挛,骨骼都噼里啪啦,生出诸多裂纹。

     同时,随着安老倒飞,一道黑影显现,以比他被掀飞时更快的速度,几乎如影随形,刹那间便来到他的身边。

     这一刻,哪怕以安老百十年的阅历,历经无数血战的心境,也在看到那黑影的时候差点心神失守。

     他看到了怎样一个人?

     一个约莫四、五岁的人族稚童,四肢枯瘦,皮肤惨白,一张腐烂的嘴唇后露出两排白森森的牙齿,一双没有瞳孔的眼眸深处除了冷酷和残忍,只有一点灰。

     暴虐!

     嗜血!

     毁灭!

     苍生如狗!

     万物如灰!

     这就是安老从眼前这个稚童身上感受到的所有情绪。

     这还是鬼族吗?

     安老脑海中生出这样一个念头,他不是没见过鬼族,但却从未见过如此诡异的鬼族。

     嗤!

     然而,不等安老反应,那人族稚童两排森森白牙,便已经闪电般刺入他的肩头!

     噗!

     有血花飞溅,一股钻心的疼痛,刹那间便麻痹了他大半个身躯,随着这诡异稚童牙齿咬破血肉,安老不仅感觉一身气血凝滞,就连往日里如臂使指的灵力似乎也失去了掌控,甚至令他感到惊惧的是,他神庭之中费尽心力好不容易才接引的树灵此刻竟然有破体而出、离他而去的迹象。

     这就非同小可了,若是树灵离他而去,他肯定会从祭魂境跌落下来,到时候没有树灵在身,控制不住一身灵力被反噬事小,护不住方剑生安危,让方剑生陨落在此就使他难以接受。

     想到这里,安老奋起精神,竭力沟动树灵,想要挣脱出去,可令他难以置信的是,在他沟动树灵的一瞬间,一道黑气竟然随着他的心神寻到树灵所在,接着这道黑气分化千丝万缕,须臾间便化成了一道漆黑的大茧,将树灵封困在内,让他再难以沟通分毫。

     这一刻,这位祭魂境的老者就彻底慌了神,活了上百年,从未遭遇过如此诡异的对手,且片刻之后,他便感觉一身灵力几乎被眼前的稚童汲取了四成以上,照这样的速度,恐怕再过两三个呼吸,他就要被吸干一身灵力,油尽灯枯,死无葬身之地!

     “好喝,好喝。”

     那稚童好像从未吸食过灵力,此刻显得兴奋异常,而随着它对安老灵力的汲取,它皮肤渐渐红润,嘴角慢慢长全,身躯逐步饱满,尤其是其眉心,缓缓生出一点凸起,似乎有什么东西即将蜕变,使得其周身阴冷的气机愈发浓重。

     “安老!”

     电光石火间的变化,令方剑生心神震颤,那稚童到底是个什么诡异东西,祭魂境的安老大意下竟然连一招都接不住就有生死之危!

     “还请姑娘出手相救!”

     事出突然,风青末也没想到祭魂境的安老竟然落败如此之快,此刻情急之下,也只有刚才那与诡异稚童争斗而不落下风的绝色女子才能力挽狂澜。

     “多管闲事,自不量力!”

     少女如樱的嘴唇微微颤动,睥睨凛然的双眸,闪过一丝讽刺,接着她一只比白玉还要晶莹的纤细手掌轻轻抬起,食指在虚空划动,继而,淡淡的金芒在她指尖流淌,若朝阳跃出了地平线,刹那间光芒万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