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九章 力压方剑生
    天,就像一个孩子。

     它开心,阳光普照,给你笑脸。

     它忧郁,阴雨连天,给你难看。

     现在,它很郁闷。

     所以,它让劲风呼啸,让乌云起舞,让大雨倾盆,不管不顾下方两个剑拔弩张的少年,尽情释放心中的愁闷。

     “你应该知道怀璧其罪的道理。”

     方剑生语气变冷,眸光如剑,犀利的看向风雨中情绪略显低落的少年。

     “我不是烂杀之人,但也容不得弱者忤逆,若你一意孤行,我只能送你上路。”

     说到最后,一声剑鸣声伴着一股极其凌厉的锋芒自方剑生体内每一寸筋骨透出,从天而降的雨水,落入他周身三尺范围内便被切割的零零碎碎。

     他还没有拔剑,但他整个人的气势,已经如同一把利剑,要把整个苍穹刺穿。

     “为了一只年兽幼崽,你就要杀掉同族是吗?”

     感受着方剑生的气势,风青末低落的情绪更浓。

     “你根本不知道年兽幼崽的重要性。”

     看了看被大雨淋湿皮毛而显得有些烦躁的小家伙,方剑生目光闪过一丝犹豫,语气稍缓道:“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和我一起回龙吟兵部,我保证你将来前途无量。”

     “如果我说小家伙不是年兽幼崽你信吗?”

     将小家伙抱在怀里,捋了捋它淋湿的蓝毛,风青末笑了笑道。

     “看来你是真的执迷不悟。”

     自以为风青末诓骗自己,方剑生面如冷霜,杀气骤然爆发,躯体中突然毫无预兆的冲出一道白色巨剑,以超出常人思维反应的速度,刺破空气,剑气逼人,以可刺破万物之势,眨眼之间便刺到风青末身前!

     砰!

     太近了,这一下,风青末只来得及鼓荡起一身之力,旋即便被那巨剑击飞,整个人往后飞出上百步,才被那巨剑撞飞在地,在地上直接砸出一个深坑,随后整个身子霎时被巨剑所过之处带起的土屑灰尘埋在其中。

     一切归于平静,只有漫天的风声雨声,像是看到好笑的事情一般,愈发的沸腾。

     “哼,就凭你,也配拒绝我。”

     一招解决了风青末,方剑生略显得意,迈开脚步,像着那深坑走去。

     那只年兽幼崽还在风青末怀里。

     然而,不等他走进,只听轰的一声,就在风青末陷进去的深坑中,填满其中的土屑灰尘轰然冲天而起!随后,一道人影从深坑中爬了出来,满头满脸全部都是灰尘泥土,虽然连连吐血,但怀中的小家伙却并未受到一丝伤害。

     正是风青末。

     “嗯?”

     见风青末硬生生抗了一击不但没有四分五裂而死,反而从深坑之中爬了出来,方剑生一下子愣住了。

     “我生气了。”

     风青末吐了口血,摸了摸小家伙的头后,将小家伙放在地面上,让它离的远一点。

     现在小家伙能力暂失,若是一旦在战斗中被波及,恐怕难以承受。

     “生气了?”

     方剑生闻言冷笑道:“生气又如何,你还是要死。同样是炼锁境,你永远也不知道我有多么强大。”

     说着,方剑生迈步而行,但他那一脚却并没有踩在地上,而是一步落下,便自动有一把小剑从空中生长,被他踏在其上。

     而随着他的走近,方剑生眸中剑气如潮,他的剑势也在节节攀升,变得愈发狂暴,如长江大河,惊涛裂岸,卷起一波又一波巨浪,一时间又化作千万条银蛇,漫天滚动,每一条银蛇中,都充满了可以崩山毁岳似得剑气,随时随刻,都会遵从方剑生的意念,切割万物,撕裂苍穹。

     “你冲开了生死穴?”

     远远看了一眼,风青末也是赞叹,虽然他并不喜欢方剑生,但也不得不承认方剑生能在炼锁境便冲破了生死穴,的确是有灭杀自己的资本。

     “你竟然还知道生死穴?”

     方剑生微微皱眉,眼前的这个在他看来只是一个普通浪人的少年,实在是一次又一次出乎他的意料。

     “我知道的多着呢。”

     风青末目光闪动,随后大蛇咆哮声起,但见他眉心一头凶恶无比的大蟒缓缓游出,缠绕在他的身躯和四肢上,蟒首自他背后升起,高高昂头,凶厉的盯着不远处的方剑生。

     这一刻,风青末的气势陡然变化,无尽的凶威滚滚蒸腾,如长江大河般汹涌冲出,在风青末周身形成一股扭曲与狂暴的浪流,内藏无尽的战意与狂野,之前他气息温和,丝毫感觉不到他的危险之处,但现在,方剑生却从他身上明显感觉到一种无比危险的暴戾。

     如果说风青末之前是一只温顺的猫,那现在他就是一头被惹怒的虎。

     “找死!”

     方剑生一声冷哼,脚步轻动,虽然背着昏迷不醒的安老,但速度依然快的惊人,他移动,脚下的小剑也跟着移动,待到他来到风青末近前,脚下便生出无穷无尽的小剑,随后如同天女散花,那些小剑密密麻麻纷纷落下。

     “青木剑阵!”

     方剑生低喝。

     铮铮铮......

     无穷无尽的小剑飞舞,划出一道道青色剑气,剑气霎时间密布方圆数十丈空间,将风青末包围在剑阵这中。

     风青末带给他一个又一个意外,不仅有年兽幼崽跟随,有炼魂丹在身,更是硬受他一击而不死,此时从他身上又感受到一股危险的气息后,他当即施展爆出生死穴中的元气,化作无穷剑气,上来便施展最强手段,要摧残他,辗压他,没有任何试探,直接将风青末击杀!

     “哼!”

     风青末嘴角轻动,屹立在原地岿然不动,天阴血蟒神形功运转,一身血气迸发,战气汹涌,化作一条条数丈长的大蛇,空中乱舞。

     自借助天阴血蟒的帮助在青石部落留下神形功的石刻意境那日,风青末便得到完整的天阴血蟒神形功修炼之法,虽然只是炼锁境的修炼法门,但这门神形功却包括天阴血蟒的血、肉、筋、骨、膜、皮、相、动、静、神十大体系,精妙无比,在炼锁境的修炼法门中绝对名列前茅,此刻风青末再次用这门功法去战斗之时,便爆发出它真正的威力。

     铮!

     剑鸣声响起,清越之中夹杂着滚滚大蛇咆哮之声,只见方圆数十丈空间大蛇狂舞,以肉身与青木剑阵硬碰硬,一道道剑气横空,一条条大蛇咆哮,场面惊人无比。

     而踏剑而行的方剑生背后的长剑此刻不知何时已经在手,一剑刺出,剑气纵横交织,纠结在一起,蕴藏着极为可怕的威力,宛如一片天穹朝着风青末震压而下。

     青木剑阵只是限制风青末的行动,将他困在原地,方剑生真正的杀招,还是他这预谋已久的一剑。

     风青末抬手,手臂缠绕血蟒之躯,显得无比粗壮,抬手之间血气爆发,硬撼方剑生这一剑,两者相碰的一瞬间,空气剧烈震荡,向四面八方挤压而去。

     外围,一旁观战的小家伙“喵”的一声一下跃出老远,却是空气震荡传递过来,让它感觉到了危险,下意识的便闪躲开来。

     风青末身躯被震的晃动,方剑生踏在剑上的身形也被震的不稳,就在晃动之间,风青末足下速度爆发,身形顿时变得无比迅捷,围绕方剑生飞速转动。

     方剑生一惊,没想到他居然这么快便回过气来,只见风青末身形迅疾无比,几乎化作围绕他转动的虚影。

     但在虚影之间,只见一条条大蛇巨口从四面八方向他咬来,与此同时还不时有一只只拳头向他抓下。

     现在风青末用的却是天阴血蟒神形功的“动”字诀,当初他便曾用这一招对付过半残的炼魂境鹰妖,只不过此刻他再动用这“动”字诀,却是比当初要强上不少。

     方剑生额头冒出冷汗,脸色渐渐凝重,剑气千变万化,抵挡从四面八方攻来的大蛇和拳头。

     “他的招式并不精妙,但是爆发力和力量太猛了!”

     方剑生接下一招招攻势,被震得血气沸腾,在他看来,风青末的攻击并不算精妙,也缺乏变化,但是其中的力量竟然比他这个冲开三枚生死穴,灌满两枚生死穴的炼锁境人物还要强,此刻以摧枯拉朽的力量和无与伦比的速度,强行弥补一切招式变化,居然压制的他只能被动抵御,根本来不及施展自己一身无比精妙的招式!

     “这样不行,继续防御早晚会输的一败涂地!”

     方剑生身形一动,脚踏空中,一柄柄小剑相继出现在脚下,竟然步踏剑身步步高升,意图与风青末将距离拉开。

     他的脚步极快,几步之间便升起三十余丈高。

     “下来吧你!”

     风青末曲蹲,纵身一跃,身形如同一条腾空而起的大蛇,一跃三十丈高,探手抓住方剑生的脚踝,挥起手臂向地面狠狠砸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