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七章 兄弟你们死吧,我不死
    莽荒古林,已入深夜,一轮明月高悬,皎洁光芒铺洒,亮如银辉。

     只是这莽荒古林之中,处处是参天巨木,遮蔽了月光,却使得周围一片昏暗。

     风青末意识回归,先是仔细感受了下目前身体状况,确认已经恢复如初后,小心翼翼挪动身子,朝着战场看去。

     此时,战斗几乎已经进行到最后,无论是萧武还是仙族五大伍长都是筋疲力尽,萧武中央主身更是在击飞一名仙族伍长之时被一盾扫中,横飞出去,满嘴咳血。

     “咳咳。”

     萧武脸色蜡黄,胸口瘪下一大块,几根断裂的肋骨从胸腔刺出来,露出带血的骨茬。

     “再坚持一下啊萧武,我马上就到了!”

     风青末一脸担忧,运起那门杀人法,隐匿气息,蹑手蹑脚朝着战场靠近。

     萧武默不作声,迅速抬手默默将一根根断骨推入胸腔,接着长长吸了口气,只听咔嚓咔嚓骨骼交错声不绝于耳,赫然是萧武调动腹部和背部肌肉,强行将一根根断裂的肋骨接在一起!

     虽然少年身躯挺直,没有发出一声痛呼,但借着昏暗的月光,风青末仍然看到萧武背上都是汗水,额头也出现一粒粒豆大的汗珠,混着鲜血流下。

     “不愧是先天遗徒啊,不仅神通惊人,对自己也是够狠!”

     有仙族伍长喘着粗气赞叹,此时就算是对手,但他们也已经认可萧武的战力与毅力。

     看的出来,萧武早已是强弩之末,只是仍然在坚持,死战不退!

     “哼,只有战死的人族,没有俯首的傲骨,唯死而已,死之前能拉几名仙族伍长垫背,也不算太亏!”

     战斗在此际,萧武早已明白,若无意外,自己今日必死无疑。

     死意一生,生死便置之度外,不顾强行延长天赋神通对自己身体造成的伤害,一直坚持战斗,才能拖延到现在。

     只是此刻,自己真的快坚持不下去了。

     人体有极限,想要掌握什么样的力量,就要拥有什么样的极限,这个极限一部分关键就是精神力的强弱,自己就是因为融合远古强者一丝精魂,精神力天生强大,远超同辈,才能同时掌控八道分身,布下九极大阵,但此时,自己真的精疲力尽,太累了。

     他觉得只要自己一闭眼,马上就能睡三天三夜。

     只是,他不能,在敌人尚未倒下之前,在自己未倒下之前,他不敢闭眼。

     闭眼,就真的输了。

     不管是战力,还是人心。

     “杀!”

     五大伍长暴喝,五行大手印此刻已然缔结,在五人联手控制下爆发出前所未有的力量,五行大手印晃动,化作金手印,犹如一座从天而降的大山,朝萧武当头压下!

     “人族可以战死,筋骨不会曲折!”

     萧武咬牙,八道分身环绕身旁,身形错落,奋起余力,九道兵刃向天,最后一搏!

     “最强时候也是最弱的时候,就是现在!”

     就在这时,风青末动了。

     他眉心一闪,眉心之中肌肉蠕动,露出一方明镜,好像第三只眼一般,仅仅一刹那便看穿那五行法阵存在的破绽,与此同时,他原本隐匿的气息陡然爆发,双手一前一后虚握,杀人法运转,一身血气为弓,一身战气化箭,遥遥指向其中一名手握长剑的仙族伍长。

     “不好,那名人族偷袭!”

     那名手持长剑的仙族伍长刹那间如芒刺在背,神色陡变,此时他分明感觉到一股杀机如潮,霸道无匹的气息将自己锁定,自己想要运用手段防御,却突然发现无论自己现在怎么做,结局都是可以预见。

     咻!

     战气箭离弦,化作一道残影,朝那仙族伍长飞去。

     那仙族伍长面露恐惧,再顾不得维持法阵运转,几乎本能的就要避开,但那一箭太快了,再加上风青末射出那一箭之时与他相距不足二十丈,几乎在那仙族伍长身形移动的瞬间,那道气箭便已经来到面前!

     噗!

     一道血光四溅!

     那仙族伍长目光呆滞,眉心箭孔前后通透,红白之物潺潺而流,到死,他依然睁大双眼,不敢相信自己竟然会死在一个连二十道枷锁都尚未挣断的人族少年手中!

     “风大哥!”

     萧武声音颤抖,他瞪大双眼,语气显得都有些癫狂,难以相信眼前这一切!

     “别分心,拖住他们!”

     风青末朝萧武大吼,身体之中这些天来尚未来得及炼化的血气,如流水般溢出,气血滚滚,连绵不绝,再次化作血气弓,下一刻,战气化形,弯弓搭箭,又瞄向另一名手持长鞭的仙族伍长!

     “该死!”

     那仙族伍长此刻感受到和刚才那名伍长一样的杀机气息,而另外三名伍长此刻也顾不得重伤的萧武,竭力运转法阵,将空中因为缺失一名伍长而明显显得不稳的金手印转为土行手印,就要横在那名仙族伍长身前。

     刚刚那一箭太过突然,一箭便将一名仙族伍长射杀,那等血腥深深烙印在他们心中,虽然刚才那道气箭并没有直接针对他们,但法阵运转,五人气息相连,他们明显感觉到刚才那名伍长想要躲开那一箭却有心无力,最后被一箭灭杀。

     那先天遗徒虽然受了重伤,但若拼命仍有几分余力,若是自己等人再死一人,万万不是他的对手,恐怕今天都要交代在这里!

     “你们的对手是我!”

     萧武此时也从震惊之中回过神来,还不及细想太多,九极大阵再动,八道身影齐出,朝那方手印扑去。

     “该死该死该死!”

     虽然几名仙族伍长仍然竭力在维持法阵运转,但是原本密不透风无懈可击的阵势毕竟因为一人陨落而显得不完整,威力大减,面对又攻上的萧武,便显得有些力不从心。

     “你们撑住,我去杀了他!”

     身怀黑熊内丹的那名仙族伍长突然目光闪动,不待几人同意便脱离法阵,身形一转,手持长枪朝风青末奔来。

     “天水伍长,你......”

     剩下三名伍长心中一惊,一个不好的想法浮出心底。

     咻!

     又是一道气箭射出,带起阵阵呼啸,朝着那手持长鞭的仙族伍长飞去,令三人顾不得其他,竭尽所能爆发全力,一面抵挡那道长箭,一面抵挡攻上来的萧武。

     呼!

     十几丈距离一晃而过,手持长枪的仙族伍长眼中闪过一丝厉芒,仙气激荡,锁定风青末所在的位置,一枪呼啸而出。

     可就在那仙族伍长信心满满,一枪刺到风青末身前,以为可以将风青末一击必杀之时,他看到风青末忽然笑了。

     这一笑,直让这名仙族伍长心底一颤,毛骨悚然。

     因为在那一笑之时,风青末周身竟然诡异的散开一道道白色的雾气,旋即,自己那一枪便从风青末所在的方向一冲而过,可让他难以置信的是,自己那一枪穿过之时,竟然没有接触到任何实物,风青末早已消失不见!

     “怎么可能!”

     唤作天水的仙族伍长直接吓出一身冷汗,战斗之中,没有比忽然之间看不见对手不知道对手去哪里更恐怖的事情了,尤其是以他伍长级的修为面对一个修为不足二十条枷锁的人族普通少年,一枪之间笼罩他周身四方,封死所有躲避可能,不论对手如何闪躲腾挪,到了什么位置,都会被他第一时间长枪刺到,可就在此时,在他视线所及,却完全失去了风青末的影子,似乎风青末早已不在这方天地之中。

     “难道又是一名先天遗徒不成?!”

     天水伍长此刻全身寒毛竖立,心中一个念头扎根般升起来。

     “嗖......”

     也就在他一身冷汗之时,忽然间左后方,一道犀利之极的锋芒袭来,天水大吼一声,身形急闪,瞬间飞掠出去三十丈,低头看时,赫然发现自己左臂已然被那锋芒触及,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突兀出现,若不是自己久经沙场,危机出现之时本能的反应开来,此时定然已经失掉了一条臂膀!

     而在他刚才所在的位置,风青末手持一把血色匕首,正面无表情的看着他。

     “可惜......”

     风青末暗叹一声,这门杀人法自己到底还是太生疏了。虽然有眉心那片逆鳞相助,映照对手破绽,能及时躲避并伺机反击,但自己到底还是没能将对手一击必杀。

     “天水,你在干什么!快杀了他过来帮忙!”

     不远处,另外三名仙族伍长在萧武疯狂的攻击下左支右挡,渐渐不敌,而刚才那手持长鞭的仙族伍长虽然在同伴的帮助下成功挡住那只气箭,却被趁机抓住机会的萧武一刀砍伤挥鞭的臂膀,此刻长鞭再挥舞之时,早已不如原先那般诡异灵活,更是让三人的处境雪上加霜。

     天水闻言,看了看在萧武九极大阵下即将落败的三大伍长,又看了看面前目光不善盯着自己的风青末,想起之前的诡异,目光闪动,稍一踌躇,忽然转身迈步,丢下三大仙族伍长朝着莽荒古林深处奔行而去!

     “兄弟你们死吧,我不死,待我独吞了那黑熊内丹,炼化成功成为千夫长之后,定会为你们报仇,你们就放心去死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