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四章 血蟒复苏
    痛!

     当风青末有意识时,第一感觉便是痛!

     他觉得全身上下好像有千万只大手在撕扯、无数只蚂蚁在啃食一般,钻心刺骨,使他呼吸都是痛,痛的下一刻忍不住就要去死。

     “死了吧.....死了吧,死了便不再疼,便不再痛了.....”

     似是了解他的心思,一个声音在柔声呼唤。

     可就算是死,死之前也要睁眼看看死在哪里吧.....

     仿佛黑暗中的一盏灯,这个念头突然出现他内心深处,在远处不断的闪烁,像是一种无法拒绝的诱惑。

     他深深吸气,吸的整个灵魂都觉得在疼痛,只是无论如何,他终于还是攒起了一丝力气,睁开了眼睛。

     但他从来没想过,当他睁开眼之后看到的,会是这样一个情景。

     他看到自己断裂的骨骼在生长,破裂的心脏在恢复,开裂的血肉在愈合,他看到自己体内血肉和经络,眼下都泛着淡淡的幽光,这些幽光犹如春风雨露渗透进自己的血肉、内脏、骨骼、经络,让他的躯体以一个极其可观的速度不断痊愈,并潜移默化的使他的身体在进化、在变强。

     他又感受到当初那种重伤垂死却不死,反而慢慢痊愈的感觉。

     这种感觉,就好像吃了什么珍惜异常的灵药,使得他的身体充满了勃勃生机,让风青末满心欢喜。

     刚苏醒的意识懵懵懂懂,随着那些幽光漫无目的的四下游走,不知不觉部分意识随着那些幽光一同融入四肢百骸之中。

     而这股意识却没有发现,在那些意识融入到四肢百骸时,肉身的活力

     明显在增强,生机更雀跃。

     “救我.....”

     仿佛过去了漫长岁月,当疼痛渐渐消失,一道微弱的求救声将游离状态的风青末突然唤醒。

     “救我,救我.....”

     仿佛感觉到风青末清醒,那道声音越发急促。

     “是谁在说话?”

     风青末疑惑,四下查看,却一无所察。

     “我在这儿.....我在这儿.....沿着光.....”

     那道声音越来越低,仿佛每说一句话便要花费极大的力气。

     “沿着光?”

     风青末四下打量,很快,便发现那些幽光是从自己眉心神庭中渗透而出,仿佛潺潺溪流,流向四肢百骸。

     看着这些幽光,风青末眼神一亮,当初自己被巨蟒重伤,在青石部落养伤之时,明显感觉身体之中有道道清流流动,滋养肉身,修复身躯,当自己痊愈之后这种感觉便消失,没想到此时竟然直观的看到了它们。

     只是眉心神庭是人体之中最为神秘的地方,唯有炼魂境及以上的强者才能接触这个领域,而在那之前,这几乎是一个绝对的禁区,没有一个炼锁境修者敢轻易尝试。

     风青末不是好高骛远之辈,他不过刚刚挣断十二条枷锁,在修行路上仅仅开始起步而已,又怎敢尝试闯入一片混沌的神庭识海?

     可是眼下他不仅发现,从一片混沌的识海中,不断有一滴又一滴的液体滴落,形成了改变整副驱壳的幽光,更有莫名的求救声从那混沌识海中传来,让自己越来越抑制不住内心的好奇,于是,风青末第一次尝试着在这种奇异的状态下去窥探自己的识海。

     嗖....

     这一尝试,他感觉整个人的心神突然被一股狂猛无匹的力量吸住,随即整个人天旋地转,眼前一片恍惚。

     不久后当视线再度清晰时,风青末已经置身于另一处地方:

     天穹染血,红的触目惊心,风青末可以笃定天空的本色便是赤红,并非云霞染红,因为他能看到日、月、星辰。

     只是那些日、月、星辰,都是沉甸甸的黑色。

     而地面,从脚下绵延至远方,尽是白骨般的惨白。

     血红的天穹,乌黑的日月,惨白的大地!

     “这是哪儿?!”

     饶是风青末现在心坚志强,早已不是当初刚走出村落的无知少年,乍一看这种场景,也不禁吓了一跳。

     没有声音回答。

     他左看右看,很快隐隐约约在远处看到一丝亮光,下意识的,他朝着那处亮光走去。

     只是,随着他离那道亮光越来越近,他的脚步放的越来越慢,当他完全看清那道亮光时,他的脸色,一刹那变得灰白,他完全惊呆了,全身不由自主的绷紧,紧张的像一块石头,心沉的像是突然灌满了铅,大脑失去指挥自己行动的能力,木头一般站在那里一动不动,愣着两只眼睛痴痴的看着前方。

     前方,一个巨型晶体矗立,那晶体通体散发幽光。

     而在那晶体之中,一头巨蟒静静沉睡。

     天阴血蟒!

     风青末怔怔的站在那里,只觉得脊梁上流下一股股的冷汗,虽然和这条巨蟒有血仇,但这头巨蟒真的太大了,巨大的身躯长约百丈,宽逾三丈,青色的鳞片密布全身,腹下一抹鲜红,虽然在沉睡,但仅仅是那庞大的身躯就让人感觉异常的恐惧。

     风青末原以为自己历经生死,且在参悟神形图时敢于和血蟒形神正面相对甚至拔刀相向,已经不再害怕它,但现在他才明白,即使他敢猎杀其他巨蟒,敢和血蟒针锋相对,但他内心深处,依然对血蟒有深深的恐惧。

     这种恐惧,并不会因为他敢直面血蟒就会消失。

     猫被围赶的走投无路时,也会变成老虎。

     他那种面对,更向是一种穷途末路时的困兽犹斗、垂死挣扎。

     “不要.....怕,我不会再.....吃了你的。”

     熟悉的声音再次响起。

     蹬蹬蹬!

     这一惊非同小可,风青末连退三步,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颤巍巍的指着那晶体中的巨蟒,连咽两三口唾沫,涩声道:“是你在说话?”

     一条巨蟒在说话?!

     于风青末而言,这是一种莫大的震撼!

     异兽修行,进化成妖兽之后,灵智开启,会渐渐拥有不低于人族的智慧,甚至有些异兽之属如狐类、猴类、鼠类等修成妖兽,灵智大开之后智慧还远在普通人类之上。

     只是,妖兽若是想要开口说话,就绝不是一朝一夕能达到的,那需要漫长岁月的积累,需要极其高深的修为,拥有化形的能力之后才能开口说话,而能化形的妖兽,最弱的也堪比人族祭魂境强者,在人界大地之上,被称之为......妖!

     不同于百族之中的妖族,异兽修炼成妖,拥有化形能力之后,都是化作人形,并不得到妖族认可,相反,人界大妖一身精气神对于妖族来说乃是最美的补品,简直就是让妖族修为突飞猛进的灵丹,妖族对于人界大妖的猎杀也远远比猎杀人界强者来的更渴望,是以,人界大妖虽然一直与人族一起,抵抗百族攻伐,但对妖族却最是深恶痛绝。

     而眼前这头巨蟒竟然能与自己对话,岂不是说它至少也是堪比人族祭魂境的大妖?

     而祭魂境有多强呢?

     风青末不知道,他没见过祭魂境的强者出手,他只见过炼魂境界的老族长出手两次,但这两次出手已经让风青末认识到炼魂境强者的强大,炼魂境已是如此,那炼魂境之上的祭魂境,难以想象到底会有多么可怕......

     恐怕老族长和这条巨蟒遇上,根本就撑不过一个尾巴吧......

     只是,这么强的大妖,怎么会莫名其妙跑到自己身体里面呢?

     风青末不禁浮想联翩,不过尽是自己百般惨死的模样。

     “是我......救我.....”

     巨蟒沉睡,却有声音莫名传来,虽然听起来有气无力但仍能听出显得很是焦急。

     “救你?”

     短暂的惊骇过后,风青末迅速稳定心神,凝视着巨蟒摇头道:“不可能!”

     沉默。

     良久的沉默。

     当风青末坚定的吐出那三个字后,这片诡异的天地便陷入一片寂静。

     寂静的可怕。

     随后,一股难以言喻的压迫感突如其来,接着,一股滚滚磅礴的意念裹挟着一股实质般的气息,以那晶体为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而去,一缕缕重如山岳的气息,在虚空之中游鱼般穿梭,将空间撕裂开来一道道裂痕,血腥、凶煞、残暴、吞噬一切、无法无天、唯我独尊.....种种难以描述的邪恶,一瞬间铺天盖地,狂暴肆虐!

     这片诡异的天地上空甚至出现一种种异象,无数血云密布,天地一片黯淡,血虎、血狮、血蛟、血龙等不断生灭,沉沉浮浮。

     下一刻,一条巨蟒虚影显现在风青末头顶上方,蛇躯盘旋,目光睥睨,好似高高在上的神明,冷漠的俯视众生。

     “你敢......拒绝我?!”

     倏地,随着这道声音响起,一种吃人的黑暗涌上心头,恐惧、绝望,狰狞狂笑,风青末甚至感觉自己的血液因为这种恐惧绝望飞速的冷却、冻结,心脏像是被一只无形的大手捏住不再跳动,窒息的恐怖。

     整个身体像是暴露在秋风中的枯枝,身不由己的晃动,好像下一刻就要倒下去,但那颤抖的双腿却又像扎根在原地,无法挪动半步,整个人陷入无尽的梦魇之中,这一刻,恐惧绝望占领了绝对的上风,只有心中唯一清醒的认知,一遍遍告诉自己。

     “挺住、挺住、挺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