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章 鬼丑之死
    有风,自虚无而来,初始温和、轻盈,继而阴冷、猛烈,最后狂风席卷着洪荒原始般的霸道骚动,在这天地之间尽情撒野驰骋。

     一尊尊巨大的身影随风而来,伟岸存在的身躯在一座座宫殿之中不停走动,那尊一脚踩在风青末头上的存在落地之后,好似没看到风青末一般,也迈开大步朝那些宫殿走去。

     “幻觉,是幻觉,我明明已经将心魔化作心魔种种在心上,怎么还会出现幻觉......”

     风青末喃喃自语,抬起头看着越走越远的那尊奇异存在,心中的迷茫与震撼简直已非言语所能形容。

     就在刚刚那只大脚踩在自己脑袋上之时,他感觉到那只大脚竟然直接从他脑袋中穿过,踩在大地之上,与此同时,他又觉自己脑袋震荡,宛如真的被什么东西穿过一般。

     这种奇异的经历简直颠覆了风青末的认知,自己现在所见,到底是真实还是虚幻?

     若是虚,为何自己会被那宛如实质般的威严压的匍匐在地?

     若是实,为何自己被一只从天而降的大脚踩中脑袋却又未受到一丝伤害?

     呼!

     一阵风过,越来越多威武不凡的身影浮现,朝着那片神庭迈步,没过多久,便有数以千计的威严身影屹立在那批神庭之中,而在那片神庭正中央,一座祭台渐渐隆起,须臾之间,便顶天立地,被那些威严的身影抬头仰望,而此刻还有不知多少强大的存在正源源不断的赶来,很快,这些威严隆重的身影便数量过万,使得这里的威压更加滔天,威严更加浓重深沉。

     “这些都是什么人?太强了!”

     风青末怔怔的看着这些身影,脑袋几乎停止思考。

     “鬼皇,鬼皇陛下......”

     鬼丑敬仰的声音传来,风青末转动眼珠看去,瞳孔猛地一缩,只见鬼丑此刻浑身血污,全身血肉几乎炸开,鲜血狂涌,在它挣扎挪动的那一段距离上留下道道血印,看的人触目惊心,而它仿佛对此一无所觉,依然执着的朝着那片神庭慢慢蠕动,好像前方有着什么存在在召唤或者有什么东西致命的吸引着它,令它沉迷其中,不能自拔。

     风青末顺着鬼丑的目光看去,只看到那座顶天立地的祭台,在往上看去,便是那浩瀚苍穹,哪有什么鬼皇?

     “看来,它是被心魔控制了.....”

     风青末若有所悟,因为首次施展‘心魔引’,尚不熟练,在施展结束时根本来不及将自己的心魔化作心魔种种在心灵之上保持清醒,便直接被狂暴的心魔吞噬心神,陷入沦陷之中,若不是莫名其妙恢复了片刻清明,逆转‘心魔引’将心魔化作种子种在心灵之上,不知道自己现在会是怎么一副模样。

     “咦?那是.......”

     风青末看向那祭台的眼光突然定住,直勾勾的看向祭台顶方,只见在那祭台之上,一颗海蓝色的珠子由虚化实,慢慢显现,悬浮在祭台上方,与此同时,那珠子神光大放,竟然将这片浩瀚神庭,悉数笼罩,神光之中,一尊更加伟岸威压更加厚重的身影缓缓走出,落在那祭台之上。

     这尊身影威严无比暴烈,周身被神光笼罩,看不清面目,祭台下方的数万存在齐齐躬身,向这尊存在施礼,齐声说着什么,但他们的声音却好像被一股无形大力阻挡,无法传出。

     接受众强礼敬的那尊身影微微颔首,伸手托起那颗海蓝色珠子,低头看向祭台下的万千强者,沉声诉说着什么,片刻之后,这尊身影便情绪剧烈波动,一手指天,一手指地,虽然听不到说的是什么,但风青末却直觉的感受到那尊身影说话变的很是激昂,连带着祭台下的众强情绪也被影响,个个身躯颤抖,气血沸腾,齐声呼喝。

     最后,祭台上那尊身影双手将那颗海蓝色珠子高高托起,祭台下众强缓缓跪下,向祭台上方顶礼膜拜。

     “那珠子分明就是安息之海,怎么会在那个存在手里?”

     风青末不解,此刻眼前所见的一切,早已超出他的认知甚至是想象。

     呜!

     有号角声响起,在众强向祭台顶礼膜拜时,一个巨大的号角突然在那祭台上方出现。

     那号角长达千里,宛如牛角一般,无人自响,诸强现身,礼敬膜拜都没有任何声响,但是这号角甫一出现便呜呜长鸣,好像在呼唤或者说指引着什么一般。

     而随着这号角出现,祭台上那尊身影周身神光明明灭灭,心神受到前所未有的冲击,与此同时,一股恐怖的气息动荡不觉,伴着一方天穹与怒火滚滚而至,接着一张巨大的面孔自天穹之中出现,俯视下方,那张面孔之上有三只眼睛,此刻那第三只眼睁开,无数光芒如同大幕般照射下来,落在祭台上那尊身体身上,随后又有十八张面孔陆续出现,将那尊隐藏在天穹中的存在护在中央。

     “蝼蚁而已!”

     一道冷漠的声音传出,清晰的在风青末耳中炸响,随后一只手掌从天而降,遮天蔽日,将十万神庭覆盖,将万千强者笼罩,众强怒吼,各展神通,齐齐向天,却不能阻挡那只手掌分毫,那一掌盖下,十万神庭覆灭,万千强者身死,顶天立地的祭台崩塌,祭台上的身影也被击落,沦为那身死的万千强者之一。

     “噹。”

     一颗海蓝色珠子珠身染血,从空中飞落,掉在地上,与石室中的那颗珠子融合,滚了几滚,转到风青末眼前,而随着珠子的跌落,漫天神光消失,无尽威压散尽,风青末眼前场景急转,又回到原先所在的石室中,不同的是,之前风青末身不由己困在药鼎之中,现在他活动自如身在药鼎之外,且感觉浑身痛楚尽消,力量无穷无尽,好似脱胎换骨,而那头欲将自己炼为化身的鬼族,则趴在风青末不远处,浑身血污,眼神涣散,黯淡无光,其颓废败落的模样,分明就是生机涣散、油尽灯枯之兆!

     “这是......什么功法......竟然能......引爆心魔.....”

     鬼丑一双黯淡无光的眸子充斥着怒火,它无法接受这个事实,它历尽诸多危机才寻来众多珍宝,又苦心孤诣调炼炼身药浆,火候把握的十分精妙,制定的计划堪称完美无缺,甚至在最后自己已经小心又小心防止出现任何意外,可最后,自己千算万算,还是被眼前这个小鬼算计,被他不知道用什么方法引出心魔而且这心魔一出就直接爆发到绝巅,令自己完全没有抵抗之力,最后落得眼下此等模样,角色调换,眼前的猎物变成了猎手,自己变成了砧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

     这种上一秒满满的成就感高高的飘在空中,下一秒化作无尽的失落狠狠坠落到大地的感觉,让它抓狂,让它发疯,让它死不瞑目。

     看着伤口不断淌血,吐字已经不清,似乎下一刻就要咽气的鬼丑,风青末并没有因为它的惨状而松下心神,乐极大意,反而退后几步保持足够的距离后才淡淡开口道:“这门秘术,叫做心魔引,我之前仅仅稍稍参悟,却从未用过,本以为这门秘术第一次会用在自己身上,没想到倒先便宜了你。”

     “便宜了我......你.....你妈的!”

     鬼丑被一句话气的大口咳血,一双血目喷火,此刻他若是能动的话,绝对会毫不犹豫将风青末一口吞掉。

     “丑鬼,看的出来,为了炼一具满意的化身,你费了不少功夫,收集这么多珍贵的药草,你能寻到这么多珍稀的药草甚至其中还有五百年的珍宝,说实在的,我还挺佩服你的,你放心,你的辛苦没有白费,我已经把它们的精华全都吸收了。”

     风青末活动活动身子,功法运转,下一瞬间,有清晰的流水声自他体内响起,这水声越来越响,数息后,就如长江大河一般奔涌起来,发出阵阵轰鸣声,在这石室中来回回荡。

     接着一股难言的磅礴气血自他体内迸发,一道劲风以风青末为中心,朝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风青末周身尺许之地,空气都微微扭曲起来,仿佛此刻站在那里的并非一个人,而是一尊熊熊燃烧的大火炉。

     “你看,我现在已经是百夫长了,如你所愿。所以你现在可以放心死了吧。”

     风青末站在不远处,盯着鬼丑无情打击,强调道:“那些药草一点儿都没有浪费,真的!”

     “真的......你......我......”

     鬼丑急怒攻心,口中鲜血越涌越急,但就是不肯咽下最后一口气,口中不断喷血,但依然咬牙切齿,想要说些什么。

     看的出来,它想骂人。

     “骂吧骂吧。”

     风青末嘴角带着淡淡的笑意,用之前鬼丑说的一句话揶揄道:“骂我就是骂你自己,你这丑鬼还真是可怕,生起气来连自己都骂。”

     “我......”

     当听到这句话,鬼丑彻底气疯,自己说这句话时认为十拿九稳可以将风青末炼化,谁想到最后会落得如此下场,它挪动着身子想要站起来,口中不断喷涌的鲜血却让它越来越无力,最后它动作一顿,双目圆睁,盯着风青末吐出最后一个字:

     “草!”

     接着头一歪,气绝而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