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四章 身体很诚实
    “嘿嘿......”

     鬼丑阴森森的笑道:“不要着急,这些都是你的,它们马上就会化成你的血肉,融进你的骨髓,变成你身体的一部分,它们将会与你同在。唔,差不多了。”

     说着,鬼丑左右看了看,选定一口药鼎之后,不由分说,提着风青末来到那口药鼎前,掀开顶盖后直接将风青末丢了进去,而后它双手掐诀,霎时间一股鬼火凭空出现,在那药鼎之下腾腾跳动。

     “小鬼,这是本将身为鬼族炼药师才研究出来的独特炼身法。通过这门炼身法,本将以我的人格保证,你肯定会完美吸收这些药性,一鼓作气修到你人族百夫长的境界!”

     “你要助我挣断身体枷锁,修成百夫长?”

     风青末闻言很意外,他知道,这鬼族这么做,最后肯定还是为了它自己。

     果然,下一刻,鬼丑解答了风青末的疑惑。

     “不错,只有你的肉身达到百夫长的境界,才能承受我的精神印记,短时间内被我完美炼化,不然若是慢慢炼化的话,太费时间,本将接下来还有大事要做,容不得耽搁。”

     很快,药鼎内越来越热,里面原有的药浆开始渐渐沸腾,出现很多气泡,而且那药浆沸腾之后温度依然在持续升高,以风青末目前的肉身强度来说,开始渐渐觉得有些难以忍受。

     “本将解开你的禁制,让你虽然手脚不能动却能运转你修行的功法,觉得难受你就运转你所学的功法将药性吸收,挣断肉身枷锁,强化你的肉身,也许,等你修成百夫长,侥幸破开我的禁制,还有一丝逃走的机会,嘿嘿,别怪本将没提醒你,这是你唯一的机会。”

     顿了顿,鬼丑又似乎想起了什么,转头对风青末道:“别想着自残,在这药鼎里面,凭你现在的本事,想死也死不了。”

     说完,不等风青末说话,鬼丑便将之前那些显摆过的药草全都集中在药鼎前,再仔细看了几眼后,才忍痛将那些药草一一放进药鼎内。

     “若不是想到你会成为我的化身,我才不舍得将这些宝贝用在你身上,不过还好,给你用就是给我用,不算浪费。对了,小鬼。”

     鬼丑面带嘲讽之色道:“待你修成百夫长的那一刻我便要将你炼化了,你还有什么心愿未了,现在给本将说说,将你炼化之后,本将去帮你实现你的愿望,算是对你将肉身献给本将的报答。”

     “真的吗?”

     解开禁制后,风青末稍稍尝试运转神形功,果然畅行无阻,只是不知那鬼族用的什么手段,功法虽然运行畅通,手脚却依然不能活动。

     “本将从不说鬼话!”

     鬼丑信誓旦旦道。

     “我相信你,那你不要将我炼成化身好不好?”

     看着信誓旦旦的鬼丑,风青末一脸认真道。

     “你看你这小鬼,怎么说着说着就跑题了。”

     “砰!”

     鬼丑直接将鼎盖压在药鼎上,不再理会风青末,开始小心翼翼掌控火候.。

     在它看来,一个小小的青石部落,根本就没有什么高等的炼锁境法门。就算这小子资质超群,初次修行便挣断十条枷锁,有自己从旁照看,想要炼化这些药性突破到百夫长,至少也需要半月时间。

     半个月,还来得及。

     火焰闪烁,散发着幽幽光芒,鬼丑守在一旁,时不时朝着那鬼火点指几下,使那鬼火时小时大。

     而随着那鬼火灼烧,鼎内的风青末只有一个感觉,烫!

     这种好像被当做食物一般被放在鼎中蒸煮的经历让他心中觉得憋屈异常。

     他一边稍稍运转功法抵抗越来越重的热气,一边又不自禁的怎样才能逃出去,或者让自己死无全尸。

     如果能逃出去自然是最好的,但就目前形势来看自己是没有一丝机会的,自己被那鬼族盯上,以自己现在隐匿气息的手段近距离根本瞒不过这头鬼族。

     鬼族生灵是一种介于魂体与血肉之躯两者之间的一种奇异生灵,可以在两者之间随意转换,同时它们不仅拥有融入虚空的天赋神通,天生精神力也比其他族群强上一筹,虽然鬼族受伤之后便不能融入虚空,但是这对自己来说也并不算什么机会,因为自己就算正面战斗也不是那鬼族的对手。

     如果是让自己死无全尸的话,那鬼族肯定就没必要再将自己炼为化身了吧?

     可在这鼎内怎么让自己死无全尸呢?

     风青末不禁头大,难道自己把自己给分解了?

     可是自己手脚不能动,想做也做不到啊。

     “这鬼族为什么非要耗费如此多的珍宝奇珍让我修成百夫长才炼化我呢?真的像它说的只有修为到百夫长才能承受他的精神炼化吗?”

     风青末摇摇头,隐隐觉得有些不对。

     那鬼族拥有千夫长巅峰修为,可就算因为鬼族的身份精神力较常人而言强大许多,但也绝对没有到需要人族百夫长的修为境界才能承受他一缕精神炼化的地步,而且他这么大费周章的将这些价值连城的珍宝用在自己身上让自己突破成为百夫长真的有把握到时候将自己轻松炼化?

     他难道忘了自己十二条枷锁修为的时候就弄瞎了他的眼睛,捅穿了他的小腹?

     自己目前的修为便能出其不意将他打伤,等到自己修为在百夫长的时候他难道就不担心自己一刀将他给捅死?

     用这些珍宝短时间内将自己的修为提升到百夫长境界,百夫长啊,至少需要挣断七十二条枷锁拥有七万斤巨力的强者,也就是说在这短时间内它要让自己借助这些珍宝精华一口气挣断六十条枷锁......

     等等,一口气挣断六十条枷锁......

     风青末脑中有一道念头闪过,好像猜到那鬼族如此大费周折的让自己吸收这些珍宝精华助自己修为提升的目的了。

     “喂,小鬼,好好配合,这段时间你应该已经挣断一条枷锁了才对,你竟然没一点动静,觉得不够烫是吧,好,本将再给你加点火。”

     正当风青末脑海中闪过一个可能的念头时,鬼丑一句话突如其来,直接将他念头打断,接着风青末觉得鼎内的药浆温度直线上升,以自己目前的修为即将抵抗不住。

     “我刚才想到什么来着,妈的,给我打断了。”

     风青末心中一怒,忍不住骂起来:“丑鬼,你煮熟我算了,老子不突破!咦,对了,好像是......”

     “小鬼,别想着不突破不抵抗被煮熟了就不用被本将炼化了,告诉你,本将可是鬼族少有的炼药师,我调制出来的这些药浆煮不死你,却能煮的你生不如死,你赶紧突破,这样等你死的时候好歹还体验过百夫长修为的滋味,也不算白活这一遭。”

     “我去你大爷的丑鬼!”

     被鬼丑连续打断两次,风青末彻底想不起来自己刚才想到的念头了。

     “骂吧骂吧,骂我就是骂你自己,你这小鬼还真是可怕,生起气来连自己都骂。”

     鬼丑连连摇头,嘴上冷嘲热讽,手中却动作不断,朝着那鬼火接连点指,一时间,那鬼火大盛,鼎中的药浆更加沸腾。

     “看来只能先突破,慢慢找机会了。”

     感受着越来越烫的药浆,风青末渐渐冷静下来,开始收敛心神,全力运转天阴血蟒神形功。

     而他这一运转,便感觉源源不断的生机精华透过全身毛孔疯狂涌进体内,很快,原本被那鬼族强行吸取的血气便恢复过来,满头灰发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重新变得乌黑,肌肤也再次变得饱满红润,充满生机,浓郁的生命气机开始从身上迸发。

     这还仅仅是开始,这鼎内的药浆本就汇聚了众多珍稀药草精华,杂质被鬼丑炼的一干二净,可以完全吸收转化,再加上鬼丑又将那些更加珍稀的珍宝融入这药鼎之中,更是让药鼎中的药性浓郁到常人难以想象的地步,此刻,这些药性精华在补足了风青末亏损的气血之后,随着风青末身体恢复,功法运转更加顺畅,更加得心应手,那些药性精华以更加惊人的速度冲入风青末体内,被神形功一转,便完全炼化,融入风青末血肉之中,让他肉身愈发坚固,气血愈发旺盛,力量愈发强大。

     不久,风青末便感到浑身气血震荡,有一种喷薄而出的感觉,同时,神形功运转,自动定位到第十三条枷锁所在。

     “给我断!”

     风青末一声低喝,浑身气血猛地一炸,刹那间,一股凝聚到极点的力量朝着第十三条枷锁冲去。

     “咔嚓!”

     第十三条枷锁瞬间被挣断,与此同时,风青末感觉体内战气激增,肉身力量瞬间自两万五千斤提升到两万八千斤!

     “开始突破了吗?”

     听到锁链断裂声,鬼丑嘴角一扬,露出一抹得意的表情,一切不出意料,尽在自己掌握之中。

     接着,鬼丑又侧耳听了听药鼎内越来越激荡的动静,感受到里面越来越强盛的气血,嘴角一撇,毫不掩饰自己的鄙视。

     “嘴上说不要,身体却很诚实,人族,真是贱骨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