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一章 欺负的就是你
    红色瘴气中,墨染情一路飞驰,只是他的速度却越来越慢,脸色越来越难看,因为此时一声声闷雷似得声音缓缓在四周响起,就好像有一座磨盘,以一种极其沉缓的速度在慢慢被推动,而随着这座大磨的推动,在这红色瘴气中,也有一种缓慢到几乎不可察觉,但却又无法遏制的力量在悄然运转,随着这种力量的悄然运转,墨染情发现一个极其惊人的变化,那就是自己体内的力量,居然在这红色瘴气中被一丝一丝的抽离了出去,虽然数量并不多,但却一刻不停,自己尝试着压制却根本无法中止,而且随着自己急行,运功越是厉害,被抽离的力量便越多,这样下去,他发现,自己只会越来越虚弱,到了最后时,恐怕都会变成一具干尸。

     “这是一种阵法还是一种妖法?”

     墨染情沉着脸,细细感受此刻的变化,感受到体内力量的流失,并不惊慌,眉头紧皱,暗暗思忖。

     “以我的实力,若是全力爆发,在这里大概能支撑三天,三天,还不算绝望,足够了!”

     得出结论之后,墨染情渐慢的速度又猛地提升,没过多久,只见谷内突然空旷起来,四周森林成片成片倒伏,而在前方目所能及处,只见一头高达十丈的袋鼠,人力起来,身上到处都是伤口,鲜血不断流下,而另一头巨兽则是一头野猪,体型也是大的可怕,已经倒伏在地,看样子是遭到了重创,只是一时半刻还尚未死亡。

     而一名约十四五岁的人族少年正在拼命的躲避那袋鼠的攻击,身形踉踉跄跄,随时都可能被袋鼠拍死。

     “是修罗堂的师兄吗?”

     那少年看到墨染情出现,脸上狂喜,一边尽力躲避那袋鼠的攻击,一边向墨染情高喊道:“我是参加修罗堂试炼的修罗卫候选人云坤,我已经完成试炼,击杀了那头炼魂境的妖族,却被无意中困在这里......”

     自称云坤的少年此刻伤痕累累,说了这几句话后想再多说什么却显得很是有心无力。

     墨染情挑眉,并没有第一时间出手相助,反而看了看倒在一旁的野猪,又看了看踉跄躲避袋鼠攻击的云坤,低声道:“奇怪,这一路上为何没有见到云坤攻击落下的痕迹,有些不太对啊.......”

     观察片刻,墨染情朗声道:“云坤师弟,你被困在此处多久了?为何五天来都没收到你任何传讯?”

     听到墨染情开口,那一直攻击不停的袋鼠好像被分了一下心,手中的动作稍稍一缓,云坤趁机又和那袋鼠拉开一段距离,喘气道:“我五天前便被困在这里,也想和堂内联系,只是苦无机会。”

     “哦?”

     闻言,墨染情眯了眯眼,盯着云坤道:“你是说你被困在红瘴里面已经有五天了?”

     “是啊,这位师兄,你快来救我,我坚持不住了。”

     见墨染情一直站在原地不动,云坤脸色微变,很是着急。

     “五天?我最多在这红瘴中坚持三天,他一个修为不足炼魂境的修罗卫候选人怎么可能比我坚持的还要久.......”

     墨染情目光闪动,好像看出了什么,低低叹了口气,杀机弥漫道:“原来是三头妖族在玩过家家,披上云坤的人皮,想引我上钩!”

     轰!

     就在墨染情察觉眼前处境时,在他来处方向,一声惊雷似得轰动炸响,随后一股青气直冲向天,虽然此刻已是黑夜,却依然难逃墨染情那双亮如明月的双眼。

     “不好,那家伙遇到了危险!”

     墨染情心中一惊,转身就欲回返,不料倒在一旁重伤垂死的那头野猪忽的在地上一滚,巨大的猪身正好拦在墨染情前面,而此刻狼狈躲避的云坤也突然气势一涨,与那袋鼠一前一后,飞奔向墨染情,嘴角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道:“师兄,来了,就留下来陪我吧!”

     ......

     沉星山脉深处,一处满是青色瘴气的山谷中,风青末脸色阴沉如水,紧紧盯着眼前一个面目阴鹜的中年男子。

     就在墨染情刚冲入那红色瘴气中时,风青末便被一只大手从青色瘴中一把抓起,捞进这里,随后不由分说,那只大手便陡然用力,要将他一把捏爆,若不是关键时刻,墨染情留给风青末的那枚手环爆发出一股对抗之力,风青末则趁机挣脱外,恐怕他在第一时间不被捏爆,也会重伤垂死,最终仍是难逃一死。

     不过即使如此,风青末的处境依旧不容乐观,那大手的主人似乎不杀风青末不甘心,一只大手呼来荡去,不停向风青末招呼,风青末左支右挡,始终不能跳脱,最后,风青末一咬牙,竟然向那只大手的主人方向一路狂奔。

     风青末这一举动似乎出乎那只大手主人的意料,短短一瞬间,便被风青末隔着浓浓青瘴冲到近前,在看到大手主人的瞬间,风青末毫不犹豫,将那枚救他一命的手环扔向那面目阴鹜的中年男子。

     那中年男子一惊之下,不敢怠慢,鼓起全力,一击之下,将那手环打的粉碎,而在那手环粉碎的刹那,一股同样恐怖的巨力爆发,将那中年男子伤及,令他伤上加伤。

     此刻,看了看身上不断淌血的伤口,那中年男子面目更加阴鹜,冷冷道:“之前那叫做云坤的小畜生,一路追杀本将五千里,最终在此斩断本将一只手,一条腿,险些将本将劈成两半,若不是在此遇到本族其他族人,合力杀了那小子,恐怕本将已经身首异处。”

     说到此,那中年男子脸上露出一丝愤怒,声音更加冷漠道:“本以为吞食沉星部落的一些族人可以令本将早日恢复,没想到最后又被你这小鬼将本将好不容易聚集起来的血气一下毁的干净,真是该死啊!你们这些修罗卫,统统该死啊!”

     说着,那中年男子又看向一旁,冲着浓浓青瘴怒道:“还有你这老不死的,若不是你,本将岂会被困在此处!”

     “还有人?”

     风青末瞥向那中年男子所看之处,却只见浓浓青瘴遮目,看不到丝毫景象,而那青瘴处,也没有丝毫回响。

     “没想到你年纪轻轻已经有百夫长的修为,可惜,这一身力量不是你自己精修得来的,正好便宜了我!”

     那中年男子怒吼一声,仅剩的左手五指捏拢,又朝着风青末抓去。

     “炼魂境的妖族果然强大啊,都这样了还不死!”

     见眼前的妖族炼魂境强者失去一手一脚,措不及防下又被那只手环爆出的力量击伤,却依然能化出大手向自己攻击,令风青末对炼魂境的强者又有了一个新的认知。

     当下他不敢掉以轻心,杀人法运转,大量的白色雾气从身上涌出,转眼便形成一层雾瘴。

     “嗯?”

     那中年男子有所感应,只见在那层白色雾瘴出现后,风青末的身形便若隐若现,更是随着雾气翻涌,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装神弄鬼!”

     中年男子一声冷哼,手掌挥过,隆隆作响,转眼撕裂前方雾气,顺便抓向后面移动的人影,却不曾想一下抓了个空。

     “障眼法?”

     一手抓空,那中年男子便知不对,等他环目四顾时,更是面沉如水,只是几个呼吸的功夫,这本就充满浓浓青瘴的山谷里,更是蒙上了层层白雾,令本就视线不足的地方,变得更是视线受阻。

     “狡猾的小鬼,以为这种粗浅的障眼法就能瞒得过炼魂境的强者不成?”

     说着,那中年男子嘴角露出一丝嘲讽,双眼微闭,一股神魂之力涌荡,刹那遍及周身十丈,方圆十丈内的所有景象,即使隔着青瘴白雾,依然纤毫毕现的反应在他的脑海之中。

     “大胆!”

     而就在方圆十丈内的所有景象反应在他的脑海中时,中年男子猛地一声怒吼,上身忽然一缩,随后左手在地面一拍,整个身躯借力凌空一个翻滚,轻巧的好像一只在树林间翻滚跳跃的猴子一般,转眼便挪移数丈距离。

     他的脚尖刚刚离地,一股空气爆鸣声,就从他耳畔抹过,一道闪着寒光的刀身撕裂虚空,穿刺而过。

     而即使是正在空中翻腾,中年男子也感觉到他的眼角似乎被那闪着寒光的短刀碰了一下,在眼角留下足以铭记一生的伤痕。

     啪嗒!

     一滴鲜血从中年男子眼角滑落,滴在地面上,在这突然静寂的黑夜里,显得分外的刺耳。

     而这时中年男子才刚刚落地,踉跄了一下,跌坐在地上。

     他惊甫未定,眼角抽了抽,强自镇定,冷笑连连,咬牙道:“小鬼倒有一些本事,只可惜,你这障眼法,还瞒不过本将的神魂感应......该死!”

     中年男子双目圆睁,忽地张口一吐,一道气息喷出,正打在出现在眼前的一截短刀上,直将那短刀打的一偏,随后他一掌挥出,与一只出现在面门前的一只拳头碰撞,直将风青末震得身形一颤,一口鲜血喷出,跌跌撞撞向后退出三丈远,随后身形不稳,一把跌坐在地上。

     而反观那中年男子,则是嘴角溢出一丝血迹,脸色难看至极,右肩断臂处本来已经结痂的伤口崩裂一处,有鲜血不断流淌。

     “嘿嘿。”

     风青末抹了抹嘴角的血迹,站起身来,双眼闪着一丝光芒,盯着那中年男子笑道:“巧了,之前也有人说我该死,不过,现在他已经死了。”

     中年男子满眼怒火,盯着一脸嘲弄的风青末,咬牙切齿道:“小鬼欺我......”

     忽的,中年男子声音一顿,呼吸略显紊乱,因为他此刻忽然发现,在风青末黝黑的眸子里,竟也燃烧着一团火,只不过,那团火,不是恐惧,不是愤怒之类的念头,而是一种兴奋,一种以身涉险,乐在其中,乃至不断寻找刺激的欲望之火!

     这个发现,让他猛地一个激灵,只觉得有一股寒气自尾椎直透顶盖,连自己心头的怒火都直接掩埋,耳中只有风青末好似醉酒之后,心中欲望爆发,疯狂到难以自拔的一句话。

     “欺负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