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老奸巨猾
    “你们想被灭族吗?!”

     风青末这句话冷不丁撂出,直接将那鬼族震的愣在原地,脸上青一阵白一阵,甚至那鬼族有那么一刻好像看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事情一般,眼中渐渐有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在滋生。

     默然片刻后,那鬼族回过神来看了看抓在手中的风青末,又看了看前方未到尽头的通道,忽的感慨道:“虽然人鬼二族势不两立,但不得不承认,你们人族以一己之力独抗诸天百族,竟然支撑一百零七个纪元而不灭,真的是一个堪称伟大的奇迹,换做其他诸天百族任何一族都不可能做的到,不过.......”

     那鬼族话音一转,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道:“这个奇迹,马上就要湮灭了!嘿嘿。”

     说着,那鬼族停顿的身影再动,朝着前方的通道快速深入。

     “臭死了,真是臭死了,你们鬼族都是吃屎长大的吗?”

     前方的通道狭窄而漫长,随着鬼族不断深入,地势逐渐向下,周围也开始渐渐变得潮湿起来,但最令风青末厌恶的,便是越向下深入一分,周围的恶臭便愈浓烈一分。

     不过很快,他就不在意这些了,因为越往下光线越诡异的明亮起来,视野越开阔,风青末脸色越阴沉,因为他渐渐看到散落在通道中的尸骸与白骨,那都是属于人族的骸骨,甚至其中有一些骨架非常小,一看便知道是属于小孩子的,更有甚者,有的骨架只有成人脑袋那么大,骨架这般大小,毫无疑问,只能是刚出生不足满月的婴儿。

     “该死!你们这些畜生!”

     风青末咬牙,看着沿途那些小小的骨架,他浑身气血沸腾,体内轰轰作响,恨的发狂,无奈却被限制自由,无力反抗,只能对着那鬼族破口大骂。

     那些都是尚未长大成人的孩子啊,风青末眼眶微发红,那样稚嫩的小生命,就这样沦为鬼族的口粮,人生还有很多东西,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再也没有机会体验了。

     “嘿嘿,觉得心痛是吗?别急,前面还有更心痛的。”

     见风青末这般模样,那鬼族觉得甚是痛快,它身影越行越快,风驰电掣般冲到通道尽头,须臾间来到一处开阔的石室,而来到石室中时,那股恶臭便消失的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则是阵阵药草的清香,入目所见,里面竟然摆放着十几个近两米高的药鼎和一座长有三丈的石台,石台上整整齐齐的摆放着若干玉盒,药鼎上则雕刻着道道诡异莫名的纹路,一个个鬼脸印在鼎身上,竟然随着那些纹路来回游动,时不时发出阵阵鬼笑,显得很是阴森恐怖。

     随手将风青末丢在地上,那鬼族来到一处药鼎旁,抽动鼻子来回嗅了嗅,接着咋了咂嘴,满意的点点头,然后又走到另一座药鼎旁嗅了嗅,咂了咂嘴,如此这般,直到将十几个药鼎依次嗅了一遍后才松了一口气,脸上竟然露出一副我很满意我很欣慰很有成就感的骄傲表情,看起来很是志得意满。

     “哈哈哈,终于要成功了,我鬼丑终于要炼成炼魂丹,要成为真正的鬼将了,哈哈哈.......”

     它放声大笑却好似在哭一样,听起来无比刺耳,声音极是难听。

     “你叫鬼丑?!”

     风青末一愣,随后哈哈大笑道:“你妈给你起这名字起的真是太贴切了!因为你是长得真丑啊,哈哈哈!”

     他早在萧百川那里便知道这头鬼族即将突破成为堪比人族炼魂境的强者,而这类强者在鬼族中被称之为鬼将,是以现在听这头鬼族说要突破并不显得意外,真正让他意外的是这头鬼族刚才志得意满无意中说出的自己名字。

     鬼丑。

     尼玛,这名字起的真是太贴切了!

     这鬼族长得是真的丑!

     砰!

     风青末被那唤作鬼丑的鬼族一脚狠狠踢飞,直接撞到后面的石壁上,直撞的他头昏脑涨,落在地面上来回翻滚好几圈,连吐好几口血。

     “咳咳......”

     风青末捂着胸口忍不住的咳嗽,好一会儿才缓过来气,看着目光不善盯着自己的那头鬼族,直接眼神顶了回去,讥讽道:“看什么看,你个丑鬼,真他妈没天理了,长得丑还不让人说。”

     “闭嘴!我鬼丑乃是鬼族少有的炼药师,更是鬼族不可多得的美男子,丑,这个字在我鬼界中更是对一个鬼族外貌美到极点时最高的赞誉,你一个卑微无知的人族懂个屁!”

     鬼丑大怒,又上前狠狠踢了风青末两脚,直将风青末踢的骨断筋折,蜷缩在地上一动不能动。

     “我是真他妈羡慕你啊丑鬼,一个丑字竟然贯穿了你的一生!哪像我,年纪轻轻就被一个帅字疯狂折磨到不成体统!帅这种苦,是你这样的丑鬼永远也体会不了的痛!”

     风青末虽然身不能动,口中鲜血不断,却依然大言不惭,一字一句剜心一般狠狠刺激那鬼族。

     “呀呀呀......气煞我也!气煞我也!小畜生,我吃了你!”

     鬼丑怒不可遏,一把抓起风青末,张开血盆大口,就将风青末往自己嘴里送。

     “终于可以死无全尸,不用被炼成鬼族化身祸害我的同胞了。”

     眼看自己的脑袋越来越靠近那鬼族的血盆大口,看着那血盆大口中闪着寒光的一排排獠牙,风青末露出一丝如释重负的微笑,缓缓闭上了眼睛。

     “只是很可惜,我还有很多事情没有做,曾经我对死亡很好奇,好想知道关于死亡的一切,好想知道人死之后会去往哪里,可真的到这一步我才发现自己没那么想知道了,我还没活够,还有很多事情在等着我去做,与其花费心思去了解死亡,不如花费心力首先了解活着,好好认识存在,认识世界,认识生命,认识自己......嗯?”

     风青末闭着眼等了半天,没有等到预想中被生吞活咽的疼痛,好奇之下睁开双眼,正好看见那鬼族瞪着海碗般的大眼,一脸恍然大悟的样子盯着自己。

     “小鬼狡诈,竟然想激我动怒将你吞掉,免去被炼为鬼族化身之苦。”

     那鬼族又将风青末丢到地上,轻轻踢了他两脚,然后露出一抹自认为很高傲的怪笑道:

     “狡猾,嘿嘿,小鬼真是狡猾,幸好我比你更狡猾,才识破了你的狡猾,用你们人族一句话来说,我这叫作老奸巨猾,哈哈哈。”

     那鬼族此刻突然显得很是开心,不知道又想起了什么,转了转眼珠又看向风青末道:“你们人族还有几句话怎么说来着?嗯......姜是老的辣,酒是陈的香,人是老的无耻,哈哈哈,对对对,人是老的无耻,人是老的无耻,我比你老很多,所以你没我无耻,差点上了你的当,幸好老子比较无耻,哈哈,我无耻,我老奸巨猾,嗯?好像哪里有点不对的样子?”

     看着一个鬼在那自言自语自娱自乐的样子,风青末目瞪口呆,不禁又对眼前这头鬼族有了一个新的认识,不仅丑,还无耻!不要脸!

     只是现在这头鬼族识破了自己故意激怒他的用意,接下来还要将他炼成鬼族化身,替它行走人间大地,为祸人族同胞,这可如何是好?

     想到之后的处境,风青末心中一紧,一颗心像是灌了铅一般沉向无底深渊,一直沉了下去。

     眼下,真的没有任何办法了。

     自杀,都做不到。

     “小鬼你看,为了今天,本将都准备了什么好东西?这可都是要用在你身上的啊。”

     鬼丑自嗨了一阵,也没想明白刚才自己自言自语哪里不对,索性不再去想,转而走到那石台边,随手拿起一个玉盒,打开后,顿时露出一朵长相奇异的兰花,点点光华在上面流转,一股浓郁的香气顿时弥漫开来。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白玉兰花,足有三百年年份的白玉兰花,蕴含的生命精气惊人,吃了它,能让你一口气挣断二十条枷锁!”

     放下那个玉盒,鬼丑又打开另一个稍大的玉盒,顿时有点点银芒闪烁,如星辰璀璨,一株足有寻常小儿臂粗,两腿修长的人参展现,丝丝缕缕的香气溢出,仅仅嗅到一口,便让风青末萎靡的精神一震。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足足有五百年年份的白参,堪称珍宝啊,吃了它,能让你一口气挣断三十条枷锁!”

     鬼丑放下那玉盒,左右瞅了瞅,又拿起一个玉盒,打开后顿时一道道银色的电芒肆虐,一枚通体遍布紫芒的树叶映入眼帘,一道道电光在树叶上浮现,有的如蛇,有的如虎,有的如象,演化出种种异象。

     “知道这是什么吗?这是传说中的雷劫叶,相传只有在融魂境强者灵魂合一渡雷劫化元神时偶尔溢出的劫光散落大地,被劈而不死的树木沾染劫光上的灵性才会随机诞生出来的神叶,本将来到人间十几年,也是偶然间寻到这一枚而已。你服下这一枚雷劫叶,足以让你的血气凝练数倍,肉身坚固不朽,稳定境界。”

     鬼丑将那石台的玉盒一个个不断打开,足足拿出十几种价值连城的药草,这方石室内,一时间光华灿灿,即使在这种危险境地下,依然看的风青末目驰神眩。

     见风青末一副少见多怪土包子模样,鬼丑愈发的兴奋,似乎很享受这种感觉,平时都是他自己一个人自嗨,此时难得有一个外人在,终于可以好好显摆显摆。

     “来来来,你再看这一个......你吃了之后......”

     “闭嘴!”

     见那丑鬼一副小人得志的嘴脸,风青末此时终于忍不住了。

     “光说不练假把式,你他妈倒是让我吃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