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九章 开仙门
    风青末发誓,他从来没想到有一天会被一只看起来娇小可爱的小猫蹂躏。

     可由不得他不信,因为眼下事实正在发生。

     随着那小猫前爪一挥,不见任何征兆,风青末顿时感觉如同腾云驾雾一般,居然莫名其妙的被抛到了半空中,与此同时,他只觉周身被一股无形大力覆盖,即使全身血气鼓荡到巅峰,战力催动到极限,依然挣脱不得分毫。

     直到这时他才真正骇然,眼前这只狼吞虎咽的可爱小猫来历非常寻常,恐怕远远超出了他的想象。

     幸好,这股大力虽然突如其来,去的也是迅捷非常,仅仅维持片刻光景,风青末便感觉那股大力消失,他则向着地面迅速降落,可他尚未来得及欢喜,便见那只小家伙眨了眨眼,猫爪又是一挥,风青末便又身不由己的被它抛到了空中。

     而这一抛,那小猫好像发现了新大陆一般,竟然边吃边将风青末当成了玩具,风青末一会儿被抛到东,一会儿被抛到西,一会儿被抛到南,一会儿被抛到北,一会儿被忽上忽下来回折磨,时间不长便被折腾的昏头转向,找不着北。

     而那小猫则发出“喵喵”的叫声,喉咙呼噜噜直响,一双充满灵性的大眼睛使劲的眨呀眨,显得高兴异常。

     它是高兴了,风青末却是心中抓狂,努力想要摆脱这种现状,无奈的是,尽管他使出诸般手段却尽皆无济于事,只得让那小猫尽情摆布。

     所幸,那小家伙虽然懂得一种奇怪的禁锢术,让风青末挣脱不得,但却并无杀心,让风青末心下稍安。

     也许是从未吃过烤熟的肉食,那小猫津津有味的将风青末烤的牛肉吃了大半,小肚子撑的滚圆,心满意足之后才眨了眨眼,将风青末从空中放了下来。

     而此时风青末被这小家伙折腾了足足有小半个时辰,实在是有一股精疲力竭之感,然而尚未等他稍作调整,那小猫倏地一个跳跃,落在他头上,随后身子放松下来,前爪探出风青末额头,后爪伸到风青末脑后,伸了伸懒腰,粉嫩的小舌头舔了舔嘴唇之后,眼睛一闭,竟然一副心满意足的模样呼呼大睡起来。

     “这.......”

     风青末呆呆站在原地,感受着头上的温热,实在是对这小东西无语。

     偷吃人家东西,臭屁熏了人家一路,用一种很是奇怪的禁锢术折腾人家许久,最后竟然还要趴在人家头上睡觉.......

     “咕咕......”

     被这小猫折腾了许久,风青末的饥饿感越来越强,感觉下一刻就要被饿死一样,眼下虽然对这小猫有太多好奇,却不得不先强行压下去,当下,填抱肚子才最要紧。

     看了看那只剩下小半截的牛肉,风青末咽了咽口水,最后还是克制去吃它的欲望,转身向着来路跑去,一路被臭气熏了那么久,对于那剩下的牛肉,风青末实在是吃不下去。

     青石部落向东三千五百里,一座巨大的山涧中。

     巨瀑垂落,银雾缭绕,一名中年男子身着红甲,立在银瀑之前。

     他周身洁白无玉的仙气盘旋,眸光深处火光氤氲,在其身前,更有近四千身穿青色甲胄的仙兵寂静无声,持枪而立,茫茫仙气汹涌,似乎要在这山涧之中重开一方仙界一般,威势令人望而心惊。

     这是一支不容小觑的仙兵队伍!

     倏地,那中年男子像是感应到什么一般,放声大笑,滚滚音浪在这山涧之中炸响回荡,甚至压过了茫茫巨瀑砸落地面的声响。

     “龙吟兵部已被妖族成功牵制,天助我族!”

     那中年男子满面笑容,周身气机节节攀升,看向那四千仙兵,放声道:“鸣仙钟,擂仙鼓,祭仙池,接引我族强者降临!”

     “尊令!”

     四千仙兵齐齐大喝,声震百里,甚至在这四千仙兵气机交织影响下,一道道银色闪电横空,令得天地色变。

     继而,四千仙兵自中央分开,显露出一口古朴的仙钟、一面硕大的战鼓,一座五丈方圆大小的仙池。

     那仙钟古朴无华,钟身没有半点纹路,三丈长短的钟身透发出极其浓郁的仙气,蕴含有一股莫名的威严,仿佛煌煌仙威,震慑异贼。

     那仙鼓整体呈紫黑,仿佛长期被鲜血浸染,通体散发一股极其可怕的杀机,仿佛内里藏有一只凶兽,一身凶威,让人望而生畏。

     而那方圆五丈大小的仙池,则周身萦绕蒙蒙白气,池中荡漾着乳白如玉髓的液体,缥缈气息弥漫,令得临近的一干仙兵眼中流露出渴望的神色,如痴如醉。

     此时,随着众仙兵分开,有数十名仙兵驱赶着数百道衣衫褴褛的身影,循着众仙兵分开的中央道路,来到那仙钟、仙鼓、仙池前。

     这数百道身影中,有甲胄残破的战兵、还有为数不少的老人和孩童,但无一例外,这数百道身影,都是人族。

     “卑微的人族,该是你们为了伟大的仙族奉献你们血肉,接引我仙族强者降临的时候了。”

     一名仙兵手持一柄仙枪上前,一双眸子清冷而无情,扫过一干老人和孩童,如挑选待宰割的畜生。

     “为难老幼算什么本事,仙族的杂碎,有胆解开我等禁锢,光明正大与尔等一战!”

     这是一名人族战兵,约莫三十之龄,甲胄残破,乱发披肩,肩头染血,但气血依然旺盛,体内有股力量蛰伏,直欲喷薄而出,却又被另一股力量生生遏制,难以冲破。

     “不错,有胆解开我等禁锢,光明正大一战!”

     数百名尚有一战之力的战兵、青年抱成一团,将近百名老人和孩童护在中央,每一人眼中都透出死志,眼下,根本就没有逃出的可能,唯死而已!

     看着这些人族俘虏的表现,手持仙枪的仙兵笑了,笑的异常冰冷:“一群渣滓而已,连你们族长都死在黄龙大人手中,现在即将献祭尔等打开临时通天路,接引我族强者降临,还岂能容尔等在此放肆!”

     噗!

     他仙枪破空,化作一道残影,一下洞穿一名战兵肩头,手臂一展,将其生生挑起,“咚”的一声闷响,狠狠将他砸落在那紫黑仙鼓之上,一时之间,潺潺鲜血自其体内涌出,慢慢包裹整个鼓身。

     而随着这名仙兵出手,其不远处,另几名仙兵或手持战戈、或赤手空拳,仙气鼓动,将一名名人族俘虏或撞入那仙池之中、或挑穿胸腹,染血在那仙钟之上。

     突如其来的变化,让一干人族措手不及,他们一身修为被封,战气蛰伏,血气凝滞,在这些冷血无情的仙族大敌面前,真的如同砧板上的鱼肉,任由他们宰割而毫无还手之力!

     “鸣仙钟!”

     “擂战鼓!”

     随着两声大喝响起,众仙兵神情肃穆,口诵仙音,继而,一道沧桑而悠远的钟鸣伴着一声沉闷而厚重的鼓声骤然响起,这声音甫一出现,便声传千里,山涧上空,原本就被仙气汹涌而扭曲的空气更是变得重叠,天穹瞬间黯淡下来,雷云密密麻麻汇聚,银色闪电如白龙,在雷云之中咆哮翻腾,仿佛上苍震怒,降下恶龙,惩罚苍生。

     千里之外,风青末倏地止步,他目光沉凝,回头看去,隐隐约约只觉这雷声来的与以往不同,竟然让他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很是不详。

     “这个方向......是狂风部落。”

     风青末眼睛微眯,略作沉吟,随后摇摇头,再次向前走去。

     “也许是我太敏感,想太多。”

     “噹!”

     “咚!”

     山涧中,山涧上方的虚空随着钟声、鼓声响起不断扭曲,本是透明的空间开始如水波一般荡漾,泛起阵阵涟漪,这涟漪过处,风停声息,甚至连那百丈高的瀑布都骤然间停止,轰鸣声瞬间消失。

     “祭仙池!”

     有略显兴奋的声音响起,随后有众仙兵出手,或推或撞或挑或踢,几个呼吸间便将近百名毫无还手之力的人族俘虏集体向那五丈方圆的池中丢去,而随着人身入池,几乎是在瞬息之间,一个活生生的人甚至都来不及发出一声惊呼,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呼吸间干瘪,生机刹那间消散,先是枯萎成一张人皮,随后融入那方池水之中,消融不见,好像从未来过一趟人间。

     “混蛋!”

     “畜生!”

     “爷爷,我怕!”

     “孩子不怕,爷爷在,爷爷路上陪你!”

     诸多人族目呲欲裂,又惊又怒,又恐又惧,然而不管他们现在如何愤怒,如何挣扎,如何恐惧,都改变不了他们接下来的命运,要步他们死去的同族后尘。

     很快,数百名人族便尽数被投入那仙池之中,而这个时候,那方仙池中的池水终于起了变化,开始渐渐变得沸腾,腾起愈发浓郁的白气,融入山涧上方那扭曲的空间中。

     与此同时,那钟声、鼓声愈发急促,声音之悠远仿佛贯穿了层层空间,来到一处极其遥远的地方,而那茫茫白气,则随着钟声鼓声穿越,一层又一层覆盖空间表面,好像一层保护膜般,使得这些空间稳固下来。

     终于,随着仙池中池水耗尽,山涧上空,那扭曲的空间,渐渐化作一座方圆五丈大小的门户,这门户甫一成形,便有无穷无尽的仙气自其中喷涌,大笑声不绝,自其中传递。

     “好!好!好!黄龙,你做的不错,竟然真的血祭了狂风部落开辟临时通天路,嗯?这通天路为何如此脆弱,只能容我一人通过?”

     轰!

     随着声音落下,一道魁梧的身影自门户中一穿而过,迈步而出,降临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