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三章 一路走好
    江林风沉默,思绪凌乱的结成一张网,越网越紧,直达心脏,一阵隐隐作痛后,他才再次开口,挤出两个字。【零↑九△小↓說△網】

     “求你!”

     他屈身跪地,重重磕下两个头。

     这一跪,让风青末措手不及。

     怔怔的看着跪在自己面前的江林风,看着他深深垂下去的头,看着他身上不断流淌下来的血,看着他渐渐打湿在地上的泪,想起他化妖前所炼制对抗红瘴的青烟,想起他化妖投诚妖族时不忘为族人求解药的条件,风青末心软了。

     不管江林风本人所作所为如何,对于他的族人,他始终还是不忘尽族长之责。

     良久,风青末长长叹了一口气。

     “我的血,不见得能救你的族人,能救,也救不了那么多。”

     “不不不,不需要你那么多血,你只需要给我少量的血液,我就能炼出足够的解药。”

     见风青末松口,江林风连忙抬头,满是血污的脸上带着如释重负的笑容道:“墨染情和我的族人应该都在外面,我带你去找他们。”

     说着,江林风便想要挣扎着起身,可他的伤远远比看起来要更重,挣扎起身几次竟然都显得有心无力。

     “你快死了。”

     风青末淡淡道。

     闻言,江林风动作一顿,眼中闪过一抹恐惧后,双眸显得愈发黯淡。

     “你快死了,还怎么用我的血炼制解药。”

     风青末摇了摇头后,目光盯着大殿门户道:“你的族人来了,我救不了他们,你也无力救他们,你要死不瞑目了.......”

     顿了顿,风青末看向双眼愈发无神的江林风,叹了口气,真诚道:“对不起。”

     意外的看了一眼风青末,江林风突然放声大笑,且笑的颇为舒畅,他兀自坐在地上,却颤巍巍朝风青末递过来一卷手札,整个人透着一种莫名的萧瑟,抑或是释然,眼光期待,话语真诚道:“此乃老夫修炼两百年心血所在,虽然老夫不知你修炼的是何种功法,但里面些许感悟多少会让你少走些弯路,多些坦途,算是对之前老夫所作所为赔罪,也算是对你救我族人的报答吧。”

     “你还要炼药?”

     看了看那手札,风青末不为所动,反而心中警惕,往后退了几步。

     见状,江林风似乎有些失落,随后他又释然,缓了缓,将那手札放在地上后,转头看向门户涌来,凶相毕露、张牙舞爪的族人道:“你的血不管有没有效,都是我能为族人炼的最后一味药。现在......”

     缓了口气,江林风张开左手,手心里竟然是之前盛放“暗夜霜”解药的瓷瓶,显然这瓷瓶是在江林风等人的战斗中侥幸未碎被他寻到,看了看那瓷瓶,江林风嘴角露出一抹苦笑,将它递给风青末,喘息道:“你只需要将你的血装满这个瓷瓶,不,半满就可以了,若是有效,半满也就足够了。”

     此刻的江林风脸色青灰,双目黯淡,周身散发着一阵幽冷的气机,分明已经是生机涣散、油尽灯枯之兆,风青末实在是想不出他到底还怎么炼制“暗夜霜”的解药。

     “也罢,看在你为族人着想的份上,就满足你最后的心愿吧。”

     叹了口气,风青末小心翼翼接过瓷瓶,又看了一眼江林风后,咬破指尖,慢慢将血一滴一滴滴进那瓷瓶里。

     “有救了,有救了,我的族人......”

     看着风青末一滴滴将血滴进瓷瓶,江林风一脸开怀,再看向风青末的眼光中充满了感激与愧疚。

     突然,江林风神情一窒,怔怔的看向那放置内丹的平台方向,眼中满是难以置信。

     “这就是妖族强者的内丹吗?竟然放到一个破碗里,嘿嘿,这妖怪真是挺有想法。”

     一道熟悉的声音响起,风青末身体一颤,一滴鲜血滴落到瓷瓶外,随后他蓦地转身,正看见墨染情一脸好奇的打量几下那内丹后,递过来的一抹“我很好,你放心”的笑容。

     “你竟然解了‘暗夜霜’的毒?你怎么做到的?!”

     看着恢复如初的墨染情,江林风身子哆哆嗦嗦,情绪显得很是激动,风青末也是一脸好奇,当时墨染情明明已经被“暗夜霜”的毒性影响,变成了一个嗜血的怪物还将他的背抓伤,脖颈咬伤,现在伤口时不时还疼痛,自己是吃了解药才恢复,墨染情在失去理智的情况下是怎么做到恢复的?

     “你忘了我有九子伏龙匕了?”

     见风青末也很是好奇,墨染情手掌一翻,一把造型奇特的匕首出现在手心,五寸长,并指宽,传说中的龙之九子栩栩如生的镂刻在匕首柄端,正是百界修罗卫身份的象征——九子伏龙匕。

     传说每一把九子伏龙匕被赐给百界修罗卫时都会融入其主人血肉之间,和主人心神相连,不仅切金断玉,锋锐无比,更是拥有常人难以理解的种种威能,当时墨染情便是用这把九子伏龙匕破除了沉星部落外的幻境,现在想来,这九子伏龙匕的另一种威能便是能解百毒了。

     只不过此刻这把匕首不复原先的晶莹剔透,反而变得略显乌黑,让风青末微微皱眉,隐隐觉得不对。

     果然,下一刻,墨染情看了看风青末脖颈上的伤口叹气道:“这‘暗夜霜’的毒太过霸道,我这把九子伏龙匕也只能吸收大部分毒性而不能彻底根除,若想彻底根除,还需要请堂内强者帮我炼化才可。”

     “原来如此。”

     风青末先是点点头,随后调侃道:“你之前咬了我一口,现在要不要再喝一口我的血?”

     “额......”

     墨染情难得露出一副尴尬的神情,眼珠转了转,随后眼睛一亮道:“都是那披了云坤人皮的蜃妖害的咱们,我现在就去打死那个畜生,为你出气!”

     说着,墨染情抬头看了看头顶的大洞,正欲一冲而上,去寻那蜃妖,风青末急忙开口道:“现在有一名祭魂境的强者在收拾他,你还是先将这些中了毒的沉星族人拦一下吧。”

     “对对对,先将我的族人拦一下,给我点时间将解药炼制好。”

     此刻那些沉星部落的族人已经距离他们不足五十丈,江林风显得很是焦躁,急急向风青末伸出手道:“快,将瓶子给我,我现在马上炼制解药!我快撑不住了!”

     “快撑不住了你还有精力炼制解药?你都快死了还这么有想法。”

     看了看不远处的那些怪物,墨染情慢悠悠走到风青末身边,嘲讽了一句后,突然看着风青末上下微微打量,道:“奇怪,我感觉你有些不一样了。”

     “我不一样了?”

     风青末闻言一愣,随后摇摇头道:“我只是将以前一直未曾参悟出的一些东西明悟了而已。”

     说着,风青末将瓷瓶递给眼神愈发黯淡的江林风,心中对于江林风此刻仍坚持炼制解药的事情既是不解,又是不信。

     “有救了,有救了........”

     接过那瓶子后,江林风眼角落泪,喃喃自语,像是回光返照般,脸色闪过一丝红润。

     而喃喃几句后,看了一眼走的愈发近的族人们,江林风眼中闪过一丝坚定,忽的一仰头,将瓷瓶中的鲜血一口吞入腹中!

     “你干什么?!”

     见状,风青末和墨染情尽是大惊,几乎同时手臂一动,各自牢牢抓住江林风左右臂膀。

     与此同时,一股迷惑涌上二人心头,江林风明明没有中“暗夜霜”的毒,为何要吞了风青末的血?

     难道他是想借风青末的血去延续寿命不成?毕竟从江林风化妖时的表现来看,江林风是一个非常怕死的人,为了活下去连舍弃人身,化作妖族的事情都干得出来。

     可是风青末的血没有延续寿命的奇效吧?就算风青末当时被蜃妖催动毒性加速毒发时蜃妖言及风青末的身体被众多珍贵的药草淬炼过,抵抗性较强一些,可抵抗毒性能力强和延续寿命没什么关系吧?

     “放开我,放开我,我在炼药......”

     被风青末二人抓住后,江林风先是一愣,随后有气无力道:“我在炼人体大药......”

     “人体大药?”

     感受到江林风的状态并没有好转反而愈发的衰败,生机微弱的好像下一刻就要断气一般时,墨染情仿佛猜到他要做什么,放开他的手臂大惊道:“难道你要将自己炼成解药?!”

     他知道很多能炼制丹药的人族都掌握有一种诡异的法门,便是将一些药草或者丹药吞食后却不会被肠胃消化,反而会融进血肉之中,使人的血**有和这些药草或丹药一般无二的药性。

     现在的江林风,也许就是在这生命的最后时刻,使用了这种诡异的法门,将风青末的血液融进了全身血肉,如果风青末的血能解“暗夜霜”的毒,那使用了这种法门之后的江林风,全身血肉都能解“暗夜霜”的毒!

     “这是我能为我的族人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希望你们不要告诉我的族人他们是怎么得救的......”

     江林风拼起最后的力气,向一脸震惊的风青末再次磕了一个头,感激道:“小友,谢谢你,真心的......”

     说完,他挣扎着转身,看着那些无知无觉的怪物,老泪纵横道:“我的族人们,你们的族长,回来了。”

     说着,他手脚用力,喘着粗气,朝着那些怪物一点一点的爬去。

     而此刻的风青末和墨染情停止一切动作,甚至连呼吸都屏住,呆呆的看着江林风满脸泪水与欣慰向着他的族人爬,他的每一个动作,每一个呼吸,此时都深深震撼着风青末和墨染情的心。

     他们依然不敢相信眼前发生的事情。

     很快,那些无知无觉只知嗜血的怪物迅速扑向江林风,在他身上撕咬,食其肉,饮其血,只一会儿,江林风的脸庞、胸膛、腰腹、肩背都一片模糊。

     可这常人难以想象难以承受的恐怖与痛楚并没有拦住江林风的脚步,他依然在一点一点的向前爬。

     “他已经死了......”

     片刻后,看着呼吸全无却依然在继续向前爬的江林风,墨染情眼圈发红,声音沙哑。

     “他的族人活了......”

     风青末眼角落泪,看着那些怪物每在他们的族长身上咬下一块肉,便会停下来,绒毛渐渐脱落,身体渐渐恢复光泽。

     “你可以瞑目了。”

     风青末擦掉眼泪,露出一抹笑容,朝着江林风深深鞠了一躬道:

     “老族长,一路走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