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十五章 萧百山
    “动用三层修为,一拳就能将那蜃妖轰成渣?!”

     风青末闻言很是惊讶,虽然知道墨染情这话说的有些夸大,但也足以说明墨染情全盛时期战力有多么强大了。

     “同是炼魂境的修为,那蜃妖冲开了三枚生死穴,墨染情三层修为就能秒杀他的话,那墨染情至少冲破了......呃.....七枚?八枚?九枚还是更多?”

     思考片刻,风青末很快又摇了摇头否定这些,生死穴接引天地元气之后对于修行者的加成是根据修行者本身的力量而定,却是不太好一概而论。

     轰!

     一声惨叫传来。

     风青末眯眼看去,只见黑暗的苍穹之下,低沉的乌云之间,赫然有明洁如玉的光团照亮了半个天际,连乌云的边缘,也仿佛镶上了光边。

     墨染情脚踏莲花,如同远古神话传说中的神明,傲立在云端,而那蜃妖却已经不见踪影,只有漫天的蒙蒙白气愈发浓郁,时而化作巨大的骷髅,时而化作狰狞的鬼怪,伴着恐惧的嘶吼狂啸,却是不敢向墨染情冲向半步。

     “我现在有了防备,你就别再白费心思暗中加速我毒性发作了。”

     看着那蒙蒙白气,墨染情不屑一笑道:“你既然知道我在修罗堂炼魂境的修罗卫中排名第三,应该明白以我现在的实力杀你轻而易举,之所以现在不杀你,是给你机会告诉我,你是从何处知晓我的身份的?”

     说到这里,墨染情顿了顿,眼中闪过一丝痛楚,道:“是不是修罗堂中的人给你的消息?可是你何德何能啊,竟然值得他们出卖我的消息。”

     “你瞧不起我?”

     白气之中传来一声愤怒的吼叫。

     “我冲破了三枚生死穴,你竟然瞧不起我?!”

     “冲破三枚生死穴的你,在我面前就是个渣。”

     墨染情淡淡道:“最后给你一次机会,说,打出你的原形,废掉你的修为,让你自生自灭,不说,打出你的原形,烤烤吃掉,正好我现在肚子很饿。”

     蜃妖闻言沉默。

     站在石人肩上的萧百山则微一思索,冲着墨染情一抱拳,石人渐渐缩小,载着他落在地上,牵涉到修罗堂内的事务,为了避免带来不必要的麻烦,他最好还是不要知道太多。

     “族长成就祭魂境,真是可喜可贺。”

     待萧百山落到地面,石人回归体内,风青末上前,微微躬身见礼。

     “本以为成就祭魂境后足以守护青石部落,没想到修为突破后的第一战便如此艰难。”

     萧百山身高近两米,样貌显得很是粗犷,一头散乱的黑发披肩,在风中翻卷,摇摇头叹了口气后,看向风青末道:“自从将你带回部落,我便闭关尝试突破,待我突破出关,你却因故又离开部落,却是从未正式交谈过,没想到此次竟然会在这样的一种境况下相见。”

     说着,看了看大殿之中昏迷不醒的沉星部落族人,萧百山眼中流露出浓浓的伤感道:“今日之后,再无沉星部落.....沉星部落,算是完了。”

     经此一难,沉星部落损失之惨重,难以形容,仅剩为数不多的族人,根本无法再拥有部落之名,在这无边荒野之地,也根本无力抵御藏匿在莽荒古林之中的诸天百族。

     “他们的毒性已解,要不了多久就会醒过来,待他们醒来,族长是否会考虑将他们收入青石部落?”

     深吸一口气,压制住心头的伤感,风青末问道。

     “待沉星部落千夫长醒来,我自会和他商议。”

     顿了顿,萧百山略显踌躇,低头沉吟片刻,才开口道:“其实,老族长在我出关后,让我找过你。”

     风青末身躯一震,百感交集,没有言语。

     当初他留下天阴血蟒神形功的石刻,离开青石部落后,一个人孤孤单单行走在无人的荒野大地上,便一直在等待鬼族的暗杀,等待不可怕,可怕的是不知道这种等待什么时候才是尽头,那三天里他无时无刻处在一种等死的状态,心中的酸楚、痛苦简直难以描述。

     “只是,当时我借助石灵之力,以青石部落为中心,观便四方三千里,却没有发现你一点踪迹.....以为......以为你已经......”

     “以为我已经死了是吗?”

     笑了笑,风青末沉声道:“当时我被鬼族封在药鼎之中,十余日后趁其不备才侥幸脱困,遇见墨染情,来到这里。”

     吐了口浊气,风青末犹豫片刻,小声道:“老族长现在.......”

     “在我出关的第一时间,老族长让我寻你未果之后.......便抱憾归天了。”

     眼中闪过一丝悲伤,萧百山涩声道。

     在萧武、萧强未曾展露天赋前,他是整个部落天资最高的人,自小便被萧百川亲自教导,在他心中,萧百川是如师如父一样的存在,两人感情之深,早已超过寻常族人之间的情感。

     “归天了......”

     虽然心中有这个准备,但是当真的确定这个事实后,风青末还是感慨万端,心中不知是何滋味。

     “青末,既然你现在还活着,就和我一起回青石部落吧,萧武经常看着那石刻发呆,他很想念你。”

     “萧武?”

     想起那个一笑起来显得憨憨的先天遗徒,风青末嘴角露出一丝微笑,但是稍稍迟疑后,他还是摇了摇头道:“青石部落,我就不回去了,烦请族长告诉萧武一声,我很好。”

     信任是这个世界上最容易失去的东西,也是最难以挽回的东西,当初萧百川为了族人让自己离开青石部落,谁能保证萧百山将来不会为了族人再做出其他令自己心伤的事情?

     他心中的阴影太重,难以再信任青石部落。

     为了杜绝这种事情再发生,他只能选择拒绝开始。

     嗷.....

     一声惨烈的痛呼响起,风青末二人抬头看去,只见蒙蒙白气在墨染情信手一挥之下,渐渐消失,露出里面遍体鳞伤的蜃妖,而随着那白气的消散,它的身体不受控制的从空中摔落下来,狠狠砸在风青末不远处。

     墨染情落下云端,走到那蜃妖面前,手掌抬起。

     “你说你会放了我的?!”

     那蜃妖又惊又惧。

     “我墨染情说到做到,既然你告诉我我想知道的,我自然会放了你。”

     瞥了眼萧百山,墨染情手掌放下,淡淡道:“可是我会放了你,不代表其他人会放了你,其他人动你,我可不会帮你。”

     “你.....你无耻!”

     眼见萧百山会意,朝自己走来,那蜃妖如何还不明白自己接下来的下场。

     “你这妖怪怎么骂人,我说话算话,说放了你就放了你,那别人要杀你我有什么办法?”

     墨染情无所谓的耸耸肩,慢悠悠走到风青末身边,而萧百山则来到那蜃妖面前,看了那蜃妖一眼后,目光闪动,下一刻,他头顶浮现出一尊石人,冷漠开口道:“一拳打死你太便宜你了,就将你变成石头,生生世世跪在这里赎罪吧!”

     说着,那石人张口一吐,一股气息喷到那蜃妖身上,那蜃妖只来得及发出一声惊叫,便呼吸之间被石化。

     “我准备回修罗堂了,你接下来打算去哪儿?”

     见蜃妖被石化,墨染情稍显意外,但也没多说什么,转而看向风青末,话语之间流露出几分舍不得。

     “我?”

     闻言,风青末心中一痛,自己本来是可以加入青石部落成为青石部落的族人的,自己已经为青石部落带回足够的猎物甚至为走火入魔的萧百川冒死寻到了延寿的内丹,只是,天意弄人,因为鬼丑夜袭青石部落以致两位萧雷、萧云两位千夫长战死的原因,老族长萧百川悲痛之下,变相的将自己逼离青石部落,自己最后还是没能如愿入得青石部落族谱,成为他们护族战兵中的一员。

     平心而论,风青末虽然理解萧百川的做法,也知道在那种情况下自己离开青石部落是对部落族人保护最好的选择,但是,自己主动离开青石部落和被变相逼离青石部落,感受是完全不同的。

     风青末主动离开青石部落也许很不舍,很难过,但被变相逼离青石部落,他感受最多的,是失落。

     “嗯?”

     墨染情懒散的表情微微一收,眉头微皱,在他问出这句话之后便觉得风青末身上忽然多了一些感伤的意味,好像自己这句话刺痛了他心中某个痛处。

     “我只是一个偏远村落里走出来的普通人而已,尚未加入什么部落。”

     很快,风青末收拾好心情,冲着墨染情一笑,同时心中不禁多了一丝警觉,自己还是太过在意能否加入青石部落了,被轻轻稍一触碰,便失了平常心。

     “没有部落牵挂也好啊,这天大地大,一个人自由自在想去哪就去哪。我就很羡慕那些无牵无挂的浪子,不像我,还得天天被别人管着,不自由,不自由啊。”

     墨染情连连摇头,连连叹气,让风青末很是无语。

     “对了,你确定你只要那个破碗而不要灵液和内丹吗?”

     想起不久前自己破开守护内丹的禁制,取出来那破碗和内丹之后,墨染情只选择要那个看起来平淡无奇的破碗而将里面的灵液和内丹给自己,风青末就觉得很占便宜。

     “那个破碗其实是一件顶不错的宝贝,只不过对你来说没什么用处,真要论起来,还是我占了便宜呢。”

     想了想,墨染情又慎重道:“那瓶灵液你最好修到祭魂境的时候再用,对你的灵会有很大的帮助,至于内丹嘛,平常你可以吸收它的精气助长修为,但一定要谨慎,免得被同化。”

     “那灵液对灵有帮助?”

     看了看一旁的萧百山,风青末心中一动,从怀中掏出一个瓷瓶,递给萧百山道:“族长,之前您的救命之恩青末尚未报答,这瓶灵液既然对您有帮助,就赠送给您,算是还了您的恩情吧。”

     “这.......”

     见风青末将如此贵重的东西送给自己,萧百山很是意外。

     “族长,您收下吧,这里的事情也交给您,我们就先走了。”

     将灵液塞到萧百山手里,风青末朝墨染情一笑,在墨染情古怪的神情中,迈步向前走去。

     “我不知道你和风青末是什么关系,但以这瓶灵液的价值,足以还了他的恩情了,你以后会明白的。”

     朝萧百山看了一眼,墨染情深吸一口气,看了看风青末的背影,嘴角露出一抹得意的笑容,跟了上去。

     呆呆的看着手中的灵液,萧百山久久无语,待到风青末和墨染情二人走远看不见踪影后,萧百山突然诡异一笑,将灵液塞进怀里,踢了踢那蜃妖的石像道:

     “我救了你一命,现在,你将生死穴的奥秘告诉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