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0章 弱者之殇
    吴纯败得干净利落,台下略微寂静之后,爆发出一股火热的气氛。

     很多人赢钱了,而且擂台上的血腥也刺激了观众的情绪。无数美酒佳肴摆上餐桌,今晚,客来酒楼也收获颇丰。顶楼的主管也喜笑颜开。

     作为主角,刘青自然是最大的赢家。

     不但能够去后厨管理杂役,还获得这次比试总赌金的1%。这足足有十万多信用点。

     有人欢喜有人愁,李然和吴纯的老上级都一脸愁色。

     吴纯的尸体有专人负责处理,在凤凰庇护所,并没有多余的土地埋葬死者。在庇护所内意外死亡都要进行火葬。最后由亲属将骨灰带回现实或埋在庇护所外。

     李然帮不上什么忙,作为室友只能帮着收拾一下吴纯的生活用品,因为很快就会有新的人住吴纯的位置。

     一番折腾已是到深夜,明天刘青将赴任。这对他来说是个坏消息,他要早起准备,应对可能出现的刁难。

     刚回楼道宿舍坐了一会儿,手腕的通讯器便道:“张主管来电是否接通。”

     “接通。”李然说道。

     在李然面前出现一个中年男子,穿着一身黑色西装颇为得体,头发很短显得成熟干练,国字脸让他看起来刚正不阿。这是以前吴纯的上级。

     客来酒楼管理人员分为,组长,领事,主管。每个都有正副之分。张朝便是后勤部的副主管。

     “李然,吴纯的事情我很遗憾。”张朝见李然面色悲哀,宽慰道。“现在吴纯离开了,以后你就直跟着我吧。”

     下级员工人员变动率很大,每个人每周有1天休假期,这个时间可以选择跟随冒险团去庇护所外猎杀异生物,也能单独行动。有的人死在外面,也有的人能够获得基因强化。

     一般强化的人都不会再安心做杂役,小厮。

     酒楼如果不给升职,员工也会自己离开。

     张朝对李然并不熟悉,大概知道李然勤劳努力。只是胆气稍微欠缺,上次比试被吓晕也是李然身上的一大污点。不过这次吴纯是有过遗嘱,作为吴纯的老上司他也希望完成吴纯的遗愿。

     “好的,主管以后有事您尽管吩咐。”李然点头道。

     心中松了口气,现在归张朝管辖总比刘青要好。

     “吴纯上台前让我跟你说,如果他不幸战败,你将继承他的遗物。他有一段话,在他的通讯器里,你可以自己查看。”

     想了想张朝继续道:“你和刘青的恩怨我也知道,这次吴纯的死也不单因为你的事,陈主管和刘青是一条路人,而吴纯是跟着我的。我最近和陈主管有些意见不统一,相信很快就能处理好,你不要担心,安心在后勤组我听说你厨艺不错,有几个厨师都向我打听你,过几天我会推荐你去厨房做厨师学徒。这些天你也可以观察观察,看想跟着那位厨师。”

     李然没有想到吴纯竟然还给他安排了后路,心中很是感动,告别张朝便看向床头吴纯的通讯器。

     乌黑的通讯器仿佛有眼睛一般,没等李然上前便自动弹出光幕。

     这是吴纯下午李然不在时录下的遗言。

     画面里吴纯保持着微笑,嘴角有一些宫保鸡丁的油渍也没有擦拭。

     “小然当你看到这段视频时想必我已经不在了,很感谢你为我做了一顿好吃的。”

     李然看见视频里吴纯舔了舔嘴角将油渍舔去,露出一脸幸福的样子忍不住笑了笑,旋即想到吴纯已然不在,又有些想哭。

     “宫保鸡丁真的很好吃,下辈子我再吃一吃你说的完美鸡丁吧,其实这次比试我感觉不是很好,可是我也没办法拒绝。”

     “我不答应,你就不能过来帮我,甚至是我的位置也要被刘青夺去。我不能对不起张主管,况且我对自己的实力很有信心。哈哈,如果赢了你知道我能赚多少钱吗?至少50万信用点,我把我所有信用点都压我自己赢了!”

     “我是个孤儿,十六岁进庇护所,现在已经过了10年,这十年赚了25万信用点。这些钱我本打算等我基础基因圆满便转职进化者,这样寿命将提高50年,我就离开庇护所找个小城市隐居。这个目标就要实现了,这个月我运气真的很好。基因提升,青麟蛇铠甲,中级基因术!我觉得我就是上天的宠儿,希望你看不到这些话,这样老天又照顾了我一次.....。”

     “对不起...。”李然喃喃自语。

     “对了,我们一个房间一年了吧,你是不是很意外我以往跟你关系不是很亲密,为何最后把遗物都继承给你。”

     “其实,我看出来了,你和我是一样的人。”

     “我努力了十年,虽然我身份低微,可是我相信自己能够成功。你恐怕不知道我在战神PVP生活战斗系统里看到过你,就在枪械馆。第一次见你你枪法很烂,第二次见你你已经小有所成。我知道你和别人不一样,他们进了虚拟世界都去玩游戏了,去追求虚幻的快感。而你这一年从未放松过努力。”

     “我挣了10年才有25万,但我也看过太多人一掷千金,一道菜就是几十万信用点。”

     “我们都是最平凡的人,我努力了十年就为了有朝一日能跨过这道坎。”

     吴纯说着眼睛通红,顿了良久才道:“现在,不出意外我失败了。”

     沉默了很久,可以看出吴纯是在回忆自己的过去。

     “不想了,反正你看到这里,我肯定已经死去。我已经失败了!不过我失败了不要紧,我希望你可以成功,我从你身上看到了那股狠劲儿。不要为我报仇,你做菜好,就先跟着厨师。我已经和张主管说了,他会尽力帮你,我死后安葬费十万全部给张主管。但我的基因术给你,就在床下面的夹层里。”

     “李然,你要记得,我们都是一群在泥里挣扎的泥鳅,吃的是水草腐烂的树叶,而别人是金鱼是锦鲤,我们比不上他们。也改变不了环境,所以只能靠自己,我努力从泥土里的泥鳅变成了水里的虾米,现在将一切给你,希望你能从虾米变成小鱼,希望你的儿子能从小鱼变成大鱼变成锦鲤,将来有一天能越过那道龙门。纯哥书读的少,不会比喻。这个话是我听别人说的我觉得很有道理,我希望你也记得。”

     吴纯红着眼睛说完,李然眼泪不知何时已经湿了脸颊。颤声说道:“纯哥,你放心我一定会为你报仇!也会一直记得你说过的话,我们都是泥鳅,但我一定要去闯一闯那龙门!我不要我的儿子去,我就要靠自己!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我命由我不由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