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二章 艳遇
    一个人的生活毕竟是孤独的,每天在教室呆着,即使听着同学的吵闹,也显得很顺耳。

     晴空的朋友有两个,和其他同学的关系也不错,在他看来,朋友没必要交太多有两个知心的就够了。

     高三是复习冲刺的一年,能不能考上大学,改变人生就在此一举了,所以即便是课前同学们都还在努力的看课本复习功课。

     坐在教室里晴空的内心并不平静,学习好的已经有把握了还在温习功课,学习差的有的已经在找关系,有的已经放弃,甚至前天还有同学回去跟父母学着做生意,不来上学了。

     晴空知道自己的水平只能在学校里排个中游水平,能考上二本的希望都不大,至于三本晴空是不会去想的,学费太高他也承受不起,至于专科,晴空还没想过。

     还有一年,加把劲考个大学!晴空心里暗暗加把劲。

     范萌和晴空并不在一个班,而是在另一个班,但是范萌的学习却比晴空好很多了,考个本科是没有问题的。

     下了课,前桌的骚话李转了过来。

     “晴空,想不想听我给你爆料点什么。”

     “不想。”骚话李是个八卦王,没有什么小道消息是他不在意不知道的,晴空现在正为人生大事发愁呢,哪有闲心关心别人的八卦。

     骚话李可不管这些,直接凑到晴空耳边道:“昨天,你猜我碰见什么了?”

     “不知道!”晴空翻出了书本准备复习。

     “范萌,我看见她跟人去开房了。”

     晴空的脸色波澜不惊:“你自己看见的?”

     骚话李贼兮兮的道:“是啊。”

     “你还跟别人说了吗?”晴空虽然喜欢范萌可是并不喜欢别人在背后这样议论她的生活,如果他还告诉了别人,那晴空肯定会揍他一顿。

     “当然没有,这不就告诉你了吗!”骚话李翘着二郎腿,得意洋洋,仿佛知道了这个消息对他来说了不得。

     晴空一把拽过他的领子:“她的事情不要说给别人听,范萌是我朋友,我不希望你的话传出去影响了她。知道吗?”

     骚话李尴尬的点了点头:“你放心,不会的。”

     本来已经把范萌的事情抛到了背后,经过这么一闹,晴空连听课的心情都不注意了。

     晴空是属于比较努力的人,在班上也很老实安分,所以在老师心里,他还是有存在感的。

     看到晴空注意力不集中,老师也没点破,而是在下课的时候把他叫进了办公室。

     被叫办公室在高中是一件很正常的事情,所以同学们也都没在意。

     到了办公室晴空就发现老师很可能不是因为学习上的事情找他的。

     老师桌子上放着一个蓝色的信封,信封鼓鼓的,好像装着什么东西。

     “晴空啊,你的母亲托我给你带点钱,说让”老师开口了,可是话到一半就让晴空给打断了。

     “老师,请替我还回去,谢谢,我不需要!”

     老师知道晴空一个人生活很是不易,拿着信封想继续劝。

     晴空摇了摇头道:“我现在已经跟他们划清了界限,他们是他们,我是我,所以我不需要他们的钱,希望老师可以理解。”虽然他的年纪不大,可是语气却异常的坚定。

     老师叹了口气,放下了钱道:“好了,我知道了,你有什么事情的话可以来找我。”

     “谢谢你,秦老师,我知道了!”晴空知道秦老师对他还是很不错的,道了声谢谢,离开了办公室。一天的课程很快的就过去了,没有上自习,晴空照例来到了酒店上兼职。

     酒店依旧很是火爆,外面停着各种各样的豪车,一个个的美女被搂着走进了酒店。

     晴空进来的时候,房务中心还是那两个人,一个接话员,一个服务员,因为别人下班了,他们上晚班。

     话务员是个女孩,名字叫晓琳,服务员是男孩,叫黄山,都是二十左右的样子,晴空进来的时候,他们还在聊天。

     “晴空,你来了。”晓琳看着晴空来了,打了一声招呼。

     晴空笑着“嗯”了一声坐了下来,拿出了自己包里的那些试题。

     “哇,你这么勤奋啊,将来一定考个好大学!”黄山围过来看着晴空的试题,感觉脑袋发蒙,他只上过初中,就不上了,这些题目对他来说看都看不懂。

     电脑的房务系统上边一会进来一个客人,很快空房间剩下的越来越少。

     电话响了,让去11楼2号房送水和果盘,还有毛巾。

     晴空扔下试题就准备去,结果被黄山拦住了。

     “我去吧,你好好学习!”然后接过东西就去送了。

     “谢谢了!”晴空道了一声谢,又继续做起来。

     “哎,你觉的黄山这个人怎么样啊?”黄山走了之后,晓琳问道。

     “还不错!”晴空头也没抬得回道。

     然后晓琳没再说话,也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她忍不住又道:“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黄山怎么还不回来?”

     晴空刚好做题准备歇一歇。

     “怎么,才这么一会,你就想他了?”

     晓琳作势拿笔砸晴空,调笑道:“谁想他了,只是送个东西,几分钟而已,就是偷懒,也不能这么长时间吧,被发现了可是要扣工资的!”

     晴空伸了个懒腰,不说话,带着戏谑的笑意看着她。

     门吱呀一声被推开了,黄山回来了,只不过,看起来有些面色潮红,衣衫不整。

     “你干什么去了?这么长时间?”晓琳赶忙问道。

     女人的好奇心可真重。

     黄山显得有些紧张,有种想笑不敢笑的样子。

     “我去整理客户的房间去了,给我累得!”

     晓琳这才“哦”的一声坐了下来。

     骗鬼呢,我不信,晴空看着黄山的样子,肯定是遇上什么好事了,不然不会这个样子,尤其是腿怎么看起来有点颤抖呢,哎,这脖子后边还有个红红的东西,好像是口红印。

     不过晴空并没有说出来,看得出来,可能晓琳和黄山正在处对象,正是蜜月期,自己躲在一边就行了。

     话说这黄山一晚上就像吃饿了兴奋剂一样,送东西就是他,晴空到这里做了一晚上,轻松而又惬意。

     这倒不是晴空偷懒,而是黄山要抢着做,晴空自然也拗不过。

     出去到外边吃了早点,晴空又早早的赶往了学校。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