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十八章 你家这个样
    说实话,晴空对于夏梦琪这样的人实在不知道怎么说,说是怒其不争也许是最贴切的了。

     其实晴空更不爽的是,明明张浩和阿龙长得都不咋样,为什么交女朋友都这么容易呢?难道因为有钱?

     晴空觉得很奇怪,不过他明白别人跟他什么关系都没有,他只要注意自己的生活就可以了。

     下午下了课,赵丽也下了班,在外面等着晴空,准备去他家帮他补习功课。

     七扭八拐的到了晴空的家里,这里没有其他人,黑漆漆的楼道,周围连路灯都没有,可是他早就习惯了这一切,甚至闭上眼都能摸回去。

     赵丽四处的看着周围的情况,撇了撇嘴道:“晴空,你家就在这里啊?”

     晴空不好意思干笑道:“是啊,老师,如果你觉得不合适,我们就回学校如何?”

     赵丽小声说道:“算了,我们还是赶快进去吧,外面这黑漆漆的看起来有些害怕。”

     赵丽也觉得自己才第一次过来,毕竟答应要做补习这个事情,要是因为学生家里的条件不好,就这样离去,那实在是不好。

     晴空带着赵丽进了自己的屋子,平时自己进来没什么感觉,可是现在他自己都感觉家里实在是太寒酸了,灯光也有些昏暗,这个地方除了安静恐怕没有别的优点。

     赵丽之前也打听过晴空居住的地址,可是却不知道晴空一个人生活的环境是这个样子,这个确实让她有些难以接受,相比较她自己高档的住宅小区,这样又老又旧还要面临拆迁又没人居住的破楼简直感觉都可以闹鬼了。

     赵丽拿着纸擦了下板凳坐了下来,晴空赶紧去倒水。

     平日里晴空也会自己烧水喝,他倒不是用暖壶,而是用热水壶直接烧,很方便快捷。

     晴空给赵丽倒下水后,自己转身拿出了课本和试卷,赵丽接过来放在桌子上看了起来。

     晴空没有合适的桌子,这个仅存的小桌子其实很低,反而晴空那个破旧的床都比那个高,更别说坐的更低的赵丽了。

     这么一看,感觉怎么坐都很别扭,赵丽直接站起来和晴空并排坐在床上。

     这个高度就好一些了,赵丽还能翘个二郎腿。

     “你看这个题目,应该先理解题意......”赵丽开始讲了起来。

     可是晴空的注意力却在赵丽讲题的时候分散了不少,整个人有点紧张,所以注意力也有些不集中。

     之所以紧张是因为他从来没跟哪个女老师几乎脸贴脸这么靠近过,这让他有些不大适应。

     讲完了这道题,赵丽笑着说道:“看不出来啊,晴空,你还住个单身公寓。”

     晴空摸了摸头道:“还好,还好。”

     赵丽四处看了看,家徒四壁,简单的一些东西,只有这张大床还显得有些整洁,只是要她一个人住在这里的话,打死她也不会这样住的。

     随便讲了一会题,时间就过去了一个半小时。

     赵丽本想说时间不早了下次再讲吧,突然眼前就一片漆黑,原来是停电了。

     赵丽是个很怕黑的人,吓得就叫了一声,连忙朝着晴空的地方摸去。

     晴空本来想找找手电,点个蜡烛的,没想到赵丽的手直接摸了过来,直接一下子摸到了他的胸上。

     赵丽顺着就抓到了晴空的胳膊道:“晴空,我怕黑,要不,你送我回去吧。”

     晴空只好拉着赵丽摸摸索索的锁了家门,一路出来,走到了有亮光的地方。

     有了路灯,赵丽才放下心来,不过她这才想到自己有手机居然不知道用,一紧张给忘了。

     “晴空,要不我们以后在办公室我给你复习吧?”赵丽看着那一片漆黑的区域,虽然出来了,可是依旧觉得有些吓人。

     晴空没说话,点了点头。

     最后晴空把赵丽送到了学校,赵丽有车,这个时候是正常的下班下自习时间,她正好开车回去。

     不管如何,晴空都觉得自己欠了赵丽老师的人情,其他老师没有这么对他的,起码赵老师还帮他单独复习功课了,晴空决定这个恩情一定要想办法报答一下。

     家里停电了,晴空没有着急回去,这个时候手机响了起来。

     晴空接起来一看是徐长龙的电话,赶紧接了起来。

     “喂,晴空啊,现在你方便来工作吗?现在有一个单子。”徐长龙有些焦急的问道。

     晴空正是缺钱的时候,此时也正有时间,他连忙应声答道:“有,有,有,龙哥,你等等,我马上就过去。”

     晴空挂了电话,高兴的就准备离开,一个熟悉的倩影在校门口对面出现,晴空定睛一看,原来是范萌。

     此时范萌和阿龙好像在争吵些什么,晴空顾不上管别人情侣之间的事情,连忙朝着武术馆就跑去了。

     一路上不敢怠慢,晴空紧赶慢赶到了武术馆,此时门前有一辆路虎停着,武术馆亮着的灯也不多。

     晴空一进去,就看到了徐长龙,身边还有一个特别漂亮的姑娘。

     这个姑娘肤若凝脂,眉目如画,秀发如瀑,身材高挑,这一眼看过去除了惊艳再没有别的感觉。

     美女见到晴空进来,皱了皱眉头道:“这就是你们的陪练?”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