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章
    李永远将图纸卷起,直接推开车门下了车。

     曾静见状急忙跟着也下车。

     对比着图纸仔细观察了一下工地的地形地貌后,李永远从后备箱中取出背包,自背包中拿出一件黑色长风衣穿在身上,又拿出一个斜挎包挎在身前。看看手表,还不到九点,微微蹙眉看看天上精气饱满的太阳。随即低下头又自斜挎包中取出一个扁扁的不锈钢盛酒壶,仰头周了一大口,辣气直逼肺腑,喝了多少年的酒了,尽管不经常喝,却是始终无法适应这酒的浓烈气味。咧着嘴龇着牙拧好盖子将酒壶重新放回包中,又拿出一个精致的烟匣,从中取出一根手工卷好的细烟,拿出火柴擦然,深深的吸了一口。

     此时的温度至少有三十五度,一丝风都没有,就是一动不动都会热的出汗,而李永远偏偏又给自己穿了一件黑色风衣,其面料质地厚重,尽管没有系上扣子,看上去也会有很热的感觉。

     偏头看着满是吃惊之色的曾静,李永远笑着道:”曾小姐就留在这里吧!我自己进去就好。你们高总与岑小姐若是来了,告诉她们在这里安心等着就好。就说我说的。“

     曾静急忙想要出言阻拦。李永远微蹙眉头道:”曾小姐你若不想大病一场,就按照我的吩咐做。我会与你们高总说明的。好了!我过去了!“

     言罢,李永远也不再多话,嘴上叼着烟,拿起卷好的图纸,重新带上墨镜,丝毫不犹豫的迈步就向着事故地点范围走去。

     ”高总!李大师独自进入事故地点了,他不让我跟着,让我在原地等着你们。“见李永远抬步就走,曾静急忙打电话给高语歌。

     ”知道了!你就按照李大师的吩咐做就好,我们马上就到。“

     高语歌蹙着眉看向正在开车的岑胜男。

     岑胜男也听到了曾静说的话,微皱下眉,而后看似平静的道:”没事。小远做事一向有分寸,既然有把握进去,他就绝对能处理好。不用担心。“话虽如此说,但岑胜男还是紧了紧握着方向盘的双手,用力又踩下去几分油门。心中低语“小远你可千万不要为难自己。”

     工地出现这种离奇的怪异事情,高语歌尽管不信邪,但是还是请了几位风水及自称有灵能方面的大师前来看过。可是均无成效。而且她又不想将这件事搞的人尽皆知,导致更加拖延工期。同时也担心如此拖延下去会让有关此事的舆论越传越广,越传越离谱。即便将来盖好房产也会影响资金的回笼,所以一定要尽快解决这件事情,可是要如何解决?高语歌没有任何头绪。向来可以花钱解决的问题都不是问题,可如今她钱也花了人也找了都无法解决问题,实在是令她烦恼不已。

     昨天她出差去附近的J市,晚上便直接去了岑胜男在J市所经营的酒吧想要放松放松,当然也是要借酒浇愁。正巧岑胜男也在J市自己的酒吧中。两人本就是闺中密友,岑胜男一听说高语歌遇到这种离奇的怪事,细细分析之下似乎并没有对人造成太大的伤害,应该不会是太危险的事情,只不过是没有解决问题的手段。于是便想到了李永远。尽管她不想将李永远牵扯进来,可又不忍看着自己的闺蜜烦恼,也清楚的知道工期拖延下去的后果。便一早试探着给李永远打了电话。

     高语歌此刻听到岑胜男安慰自己的话,她深知自己这个岑姐姐做事极有分寸,既然她坚信事情有办法解决,那么应该就没有太大的问题。

     李永远?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她从未听岑胜男提起过这个人,可以让一向波澜不惊处世稳健的岑胜男情绪如此的波动,又如此的信任牵挂的人,让高语歌是越来越感到好奇了。

     李永远一步一步向着工地中的一处人工打造的小湖走去,小湖四周柳暗花明,还有亭台楼阁,论风景来说着实的不错。但他可是真的无心欣赏,因为他看到了湖中心处有一处凉亭,这个凉亭可是曾静给自己所看的图纸上面没有示意出来的。

     走到湖边李永远并没有驻足,但若此情此景被曾静见到,相信她一定会被颠覆以往的认知,会从一个无神论者变成一名虔诚的宗教信徒。

     此时的李永远,将风衣系的严严实实,也立起了风衣的领子,将脖子紧缩在风衣领口中,喘息间有浓厚的白气呼出,正一步一步如履平地般走在湖面之上。若说格斗之术李永远还是比较内行的,至于草上飞水上飘的功夫李永远可是一点都不会。当然只要借助符箓之力李永远倒也可以办得到,先不说这类的符箓李永远有没有,单就如今符箓的珍贵程度,一般情况下李永远是不舍得用的,他宁可自己游泳过去。以现在的情形看显然用不到游泳,因为现在李永远正走在普通人无法看到的木桥之上。

     自从踏上木桥,李永远周身便被雾气笼罩,稳步走入凉亭之中,凉亭中的雾气已经浓厚至粘稠,极度潮湿的环境,他口中衔着的烟却没有熄灭。而且烟气所缭绕之处,雾气皆都会被驱散。

     在亭中仔细观察了一会儿,并没有发现有什么灵物存在,于是李永远又自包中拿出三颗烟点燃,直接将烟立在了凉亭中面向湖心一侧美人靠的木靠上面。这种李永远特制的卷烟,有驱邪引秽的作用。烟被点燃后产生的烟气可以让灵魅不敢靠近,但其散发的香气却会吸引灵魅的靠近。灵魅则是普通人所触及不到的存在,有有形体的,也有没有具体形体的,且越是有形体的灵魅越是被难以发现,而这种特制卷烟的作用就是防止灵魅对李永远的灵体造成伤害。

     而李永远先前所喝的酒名为引灵酒,也是特殊调配的一种酒。这种酒可以增加李永远体内的灵能,让灵体的能量一段时间内高于他的实体能量。而只有灵体可以触及到灵魅,及灵魅所幻化出来的东西。同样灵魅一般也只对灵体或者人的灵魂产生影响,对实体与人的躯体在不借助其他能量与实物的情况下,是无法造成伤害的。而灵体也不是什么人都可以拥有的,其灵体的资质也分三六九等,而灵体的资质好坏则直接影响一个拥有灵体的人的修真之路。

     当然靠引灵酒来调动提高灵能属于一种投机的方法,这种方法会给实体产生一些副作用,一口引灵酒在普通情况下会维持灵体状态两个小时作用。而副作用就是会导致实体的体温极低,待灵体状态消失后,实体会很疲劳且伴有脱水的状况。不过李永远早已习惯,一般饮下一口引灵酒待恢复正常后,他休息一个上午就可以恢复。他曾一天内喝下过三口引灵酒,当然后果是差点要了他的命。

     其实倒也不必非要喝引灵酒才能灵体化,要怪只怪如今的天地灵气稀薄的可怜之及,要灵体化就需要向身体里面引入灵气,如果灵气充沛则瞬间即成。可以如今的天地灵气,李永远曾尝试过,没有几个钟头的时间是别想灵体化,而且维持灵体化还需要源源不断的灵气供应,若是附近的灵气供应衔接不上,那么灵体化则会失败。

     刚才李永远过来凉亭所走过的桥,就是灵魅所幻化出来的。即使李永远看的到,如果不用灵体也是无法踏足上去的。本来灵体状态下是走在桥上的,突然灵气衔接不上,灵体化失败,那么后果就是扑通一下李永远会掉进湖里。是湖还好,若是万丈深渊,那不摔个粉身碎骨才怪。再比如本来以灵体状态马上就可以抓住灵魅或者驱除灵魅,突然灵体状态消失了,那所有的功夫就白费了,还很有可能反被灵魅所制,后果同样不可想象。

     除了灵体与实体,还有掩体与法体。世间万物皆有灵性,哪怕是一个小石子,只要有足够的修炼条件,慢慢的也会修炼出灵性,而后再凝成灵体,而灵体只有同样身具灵体的才可以被看到被感知到,当然也可以通过一些其他手段让没有灵体的人看到。而实体则是灵体原本的形态,是可以被任何人都可以触摸并看到的存在。而掩体则是实体与灵体互相切换的媒介,是可以感知天地间灵气且是将天地灵气引入实体及灵体修炼的存在。掩体资质的优劣同样对修真有很大的影响。灵体实体掩体三者的结合统称为法体。也就是说只有拥有法体的人才可以进行修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