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19章 你可不可以给我衣服
    他还记得那次醉酒要了安蓓的事情,醒来的时候安蓓说她是第一次,痛的下不来床,是他亲自端茶送水伺候了一天。

     他也还记得乔幼恩的第一次也是他要的,是被撕碎衣服狼狈的从人来人往的医院中逃走的。

     他把最亲密的接触当做报复强加在了身下的这个人身上。

     “对不起......”乔幼恩缩了缩身子,头微微歪向一边。

     黑暗中她咬着双唇,暗暗对自己道,这次无论多痛她都不会再乱动一下,等到他满意自己就可以走了。

     然而夏祐言却被她对不起三个字打击的没有了一点兴致,草草了事。

     说对不起的本该是他,然而他却不敢像她一样坦然,因为他所做的不可原谅。

     他潜意识里就怕说出来,身边的人会离他越来越远,然而他却告诉自己是因为拉不下面子所以说不出来。

     身边的人动了动,摸黑去了浴室,一阵水声之后走了出来,却仍旧没有开灯。

     乔幼恩不知道夏祐言有没有睡着,于是只能轻声问了句:“你能不能让人帮我送件衣服,我想回家......”

     夏祐言腾地一声就从床上坐了起来,与此同时,房灯也啪的一声照亮了四周,乔幼恩被晃的遮了下眼睛。

     “家里有男人等着你睡觉吗!”夏祐言心中的邪火又窜了上来,甚至自动脑补了裴夜脱光光躺在乔幼恩破烂的床上,搔首弄姿求关注的情景。

     感觉到夏祐言目光的逼视,乔幼恩下意识的垂下了眸子,底气不足道:“我明天还要上班......”

     话还没说完,便被脑补画面气炸的夏祐言打断:“上什么班上班,裴夜那个穷鬼都付不起你工资。你留下,裴夜一个小时给你多少钱,我出十倍。”

     乔幼恩抬头看了他一眼:“我不是想要钱......”

     “送衣服没门,你要是想走,就穿我的衬衫走,要么就乖乖的躺这睡觉!”

     乔幼恩看了一眼他放在一边的衬衫,虽然足够大的可以遮住她的屁股,但是她没有内裤,外面就是酒吧,她怎么可能真空穿过人群?

     她的目光落在了他放在一边的西裤上,试探的问道:“那可不可以把你的裤子也借给我.......”想到他的腰身要比自己大很多,她又连忙加了句:“还有皮带......”

     夏祐言的嘴角抽了抽,她想的倒挺美好,于是他皮笑肉不笑的勾了勾唇角:“可以,你过来穿吧。”

     乔幼恩很天真的走了过去,开始把他大的过分的衣服往自己身上套,而她全无防备之下根本没有意识到一只手臂从身后,一把将她捞回了床上,动作迅捷的用皮带将她的双手牢牢的捆在了一起,紧接着用衣袖拴住了她的双脚。

     乔幼恩被他粽子一样扔在了床上:“你!......”

     夏祐言居高临下的看着她,威胁道:“再说话嘴巴也给你堵住!”

     乔幼恩不敢质疑他的行动力,老实的闭了嘴,然而手脚都被捆住让她很不舒服,更被他赤裸裸的目光盯的浑身发热。

     “你真是自找的。”夏祐言看着乔幼恩被束缚的姿态,下腹又是一阵火热,忍不住就矮身向她凑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