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章 你还能卖什么
    夏祐言转身抬脚踩过那张名片,扬长而去。

     乔幼恩没有看他,只是下意识的伸手碰了碰自己平坦的小腹。

     他从来都没有在乎过她的孩子。

     乔幼恩眨了眨自己酸涩的眼睛,良久才转身而去。

     她孩子的生命本来就是他亲手夺去的,他又怎么可能在乎?

     夏祐言在转角的位置目送乔幼恩离去,目光中满是厌恶,要不是这个女人,安蓓就不会生病,他们的孩子也不会夭折,他怎么能放任这样的女人轻松自在的活!

     上了楼,安蓓便上前一步挽住了他的手臂:“怎么来这么晚?我等你好久了。”

     夏祐言微微一笑:“遇到一个麻烦的人,耽误了点时间。”

     夏祐言侧目微微走神,目光却不是看着安蓓,安蓓不禁晃了晃他的手臂:“祐言,你在看什么?”

     “没什么,走吧。”夏祐言回神,连他自己都搞不明白他到底在看什么,似乎那只是一个下意识的动作,而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他潜意识里总会觉得缺少了些什么,但是用力去想却总是想不明白。

     然而安蓓的眸中却一丝嫉恨一闪而过,其中她早就知道他在看什么,一直都知道。

     乔幼恩一直都活在他们两个的阴影了,活在夏祐言的眼角余光中,而仅仅是这个下意识的窥探,让安蓓心中敲起了警钟,觉得自己的食物被一只苍蝇盯上了,所以她要除掉这只苍蝇!

     夏祐言一下午都在烦躁不安的看手机,安蓓端了杯茶过来,随意道:“今天我碰到幼恩了,她似乎已经走出阴霾了,你也不要怪她了,她从小家境不好,为了赚学费她还去卖过卵子,所以见到帅气多金的你难免会心动......”

     话还未说完,夏祐言霍的一声起身:“我还有些事情,晚饭要张妈陪你吃吧。”

     ——

     乔幼恩回去出租屋,虽然裴夜给她开的工资很丰厚,但是平常买药就是一笔很大的开销,而且她只是一个人,所以也就没有搬家,更没有置办什么东西。

     只是刚从包里拿出钥匙,乔幼恩便愣住了。

     “现在卖不了卵子的你,还能卖什么?”走廊里的灯已经坏了很长一段时间,夏祐言就如同一道灼目的光从黑暗中走来。

     乔幼恩已经习惯了将自己当成一只藏在黑暗中的鼹鼠,那样的光让她恐惧的往后退了两步,直到碰上身后冰冷的墙。

     夏祐言轻蔑的用两根手指挑起乔幼恩的衬衫,肚子上那条丑陋的伤疤弯弯曲曲的让人恶心,他眸中闪过一丝惊诧,然而想到他和安蓓的孩子,他就觉得她所遭受的一切都是她的罪有应得!

     “你这样的看一眼都会让人倒胃口。”夏祐言上前一步,身体挤压着乔幼恩柔软的身体,唇贴上她的唇,察觉到她的反抗,牙齿便咬了上去,直到尝到血味,他的舌才顺利的滑进她的唇内。

     就在坏了灯的走廊上,夏祐言的手伸进了乔幼恩的衣服中,直到碰触到不住颤抖的身体,他的眉头才紧蹙了起来,浓重的挫败感让他怒气蒸腾,毫无征兆的狠狠刺进了她的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