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35章 最远的距离
    就算是喜欢那也无可厚非,但是偏偏......

     偏偏他错手害死了他们的孩子......

     心烦意乱找不到突破口的夏祐言,一脚油门踩了下去。

     夏母正窝在沙发上一边看着电视,一边吐着葡萄籽,直到感受到身后一片刺骨的凉意,她才打了个哆嗦猛地坐起身来,嗔怨的别了夏祐言一眼:“干嘛一声不吭的站在我身后,怪吓人的。”

     夏祐言将外套搭在一边,目光却是盯着夏母:“说罢,安蓓威胁你什么了?”

     “什么威胁......”夏母闻言明显有些紧张的坐正了身子,目光闪躲:“我有什么好被威胁的,你说的话太奇怪了!”

     她摆手就要离开,夏祐言却朗声道:“妈,你除了花钱什么都不懂,难道你就想一辈子被安蓓拿捏在手里,自己攒下来的积蓄全都拱手让人?”

     钱是夏母的死穴,而且安蓓已经从她这里拿走了一千万,她已经穷的叮当响,可是她只要想到杀人犯的罪名一经曝光,她锒铛入狱的画面,她就不敢轻举妄动。

     夏祐言最是了解他这个心无城府的母亲:“告诉我,我帮你解决。安蓓这样的女人你一定不希望她出现在我们夏家吧。”

     夏母有些犹豫,然而想到夏祐言毕竟是她儿子,总不至于害她,于是犹豫着将事情告诉了夏祐言。

     乔幼恩母亲重病的事情,所有人都知道,除了夏祐言。

     当时乔幼恩根本没有多余的钱,医院甚至下达了最后通牒,如果再交不上医药费,就断了乔母的氧气供应。

     这里是医院,并不是善堂。

     而当时因为乔幼恩拒绝离开夏祐言,夏母心存不满,正好安蓓有意无意的向她透露乔幼恩的母亲在医院快不行了,夏母为了报复就干脆去了医院,偷偷的剪断了乔母的氧气管。

     而在她回来没多久之后,安蓓就告诉她,乔母死了。

     当时她并没觉得什么,只是感到解气,心中十分畅快,直到安蓓贴着她的耳边讥笑道:“妈,你知道你这是杀人吗?那个房间可是有监控的,现在你杀人的罪证就在我朋友的手里,我要是做不成夏太太,你就只能去警察局了......”

     后来在夏母的有意撮合下,安蓓和夏祐言渐渐走到了一起,而乔幼恩则淡出了他们的世界,夏母本以为这件事情会这么过去,可没想到安蓓会锝白血病,乔幼恩再次被卷了进来,而她也被安蓓压制的无力翻身。

     直到现在想到事情败露的后果,夏母仍旧悔不当初的捂住了脸痛哭:“祐言,你知道妈是个没脑子的,妈就是生气,妈没想真的杀人啊,而且就算我不动手,乔幼恩也一样交不上医药费,她妈还是死路一条,祐言,你别怪妈,乔幼恩有什么好的,你非要跟她一起不可,我做了这样的事,她肯定恨死我了,所以才故意接近你想要报复我们夏家,祐言,我不管,反正这个家里有她没我,有我没她......”

     夏祐言的心一点点凉了下去。

     此时此刻他不自觉的便想起了一个笑话,还有什么能有比一条命更远的距离,如果有,那就两条。

     只是现在,夏祐言一点都笑不出来。

     他也终于明白为什么乔幼恩会一身平平无奇,为什么她会想到去卖卵子,只是现在明白这一切都已经太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