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50章 我不是故意的
    夏祐言听出了弦外音,一个饿虎扑食便趴在了乔幼恩身边摇尾巴:“那我们是不是可以去拿户口本了!”

     乔幼恩嘴角抽了抽。

     而夏祐言早以屁颠屁颠的去看老黄历决心要选出个领证的黄道吉日了。

     侧首,巨大的落地窗外,阳光干净的纤尘不染,院落里开满了交缠错杂的硕大蔷薇,一片欣欣向荣。

     因为夏家老宅的环境实在太过二次元,夏祐言担心他儿子会受环境的影响一出生就长俩獠牙,于是十分英明的和乔幼恩搬出去住了。

     当然夏家父母对此举十分赞同。

     七月初七,裴母终于耗不住夏祐言的软磨硬泡,将乔幼恩的户口本交给了他。

     同一天,夏祐言马不停蹄的带着乔幼恩去民政局扯了证。

     然后去了商场疯狂购物组建他们新的爱巢,一天下来,把乔幼恩累的够呛,最后还是被夏祐言亲自抱回了家的。

     因为怀孕后期乔幼恩双腿肿到不行,夏祐言还特意去学了按摩,坐在床下手指从乔幼恩凝脂样的皮肤上经过时,无疑是对夏祐言敏感神经的摧残,每次捏过一会之后,夏祐言都会可怜兮兮的爬到床上朝乔幼恩摇尾巴,然后指着腰下撑起帐篷的罪魁祸首求安抚。

     然而还是改变不了最后被踹下床去浴室冲冷水澡的宿命。

     于是夏祐言开始把摧残目标转移到日历上,每天数着他儿子降生的日期过日子。

     两个人的生活甜甜蜜蜜,乐趣颇多。

     而夏家父母更是十分默契的从来没有过问过两个人的事情,即便偶尔几次举办家庭宴会,一直活在吸血鬼伯爵幻想中的夏父也只有晚上的时候会出现,而夏母则更直接,呆在房间里面都不露一下,即便迫不得已的情况下和乔幼恩撞上了,也会躲鬼一样快速跑开。

     有时候乔幼恩会觉得一直让夏母背负着杀人犯的罪过是不是很残忍,夏祐言却不以为然道:“我妈那个人你要是不给她一点负罪感,你信不信她现在就能叫人来拆我们的屋顶?”

     乔幼恩脑补了一下夏母凶神恶煞的画面,很同意的点点头:“那还是不要说了,我什么都不知道。”

     乔幼恩的肚子已经有八个月大了,小孩子很活泼,经常会在妈妈的肚皮上鼓起一个小包,到处转圈圈,要不然就会冲着夏祐言摸上来的手踹一脚。

     这时乔幼恩就会推开他,说孩子不喜欢他,夏祐言仍旧会厚着脸皮往上凑,说这是哥们之间的聊天方式,她一个女人不懂。

     而乔幼恩盯着光滑肚子上的一道伤疤时,目光还是不由的黯淡了下去。

     这是两个人之间不可言说的伤疤,像是横亘在心头的一根刺,每每不经意的碰到时都会钻心的痛。

     夏祐言的手放了上去,神情沮丧:“幼恩,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安蓓陷害我,那天让你去医院的短信是她发的,而且医生让我在保大保小的通知书上签字,我没有办法......”

     他说着两眼通红,可怜兮兮的跪在床上摇尾巴,好像万恶不赦的都是别人,他才是一个真正的受害者一样,乔幼恩别了他一眼,最后往床上一躺,罚他去给她做按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