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一章 愿试其芒
    被杨一瓢称作争强好胜,逞凶斗狠的一众星相师们,此刻各居其位,看上去竟罕见“心平气和”。

     尤其是霍空山。

     这位素来喜欢在青天白日酣睡,半夜三更活动的星相大能近期首次颠倒自己的习性,于白天出现在人前时,是被同为聚星阁高层的冯清河所见。

     聚星阁内又设司命阁,冯清河便是那司命阁之主,沿着聚星阁的庞大情报网络,双手之下,不知覆盖了多少人的命脉。

     但就是这样一人,在面对霍空山时,尚处于全面被动的境地,单是请霍空山出手祭炼虎魂木助邺虚灵苏醒一事,折了岑蚀昴一页纸不说,自己还得答应霍空山提出的系列条件。

     找到霍空山所说“命格克父不克母”“魂魄可遇风云成龙虎者”的那人,冯清河目前自是无能为力。

     相较之下,助岑蚀昴力排众议,将霍空山由幕后请至台前,参与到这一届新旧门人交流会中,对于权势日渐扩大,尤胜己师玄意真人的冯清河而言,便不是想象中那般困难。

     ……

     霍空山眯着眼。

     抛开因修炼星元而生的种种变化,他的眼睛其实并无多少特别之处,生来不似丹凤,长成亦不像猛虎。

     然而这一刻,翘着二郎腿,右手在大腿间抓挠,几欲贴近裤裆,乍看全无半分大师气度的他,瞳孔收缩间,竟仿佛有虎魄精芒吞吐。

     这已非形的范畴,也非意的概念,更非势的领域。

     乃是气。

     混混沌沌。

     存乎涬溟。

     无中所生之有,寄万千无形之物。

     “假气……”

     落星棋谱的最后一篇,记载的是将自身心神一分为二,化作黑白两子,于自己大脑冥想出的棋局内攻伐博弈的招式。

     在来到这场交流会之前,李从珂已领悟了此招的十之七八。

     谁曾想这传扬出去足以令诸多同道中人惊叹的神速,竟在他与霍空山的目光不经意间交汇后几息就毁于一旦。

     暗自沉声说出这两字时,七八虽损至五六,但棋子大体走势仍在,李从珂尚未遗忘。

     但等到霍空山有所察觉,化被动为主动,反过来注意到李从珂的异样后,后者脑中那一盘棋立时断痕遍布,纵有余力,也无可落子!

     “王兄身体有恙?”

     虽是询问口吻,侯朱颜却似乎已发现了什么。

     李从珂并不瞒他,缓缓道:“那人的气,搅乱了我的棋。”

     稍稍一望,大抵知晓李从珂所指何人,侯朱颜问道:“可是真气?”

     脑中棋盘分明正临全面崩毁,闻言李从珂却仿佛压力骤松,笑道:“若是真气,我虽然依旧会惊讶,但只要细细考量,不消多时,总会觉得合情合理。”

     侯朱颜点点头,接着开起玩笑:“该不会是空气吧。”

     李从珂道:“一座屹立不倒的空山,里面不可能全是空气。既然非真,那便是假。”

     “假气?”

     素白桐将脑袋凑了过来,因为坐凳缘故而悬空的双腿晃动不止,“真新鲜了!我长这么大,只听说过真气,还没听说过假气,气这种玄虚至极的东西,怎么个假法?”

     李从珂并不作答。

     假气之说,最初源于花泪影对他的告知,且纯属偶然。

     若非霍空山的出现,时至今日,他都不会知晓假气究竟是何种存在。

     而让一个初窥假气门径的人以司空见惯的语气来详细讲述解释,显然不太可能。

     其中缘由,他也懒得告知素白桐。

     因为现在,他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

     抬头略微观察了下天色,李从珂起身。

     当他的身影脱离那张足可同时承载五至六人的长椅,如枪杆直立于天穹下方的那一瞬,留意到他的聚星阁高层,便不只有霍空山一人。

     “这般气势,应该是休息得差不多了吧。”

     “这还用你说?”一名身形削瘦,胡子泛些金色的聚星阁长老面带微笑:“咱们该关心的是,他接下来要挑战谁?”

     蓦地,冯清河身侧另一位黑脸长者出声:“没准儿是被人挑战呢。”

     “不可能。”金胡子长老声音笃定:“问路的石子早已耗尽,除非徐天海那小子按捺不住亲自动手,否则主动权将落在王轲手上无疑。”

     亦是那位黑脸长者接话:“王轲是强,但还不至于强到无可匹敌,纵使他能做到这一届的新人最强,论及底蕴,还是要比旧门人中的顶尖人物逊色几分。而徐天海,只是其中之一,按捺不住,想要亲自上场试试王轲极限在何处的绝不只他一个。”

     金胡子长老思索片刻,点了点头,显然明白了他的意思,只是话中不免带刺:“谭老弟想要表达的,我大致懂了。如果我没记错,近几年加入聚星阁的门人中,有四位归入了你的门下,时至今日,其中一人的实力,恰恰符合你方才所说的顶尖二字。徒之于师,如子之于父,所谓知子莫若父,令徒的心思手段,你这做师父的早就已经门儿清了吧。恕我好奇,先问一句,宋西风他何时动手?”

     全名谭啸的黑脸长者笑了笑,衣上流云彩纹若要凝实,有些夺目。

     “荆老兄还是不够了解西风,又或者说,不够了解我。”

     荆倾南正襟,轻捻金须:“老弟要说就说得透彻点,话至一半,有来无去,有头无尾的,我素来深恶痛绝。”

     谭啸遂道:“先发可以制人不假,后发却不一定要受制于人。有些人的脾性本就特别,不喜欢也不习惯主动下手,我是如此,我的徒弟自然也是如此。”

     荆倾南道:“所以说,即便宋西风真要与王轲较量,也不会是主动的那方。他在等,等一个后发制人的合适契机。”

     “正是此理。”谭啸自信一笑。

     “入我聚星阁之人,尤其年轻一辈,纵不气傲,也难免心高。说来说去,让一个新人抢占多数风头,他们肯定不会轻易服气的。”久不做声,若仅充当看客的冯清河忽而道。

     荆倾南心思敏锐,问道:“那哥舒夜一介胡人,也是新人,占的风头更不少,为何不见徐天海与宋西风他们有意针对?”

     此番荆倾南的声音提高了许多,并非只是在对谭啸与冯清河言语,然而此话过后,三十二席,三十二人,足足半晌,未闻新声。

     许是不忍见荆倾南成了独角,居于首座的岑蚀昴放下了手中茶杯,向荆倾南投去一道目光,其状分明如鹰视,却怪在不见隐匿锋芒。

     茶水之香回味尽后,岑蚀昴道:“安内先攘外的觉悟,不是谁都有的。反倒是攘外先安内,似许多人的本能。”

     话音平静,无褒无贬。

     偏如一颗绣花针落软玉,初时不觉异,余声却渐渐波及入人心。

     众长者思绪纷杂时,那为谈论中心的新人已动。

     李从珂迈出一步。

     脚下平地有烟尘起,若雾罩。

     介乎蓝紫之间的星元自他气海穴溢出,不强不弱。

     应合棋局崩盘,他不怒不躁。

     但那扰棋的人,他总是要碰上一碰。

     要不然那些棋子便真的成了弃子。

     “一关谈星,二关论道,三关为何?望霍先生指教。”

     “咳咳!”

     一气由肺腑出,瞬息冲破喉关,冯清河脸色青白交接,惊异之色溢于言表,唯独心中暗自庆幸一件事,方才自己未饮茶水。

     否则他这位司命长老此刻已失了更多应有风度。

     “他……他怎么知道第三关是霍疯子负责的,我分明还没公布啊!谁……谁走漏了风声?”

     长老们面面相顾,大眼瞪小眼,可谁也不知。

     片刻后,岑蚀昴挥挥手,道:“无妨,也许是猜到的,听听霍空山如何回应。”

     诸人扭头望向霍空山。

     除冯清河与少数几人外,余者眼中都包藏着或多或少的不明恨意。

     更有甚者已暗自磨牙。

     这位在多数星相同道心中印象极差的“疯子”此时却异常清醒,如冰雨灌顶。

     一二关尚未彻底结束,按理说对于这类问题,他有权不予回答。

     可不知为何,盯着李从珂的眼睛,他提不起一点刁难或拒绝的意思。

     尽管这双眼睛并无期待中那般澄澈,纳了不少复杂的污浊。

     “谈星,论道,都是星相师的拿手好戏,这第三关却未必。因为这一关既非岑蚀昴想出来的,也非那些脑满肠肥却与行将就木无异的庸才想出来的。不客气的说一句,第三关全是我霍某人的心血。我是个不喜欢循规蹈矩的人,相信你也看出来了,如果你想提前试试这第三关,我可以给你机会。若是通过,不管聚星阁内其他人怎么看你说你,我生平所学,你可自取。若是未过,不管你在前两关的表现如何优秀,在我眼中,你始终是个失败的星相师,保不齐哪天我看你不过眼,以星术对你种下诅咒!”

     啪!

     拍案声如浪潮迭起,愈演愈烈。

     “简直目中无人,目无法纪!阁主明见,容老夫出手教训这狂徒!”

     “我愿相助!”

     “我也愿!”

     “……”

     岑蚀昴无奈,捂脸干笑,接着摇了摇头。

     霍空山仿佛早就料到,双手抄袖,有恃无恐。

     “喂,想好了么?要不要试?”

     李从珂毫无迟疑,点头应道:“愿闻其详,愿试其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