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七章 早来的二更
    刚打落更的时辰,并不算太晚。

     有些只做白天生意,不差夜里几个时辰的辛苦钱的人固然已做好了收摊的准备,还得为生活忙碌的小卒小贩却要继续张罗,少不得加油添灯。

     做饮食一行的观察力还需好,碰上过路行人,打盹工夫里就要通过对方的神情气息脚步等做出是否饱腹的基本判断,此外再适当吆喝几声,说说自家如何独到,别家如何停灶,整个过程无误的话,生意自然到达家门口。

     这不,正烧着热汤,揉着面团,哼着家乡小曲消遣寂寞的张厨子突然之间就发现了目标,且非一个,而是一双。

     年长的男人瞧着足有四五十岁,比他还要大上一些,做船夫打扮,一副久经人事的老练做派,几眼扫去倒瞧不出什么饿态,然而紧跟在其身后,不过十四五岁的少年,模样实在疲惫至极,昏昏沉沉,无精打采,连走路都在晃荡,肚里还不时有咕噜响声传出,显然久未进食,又饥又乏。

     把一碗面的生意变成两碗甚至更多,除了做面的老本行外,这可是张厨子自认最擅长的事情。

     所以他一边揉面,一边念道:“怪天气,下午稍有暖和,早晚又给打回原形,你说这么冷的天,出门在外,体内没点热东西垫着怎么行?怪不得我那做信使的远房表弟又是生冻疮又是肠胃疼的。”

     声音不大不小,拿捏正好。

     张厨子眼角余光一瞥,果见那少年侧头望来,眼神灼灼,盯着他旁边那锅撒了葱花,冒着热气的汤水不放,虽仍跟着年长男人前行,速度却比先前更慢。

     “想吃?”

     船夫打扮的男人看上去未因这番话受到丝毫影响,但毕竟心如明镜,很快向身后少年低声问了一句。

     少年想也不想,连连点头。

     “可你自个的钱袋早已丢了,流水无情,冲走了就找不回来。”

     闻言,少年顿时泄气,脸色难看至极,犹如遭霜打的茄子。

     “我的钱袋被冲走,说起来大叔你也有点责任吧。”

     “哦,这么说,你是打算讹上我了。”

     “也不是......”少年抓耳挠腮许久,待得实在扛不住五脏庙里“翻天覆地”的动静,牙缝里才艰难挤出后续声音:“哎呀算我欠你的,以后保证还,好不?”

     男人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顺手从衣襟内拿出一吊铜钱,分量十足,也不管多了多少,只管朝张厨子面摊上一扔:“一碗清水白菜面,无辣,多葱,少盐。一碗牛肉面,少辣,少葱,多盐。”

     少年眼前蓦地一亮,却不禁问道:“牛肉面是大叔你的还是我的?”

     “你的。”

     少年顿时欣喜若狂,也不知从哪涌出的气力,绕过摆放在外的桌椅,径直来到锅炉前,拿起搁置在附近的勺子与瓷碗,满满盛上,仰头便饮。

     “喂喂!小兄弟,悠着点!烧开了的,不是温水,你这么喝法不怕嘴巴起泡啊?”

     少年浑然不理,转眼间即将碗中热汤饮尽,打了几声隔,肚子稍微舒畅了些,也渐渐注意到了张厨子投来的怪异眼神,可依旧未回话,只咧嘴一笑,紧接着又舀起第二碗。

     “老兄......那个,我冒昧问一句,你多久没带这孩子吃饭了?”

     “不久吧,前天早上还给他吃了个饼,挺大的,就是被海水泡过,有点发咸发臭。”

     “啥?被海水泡过?”张厨子瞳孔一缩,甚是惊异:“那还能吃吗?不闹肚子才怪!”

     男人找了个空位坐下,摘下斗笠,露出半白头发以及一张普通面容,思量道:“这小子肠胃不错,倒是没因此吃坏肚子,味觉触觉这些方面嘛就说不准了。”

     张厨子再度斜瞟此刻已开始饮第三碗热汤的少年一眼,深有体会,压低声音:“都说死猪不怕开水烫,现在看来,活人有时候也不怕啊!真新鲜,长见识了。”

     “对了老兄,看你衣着打扮,像个船夫,方才你又说吃的饼不慎被海水浸泡,你们是走水路远行而来的?”

     男人摩挲下巴,默默点头。

     唯恐张厨子因闲聊误了做面的事,少年忽而不再饮汤,长舒一气,接过话:“老远了,咱是镇州平山人,要赶往秦州去呢,大叔是个好人,本来只需载咱一程的,结果硬是水陆并行,一路护送。等吃了面,咱俩还得继续赶路,所以麻烦师傅动作麻利些。”

     虽在交谈,和面揉面之事张厨子也未怠慢,转眼线条成形,下锅开煮。

     用毛巾简单擦拭了一下手中残余面粉,他取过酱醋等各色调料,研制之余,言道:“面很快就好了,赶路的事,小兄弟你不用着急了。”

     少年道:“不着急不行啊,咱是去找人的,好些年没见她了。”

     张厨子愣了愣,随即看向另外一边:“老兄,这已经是秦州境了,你是一路舟车劳顿,加天色已晚,自个不太熟悉路况,还是故意逗逗这小兄弟,没告诉他。”

     男人淡淡道:“初来乍到,难免生疏。”

     “这么说......真的到了秦州?”

     “我家好几代都在秦州扎根,你说呢?身为如假包换的良心商人,骗人这种事情,不存在的。”

     张厨子礼貌一笑。

     少年方缘更是兴奋得几欲癫狂,还未吃面,饥饿感与疲惫感就消去了大半。

     唯独那仍在摩挲下巴,一路将方缘送到此处的摆渡者,悄然抿了抿嘴,眼神迷离之余,渐生锐气。

     ......

     面条终于出锅上桌。

     清水白菜面,的确难见油色。

     将上下左右翻个通透,汤水仍自又清又白,像翡翠珍玉碾成了末,撒入即合,再分离不出。

     另外一碗牛肉面则显得红艳许多,未用筷子搅拌,已上浮了不少辣油,将肥而不腻软而不烂的牛肉以及另加的翠绿香菜映衬得更加美味。

     许久不沾荤腥的少年第一口所尝的自是牛肉,刚嚼过一口,不待细细品味,表情就已十分接近饮下醇酒的陶醉酒客。

     坐在他对面的男人就没有如此丰富的反应,尽管这碗清水白菜面的味道实则不比牛肉面差了多少。

     “大叔。”

     狼吞虎咽,三下五除二将面里所有牛肉吃个精光,又饮下一口浓汤,不待平复,方缘就似乎有许多话要讲。

     少年人的临时心思,总是这般千奇百怪,若乘风而来。

     男人还在吃面,但未因此无视,淡淡回了一声:“嗯?”

     方缘继而问道:“接下来你是不是要离开?”

     男人眼皮一跳:“离开?去哪?”

     方缘道:“当然是回家啊。”

     “你知道我家在哪?”

     “不知道。”

     “那你问这问题有什么意义?”

     “......”

     少年锤了锤自己的脑袋,讷讷道:“咱虽然不知道你家在哪,可却知道离家的人总会有回家的时候。”

     夹面的筷子骤然停滞,男人面色一僵:“又是从说书先生那听来的?”

     少年摇头:“咱也是有自己的领悟能力的好不好?况且这是人之常情。”

     “长情都未必长,还说什么常情。不扯远了,送佛要送到西,送人要送到底,你既然是来寻人的,我就等你把人找到后再离开。”

     “啊?真的?”

     “你要实在介意的话,我现在走也成。”

     “别别别,咱没那个意思。”方缘连忙道:“大叔能陪咱找人咱肯定高兴,就是怕因此耽误了你自己的事,那样一来咱过意不去,毕竟咱已经欠了你不少人情了。”

     “知道就好,我可不是施恩不忘报的主,欠我的人情,你总要还,只是分时间早晚而已,躲不掉的。”

     “嘿嘿,知道,就该这样。”

     男人继续动筷,翻出碗中最后一块白菜,放入口中嚼了一半,眼睛忽转,瞄向面摊东面一处摆放着不少碎砖的角落。

     方缘与他隔得本就不远,又过了最饥肠辘辘的时刻,几番话后注意力早已高度集中于男人身上,经此一变,渐渐也觉察到些许异样,但并不是通过自己的眼,而是耳。

     咚!咚!

     咚!咚!

     ......

     鸣锣声一下接着一下,连响多次,两两间似为一组,快慢节奏把握十分精准。

     “第二更了?这么快?”

     张厨子后知后觉,放下手里的活,走到外面四处打量,脸上泛起疑色:“是我幻听了还是打更的手滑了?之前打落更的时候距离现在哪有一个时辰?”

     口里的半块白菜终于下肚,船夫打扮的男人清清嗓子,咳出几声假雷音后,重新戴上斗笠,声音仿佛从空谷里传出,幽远异常:“你没幻听,他听见了,我也听见了,唯独差那一声‘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张厨子若被醍醐灌顶,猛然拍了下自己的宽大脑门,念道:“是没听见那声常见的吆喝啊!莫非出事了?千万别,千万别......十八罗汉,金刚菩萨,显灵显灵,保佑保佑!”

     “师傅你杞人忧天了吧,谁没事和打更的更夫过不去?”方缘听力虽比张厨子好,但毕竟见识少,尤其是在这渐生不妙的异样氛围里,心性难免显得几分幼稚。

     果然,张厨子摆手嘘声:“小兄弟有所不知,最近秦州城不怎么太平,出了许多离奇事件,我听说,就在昨天夜里,有位巡逻军士被人用利器一招击杀,连抢救医治的机会都没有,就横死在了街头!”

     方缘眼珠瞪大:“有这等事?凶手找到了吗?”

     张厨子无奈道:“要是找到了,我现在也不至于这么忧心忡忡了。你想,连军爷都敢杀的凶手,真要下定决心多拉几人下去,我们这些平头百姓挡得住吗?”

     “这......”

     方缘再不说话,脸色却是忽青忽白,显然有些胆怯害怕。

     “放心,杀人有杀人的道理,我们仨,一个乘船的,一个卖面的,一个啥也不懂就想找人的愣头青,妨碍不了谁,没那么容易死。”

     复戴斗笠的男人淡定自若,可这番“安慰”话语听上去总不那么舒服。

     许是被“愣头青”三字刺激到,少年脑中忽生奇想:“大叔,你是不是就是说书先生说的那种大隐隐于市,平常不轻易出手,一出手就特别凶狠,堪称惊天动地的江湖高人?”

     男人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你......觉得我像吗?”

     少年只思索了片刻,便笃定道:“像!”

     “像个鬼!”

     佯怒的喝声初响,方缘还没什么大反应,张厨子的身体已如筛糠般打起哆嗦。

     “喂,师傅,你怎么了?”

     张厨子没有回答。

     只因这一刻,他的眼里真出现了重重狰狞鬼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