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七十二章 紫衣之怒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

     同样的雪天,有人抱怨嗟叹,有人怡然自得。

     江东紫衣虽不在江东,却还是一如既往地懂得利用享受。

     山上石亭非她所建,她可安然休憩,炉上热酒非她所有,照样饮得快活。

     反观那先她一步来到石亭,起炉烫酒的白面男子,竟显得拘束许多,弃酒做文章,往往提笔挥墨不过几息,便要陷入长久纠结之中。

     好在他一看就是安静耐性之人,宁可自己愁眉苦脸到底,也不愿大声发几句牢骚妨碍到他人。

     如此,她便有了在此地多留片刻的理由。

     转眼又有一口热酒入喉。

     他是越写越慢,她是越喝越急。

     同在一片屋檐下,偏偏井水不犯河水,除却初见时的礼貌点头之外,再无别的直接交集。

     寒冬腊月,孤男寡女,相处到这个份儿上,倒也算是人间少有。

     ……

     风雪渐大,炉火不再旺盛。

     带来的柴禾燃烧了十之七八,附近并无可添之物,似只能等着火势熄灭。

     江紫陌将第二坛酒饮尽,仍未尽兴,颇具灵韵的眸子一转,将注意力集中在了搁置于桌子一角的第三坛酒。

     没有多想,她伸手去碰坛口,但在即将接触的前一瞬,被人隔着衣袖攥住手腕。

     “终于开始心疼,不再闷头写了?”

     腕力一运即挣脱束缚,她含笑问道。

     男子显然有些尴尬,缓缓解释道:“姑娘一瞧就是女中豪杰,费几坛酒,结交一位好友,稳赚不亏,有什么可心疼的?我出手制止姑娘,只是因为炉子要熄火了,你此刻再饮,与吃残羹冷炙无异,对肠胃不好。”

     江紫陌道:“我这铁炼的肠,铜打的胃,莫说冷酒,就是把毒水灌进去,又奈我何?”

     愕然之下,男子似犯了结巴,“莫非……姑娘……就是……传说中的练家子?出手就要伤人的那种……武林高手?”

     江紫陌面若花绽,故意压低声线,加上她生来就具备的特殊技巧,音色顿时十分空灵:“说错了,是出手就要死人的那种才对。”

     男子立时打个寒颤,手中羊毫险些跌落。

     戏弄成功,她竟觉得有些无趣,慢声道:“这么小的胆子,怎么写志怪传奇?”

     “姑娘……眼神不错,前人可为师,小生的确借鉴了不少志怪传奇的写法,但我准备写出的并非传奇话本。”

     “那是什么?”江紫陌好奇问道。

     男子忽而变得一本正经,“一个起于江湖,终于江湖的漫长故事。如果非要将它划分在一个类型里的话,应是小说。”

     “小说?三教九流十家里,小说家可是最不入流的一个,你想成为这种人?”

     “嗯。”

     她问得快,他答得更快,尚夹杂着一丝睡意的双眼里涌现出莫名之光。

     江紫陌与他对视许久,蓦地,有些顿悟。

     向往,真诚……似这般眼神,数年前,她曾在另一人的身上见过。

     于是她点点头,又道:“有始有终还不够,还得有名。入不入流,都是别人的表面说辞,定不了活人的性。为你的小说故事取个响亮的名字,过几日,我重出江湖,没准儿还能找些人帮你宣传宣传。等你名气响了,财源自然就来了,无需再为一笔一墨计较。”

     “其实,呃……我没姑娘你想的那么穷。”

     “果然,大多数男人都有个逞强的坏毛病。”

     “……”

     相顾无言之际,最后一坛酒已被江紫陌取过,炉火已然熄灭,只留些许黑烟,她以手掌托住坛底,久久不放。

     “喂,书名你遮遮掩掩,就算你还没想好。人名呢?”

     “谁的?”

     “你的。”

     “木子俞。”

     “嗯,名字倒是没取错。木俞合一,便成了榆字,和你这个榆木脑袋很搭。”

     木子俞耸肩,“礼貌”一笑。

     “还没请教……”

     “别请教了,我姓江,名紫陌。江湖的江,紫微的紫,陌路的陌。”

     “雅名,雅名。”

     “我没你这么客套,你叫木子俞,往后我就叫你小俞,绝不会跟其他女子一样公子长公子短的。”

     “甚好,甚好。”

     “这酒热了,你喝不喝?”

     “要喝,要喝……什么,热了?”

     青烟缭青丝。

     江紫陌放下酒坛,未开封热气已先行外散,驱了木子俞周身大半寒意。

     然而风啸雪飘,炉火既熄,这酒又是如何变热的?

     木子俞本想不通,直至他隐约瞥见江紫陌手心掌纹。

     “你……”

     “我怎么了?”

     木子俞不答,挥笔写下:“天复三年,岁末大寒,余经莫干山,留半月,遇一奇女,以手温酒,谈笑自若。其人……”

     “哎呦!”木子俞吃痛,握笔不稳,墨线稍乱,正巧将人字划掉。

     “有暗器?!”

     “若是暗器,你这只手早就废了。”

     江紫陌叩响食指骨节,道:“没经过我允许,就把我写进你的故事里,真不知你是草率还是自信。”

     木子俞连忙致歉:“失礼,失礼。”

     江紫陌道:“你以前也是这样?”

     “呃,应该是受了那位同窗的影响吧。”

     “你那位同窗写的什么?”

     “他……”

     “有话就说,少支支吾吾。”

     木子俞掩面,脸上似有羞愧之色,良久方才憋出下文:“他……多写风月艳情。”

     江紫陌险些笑出声音,极力克制方才作罢,改问道:“你写过没有?”

     “没……没……只是看过。”

     江紫陌拍手称赞。

     木子俞傻了眼,“江姑娘,这有什么好拍手的?”

     “祝贺你未陷红尘先知风月。”

     “小生……不太懂姑娘的逻辑。”

     “哪天你懂了,就不再是条小鱼,该和我是一类人了。”

     木子俞讷讷摇头。

     “男人多爱风月,你的同窗好友专写艳书,名声兴许不好,但赚的银子一定不少吧。”

     “他倒也不算是专写艳书,似乎别人爱看什么他就去写什么,简而言之便是投其所好,尤善权衡。一定程度上,我佩服他,但我并不想成为他。”

     “为什么?”

     木子俞认真道:“班固有言,小说家者流,盖出于稗官;街谈巷语,道听途说者之所造也。我虽非稗官,但也懂得四处走访,听听乡音民声。这个世界,需要江湖的存在,我的世界,更需要江湖的存在。而江湖,本就离不开侠骨。试想,风月利欲多了,侠骨是重是轻?至于钱财,并非一定要多。其实温饱有余,可自力更生就足矣,说来说去,我最渴望达到的不过四字。”

     “哪四字?”

     “不忘初心。”

     江紫陌脸上又见笑颜。

     然而这次却是苦甜参半。

     笑中带苦,全因另外一人。

     与她相识极短的木子俞自然不会知晓其中缘由,只是问道:“江姑娘也有类似的感触吗?”

     “以前有个人,也跟我说过他的渴求,恰巧也是四字。”

     “不忘初心?”

     江紫陌摇头,苦涩之意更重,“那四字,是人上之人!”

     木子俞倍感震撼,竖起大拇指,道:“那这位仁兄应该是个了不得的人物。”

     “再了不得又有何用?人上之人,不一样在神之下?要我说,索性当个神上之神!”

     轰!

     人上人也好,神上神也罢。

     都不及此刻石亭突然震动,砖瓦齐飞,若有大队兵马纷至沓来带给木子俞的感觉强烈。

     但莫干山地处江南境,为天目山之余脉,久无战事,自然不会有兵马突然杀到的可能。

     木子俞回神后,想到了这一点,很快将心中所有的疑惑惊讶都投向了面前这名谈笑间以手温酒的奇女。

     只见江紫陌紫衣之上紫气大作,乍看如紫电缠身,再视若紫龙绕体!

     未及木子俞开口询问,江紫陌已勃然怒道:“无法乱法……混账痴儿迟一签!竟用我虚华宝瓶强测天数!我给你的东西,不是这么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