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六章 鬼王气
    骨血枯竭之快,云丹书还不及费心理解,凌微与歩雁秋就挪步至他身旁,纵然他有心遮掩,也再不得时机。

     “云师兄,你的右手......”

     “无须这么大惊小怪,废不掉的。”

     歩雁秋察觉不对,惊异出声,心中对此尚有许多忧虑的云丹书反倒故作镇定起来,但显然未能起到安定两女心思的作用。

     “五指如枯木,手背不见血管经络,手心掌纹渐隐!如此严重的伤势,师兄,这到底怎么回事?”

     体内调运真气之际,云丹书左手食指点向凌微眉心,轻轻一触:“小丫头观察力愈发仔细了,有些长进,等师兄右手恢复如初,必让你看看完整的手相。”

     凌微将云丹书食指握住,缓缓放下,动作轻柔,接着声音却是急切:“消骨化血,若无稀奇灵药相辅,恢复如初谈何容易?”

     云丹书道:“所谓解铃还须系铃人,因符所伤,也该因符而治,医者的手段固然高明,然而对我们这些符者而言,未必那么有用。”

     一旁的歩雁秋好似领悟,骤然问道:“云师兄莫不是在先前的试探中被自己的本命符给反噬了?”

     “算你猜对一半,确是反噬,但非我的本命符所为。”

     说话间,云丹书变形右手再度缩回袖中,刹那间竟似长蛇入洞。

     朝夏鲁奇离去方向望去一眼,歩雁秋道:“与那剑客关系大吗?”

     “大得很。”

     歩雁秋很是意外:“那你还将他放走?”

     云丹书道:“不放走还请他到金凰楼里大吃一顿吗?兴许他有足够大的胃口,我却没有足够多的钱财。”

     “无故生事,无故了事,我越来越看不懂你了,云师兄。”

     “看不懂就和凌微一样站在身后慢慢看,不要一时兴起绕到前头就好。”

     被点名的凌微竖起耳朵,双环发髻有些松动,“师兄话里有话?”

     云丹书和煦一笑,仿佛已尽数忘却了右手扭曲变形以及骨血渐枯的怪异疼痛,道:“是弦外有音。”

     “光有好弦,而无好手,怎么行?”

     听上去不过十五六岁少年的口音,与之相伴的却是独属于中年长者的特殊脚步,七分沉稳,三分沉重。

     来人穿着亦像道袍,宽松有余,一路走来似清风拂柳,但上面绣的图案并非花草树木或日月星辰,更非什么奇珍异兽,乃是四个毫无美感可言的奇怪龟壳,胸前存一,背后存一,剩下两图附于双袖,分置左右。

     “林卜,你什么时候来的?”

     云丹书闻声侧头看去,瞧见林卜身影之后,眼神之中夹杂的利芒如流星闪,转瞬即逝。

     “自你与那剑客初交手时便来了,原本还打算暗中用符箓做些手脚,让你可以尽情施展,又不至于招来旁人注意,未曾想云师弟心思缜密,早有打算,先用起了幻道符。更令我没有想到的是,幻界破灭后,你竟然受了真伤,且比那剑客只重不轻。”

     听到“云师弟”三字时,云丹书面色已有些不悦,只是未将那些阴郁直接发泄出来,而当林卜提到他的伤势后,他终究控制不住心绪起伏,怒道:“试符如试棋,岂能尽在掌握?再者,那人非等闲之辈,一时失手于他,有何丢脸?”

     林卜咦了一声,道:“我也没说丢脸啊!师弟你怕是误会了。”

     云丹书重重哼气:“少玩字眼上的功夫,你没明说,不代表我听不见。正如你叫我师弟时,我从不作任何口头回应,但你却可以知晓我的态度。”

     林卜道:“原来如此,说来说去,你始终是对我年纪比你小,在符山宗的辈分却比你高耿耿于怀,心结未开。”

     云丹书道:“此仅为其一。”

     林卜疑惑道:“还有其二其三?”

     云丹书冷笑:“以后你自会知道,现在毕竟是非常时期,不能因为个人间的不和误了符山宗的大计,凌师妹,歩师妹,你们说是吗?”

     有心调解却不好贸然插嘴的两女连忙点头。

     林卜双手负于背后,亦是一笑:“不因小事误大计,这才像我认识的你。既然要顾全大局,那就都别站在这了,又没热闹可看。”

     “很快就会有的,并且是你预想不到的大热闹。你若不信,咱俩可以打个赌。”

     “打赌?”

     林卜其实对此有些兴致,但约莫是想起了家师教诲,没有立即应下,摇头道:“这可是个陋习。”

     云丹书似早料到了他这般说辞,缓缓道:“赌钱是陋习不假,赌其他的就未必。”

     林卜于是问道:“云师弟想赌什么?”

     云丹书厉声道:“赌得说轻也轻,说重也重,一个名称。”

     左手自背后取下,置于小腹位置,林卜思索一番,有些意会:“你该不会是想让我反过来称你为师兄吧。”

     云丹书当即点头,无丁点拐弯抹角。

     林卜似笑非笑:“其实以你的实力,称你一声师兄,也不吃亏,但关键是这不合符山宗的规矩。”

     云丹书道:“规矩都是人定的,每逢前后交替之时,必有一番新景,你不可能不明白。时机未至,我可以退一步,我若赌赢,人前你无需叫我师兄,却也不能再称我为师弟。”

     林卜兴致有所减退:“本身就是个不好界定胜负的赌约,就算赢了,对我又好像没什么好处,我为何要参加?”

     云丹书不紧不慢:“你若赢了,我就将摘下现有本命符的烙印,交你研究,自己重新炼制,这样的好处,够吗?”

     此言一出,不单林卜有些心惊,一旁的凌微与歩雁秋也纷纷愕然。

     “云师兄你疯了?!摘下烙印,等于自毁本命符,重新炼制耗费更多精力不说,对你修为境界的提升也是有害无益,一个称呼而已,值吗?”

     云丹书不答,但他看向林卜的眼神足以说明他的心意,已决,无变。

     正是这个既短暂又漫长的瞬间,林卜在云丹书的身上隐约感受到了一位符山宗前辈的气息,稀薄,可却深刻。

     至此,先前尚抱着半游戏心态的林卜不得不认真起来,深吸一气,道:“我想知道,怎样算你胜,怎样算我胜。”

     “三日之内,若有奇异星相现世,自天水秦州入,引剑气,召龙息,胜万千符箓镇压之势,便算我赢,反之,你赢。”

     林卜面露诧异之色:“你确定只是天水秦州,而非整个陇西?”

     云丹书自信道:“说整个陇西的话,我赢面更大,不过这点便宜嘛,我不稀罕。”

     凌微忽而拽起云丹书衣角,低声道:“师兄,谨慎能捕千秋蝉,小心驶得万年船。你这么托大,搞不好要被蝉咬,甚至翻船的!”

     云丹书轻笑:“翻不了的,充其量颠簸几下。你有这份闲心,不如关心你林师兄输了将如何收场。”

     林卜道:“胜败兵家事不期,无论输赢,我都有收场之法,不劳丹书你费心。既然对符山宗的大计无甚影响,你又有这份心思,这赌约我可以接下了,但在这之前,你得回答我一个问题。”

     “尽管问。”

     “那剑客究竟是何来历?”

     “呃......”

     爽利不过一时,接着又是许久沉默。

     林卜不乏耐心,却也不愿空耗,道:“纵是猜测,也可尽说。”

     云丹书终于开口,却非回答,而是反问:“蒙熊皮,黄金四目,玄衣朱裳,执戈.扬盾,帅百隶隶而时傩,以索室驱疫。这是对谁的形容?”

     林卜未及多想,脱口而出:“方相氏。”

     云丹书道:“不错,方相氏逐疫驱鬼,为上古神祗。幻界破灭之前,我试的最后一符,未借他们的势,可承了他们的意,称方相符并不为过。然而这一符命中那剑客后,竟没有对他的精神造成一点实质损伤。”

     这时歩雁秋道:“方相氏逐疫驱鬼,方相符的效用想来相差无几。那剑客是人非鬼,又无疫病,伤不到他的精神,倒也在情理之中。”

     “我一开始也是这么认为,直到他悄然间对我的右掌种下了消骨化血的手段......我才猛然发现他的身体里存在着类似鬼王气的东西。”

     “鬼王气?此话当真?!”

     云丹书看向林卜:“你既问我,就要信我。鬼王气的稀奇程度,我比你清楚,凭空捏造它,对我没有好处。”

     林卜道:“并非不信,只是当今天下,能运用鬼王气的人屈指可数,先前我虽是在别处远观,可也瞧清楚了那剑客的相貌,没有易容乔装的痕迹,怎么看都不像是那几人的后代,实在离奇。”

     “将鬼王气运用至大成境界的人,还能算是人吗?”

     蓦地,林卜神情变幻,额前汗珠滚落,似仿佛被云丹书一语点醒。

     “的确,脱离了人的范畴,自有想象不到的非人手段。赌约胜负未分,你貌似已多了一分做我师兄的潜质。”

     “你怎么不问我为何要将身怀鬼王气的人放走?”

     “线放得远,才能钓起大鱼,这道理我懂,不必问。但话说回来,鬼王气未现的时候,你是怎么察觉到他的异样,果断出手试探的?总不会真是一时兴起吧。”

     “无鬼王气,也有江湖意,将你我位置调换,你出手的时间不会比我晚。”

     话音稍落,两人相视一笑。

     罕见“和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