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三十六章 建瑭传信
    晋阳城西,有座新修的府邸。

     占地面积不小,却也当不得大,只比寻常偏将府阔了大约三分之一,各处装修面貌并没有刻意着重于恢宏气派,多考虑实际。

     但因为龙湖书院恰恰也设立在晋阳城西的缘故,这座府邸乃至方圆数十里的地段,一度被炒得火热,诸多达官显赫,富贾豪绅,争相入手。

     他们的目的高度一致,那便是为自己的后代谋份机缘,即便不能真的进入龙湖书院修习,借助地理优势耳濡目染,总也是好的。

     所以在短短一两年的时间内,晋阳城西大多宅院府邸,都在经历过几场不见硝烟的战争后,各自易主。

     这座新修府邸要属例外。

     从修建到完工,没有一天挂起过高高的牌匾。

     两月前,那位戴着银白面具的年轻男子乘马前来接管时,带了几位侍女,十几名扈从,对牌匾的事情同样只字未提,只吩咐身边人在大门前分居左右的两座石狮头顶各自添加了两个乌黑铁块。

     当时在场观者不少,足足有几十位,却都不甚了解年轻男子的用意。

     那日上午下午皆是晴天。

     晚间却发生了异变。

     一场清凉小雨过后,让人们难以入眠的便是数个时辰不绝的风吼雷动。

     煌煌天威,虽震于长空,余波却席卷到了下界,晋阳城南的抱石林内,好几颗百年古树都险遭不测,还是雷霆击中的位置偏离了树干,折了诸多枝条,才侥幸得了一线生机。

     所幸,天灾并未带来人祸。

     甚至有人还因此获益。

     第二天一早,行人路过那座府邸时,在两具石狮头顶上见到的已不再是乌黑铁块。

     它们有了形,有了精,有了气,有了神,只是没有血肉。

     然而很多有血有肉的人,看到它们的第一反应,不会是轻蔑与不屑,相反,是浓浓的敬畏。

     那是两只黑鸦。

     爪如锁,翼如剑,目如刀。

     之所以能凌驾于石狮之上,靠的不仅仅是敏捷,还有力量。

     没有几人能质疑它们的力量。

     更没有几人敢质疑它们的力量。

     因为他们很清楚,现如今三晋大地真正的主人与鸦之间有着怎样的联系。

     相应地,即便这座府邸仍未挂上牌匾,通过这两只黑鸦,他们也或多或少能猜到这里所住之人的身份。

     故而自那之后,无人再去不知好歹地争夺那座府邸的控制权。

     以前出过重手的,渐渐地,晋阳城内已瞧不见他们的身影,至于他们名下的财产,同样未能幸免,于无形之中被蚕食瓜分。

     隐秘的人为清洗,往往就是如此,比自然界大风大浪的洗礼还要可怖。

     唯一的例外,便是那风雨如晦之际。

     ......

     风雨虽小了。

     空中的湿气依然浓厚。

     上刻蟒纹的黑色梁柱将屋顶撑得老高,下方的人坐着的姿态却很低。

     层层阶梯成了座椅。

     沁凉之余,便是冷硬。

     但不及那女子的冷,也不及那女子的硬。

     直至现在,李存勖都不知道她究竟是凭借着怎样的惊人意志驱使起自己的硬骨头,明明重伤到距离鬼门关仅差一线,仍要骑乘烈马奔腾千百里,最终落得个马飞天,人滚地的惨景。

     若非那匹马撞破墙的时候,他已在那里等了许久,她从马上摔下来后,想必要不了多久就会成为路边的一具冻死骨。

     何时被人发现呢?

     应是朱门酒肉臭的时候吧。

     世子含笑听雨声,只因他突然觉得世上有先见之明的人并不少,若是一人一步棋,一棋一个局,你来我往,这天下的乱象和精彩岂非空前绝后?

     “殿下,为何只换衣不沐浴?况且外面寒气重,您可千万不宜在此久坐,稍有差池,晋王那边,小的不好交代啊!”

     “交代?天底下错错复杂的事情多了去了,你能一件件交代清楚吗?”

     李存勖笑容转冷,向身侧躬身站立,面如傅粉,模样似童生,实则年岁与他相仿的童牧问道。

     童牧面露迟疑,“这......自然不能。”

     李存勖又道:“子非鱼,焉知鱼之乐?小童,你可是我身边最机灵的一个,圣贤早有的定论,你就算不能尽数理解,难道还不懂得变通变通?”

     童牧心思一转,道:“可看殿下的神情,不像是在这场雨中触碰到了某种天大的乐趣啊。”

     李存勖道:“乐趣这东西,本就要靠自己不断摸索才能找到的,就像这场突兀的雨,你只看,你只听,而不去用心感受,莫说一天,就是整整一年,你也不知道这场雨能给自己带来什么。”

     童牧道:“殿下见识非凡,小的自愧不如。”

     李存勖抚掌轻笑,对他这般谦逊姿态见怪不怪,片刻后,忽然又念及那女子,便对童牧言道:“旁人身材面貌与年龄不符,多是生来患有疾病,亦或后天修炼邪功所致,你不一样,是幼年经高人指点,觉醒了归真体,方才至此。以你的归真修为看看,那女子有几成活命的机会?”

     童牧只思索片刻,便道:“七成。”

     李存勖讶异道:“这么高?她受的伤,可非同一般呐。”

     童牧目光有意无意瞥向正供那昏迷女子休养调息的房间方向,解释道:“殿下有所不知,此女伤势虽重,却未损及心脉本源,肺腑内伤,多是星夜纵马疾驰所致,至于她所受刀伤,的确如殿下所言,非同一般,看不出半分中原刀法的路数,就连铭刻在刀痕上的刀意都是冲着同归于尽而去,而非一举杀敌!不过,既然她受此刀伤后,还有命骑马来寻殿下,便说明那人的刀意并未得到彻底施展,仅仅搭上了自己的性命而已。”

     李存勖仍不放心,道:“中原之内的刀法,博大精深,中原之外的刀法,千奇百怪,我幼时随父王征讨黄巢余党时,便亲眼见到过一位擅使金刀的胡人敌将凭借诡谲刀法连斩我军数名勇将,其中有两人分明没有被他的金刀直接命中,只是被刀气余威波及,退回营帐中后立刻被军医治疗,结果也没能撑过五天。”

     童牧点头称是,“胡刀之奇,素有耳闻,有些独门刀法的威能,确实需要时间来发作,但关键在于这女子本身就是个修为不低的剑客。她多年修行出的剑意,在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会本能护体,成为另一股求生意志,与体内残存刀意相抗,阻止刀伤恶化。”

     李存勖道:“如你所说,那她必是当世年轻女子剑客中的翘楚之一了。”

     童牧道:“蜀中百花宫,恰恰就有几位成名的年轻女剑客。”

     李存勖眼神骤变,“小童,意有所指?”

     童牧低头不答。

     李存勖遂自言自语道:“看来,有人为了我再喝不上一碗舒心可口的野菜粥,煞费苦心,竟连远离朝堂纷争的江湖风云,都有意遮挡,好让我这世子都知不全!”

     话音稍落,已有怒气与杀气并生。

     童牧见势不妙,连忙道:“殿下稍安勿躁,须知遮掩未必就是欺瞒,有时还是一种保护。”

     “保护?”李存勖哈哈大笑,“若身边人涉险,命悬一线之际,我毫不知情,好不作为,我还配当这个世子,配要他们的保护吗?!”

     童牧身上冒出冷汗,涩声道:“殿下,世子府邸修建,你拒绝了牌匾,拒绝了私军守卫,已经拒绝了许多保护,这次,不能再......”

     “混账!”

     李存勖终于勃然大怒,霍然起身,打断童牧之言。

     “一支不为我用的影卫,对本世子的保护还不够吗?当真还要套上私军的牢笼与牌匾的枷锁?果真如此,那我李存勖当的这个世子,就成了徒有其表的软柿子了!”

     “殿下。”

     “无需多言!父王身居高位,志在天下,不能只顾及私情,这我可以理解,可当初将阿三领进我李家门的是他李嗣源,儿子有难,他这个当父亲的非但坐视不理,还不让旁人及时知晓内情,这是何道理?”

     “或许大太保他也......”

     “他也不知情是吗?”李存勖望着童牧,连连冷笑,笑得令人心慌心乱。

     “他不知道,本世子就让他即刻知道知道,来人,备马!”

     声音响彻如锣鼓喧天,原本停在屋檐上歇息的鸟雀都被惊动,四处飞散。

     空旷院中忽然窜出一道高大人影,躬身行礼,道了声“领命”,就要转身去后院牵马。

     却在此时,紧闭大门若被粗木桩猛烈撞击,轰然而开。

     “史家建瑭,不请自来,还望世子莫怪!”

     言语声间,一英武男子身披戎装,提剑入院,步伐力求沉稳,却比那两名因受惊而慌忙奔跑的护院快上许多。

     远远瞧见他的身影,蓦地,李存勖也踱步上前。

     于是不多时,两人之间,相隔不过数步。

     “我道是谁,原来是十一弟之子,史世侄,真是稀客。”

     各自拱手做了番礼数后,李存勖又问道:“只你一人,没有军队相随?”

     史建瑭道:“建瑭虽有军职,此行却无军务,自然无需带上军队惊扰世子。身披戎装,未及卸甲,实乃事出突然紧急,世子见谅。”

     李存勖道:“都是自家人,何须说这种话。倒是你所说的紧急事,不知为何?”

     史建瑭道:“我族弟史铭飞有信件传来,世子一看便知。”

     李存勖目光闪动,从史建瑭手中接过信件后,脸色顿时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