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八章 姜汤
    临近正午。

     李从珂终于不再昏睡,缓缓睁开眼睛。

     因为“神仙酒”与他特定要求的混合酒酒劲皆十分强烈的缘故,他从床榻上爬起,用力揉揉脑袋后,感受到的不是大梦一场过后的异常清醒,反是令人头痛到不能多想其他的昏沉。

     足足小半柱香时间过后,他才发觉房间里除了他外还有第二个人的存在,并且不是通过自己的眼睛,而是鼻子。

     他嗅到了姜汤的味道。

     这用来祛风寒,止腹泻,效果极佳的良品,迄今为止,他喝过的次数不多,但每一次,都那般记忆犹新,难以忘却。

     “你终于醒了。”

     闻到的味道不陌生,听到的声音更是熟悉。

     李从珂闭上眼睛,酝酿些许时间后再度睁开,微微环顾了一下四周,终是慢慢看清了正在对散发着沸腾热气的姜汤吹气之人的身影。

     “蔷......”

     在记忆中占据不少分量的两字几欲自然而然脱口而出。

     还是燕蔷薇将食指放在嘴边,对他做了个“嘘”的手势,他才明白过来,念道:“青蔷。”

     燕蔷薇笑了笑,手指接着指向自己的耳朵,正是提防“隔墙有耳”之意。

     见她已在自行养成小心谨慎的习惯,李从珂脸上也露出笑容,有下床起身之势。

     燕蔷薇于是暂且搁置下碗中姜汤,来到床榻边,将李从珂搀扶起,关切道:“慢些,不急。你昨晚怎么喝那么多酒?我今早一来就发现你躺在床上,不省人事,连被褥都忘了盖,偏偏紧握着一幅画不肯撒手。这样很让人担心的,你现在感觉身体有无大碍?”

     李从珂没有回答。

     听燕蔷薇提到画,他很快回想起昨晚自己夜观《送子天王图》,借着酒劲入深层梦境的事情,只是在那梦中,具体见到了什么,他现在已思索不起,独记得一道有些模糊的身影站在破碎殆尽的废墟,由始至终,背对于他,那种感觉,既远也近。

     “画呢?”

     想不出个所以然,李从珂就欲再观《送子天王图》,找寻灵感,不料燕蔷薇道:“那幅画我取下来可费劲了,点了你六处穴道再一一解开后,你手上的力才松开,我以为是什么宝物,但盯了许久没看出什么玄机,去取姜汤的时候,途经我的房间,顺手放在里面了。”

     李从珂这才隐隐觉得事情不对,问道:“我曾在门上贴了一道封闭星符,你是怎么进来的?”

     燕蔷薇浑然不知那星符的存在,道:“就这么进来的啊,敲了几下门,你不应,我以为你又在一个人下棋,钻研《落星棋谱》,就自己推门而入,谁曾想你竟早早醉倒了......得亏我发现得也不算太晚。”

     李从珂眼神低下,注意到自己的衣衫变化,脸色一沉,又问:“衣服也是你换的?”

     “对啊,大惊小怪,以前又不是没给你换过衣服。洗澡水都帮你打过几次呢,忘了?”

     “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同一个人,十来岁,二十来岁,这两个阶段能一样?”

     “你现在不也才十几岁?未及冠哦,我记得。”

     “......”酒劲未散,李从珂不想就此事多费唇舌,话锋一转:“姜汤又是从何处来?”

     燕蔷薇笑嘻嘻道:“自己熬的。”

     李从珂眸中泛起疑色:“你不是一向不会煮汤做饭吗?”

     燕蔷薇套用起他的话来:“以前是以前,现在是现在,你刚刚自己说的。比起研究阵法星相,煮汤做饭简直不能再容易,这方面聚星阁还是相当有人情味的,不像某些迂腐儒生,一日三餐该吃吃该喝喝,只多不少,结果还弄出‘君子远庖厨’这一套来,我反正看不过眼。聚星阁掌勺的周师傅人不错,耐心很好,我跟他说有位朋友喝醉了酒,他二话不说就去准备食材,本来他打算直接下锅煮的,但我想出份力,就让他教我,挺爽快地就答应了。”

     李从珂道:“可据我所知,姜汤似乎并无醒酒的功效。”

     燕蔷薇起身将那碗姜汤端过,接着对李从珂道:“所以这里面还加了葛根粉。小时候我专门用它泡过水喝,味道甜甜的,没什么怪味,挺好喝的。”

     李从珂敏感心思仍旧不止,转眼疑虑更重。

     倒非信不过燕蔷薇,而是怕她被某些居心不良的人利用,一颗好心办了坏事。

     在暗器谱上排名第七的蔷薇刺,威力不俗,但落在偌大江湖之中,终究还是显得稚嫩微小了些,既深不过江湖的水,也深不过藏匿于水底的人的心思。

     甚至很多时候,连他袖中排名第五的雁返刀,也发不出巅峰时刻的锋利,重重挤压之下,异常单薄。

     “周师傅的全名叫什么?”

     “容我想想......”

     许是那时只顾着锅里姜汤和醉酒的李从珂,虽听过那位周师傅的自我介绍,有关他的全名,燕蔷薇第一时间仍想不起来。

     她思考之际,李从珂伸手接过了那碗据说添加了葛根粉在内的姜汤,却只是放在鼻前闻了闻味,没有立即饮下。

     燕蔷薇忽而想起了周师傅的全名,道:“他叫周行,貌似还有个表字,朝宗。也不知是他爹娘取的还是自己加的,刚认识不久我没好意思细问,不过周朝宗这三个字念起来可的确比周行听上去气派多了。”

     “气派与否是次要,关键是这个名字背后有没有对应的实力,或者不为人知的故事。”

     燕蔷薇眨着眼,突然将手背放到李从珂的额头,接触几息后旋即缩回,但不是又放到自己的额头上对比温度,而是贴近盛放热姜汤的碗身。

     “怎么感觉你的额头比这碗姜汤还要烫?定是酒劲还没消,赶快喝下,奇怪的话等醒酒后我再慢慢听。”

     李从珂有些不悦:“我这不是酒后胡言。”

     燕蔷薇道:“乖乖的把这碗姜汤喝下,别辜负我一番心意,待会儿你说什么我都信。”

     李从珂无奈,手指扣着碗底,端起姜汤,仰头一饮而尽。

     热汤入肠胃后,热气亦贯全身。

     目光一瞥,见碗底空空,燕蔷薇笑道:“这就对了嘛,我又不会害你,喝下它只有好处没有坏处的。对了,你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有的话跟我说,我去找周师傅做几样,自己顺着学几样。”

     “不饿,不急。”说话间,李从珂示意燕蔷薇附耳过来。

     燕蔷薇很快照做,李从珂嘴巴也跟着贴近,还未道出具体事宜,刚刚呼出一口热气,她的耳根便有些泛红,仿佛某个柔软地方被触中。

     李从珂疑心未散,此时自然不顾,随即附耳道:“若无别的事,你且去将那份大篆小篆混合书写的书简,以及我昨晚带回来的那幅画,都取过来。新旧门人交流会,我势必要压徐天海一头,却不会独占风头,既然选择跟我一起来到聚星阁,便是同舟同乘。倘使我退,你可以进,倘使我进,你不可以退,我的意思,你明白吗?”

     “从你我驾车离开百花宫,出蜀时,就明白了。”

     燕蔷薇心中想法,嘴上不曾言说。

     恐隔墙有耳,是其一。

     怕说得透彻,反成了他的牵绊累赘,是其二。

     李从珂话至末尾,燕蔷薇心领神会,接过空碗,转身离去。

     他望着她的背影,感触良多,过往种种如流水,浮现在服过掺入葛根粉的姜汤后仍不如以往清醒的头脑里。

     都说天下皆治蜀未治,天下未乱蜀先乱。

     但在他的世界里,蜀地可比河陇地区安稳地多,就算偶有战火纷争,人人免不得生离死别,还是能让他保存一份对家的念想。

     尤其是百花宫。

     不管旁人因为一男众女的形式,说了多少入不得耳目的肮脏话,百花宫在他心里的地位始终与古老典籍上记载的修行圣地无异。

     不必清心,不必寡欲。

     不必修身,不必养性。

     想学刀时便学刀,想用剑时便用剑。

     闲来无事,折三两桃花,月下不眠,煮几壶香茶。

     同时占据暗器谱与奇毒谱榜首,超越蜀唐门多年经营,连玉观音都略有不及的花神泪,便是在这般自由环境下诞生,明是一等一的可怕物,随时可以取人性命,听上去总带着几分诗人才有的风雅,而非所谓快意江湖里的一味血腥厮杀。

     花神泪的毒,入骨,更入心。

     曾被六道鬼母视作百毒不侵的李从珂之所以抵挡不住花神泪的毒性,便在于它对于人心的侵占。

     自小道出蜀前,花泪影赠了他一滴花神泪。

     燕蔷薇不知。

     或许就连那于暗中泄密,走漏风声的人也不知。

     一滴花神泪所能造成的杀伤和影响极限为何,花泪影没有告诉他。

     在这之前,李从珂也没有真正动用它的意思,否则当日了结唐厌尘性命的便不是他临时使出的白马银枪。

     直至燕蔷薇打开房门,动身离去,他目光一扫,于西窗之下的角落发现那张封闭星符的残渣,冥冥中又有轮转之声响彻时。

     那被其用真气压缩在雁返刀刀身内的一滴花神泪,首次有了异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