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九章 龙渊
    冥冥中的轮转声,起源却是一个细小滚齿。

     滚齿周身带刃,中有一孔,与常人手指大小相符。

     霍空山中指穿过滚齿,指节动则滚齿转,声音似能摄魂夺魄,原本心不甘,情不愿,为请霍空山祭出虎魂木,才勉强进入他房间内的冯清河听后,脸色不悦,心情也很是压抑。

     而当他瞧见自己耗费了足足两三个时辰,连午饭也不吃,马不停蹄找来的卷宗被霍空山皱着眉头一一否决,眼神中还透着一丝看待废材的轻蔑时,那份压抑,顿时化作了恼火。

     “霍疯子,你有完没完?再翻下去就到头了!按照你提的那些条件,司命阁搜来的各色人物卷宗,我已经做了一道排查,剩下九九八十一卷,九九八十一人,没一个合你的意?”

     霍空山终将冯清河找来的最后几道卷宗一并扔在地上,头也不抬,沉声道:“玄意真人一世英名,怎么教出了你这种做事草率的笨徒弟?偏偏岑蚀昴还挺看重立,在聚星阁这一亩三分地里又给你划了个司命阁,结果呢?真令人失望。”

     “我师父怎么教我,阁主待我如何,先放在一边,别拐弯抹角,这些卷宗有什么问题,哪不合你的意,你直接说。”

     霍空山果真直言:“年柱带羊刃为忌,克父;财星旺临年柱为忌,克母。八字测命那么多道理和讲究,你小子是不是只记住了这一个?九九八十一卷,九九八十一人,我一眼扫过去,半数都停留在这两条,有些可爱‘奇才’还给我全占了,直接破了命格克父不克母这一条,你让我怎么满意?”

     冯清河气不过,辩解道:“八字测命有什么道理讲究我记得不比你少,怪只怪你提的那些条件太变态了。我来找你救人,你本有施救的能力,却让我先找另外一个人,茫茫人海,找到一个素不相识却有缘分的普通人已是极难,还说什么魂魄遇风云可成龙虎者......真要有你说的那种人,就算生来苦命,一路争斗厮杀下来,紫微星都可能易主!”

     霍空山中指上滚齿转动速度更快,道:“要真能使紫微星易主,反倒好办了,省去不少气力。通天堪舆盘根本无须用,只需找到那把铸造之时便与紫微气数相息相关的七星龙渊剑便可。”

     转瞬冯清河视他如真疯魔:“如今想找七星龙渊剑,你得先知道大唐龙脉所在,王朝兴龙之地无数,龙脉却最难寻,就算长安城那位李皇帝不是他人架起来的傀儡,掌握了实权,都未必能寻见祖辈种下的龙脉。何况你一个没有皇帝命,年过半百的老疯子?说它简单好办,我看你是吃错药了。”

     霍空山大笑,露出一副缺了板牙,半边泛黄半边偏乌的坏牙口:“人间本来就没有几副药能治我,这是没办法的事。大唐龙脉与七星龙渊剑究竟好不好找,是后话,而今说多了反倒无益,当务之急,你快去把我说的那个人找到才是。”

     冯清河道:“错了,当务之急,是先祭虎魂木,让虚灵苏醒。”

     “你不懂。”这次霍空山没有直接拒绝,而是说了意义莫名的三字。

     冯清河讶然:“我有什么不懂?”

     霍空山目光闪动:“你不懂的地方多了去了。邺虚灵因何触动天道,为天数所累,你懂么?她因天道而伤,陷入昏迷,何人又将因天道而醒,走出一条古今未有的路,你懂么?”

     冯清河没有作答。

     因为他的确不懂。

     或许偌大天下,也没有几人能懂。

     除了眼前这个被他称作“疯子”,实则清醒得可怕的男人。

     “冯小子,我对你算是客气的,不信你回去问问你那位表兄,当年那一招到现在疼还是不疼?话放到这,别说我不给你机会,毕竟相识一场。人,你可以稍后再寻,虎魂木,我可以先祭,但我有个附加条件。”

     冯清河眼中露出希望之光:“你说,只要不太过分,都可以答应。”

     霍空山道:“今年的新旧门人交流会,我要到场,并且不只充当一个看客,前面几关变或不变,由何人监管,我不管,最后一关的审核官,评判者,是我,就够了。”

     “这似乎......”

     见冯清河没有爽快答应,面有为难之色,霍空山口中呼出一口怪气,声音加重,问道:“怎么着,如此本分的要求,你觉得很过分?”

     冯清河吞吞吐吐道:“是有那么一点儿......呃,但我还是可以接受。就怕......其他长老那边......不好说服啊!你懂的。”

     霍空山冷笑:“除了少数几个,都是些倚老卖老的老家伙,他们看不惯我,我自然也看看不惯他们。这事,你负责传信,岑蚀昴负责答应,就算成了。身为一阁之主,若连这点威信和力排众议的气魄都没有,邺虚灵那丫头救了也白搭,还不如就这么昏睡下去,被天道困,好过被人间锁。”

     “罢了。”冯清河思量许久,摆摆手,妥协道:“稍后我便去通知阁主,他若应允,不管其他人怎么反对,我也将坚定地站在他......还有你这边。”

     “不错,孺子可教。”

     “去你的孺子!”

     心中暗骂一句,冯清河并无将那些被霍空山看过几眼就扔在地上的卷宗收走的意思,干脆转身快步而行,仿佛一刻都不愿在这相当宽敞却让他感觉处处透着诡异的房间里多待。

     然而行至门口,霍空山却将冯清河叫住。

     同一时刻,穿在霍空山中指上的滚齿也停止了转动。

     便见他将滚齿取下,扔在床榻之边,另一只手的中指顺着先前滚齿飞速转动时刻出的印痕抚摸,一直延伸到了指甲。

     转过一半,侧身望向霍空山的冯清河自然不解,当即道:“你做什么?以手称命,不是你这种算法。”

     “我可不需要你来提醒。”霍空山没好气地回了一句,接着又道:“反倒是要提醒你,向岑蚀昴报信之后,画一道星符,就像这样,一道烙印,横竖交叉。”

     “画这种星符做什么?”

     霍空山停下手上动作,不耐烦道:“哪有那么多为什么?将来对你有用,这四个字够不够?言尽于此,画不画随你,反正我的藏品不少,不缺你冯小子这种身材的棺材。”

     “莫名其妙!”

     嘴上虽这么说,霍空山所说的话,冯清河还是在暗地里记下。

     冯清河前脚踏出门槛,后脚犹自悬空,霍空山的房门就如被狂风吹过,猛然合上,“嘭”的一响,将这位在聚星阁里可谓德高望重的司命长老震了个措手不及,险些栽倒。

     “你这疯子也没太没礼貌了!”

     “情义普遍廉价的世道,礼貌值几个钱?”

     冯清河面有怒意,冷哼几声,欲言又止,终拂袖而走。

     至此,霍空山才暗松一口气,回到自己的床榻边,掀开被褥,将那滚齿拾起,但不再以指穿孔,而是用滚齿的外部锋利刀刃割破左右两中指的指尖肌肤。

     刀尖离指尖时,无一滴血落,独见两条血线,由静及动,乍一看竟如龙蛇起伏!

     “失望太久,也该得意一回。是龙是蛇,时机一到,总得见个真章。虎魂木为我续命之物,但毕竟只是之一,而非唯一,没有它,不可惜。独有你,遇见后便不能错过,否则......真不知又要再等几个百年!无醇酒,无美人,无佳色,无良辰,一把剑守不住,一个人等不来,老死在这样的天下,这样的江湖,才真的可惜!”

     霍空山自言自语,指尖血线忽而缠丝。

     一如天地罗网。

     ——————

     花神泪异动停歇。

     雁返刀归于平静。

     许多人以为他的刀一直藏在袖中,却不知他的刀是先与骨血相融,而后才在袖里乾坤藏身。

     即便醉得不省人事,星符被摘,燕蔷薇进房间,取画端汤,他都不自知,甚至还被她换了身上衣衫,可心念一动,雁返刀之形意,仍在其身。

     这不是他刀法最强的招式,却是最深的奥秘。

     连最开始教他刀法的花泪影都一度为之讶异。

     而今花泪影不在他身侧,独剩一滴花神泪,被封在刀中。

     突如其来的异动,消失得也格外突兀。

     所幸这一来一去之间,对他而言并非毫无所获。

     昨夜醉酒入的深层梦境,除了那道背对着他,看不见面目,站在废墟中的模糊身影外,李从珂终于忆起了别的东西。

     乃是一剑。

     隐在重重星光之中,绽放惊世光芒。

     自高空中落下,破风之声如飞流倒悬,其势如潜龙出渊!

     那一梦中,他没能握住这把剑。

     但剑气四散,贯穿天地时,他隐约觉得似曾相识。

     亦似曾相失。

     戏剧性的是,这还不算止境。

     随着梦中剑在心间的印象加深,他有种感觉,自己失去的东西比想象中还要多。

     且不止这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