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六十二章 吾往矣
    未醉酒却也入梦的年轻游侠惊魂未定,转眼已是日上三竿,逢上这个冬季里少有的晴朗天气。

     待得出的一身汗尽数干去,夏鲁奇起身握剑,既没有环顾四周,也没有打扰还未醒来的老黄马,就那么一步一步迈着缓慢而沉稳的步子,眉宇神态与他首次提剑步行出青州时格外相似。

     只是这途中少了许多匆匆一瞥便不再相会的看客兼过客,多了少许怀揣别样目的的有心人。

     当然,阳光下拖影而行的他瞧不见。

     ......

     “走了?”

     “走了。”

     秦鬼王的语气像是随意一问,店小二的回答却无半分轻视怠慢,应声过后还不忘重重点头。

     有风透窗。

     秦鬼王挥袖抹去几点光斑,敛住一丝凉意,任它沿着臂膀到内脏的距离游了一圈,接着不动声色运出铁匠打铁之力,将其封入经脉。

     连最底层的九品武夫都算不得的店小二看不出其中门道,站着又有些累,在房间里找了一个空座,坐上前有意观察了秦鬼王的脸色,见无什么异样,方才放心落座,顺手拿起桌上茶壶。

     想倒上一杯茶解解渴时,他蓦地一惊,早起留意马厩的残余睡意顿时散成虚无,因为不过打盹的工夫,那几个印花瓷杯就突然消失在他的视野当中,宛若凭空蒸发,事先全无预兆。

     “什么情况?难道我还在做梦?!”

     “你如果还在做梦,那夏鲁奇又算什么?陷入双重梦境,分不清真真假假的可怜虫?”

     秦鬼王的反问令店小二愈发惊疑,不多时,他竟打个哆嗦,双手按住屁股下凳子两角,乍然间人与凳皆向后奋力一跃,如猿猴起跳,退出数步之远!

     “秦老鬼,你老实说,是不是又背着我和老板娘练了邪功?”

     将店小二的奇怪举动尽收眼底,秦鬼王已懒得多费唇舌讽刺或辩解什么,只慢悠悠道:“将所谓的邪功用来隐藏茶杯,就算换成大憨,怕也干不出这样的事情。”

     店小二道:“大憨那个生下来脑袋就不开窍的货,从来只用身体本能思考问题的人,当然干不出来,你可不一样!乖乖,活蛇泡酒,现在我想起都瘆得慌!”

     秦鬼王道:“若是你亲自尝过一口,就未必会这么想了。”

     “打死我都不喝那东西!”店小二更加用力叫嚷起来,面部肌肉都仿佛在颤动:“那一来就要黄酒的年轻人,我看过几眼已经觉得有些不正常,尤其喝过你的酒之后,这种感觉更加强烈!还好他今早离开的时候没怎么东张西望,否则让他发现我,绝对尴尬至死,我都不知道跟他说什么。”

     秦鬼王笑了笑,未因此嘲弄于他,却用了一种置身事外的语气说道:“只炼体不炼心,终究还是凡夫俗子。”

     店小二茫然道:“你什么意思?”

     秦鬼王道:“我什么意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如果再不去大堂,阎惜花那女人绝对会克扣你的工钱。”

     “你妹......”

     “嗯?”

     被秦鬼王凝视一瞬,后续脏字顿时咽了回去,不敢冒出,店小二如吃下了整整一斤黄连,面带苦色:“真要扣工钱也是你这老鬼害的!枉你我相识这么久,好事没我份,坏事尽引到我头上,真当我孙得福孙小爷和你秦老鬼一样本事滔天,那么膨胀,敢直呼老板娘的名讳?”

     秦鬼王将鬓角一根白发摘下,“不是早与你说过,不要再用孙得福这个名字吗?”

     店小二气结:“老祖宗给的姓,老父亲给的名,虽然听上去的确俗气了点,可不用这个我用什么?”

     秦鬼王道:“姓可不易,名却要改,这是你的造化。正如你所言,相识许久,总将坏事引到你的头上,不太人道,最后与你说一次,若不想一生沉沦市井,日夜为柴米油盐所困,就将得福改为钦符。”

     店小二眼睛一转,半信半疑:“老鬼也会讲人道?”

     “阎王还入人间呢。信与不信在你,言尽于此,出去的时候把门带上。”

     “得嘞,下逐客令了,走就走,你这房间阴气沉沉的,待久了我还不习惯。”

     用肩上毛巾掸了掸身上灰尘,店小二大步迈出,但还没跨过门槛,就回头朝秦鬼王道:“改个名就成我的造化,秦老鬼,你说话靠不靠谱啊?”

     秦鬼王不语,似真的言尽。

     店小二又道:“姓夏的着了你的道,单人独剑去金凰楼守着,我总觉得要出事,这也是你赐给他的造化?”

     秦鬼王仍旧沉默。

     得不到答案的店小二摇了摇头,无奈离去,合上门后,渐行渐远。

     偌大房间,于是再无一人。

     独剩一尊鬼王正襟危坐。

     日上三竿,并非深夜,鬼王至人间,能力虽广,但终究有限,绝非无穷。

     所以此时此刻他眉心裂开的速度只比四十多年前初创此招时快出一线,声音缓缓,由浅入深,宛如极寒之气入侵,招致肌肤龟裂。

     然而自他裂开眉心当中延展出的却非慑人银霜,反是灼热赤炎,待得红光燃尽,一孔涌出,隐隐挪动,似眼眸开阖,离奇诡谲的是,这即将成形的第三眼,并无眼白部分,仅有无限放大的漆黑!

     转瞬赤炎成黑火。

     生于地狱,现于人间,窥的却是万丈尘涛之上的天机!

     “倒要看看剑上血染楼中金凰,星月同天时,你这诓了世人千万载的天机还难测否?”

     “第三眼”自眉心挤出,彻底凌驾于原本双眼上时,秦鬼王人躯周身万千扭曲面孔如罗网密布。

     一眼洞穿其形,无须再知其声。

     秦鬼王邪气凛然,倏然自行以指刺眼,染了黑血,却引金霞满天!

     ......

     夏鲁奇停住脚步。

     在距离金凰楼仅有三里不到的岔路口,他抬首望天。

     四周行人不多不少,竟无一人留意他,更无一人与他做出相仿举动,皆各行各路,对苍穹上突然涌现出的金霞视若无睹。

     一瞬间成为人群特例的夏鲁奇失了神,再度看向行人时,心中不免有股有别于孤立,却也近乎孤立的奇怪感触。

     复行路时,他很自然地联想到了一句话。

     非侠客言,非军士语。

     出自一位儒家圣贤之口,却兼具二者气魄。

     而在圣贤未成为圣贤时,也不过众多历来易被人看轻看扁或干脆曲解的儒生之一。

     “虽千万人,吾往矣。”

     夏鲁奇提剑。

     一步一印,化作一气。

     行得愈远,气便愈盛。

     至金凰楼前时,他随意一站,鞘中剑气充盈程度已胜以往三年苦功蓄养!

     而楼中人,浑然不知。

     PS:更新问题简单说一下,近期身体抱恙,易头昏,又逢毕业季,要迎来实习期,时间挤一挤当然会有点的,但强行写的话人不舒服不说,自己也不满意,所以不像以前那么稳定。抱歉了,国庆假期我尽量调整,另外,祝各位看官节日快乐,家庭美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