亲,双击屏幕即可自动滚动
第五十三章 四六之间
    星光之下的镜像世界。

     邺虚灵对着此处唯一一个在色泽上就不同于其他的铜镜,手持桃木梳,缓缓梳理发丝。

     她的发质并不算好。

     仅两三日不曾碰水,头上便会多出许多杂质,白如雪花,却没有雪花的美感,也不会有人将它们紧握在手心,仔细观赏。以立志经天纬地的星相师眼光来衡量,那更是不折不扣的脏物,一如修道者所谓俗世之尘,时而需要躲避,时而需要清洗。

     但这片由始至终都光线昏暗的镜像世界,实在算不上清洗的好地方。

     莫说洗身除尘,就是像正常人一样在冬日里洗个舒服的热水脸,对处在这般环境下的邺虚灵,都是件有些奢侈的事情。

     她体内的星元固然糅合了五行之水,有时某条负责输送水源的暗道出现了问题,凭借这股星元的雄厚程度,她可自给自足,却不能以此使自己脱离冰冷的地下,肆意品尝人间的温热滋味。

     岑蚀昴有恩于她,也有负于她。

     聚星阁一日成不了当年的星野派,她便一日体验不了女子最美丽的那段年华。

     之所以一直以来对此无知无觉,并非邺虚灵生来无情,除却习以为常的麻木以外,还有一个很大的原因,她从未向某个男子动过长久的心。

     就连相反的短暂,也仅有区区两次。

     昔年岑蚀昴收她为徒,一时心动不过一时意动,并未生出别样情愫,此为第一次。

     近日狼毫未落,字画先焚,燃尽她对那人所有的准备与预测,脑海空白时直面内心,为第二次。

     咔嚓。

     心绪浮动,回想过往之际,邺虚灵手中桃木梳突然发出摧折之声,等她将桃木梳从脑后发丝间取下,放于眼前后,却未见到木梳断痕,目光一扫,反而见到了不少断发。

     “倒是省了不少烦恼。”

     见自己掉了几缕发丝,邺虚灵非但不惊,说话间还带着些许笑意,铜镜中折射出的影像亦怪异莫名,就连表面都透着异样。原本铜镜周围只沾了几抹疏淡星彩,眼下却有些许皎洁月华萦绕,非要众星拱它,而欲照耀众星。

     一股奇怪的势。

     一个奇怪的人。

     眼神变幻几许,邺虚灵将桃木梳扔在一旁,活动了几下还未彻底恢复灼伤的右臂后,以左手无名指挑开衣袖,沿着臂膀疤痕平移,终延伸至铜镜中心一点,指尖触镜面时,仿佛有一颗石子沉入湖中,声响不大,但足可荡起不少涟漪,窥见湖底一点奥秘。

     “师姐。”

     指触镜不过一瞬,对应的人就来到了邺虚灵身后不足一丈出,铜镜之内虽还未来得及浮现其身影,邺虚灵已通过这细微动作捕捉到了那份恰应天上有的气息。

     所以她开口道出这两字的时候,没有一点迟疑犹豫。

     毕月离倒默然了许久,细嫩手掌在邺虚灵肩上悬停许久,几度伸缩,终是没有按下,只慢慢回了句:“师妹。”

     这时镜中已浮现出了毕月离的面貌身影,故而邺虚灵没有回头,没有挑灯,便道:“师姐还是生得那般好看,说话时的迟疑声音也容易令人生出怜爱之心,多亏我不是男子,否则这不见天日,宛如地牢,除了书画图卷,就只剩满目镜子的地方,指不定会生不出什么乱子。”

     毕月离的手掌彻底缩回,望着镜中映出的邺虚灵,轻笑道:“师妹还是喜欢开玩笑。”

     邺虚灵认真道:“一开始我也当这是个玩笑,但后来想得多了,便不觉得是玩笑,而是一种对于现实里不可能发生的事情的期盼,简言之,算是梦。”

     “你的梦,就是想做一回男子?”毕月离很是吃惊。

     “做一回男子有什么不好吗?”邺虚灵反问一句,接着道:“若我是男子,就算依旧会在那个渔村碰到师父,学的物,走的道,很可能不是如今这样。”

     毕月离有些懂了,叹息道:“看来时隔许久,师妹还是对师父的安排耿耿于怀,也罢,羽师有物换星移之术,我虽不曾习得,但多少懂些皮毛,设身处地,能体会你的心情。换成是我,在这种环境下,兴许还不如你支撑得久。”

     邺虚灵纠正道:“师姐说错了,不是兴许,而是一定。”

     此话一出,毕月离心境悄然生变,并非这句话蕴藏的肯定性令毕月离觉得刺耳,而是因为她突然意识到今时的邺虚灵相较于以往,有些不同。

     须知,换做以前,邺虚灵即便内心如此认为,也不会从口中说出。

     她的内敛深沉,是素来不喜多话的桑知风都远远不及的。

     而今突然转变,不知是少了几分麻木,还是多了几分清醒。

     毕月离很想用自己这双灵动慧眼看透,但这一刻,她真的看不透,只得被邺虚灵的思路牵引。

     “师姐长我三岁有余,可入门时间不过比我早上半年,这早出的半年,你既未修成秋水秋月,也未练成临光照台,更不知星斗参合之道。所以不管师父与旁人怎么认为,在我的眼中,你我之间,起点差不了多少。至于后来我一直在暗,你一直在明,在我看来,也非我某项能力不及你,撑不起聚星阁的台面,恰恰是因为我的性格较你好出太多。”

     听到这里,毕月离内心有股发笑的冲动。

     邺虚灵的性格,是聚星阁众位长辈乃至星野派遗老所公认猜不透的谜,在你亲眼见她做出一件大胆到常理无法揣度的事之前,你永远不知道她能因为个人喜好做出多么有违大局的事情。

     对于邺虚灵的安排,岑蚀昴从不解释原因,毕月离只得自己去寻找,寻找的过程中,性格方面,一直是不被毕月离割舍的主要。

     她的性格要比自己好出太多?

     就算是换成沈司南这等名声远播在外的星相宗师来说这句话,毕月离都不会选择相信,且忍不住发笑。

     只因这像极了无稽之谈。

     但靠近邺虚灵真身的这一刻,毕月离虽不信,却真的强行遏住了自己内心想发笑的冲动。

     不是怕伤害到对方,而是怕伤害到自己。

     与镜为邻,时间一久,便成了与镜为友,四面八方明镜横竖,映出的多是邺虚灵的身影,而非她毕月离。

     就连面前这块铜镜,也是在邺虚灵左手无名指点过之后,内中才有她的“一席之地”。

     相较于笔画上的功夫,毕月离更怕邺虚灵对这些镜子的研究与利用。

     同门切磋,四六之间。

     这是岑蚀昴曾亲口说出的一句话,话中虽未指名道姓,引出的一系列猜想却始终不少。

     连毕月离在内,聚星阁里颇有名望声威的人大多以为此话是指岑蚀昴与羽枉矢,孰六孰四,何六何四,并无定论。

     在此基础之上,今日又要多上一种情况。

     邺虚灵对毕月离。

     明知自己所开辟的星宫,内中积累的雄厚星元已足可与不少老辈强者抗衡,此地之中,若真的动了手,就算只是最简单的切磋,点到为止,毕月离仍觉得自己的胜算只会是那个“四”,而非“六”。

     此时此刻,毕月离对此深信不疑。

     “想不到,师妹的实力竟已到了这种地步!”

     “撇开实力两字,只谈处境,我也到了这种地步。”镜中威压起起伏伏,宛若雷电交加,邺虚灵所着衣袍无风而动,终于霍然起身,不再盘坐于地,继而与毕月离正面相对。

     刹那光华,铜镜内生莲子,朵朵花瓣绽放,所吞所吐并非滴滴水珠,而是灼灼火星。

     火莲于铜镜内成形后,便成了再明亮不过的灯,光芒四射,牵引周围明镜,镜身颤动,所见所感尽数传递给邺虚灵那对漆黑眼瞳。

     正因如此,四目相对持续不到一瞬,毕月离的目光就不觉偏移,眼睛若被针尖刺中。

     “回归先前,我所说的那句话,在师姐看来,应是笑谈,但在我看来,不是。最简单不过的例子,便是身份对调后,我成了你,你成了我,再见的时候,绝不会是在这样一个特殊的地方,也绝不会是因为另外一个特殊的人。”

     “师妹已知晓了我的来意?”

     毕月离揉揉眼睛,原本因火莲之光而分散的心神忽而再度聚拢。

     邺虚灵道:“就算原本不知道,见到你,与你说上几句话后,也能猜到几分。”

     “你还有这种能力?”

     “原本是没有的,但长久的黑暗,赋予了我别样的敏锐和洞察。”

     邺虚灵说着,又掀开了右手衣袖,指着上面的疤痕道:“前几日,聚星阁新收门人之时,任赤雨与老浪子在明,我在暗,你与师父以及众长老介乎明暗之间,只管事后结果,好不轻松!不过一码归一码,轻松是轻松,有些乐趣,你们是体会不到的。”

     毕月离面露震惊之色,“这些疤痕,算是乐趣?”

     邺虚灵道:“疤痕本身不算,但因为是被那面曾被荧惑之光照射过的镜子所伤,能算。同样地,那个观星相,见荧惑之光,心宿大动,心境却不紊乱崩塌的人,也算。”

     良久沉默,一笑释然。

     “你果然还是猜到了。”看着面前这位比自己预想中还要神秘强大的师妹,先前一直不曾落定的手掌,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搭了上去。

     毕月离按着邺虚灵的瘦肩,轻轻抚去些许灰尘,笑道:“还好,你是我的师妹,否则,真让人坐立难安!”